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导读

[钱乘旦:文明的多样性与现代性的未来] 文明的多样性是不是意味着必定冲突、而冲突又意味着你死我活?为什么不能如中国古代哲人所领悟的那样:“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或者如中国谚语所指出的那样:“和气生财”“和为贵”?在中国人看来:“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现代世界容得下多种多样的现代文明。

[潘悟云:《藻敏瑶语语音研究》序] 过去我把主要兴趣放在汉语内部演变所产生的历史层次,分为主体层、超前层与滞后层。虽然我也注意到语言借用所产生的历史层次,但只是笼统地把它们叫做外借层。国贻君主张把外借层分为主借层与非主借层,分别考证他们的借源与借入时间。这些观点我觉得很好,便借鉴用于我自己的研究,以及对研究生的指导。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