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思想网 > 思想库 > 学术 > 秦晖 所有专栏
秦晖
 
秦晖
 
秦晖,1953年12月生,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教授。1981年作为中国文革后首批硕士毕业于兰州大学(研究生),曾任陕西师范大学教授(1992年起)、中国农村发展信托投资公司研究员(1994年),现为中国经济史学会理事、中国农民史研究会理事。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理事、青基会社区文化委员会委员、研究委员会委员、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特邀研究员、《方法》、《开放时代》、《中国学术》和《中国社会科学季刊》等学术刊物的编委。(秦晖学术简历)


一次被断送的政改
“乡村衰败”到底是什么造成的?
信仰自由与神权专制是不能“多元共存”的
欧洲穆斯林政策的两大弊病
从黄宗羲到谭嗣同
“后南斯拉夫时代”的“敏感”国歌
音乐博弈——前南“国歌”的变迁
农民问题上的“主义”变迁
日本如何由“个人独立”转向“军国主义”
两次启蒙的切换与“日本式自由主义”的影响
21世纪的全球化困境:原因与出路
“杨近墨远”与“为父绝君”:古儒的国—家观及其演变
孟什维克——正统马克思主义在俄国的失败
福利的“高低”“正负”与中国的转型
知青运动中的“民族命运与个人使命”(上)
城市新贫民的居住权问题
民国历史的不同面相(六)
民国历史的不同面相(五)
民国历史的不同面相(三)
民国历史的不同面相(二)
民国历史的不同面相(一)
“西化”、“反西化”还是“现代化”——太平天国、义和团与辛亥革命的比较
“宏大叙事”与“祛魅”——辛亥革命与保路运动的若干解析
太平天国:传统民变的特殊标本,中西碰撞的旁生枝节
不仁不义的帝制和亦道亦德的宪政——辛亥之变的价值观基础
为什么人们厌恶帝制?
中国现代自由主义的理论商榷
“演员”越来越清晰,“剧本”越来越模糊
中国经济史上的怪圈:“抑兼并”与“不抑兼并”
中国的崛起和“‘中国模式’的崛起”
多民族国家的多元与认同之道
社会公正问题越来越突出的15年
从南非看中国——“低人权优势下”的“经济奇迹”
金雁 “向后看就是向前进”?——索尔仁尼琴与俄国的“分裂教派”传统
印度落后的真正原因
我看全球经济危机(修订版)——两种尺蠖效应的互动
从大共同体本位到公民社会——传统中国及其现代化再认识
“自流”方为“真集体”
什么是农民工的“退路”?
土地问题絮论
“中国奇迹”之谜:“左右共赞”背后的共同困惑
普京之谜:俄罗斯民主的前景
从复国到转轨:波兰的坎坷历程
“中国奇迹”的形成与未来——改革三十年之我见
专政、民主与所谓“恩格斯转变”
全球化中的“中国因素”与世界未来
“中国奇迹”的形成与未来
金雁 从“无产阶级专政”到“人民专制”与宪政民主(续)
金雁 从“无产阶级专政”到“人民专制”与宪政民主
关于传统租佃制若干问题的商榷
传统中国社会的再认识
“NGO 反对WTO”的社会历史背景
农民地权六论
“第三条道路”,还是共同的底线?
法家与“秦制”
中国改革前旧体制下经济发展绩效刍议
从传统民间公益组织到现代“第三部门”
文化无高下,制度有优劣
秦晖 金雁:没有运动的理论——东欧的新社会主义思潮
东欧左派内部的派系斗争
自由主义﹑社会民主主义与当代中国“问题”
风物长宜放眼量:中印经济发展的长时段对比
从杰斐逊思想谈起
帝制时代的政府权力与责任:关于“大小政府”的中西传统比较问题
传统科举制的技术、制度与政治哲学涵义
秦晖 金雁:告别叶利钦时代——俄罗斯转轨进程回顾
税费改革、村民自治与强干弱支——历史的经验与现实的选择
金雁 “右派凯恩斯”反对“左派货币主义”?——论匈牙利转轨(二)
金雁 从右派的“保守疗法”到左派的“休克补课”——论匈牙利转轨(一)
转轨经济学中的公正问题
农民流动、城市化、劳工权益与西部开发——当代中国的市场经济与公民权问题
极左、左派、右派、极右的区分与现状
秦晖 汪晖 温铁军:超越派性之争 寻找变革道路
“郎旋风”中看东欧
“优化配置”?“土地福利”?——关于农村土地制度的思考
反对种族主义:以自由的名义
中国能否走出“尺蠖效应”的怪圈?
实践自由
世纪之交中国的经济转轨、社会公正与民主化问题
“差异权”,还是文化选择权?——评塔吉耶夫《种族主义源流》
为什么美国没有社会主义
第三部门、文化传统和中国改革
权力、责任与宪政——兼论转型期政府的“大小”问题
当代中国的“问题”与“主义”
中国转轨之路的前景
历史与现实中的中国农民问题

