高一飞 丁海龙:刑事诉讼诉讼档案公开:限度、程序和条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0 次 更新时间:2018-01-08 19:23:47

进入专题: 诉讼档案   司法公开  

高一飞 (进入专栏)   丁海龙  

  

   内容摘要:刑事诉讼档案公开就是指由刑事诉讼档案向当事人和社会公众公开。诉讼档案公开是中国共产党十八届四中全会报告中提出的构建“构建开放、动态、透明、便民的阳光司法机制”的当然内容,在世界各国也是常态和常识,但在我国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一个案件的裁判生效了,但是诉讼档案却处在无限期保密状态。自1984年最高人民法院颁布《人民法院诉讼档案管理办法》实施以来,我国诉讼档案公开的规范和实践都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却也存在不少的问题,没有建立全国统一的电子化平台;诉讼档案电子化并没有全部完成;刑事诉讼档案公开的实质规范缺乏,对于公开的内容以及公开主体都规定不详,公开的方式和程序不具体,从而不能很好的满足当事人和社会公众的知情权。诉讼档案公开在时间和方式上要遵循档案法的一般规定,也有其特殊性。立法要进一步明确诉讼档案公开的范围、期限、对象、方式和时间。还要出台纸质档案的集中管理、诉讼档案电子化、制作诉讼档案的查询索引、确立诉讼档案的查询收费标准等保障性机制。

  

   关键词:诉讼档案,司法公开,公开范围、公开方式、公开时间

  

   2013年11月12日,中国共产党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要“推进审判公开、检务公开,录制并保留全程庭审资料。”在这样一个党的重要文件中,录制庭审过程这样的细节问题被作为重要的改革措施提了出来。2014年10月,中国共产党十八届四中全会指要求“构建开放、动态、透明、便民的阳光司法机制,推进审判公开、检务公开、警务公开、狱务公开,依法及时公开执法司法依据、程序、流程、结果和生效法律文书,杜绝暗箱操作。加强法律文书释法说理,建立生效法律文书统一上网和公开查询制度。”“生效法律文书统一上网和公开查询”,实际上是诉讼档案特定内容和特定形式的公开,已经作为四中全会提出的阳光司法机制的一部分。对于三中全会要求“录制并保留全程庭审资料”中的资料内容是否可以公开呢?法律没有规定,但是,我国的庭审直播和直播后随时可以查询的庭审视频,实际上也是庭审档案公开的一部分。2016年7月开通庭审直播以来,不到半年的时间,最高人民法院庭审直播观看量达到9.6万次,点播观看量达11.4亿次。[1]可见,诉讼档案的部分公开已经成为共识。

  

   然而,诉讼档案中的其他材料特别是案卷材料是否可以公开呢?这成为了实践中一个很有争议、已经引发矛盾的问题。近年来平反的呼格案、聂树斌案中,大家注意到了一个特别的现象:案件在10 多年前就怀疑是错案,错误的裁判生效了,但当事人亲属、申诉代理律师、各大媒体记者却无法看到案件的档案材料,聂树斌案件中,直到2015年3月17日,聂树斌被执行死刑近20年后,律师才首次获准查阅该案完整卷宗。[[1]]没有案件材料,“怀疑”就无法查证、申诉就无法展开。这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案件裁判生效了,案卷材料还是永远保密的吗?对哪些人可以公开?哪些内容可以公开?这是一个关系司法民主、司法公正的重大问题。

  

   一、刑事诉讼档案公开是世界通行做法

  

   其实,诉讼档案公开是广义“政府信息公开”的当然内容,这在世界各国各地区早已成为常识和常态,所以,对于这个在中国仍然陌生的话题,我们可以先介绍一下“他山之石”。 我们可以将其归纳为四种模式:

  

