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思想网 > 思想库 > 学术 > 袁伟时 所有专栏
袁伟时
 
袁伟时
 
袁伟时,男,1931年12月生,广东兴宁人。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已经结集出版的著作包括《中国现代哲学史稿》、《晚清大变局中的思潮与人物》 、《路标与灵魂的拷问》等。主编《现代与传统丛书》、《荒原学术文丛》、《牛虻文丛》等。


五四新文化运动是不是历史逆流
不能这样糟蹋中国传统文化——再评秋风的孔子观
袁世凯与国民党:两极合力摧毁民初宪政
厘清新文化运动与五四爱国运动的基本问题
新文化运动与“激进主义”
从陈独秀到顾准和李慎之
从林则徐到郭嵩焘:两种类型的爱国主义
胡适与所谓“中国意识危机”
孙文在辛亥革命后第一个十年的迷误
冷静回眺近代中国
民初宪政挫败与启蒙
当前中国民族主义逆流管窥
转型时期的中国民族主义
中国宪政:曲折而凄惨的开篇
把握历史机遇,继承高远胆略,推进改革进程
中国铁路(1863-1949):在愚昧、专制、侵略下挣扎
自由:观念、法律与制度审视
孙中山的北伐战争破坏了中国的宪政和民主体制
20世纪中国社会变革的可贵开端
为何、何时、如何“反帝反封建”?——答《反帝反封建是近代中国历史的主题》
近代中国研究:从一论独霸到三派鼎立
抗战:文明的进展与中国的反思
中西文化论争终结的内涵和意义
从章士钊看20世纪中国思潮
觅路与清障:20世纪中国历史框架下的邓小平
政治策略与民初宪政的历史经验
宋美龄:历史与神话之间的探寻
中国传统文化与近代中国社会转型的困境
强国梦与宪政之路
从晚清四大公案看“翻案”
现代化与中国的历史教科书问题

阻碍建设法治国家的绊脚石
阻碍建设法治国家的绊脚石
对政客式文人王康的来信评点
中山大学的新“笑剧”
《南方周末》版文科综合自测题
儒家是宪政主义吗?
苦难来自落后和封闭——圆明园罹劫150周年祭
大国兴衰之五大枢机
以世界公民的眼光审视一切
网络语言暴力的根源
语言暴力的根源
从后冷战时期中日关系看冲突与融合
伸出手来,掏出心来!
“天下无贼”?
中国思想解放的三个关键
评纪宝成校长的“重振国学”论
“一蚊”惊现《南方都市报》!
新文化运动的基本诉求
“王道政治”、“文化意义的中国人”和读经
百年风雨,逆风前行
评《甲申文化宣言》
“一校一警”制度献疑
大学生校外租房与教育思想
安静·冷静·认真读书
大国盛衰的历史经验

研究民国历史三大忌——再评尚小明教授的学风
中国转型的四个问题
中国传统文化:辉煌·历史危机·现实危险
叩问现代文明迟到的斯芬克斯之谜
我看到的家乡民国县乡政府
章士钊思想演变的轨迹
蒋介石的强国梦与宪政之路
曾国藩与中国传统文化
我的私信风波—— 兼说汤一介教授的梁效故事
从山乡看社会变迁——铭记家乡的山·水·人(一)
冷静观世,耿直做人——《文化与中国转型》自序
艰难的告别——《昨天的中国》自序
妨碍中国实现现代化的两大顽症
让法治和自由在中国生根
大清帝国的两道催命符:倒行逆施其实是最大的错误
袁伟时八十自述:要说真话,说自己的话
自我定位及其他
龙应台:小女生、大作家的人道情怀
自由和爱是永恒的人性
2008大选,美国变迁的标记
笑声泪影中的苦难和智慧
儒学历史命运论纲
老师的风骨与悲剧的诞生——《叶启芳传》序
思想解放的三个关键
国学大师反思中国传统文化
“国学”热中话顾准
执著为中国的新文化辩护
社会公正、民族文化与现代化的张力
拥抱全世界!
晚清:制度缺陷是贪污成风的主要根源
从陈独秀到顾准、李慎之
维护学术规范中的两个问题
“史实”与“更惨”
从顾准到李慎之

袁伟时 章立凡 吴稼祥:决定国家盛衰的缠斗
民族主义思想威胁已变为现实危害
儒家传统困住了中国?
国民党用革命手段建立党国,并非辛亥革命正统
中国近代史教学的几个问题
辛亥革命与百年宪政
给人以自由的是思想
从新文化运动的争议看中国人文社会科学
在广东人文学会成立大会上的讲话
中国传统文化的冷思考
二十一世纪儒商的风格
人文精神:实质、意义和环境
财富:“原罪”与历史功绩

在这个时代重读陈寅恪—— 《陈寅恪的最后20年》的两大贡献
学术面前没有偶像——《近代中国论衡》自序
为清除思想三害敲边鼓——《晚清大变局》繁体字版跋
告别中世纪——五四文献选粹与解读
自由与传统
认识现代社会的运行机制

评尚小明教授的恶劣学风

承先启后的火炬——致胡适之先生
公民社会之路何在?

中国的奴性和戾气从哪里来?
二战以后再讲姓资还是姓社毫无意义
既得利益集团搅黄了清末新政
儒学与社会治理
“国学派”造成传统文化危机
用“自治”治愈大学精神虚脱
像孔子那样自由自在办学、教学
制度领域传统文化没有发言权
自由和产权差异决定中西不同命运
自由主义与中国改革——答陈壁生
晚清改革是中国现代性起点
中国现代性的起点和进程
“二次革命”使中国走上歪路
历史奠基于人的尺度
观念革新助推中国社会转型
中国人欠了一笔思想上的债
怎样把灾难转化为智慧与共识
勇闯思维的禁区
“造反有理”是民粹主义的荒唐观点
辛亥革命的性质和成败得失
经济自由改变晚清中国
辛亥革命——历史观、革命幼稚病和社会转型
是谁摧毁了辛亥革命?
寻找历史的脉络
近代中国转型之艰
孔子像亮相天安门广场东侧的深度解读
中国要选择什么价值观
杜维明 究竟怎样对待中国传统文化
辛亥革命是一场盛大的假面舞会
深圳建公民社会应老实学香港
“中国模式”避不开的诉求
教育、历史、新左派和当前的改革
让现代文明在中国的土地上生长
袁伟时 韩洪刚:广东的政治文化:关键在于制度变革
买书走后门,上网不翻墙
把历史教训转化为历史智慧
漫说百年孔子——答《南方都市报》记者王晶
告别中世纪的思想革命——新文化运动纵横谈
中国模式再审视
希望未来不再走弯路
提防伪通识教育
揭示历史真相,我义不容辞
“中国向现代转型最需要法治”
为什么我总是那么乐观?
批判普世价值是没文化的表现
启蒙仍是这个时代的命题
谈《读书》换主编及近十年思潮
从中国近代史看“经济民族主义”
惩治汉奸言论?一个笑料而已!
社会公平和教育指导思想问题
不应回避制度选择,不应过度解读
保障公民权利是大国崛起的基础
回望百年共和路
铭记德国法西斯兴起的历史教训
“必读书”与“知识工程”
甲午战争:中日双输的历史教训
把自由和公平还给教育!
中国现代的主题仍是启蒙——答作家危娜
人间五月话“共和”

本专栏经作者授权。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获得书面许可。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爱思想网版权所有.京ICP备12007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