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思想网 > 思想库 > 学术 > 丁学良 所有专栏
丁学良
 
丁学良
 
丁学良,爱思想网学术委员。出生于皖南农村。在国内断断续续受过不完整的小学、中学和大学教育。1984年赴美国留学,1992年获哈佛大学博士学位。现为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终身教授,国立澳大利亚大学亚太研究院通讯研究员。研究领域包括转型社会、比较发展和全球化。虽去国经年,仍然抱着有朝一日回国内最好的大学执教的一线希望。


为邓小平“818讲话”写“奉命文章”
美国“中国研究”奠基者的告诫
判别“文革”是否再来的三个路标
对付官僚腐败和特权的四种办法
印度政治发展对中国的启示
应对SARS危机的三种体制:强制.法制.弱制
华人社会里的西方社会科学
转型社会的法与秩序:俄罗斯现象
美中对抗中的四种主义

“陆基” 和“海基”——缅甸若开邦冲突的另类视角
在海外一拿到学位马上就回国是下策
中国输往印尼的文化和价值观念
警惕东南亚兴起极端主义——印尼的信号
20年后,亚洲金融风暴教训仍未过时
西方文明最终会被全球化拖垮吗?
对人民币不可以说“不!”
从107篇学术文章撤稿 看学术规范的“易摔跟头之处”
看美国“两岸” 思中国“一带”
大量引进新娘的经济考量
本土保守主义反扑国际自由主义
本土保守主义反扑国际自由主义
最后的中国国民党人
在“一不愿、二不敢”之后——清点中国反腐败的武库
中国海外投资应避免的陷阱——以缅甸为例
反腐遭遇“软抵抗”背后
被边缘冲击的“中国梦”
中国对日并非“黑船来航”
香港政争之源:主权治权分歧
中国治理香港缺少“比较优势”
香港管治历程:事不做绝,族群共存
中国的大学最差的是软环境
这样的文明观是最好的教材和解毒剂
“私营企业主的黄金都是黑的”?
谁把谁“关进笼子里”?
国家变革需要大政治家——里根、撒切尔与邓小平领导大转型的启示
顶层设计要靠基层“给力”
“良性治理”与“中国梦”
过去10周微博反腐可抵以前10年
香港和内地关系紧张的一大原因
中国维稳体制是“次坏”选择
文革专家马若德
“邓小平模式”的命运
走活中国政治改革的两步
中国政治改革的边界线
改革最需要过人的胆识
整个社会应在一条船上同舟共进
丁学良 黄有光等:中国为何“四面皆敌”
自由市场模式面临结构性危机
本拉登的兴衰与中国的明智
中国模式的慢性病症侯
三峡大坝的三条腿?
“中国模式”为何不好推广?
“恶治”与“良治”,分裂与统一
大学生就业难的另一面不可忽视
关键是纸面上的东西要落到实处
“还债”观在中国要重新拾起
他们为什么不吭声?
种族骚乱后,洛杉矶如何恢复繁荣
公民社会与商人阶层不对立
对外援助,中国怎么提“附加条件”?
国际视野下的中国医改
目前情况下,遏制学术剽窃不可能
从国内外经验看大学生就业前景
五四普世价值
将特权摆明处,建立可执行的反贪制度
“还债”观:重建改革道德之源
大学生就业,要分开急性病和慢性病
官僚制与中国改革
拉动民需和可持续发展靠公平正义
中国执政党的“第三春”?
好政治的标记是尽可能的包容,尽少的排斥
海外中国企业头上的四把刀
大众资本主义:中国的出路
“小众资本主义”难以持续
自由与幽默
中国精英对“软实力”的误解
大乱、大治与“大窒”
“清官比贪官更坏”后面的智慧
奥巴马当选与毛泽东的预言
利益集团绑架国家政策
宋美龄、尼克松和北京奥运
反思中国,反思“中国模式”
大震能否推进“良治”?
四川,你会造这样一座碑吗?
震区周边有多少危险的水坝?
别把大学当国企
走出敌人遍天下的困境
中国再崛起需要依靠什么?
最可怕的是不知落后
陈良宇案破了“上海神话”
邓小平清醒理性的爱国主义
在制度化的过程中走向全球化
爱护国内民众的利益是爱国主义的基本要素
美国不是中国唯一的榜样
管好“二巴”,大干“四化”!
“媒体同声”陷害政府不浅
全不是贪官更可怕
三位美国的中印观察家将中国和印度的比较
也要为“丑”立碑!
“棍棒之下出孝子”的市场解读
解读台湾“反中”光谱
水灾·水政·水斗
救救国民!
套索正抛向北京——从苏联被拖垮得到的启示