   首先,美国的电子政务立法模式。2000年9月22日,美国政府开通了“第一政府”网站,标志着其电子政务时代的全面开启。[[2]]2002颁布《电子政务实施指南》和《电子政务法》对政府电子化进行管理。根据三权分立的学说,美国法院体系内的行政管理系统和班子属于政府,因此,《电子政务法》适用于美国法院。美国《电子政务法》第205条对美国法院电子化进行规范。2008年美国司法委员会颁布《司法会议关于开放案件电子档案的私人查阅与公开的决定》,其中规定,除了第205条规定的和各州保护隐私的法院条例以及涉及未成年人、陪审员和未执行的传唤和拘捕令不得公开外,所有的电子档案都应该向社会公开。奥巴马政府上台以后,继续推进电子政务系统,开创了电子政务2.0时代。该战略要求联邦法院除涉及国家秘密、国家安全、当事人隐私等不适合公开的内容外,应该对其所有的纸质档案(刑事诉讼档案)进行电子化并上网,使公众可以查阅到。

  

   其次,英国和加拿大的最高法院确定信息公开方案模式。2000年英国颁布《信息自由法》。由于英国的法院和裁判所服务处属于《信息自由法》规定的公共机构,因此该法适用于英国法院。最高法院根据《2000年信息自由法》的要求制定了《最高法院信息公开方案》,规定了最高法院信息公开的范围,但是法庭记录不能公开。申请法庭记录公开是由《最高法院规则39》加以规定的。规则的第3条规定,最高法院掌握的所有文件均可以由媒体或者公众向登记处申请查阅,但是涉及国家安全、公共利益和个人隐私的除外。英格兰和威尔士的司法机构网站可以查阅到公开刑事诉讼档案。2002年苏格兰颁布《苏格兰信息自由法》,规定个人有权获取苏格兰公共机构掌握的任何记录信息,对包括刑事诉讼档案在内的法院信息进行公开。苏格兰地区的刑事诉讼档案公开大都通过苏格兰法院服务网向社会公众公开,公众可以通过网站查阅到其感兴趣的刑事诉讼案件以及刑事诉讼档案。

  

   2003年加拿大司法委员会制定《获取法院记录示范法》,该法支持公开原则,即所有的法院记录都应该存放在法院并对社会公众公开。2009年加拿大最高法院制定了《获取加拿大最高法院记录的政策》,该政策第4条规定了政策的定义,即包括获取案件档案、法院记录等内容。

  

   再次,日本的刑事诉讼记录公开专门立法模式。1987年6月2日日本颁布了《刑事确定诉讼记录法》,该法对刑事诉讼记录的保管、诉讼记录的阅览、再审程序的保管和再审记录的阅览进行规定,并根据不同案件的性质制定了不同的保管期限。该法第2条规定,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诉讼记录有检察官保管,以供当事人和社会公众阅览。日本刑事诉讼档案一般通过法院的档案室向当事人和社会公众公开。当事人和社会公众可以向法院档案室工作人员提出申请,经过审查合格后,当事人和社会公众可以到法院档案室阅览和誊写刑事诉讼档案。

  

   最后,俄罗斯的在统一信息公开法中专条规范模式。2010年7月实行的《俄罗斯信息公开法》第6条规定,公民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获得法院信息:5、信息使用者可以查阅已归档的法院活动信息;其中第5款规定信息用户可以查看法院的诉讼档案。经过网上查询可知,俄罗斯联邦最高法院在其门户网站上并没有开设诉讼档案查询服务,只是向当事人和社会公众提供俄罗斯联邦最高法院的判例。

  

   以上国家和地区都重视刑事诉讼档案公开的立法化工作,都注重刑事诉讼档案公开的网络化过程。美国为了推进刑事诉讼档案网络化规定,所有电子化的刑事诉讼档案都应该上网并能让公众检索到,并且规定法院应该在庭审结束后的7个自然日内将刑事诉讼档案上传到网上。英国最高法院在其门户网站上开辟已决案件板块和未决案件板块,其中已决案件板块中向公众提供公开的案件档案。同时苏格兰地区的法院建立苏格兰法院服务网,该网站在资料库板块中向公众公开刑事诉讼档案并及时把刑事诉讼档案上传到网上,以便公众查阅。加拿大最高法院和英属哥伦比亚法院通过其门户网站公开其刑事诉讼档案,并且向公众提供案号和索引。

