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思想网 > 思想库 > 评论 > 李昌平 所有专栏
李昌平
 
李昌平
 
李昌平,经济学硕士。1983年毕业后在农村基层工作17年,先后当过四个乡镇的党委书记。2000年3月致信国务院领导,指出“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2000年9月南下打工。2000年底当选《南方周末》十大年度人物。现为河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研究中心主任。著有《我向总理说实话》等。


村社“内置金融”在村社共同体中的作用
有这样一个农民合作社
中国农民自主性与中国自主性——从被殖民到自我殖民

我为农村改革说实话
警惕乡村规划设计陷入“城市化”误区
地权改革的制度逻辑
中国难题与张五常局限
乡镇干部的出路在哪?
“养老村”或可低成本解决养老难题
当前农业发展的两个热点问题
工业化与新工人的未来
农产品安全的关键是小农变大农
粮食安全真正威胁来自制度性出错
加快社会建设必须改革“社会全能政府”
李昌平 :“村级市”,我非常认可!
土地流转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由“一号文件”想到“咸安政改”
守不住土地村民集体所有制,就受不住18亿亩耕地
越南土地私有化的灾难
未来粮食危机并非因粮食不够人吃
我对未来十年三农问题的十大预言
未来十年关于三农的十大预测
温州老板跳楼和逃跑,是一个新时代开始的信号
杜绝普遍性的违法征地、强征强迁现象关键靠制度创新
“中国拐点”与发展中国家自主性
农业“望天收”与农民组织
上好大学的农村孩子为何越来越少了
为什么反体制一呼百应
“吃空享”也是中国特色
警惕国内农产品价格定价权国际化
“农产品武器化”趋势与中国策略
90年代以来,几乎每一项改革都背离了改革初衷
建设新农村:政府下海,农民上楼
重庆户籍改革是大进步,但需要完善
种子·灾后自救·粮食安全
全球化中的“中国拐点”及其战略意义
为富士康工人哭,为中国哭
种庄稼 种厂子 种房子
户口制度替退休双轨制度背了黑锅
面对民工“荒”,实在不必慌
未来的粮食危机的核心内因和外因
农产品武器化趋势下的种子殖民化及我的主张
没有农民愿意“越级”上访
《环保法》在湖南溆浦县起何作用?
现在的农民为何“爱”上访
“村官”违纪犯罪特点及其背后的制度性原因
土地农民集体所有制之优越性——与越南之比较
中国农民的出路与中国的道路
“中国难题”与“张五常局限”
真理再往前一步就成了谬误
论扩大农民地权及其制度建设
扩大农民地权及其制度建设
越南的土地“私有化”实践
反对农村土地私有化 把土地还给村民集体
“土地革命”缘何又起
土地私有化是知识分子有意编故事
中国要避免做菲律宾第二
建设性应对土地“以租代征”的蔓延
“奴工”事件释放出了什么信号
谁的参与式,为谁而参与
扶贫日记:崇敬和回报穷人的美德
村民自治不是人治
农村土地政策改革的核心问题
三农问题再进言
乡镇改革与乡镇干部
贫穷与富裕的双重变奏
飞地、政治经济特区、和平统一
基层的干部群众最有发言权
农村改革开放:三步走了大半步
莱州“刁民”张培庆
保障妇女的土地权益难在哪儿?
“请客”也是生产力
户口是个冤大头
"三农"问题与对策
给农民休耕的权利吧!
为农民松绑,农民增收的唯一途径
农村债务——一颗隐藏的定时炸弹
“小四清”有“大学问”
步云直选——一次有意义的民主偿试
谁剥夺了孩子义务教育的权利
厉以宁先生应该“到农村接受再教育”
减轻农民负担与“愚公移山”
“三农”问题研究与我的困惑
农村费改税面临四大挑战
慎言农村土地私有化
“三农”问题会不会导致中国崩溃
最可怕的不是“非典”
孙志刚替我而死

走出三农改革的三大误区
大陆土地制度向何处去?
永远的导师——陆学艺

三农改革要走出三大误区
农民自己创新的方案最高明——土地新政下的制度建设
贫困源于不合理的制度设计
在北京师范大学的演讲
三农问题的困惑与出路

十年“三农”的变与不变
90年代中国农村政策使农民日渐失去自主性
土地不是当前农村核心问题[1]
我想不出怎么去私有化

本专栏经作者授权。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获得书面许可。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爱思想网版权所有.京ICP备12007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