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思想网 > 思想库 > 学术 > 刘小枫 所有专栏
刘小枫
 
刘小枫
 
刘小枫,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1956年4月生,重庆人。1978年入四川外语学院,获文学士学位;1982年入北京大学,获哲学硕士学位;1989年入瑞士巴塞尔大学,获神学博士学位。1993年起,任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北京大学比较文化研究所兼任教授。现为中山大学“逸仙”讲座教授,重庆大学兼职教授。主要学术著作:《诗化哲学》、《拯救与逍遥》、《走向十字架的真》、《现代性社会理论绪论》、《个体信仰与文化理论》、《沉重的肉身》、《刺猬的温顺》、《圣灵降临的叙事》、《儒家革命精神源流考》,其他专著、译著、编著的作品不下百本。目前主要研究和教学方向为:基督教思想史、古希腊思想史、中西方古典诗学、古希腊语文学、古典拉丁语文学、德国近现代思想、宗教-政治哲学。


成为《水浒传》的“高明“读者可能吗?
卢梭与启蒙自由派
苏格拉底谈自由与辛劳——读《回忆苏格拉底》卷二第一章
“历史的终结”与智慧的终结:福山、科耶夫、尼采论“历史终结”
康有为与制度化儒学
如何认识百年共和的历史含义
卢梭与启蒙自由派
臆说纬书与左派儒教士
《王制》与大立法者之“德”——《王制笺校笺》序
现代性演化中的西方“文化革命”
《斐多》中的“相”
流亡话语与意识形态
现代性语境与知识分子的信仰形式
霍布斯的“申辩”
柏拉图笔下的佩莱坞港——《王制》开场绎读
现代语境中的汉语基督神学
海德格尔与索福克勒索的“人观”
刘小枫等:与上哲相遇
现代政治思想纷争中的施米特(一)
现代政治思想纷争中的施米特(二)
施特劳斯与中国:古典心性的相逢
十字架是大地的希望
刘小枫 吴伯凡:关于《现代性社会理论绪论》的对谈
尼布尔《基督教伦理阐释》序
奥德修斯的名相
多元的抑或政治的现代性
历史玩完了?──从约阿希姆到科耶夫
尼采的微言大义
刺猬的温顺:两位犹太裔哲人的不和
共产党文化制度中的基督教学术
哲学史研究与哲学的正当性
施米特与自由主义宪政理论的困境
施米特故事的右派讲法:权威自由主义?
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真理
民国宪政的一段往事

壬辰年祭卢梭

当代西方自由派如何面对古希腊先贤的痛斥
刘小枫 甘阳 汪晖:文科得废除项目课题申请
上帝就是上帝
“这女孩儿的眼睛为我看路”──纪念罗念生先生逝世十周年
我的学术与旧书买卖
当代中国文学的景观转换
轻之沉重与沉重之轻
湖畔漫步者的身影
柏林墙的碎片
刹那的永恒
“道”与“言”的神学和文化社会学评注
丹东和妓女
人类学的“欲望”与古典
诗人的“权杖”
后自由主义的犬儒
风流人物古难数
回答“应该如何生活”必须吗?——伯林与施特劳斯
密……不透风———关于《暗算》的一次咖啡吧谈话
透过她人的欲望看自己
关于“四五”一代的社会学思考札记
中国国家伦理资源的亏空
苦难记忆——为奥斯维辛集中营解放四十五周年而作

《个体信仰与文化理论》自序
《墙上的书写》编者前言
“古希腊悲剧注疏集”出版说明
倾听与奥秘
《拯救与逍遥》修订本前言

今天宪政的最大难题是如何评价毛泽东
游击队员与中国的现代性问题
谁能使中国恢复“大国”地位
李安是一个不道德的导演
谁能使中国恢复
评邹谠《美国在中国的失败》
为什么应该建设中国的古典学
毛泽东与中国的“国家理由”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重识“美国在中国的失败”——华侨汉学的视角初探
当今教育状况的几点观察
游击队理论与现代性
施米特与游击队理论

智深而沉勇的革命文人
金钱 性别 生活感觉
施特劳斯抑或科耶夫
《十诫》中译本序
我在的呢喃
空山有人迹
记恋冬妮娅
重温《金蔷薇》
安提戈涅的眼睛
科耶夫与毛泽东
寓意叙事中的宗教之战
《思想的临界》 前言
已开第七秩,勤笔仍慎思
真理为何要秘传?——《灵知派经书》与隐微的教诲
小学与古典的气息
甘阳 重新阅读西方
甘阳 政治哲学的兴起
我读洛维特的经验
重新绷紧琴铉的两端
“我们共和国的掌门人”:伊壁鸠鲁

致八十年代的熟人邓晓芒教授的信

亚当·斯密和卢梭在教育上的对峙
王人博对话共和,中国的百年之累
我的兴趣是搞清西方学问的本来面目
天不丧斯文
刘小枫 苏国勋等:中国学术的文化自主性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爱思想网版权所有.京ICP备12007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