中国对美国孤立主义的爱与恨
中国的未来取决于三个T
“非典型领导人”胡耀邦
反思“按比例搞斗争”的当代意义——读依据苏俄档案的新版毛泽东传记(下)
经斯大林毛泽东理解现代中国
许纪霖 权力场是一台绞肉机
香港进入“新常态”
受命为邓小平"8·18讲话"写文章:温故而知新
徐景贤是个“好教师”——读他的最后回忆
唐山大地震中的灾民哪里去了?
他也逝去
辛亥革命“族权”“国权”、“民权”一起解决之雄心
胡耀邦与中国民情
种族骚乱后,洛杉矶如何恢复繁荣?
“大国崛起”与“帝国兴衰”——新年首感
关于中国人民素质的世纪之争
胡耀邦与中国改革
文革中的藏书、焚书、捞书——文革发动四十周年再祭
毛泽东40年前对美国黑人“彻底解放”的预言
美国怎样形成“话语霸权”
哈佛什么专业最不赚钱
我在金三角偷越国境的日子
曼谷,汪老爷子的遗体在等着我
读书的六种目的取向
回忆在匹兹堡大学陪读的王小波
“满街都是小便池”
“落后就要挨打”的似是而非
哈佛校长的两个“S”
围城. 驰援. 被围――文革发动四十周年祭
“文化大革命”就是形形色色的人相互报复的革命
谈何容易
“你敢写中文”?
中国大陆自由主义的首席发言人——对李慎之老师的迟缓追忆

“新长征”其实是“走老路”

中国的智库为什么那么弱
中国发展模式的两部曲
外界如何看中国取决于我们的本色展示而不是制造假象
中国发展与中国模式的未来
从海外经验看国内大学生就业前景
制造业升级背后需五大要素
国际比较视野下的中国经济再崛起
如何学习当代社会科学?
世界视野与立足本土
对印尼经济危机的社会学观察
中国经济再崛起的三大薄弱环节
何谓世界一流大学?
“政府公开与公众参与”学术研讨会书面发言稿

西方学术界迄今有关中国文革最重要的一部通史
四十年研磨出的文革通史
你不能不看的墓碑
丹尼尔·贝尔《工业化后社会的来临》新版序
一个“国际非盲流”文集的自序

中国要给民间更多空间
应让民众主动参与社会管理
政治极端主义和利益集团绑架——苏联为何遭遇体系性失败
丁学良 魏甫华:从文化启蒙到市场启蒙
高度关注劳资关系的深层变化
面临“精神重建”的知识分子
对“准恐怖主义”要综合治理
中国改革开放路上的“四个巨大”
中国“新改良运动”
权利是抗争得来的——在武汉纵论农民权益
让更多人享受经济增长成果
中国大学的体制弊病
印尼危机十年再回首
大学问题破坏了改革共识
培养可持续的创造力
什么是合格的经济学家
西方现代教育制度与科举制度的实质区别
把大学校长从官本位上解脱出来
抓好三大资源,用好四大人才圈
印度为什么可怕?
政治改革与经济改革须携手并进
丁学良 崔卫平:从世界看中国
丁学良 吴思锐:就北大改革与丁学良博士的坦诚对话
回国创业受制中间环节
21世纪最最重要的竞争之一:中国和印度 
北京大学的顶级定位:国际比较的视野
应对突发事态的机制:前提与核心
人类文明进程中的传染病肆虐与征服
中国为什么出不了大企业家?
家族企业能走多远?
中国能不能办出世界一流大学

本专栏经作者授权。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获得书面许可。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爱思想网版权所有.京ICP备12007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