  

   可以说,把诉讼档案公开作为司法公开的一部分,是世界各国的通告做法。域外经验给我们的启示是:广义政府的所有档案最终都是要公开的,只是期限不同、在一定时期内使用的方式和针对的对象不同,这应当是可以达成的共识。诉讼档案公开,是实现人民知情权的重要方式,也是司法机关的义务和责任。

  

   二、我国刑事诉讼档案公开的成绩和问题

  

   刑事诉讼档案公开,是满足当事人和社会公众知情权的需要,是实现程序正义的需要,是提高司法公信力的需要。因此,必须对刑事诉讼档案进行正确全面的介绍,消除社会公众的误解。

  

   为了使刑事诉讼档案公开制度有法可依,我国颁布了许多有关刑事诉讼档案公开制度的法律法规。1984年最高人民法院颁布《人民法院诉讼档案管理办法》。1986年最高人民检察院颁布《人民检察院诉讼档案管理办法》,对人民检察院办理案件过程中形成的诉讼档案进行规定。1987年9月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档案法》,并于1996年予以修订。2003年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颁布了《诉讼档案收集、整理、立卷、归档、借阅的操作程序》,对诉讼档案的收集、整理、立卷、归档、借阅的程序进行更为细化的规定。2009年2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颁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司法便民工作的若干意见》,其中第十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逐步建立裁判文书和诉讼档案公开查询制度。2016年7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全面推进人民法院电子卷宗随案同步生成和深度应用的指导意见》,进一步完善电子卷宗公开的范围和机制,加大公开的力度和深度应用。依托数字化技术,人民法院将审判流程过程中产生的诉讼档案、案件卷宗、庭审过程等材料进行电子化,建立电子卷宗、音频视频等数字化资料,依法、及时、便捷地向当事人和社会公开。

  

   自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颁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司法公开的六项规定》之后,各地人民法院根据本地区的实际情况,对司法公开进行一系列创新,刑事诉讼档案公开制度就是其中之一。

  

   2011年6月27日海南省高院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司法公开工作的若干意见》要求在文书公开方面要增强裁判文书内容的公开性,规范裁判文书的制作,实行诉讼档案公开查询制度,方便当事人和诉讼代理人按照规定查阅和复印相关卷宗档案。[[3]]2012年4月10日广东省梅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制订了《梅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推进诉讼档案公开的实施办法》,对申请诉讼档案公开的方式和公开的方式、地点也做了规定。[[4]]2012年7月初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其门户网站上开通了诉讼档案查询预约网络平台。 [[5]]2013年10月28日北京市密云县人民法院建立了电子诉讼档案库。案件当事人、诉讼代理人到密云法院查阅相关诉讼档案材料,不再需要调取原始纸质档案,只需轻点鼠标,即可通过电脑直接查阅电子档案,而且法院还可以免费提供复印件。[[6]]2014年5月5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推出电子诉讼档案网上查阅服务。 [[7]]2014年5月8日,广东省高院下发了《广东法院档案信息化建设实施细则(试行)》,对全省法院开展档案信息化建设进程提出了明确的时间表,并对档案数字化方式、方法提出了具体要求。条件成熟后,广东高院将正式运行诉讼档案电子阅览室并逐步向公众开放查询。[[8]]

  

经过上文分析可知,我国刑事诉讼档案公开制度不管是在立法方面,还是在实践方面都取得很大的成效,这对于维护公民的知情权和提高司法机关的司法公信力都有很大的帮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高一飞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诉讼档案   司法公开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772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