当“中国梦”遭遇“权贵资本主义”
洪水过后,反思中国治水模式
切实保障人地二权是土地流转的核心问题
哥萨克民主的困境
通过改革改掉某些“中国特色”?
“东西”之分,真的无法化解?
“乡村衰败”是什么造成的?
“牛奶掺假”史:“食品安全”的过去与现在
老挝,奇异的社会主义
南非经济与社会的转型经验
李炜光 秦晖 于建嵘 李成才:财税改革与经济繁荣
南非共产党的自信
南非启示——低人权优势下的经济奇迹
南非共的转型
城市里的穷人与富人
南非的工会与福利制度
代议制下的阶级斗争:新南非的社会结构与民主政治
从种族两党制到左右两党制
新南非的两大负面问题 
渐进还是激进——新南非十九年述评(之二)
雷颐 秦晖 毛寿龙:中国需要正常的观念市场
经济改革实质是要民营资本摆脱国有经济遏制
恐怖主义是人类公敌——纪念9·11一周年
四九年后国企一下子就从万恶之源变百善之首
荣剑 秦晖 朱学勤:再议“告别革命”
东欧巨变提前发生因统治者放弃执政
改革出路 限权力+发福利
转轨为什么这样难——兼论中俄之异
中国民众应向政府要福利
宪政民主遭遇“全球化”
荒唐的问题:“农民该不该上楼?”
中国也有可能和平演变西方
孙立平 过渡性制度不能固化
廉租房之弊:西方的与中国的
密松之惑(下)
密松之惑(中)
密松之惑(上)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文化决定论的贫困——超越文化形态史观
改革——打造天平,还是喂养“尺蠖”
辛亥百年遗产——几个层面的观察
应当承认“外来人口”的租户权
“福利房”与廉租房
我国旧住房制度主要问题是负福利
“城中村”还及不上“贫民窟”
从嘉陵江到富士康
恩格斯论贫民住宅问题
对贫民“犁庭扫穴”何时休
谨防“负福利”再创新高
第二轮改革的十五年
对西方媒体“大动肝火”有什么用?
有没有“中国模式”?
作为“民主条件”的中产阶级:一个彻头彻尾的假问题
老挝如何“不折腾”?
并税式改革与“黄宗羲定律”
中国居民消费率为什么奇低?
南非经济腾飞源于独特的制度安排
经济与社会转型的经验——以南非的国家转型为例
破除两种尺蠖效应互动——全球经济危机的缘由及根本解决之道
新农村建设凸显“农民组织”问题
防止寡头主义与民粹主义的反馈震荡
君子、小人与恶人
南非:中国的前车之鉴
强调农民地权,限制“圈地运动”
关于公正的首要问题
十字路口的中国土地制度改革(下篇)
十字路口的中国土地制度改革
“贫民区”争论中的常识、良知与逻辑之再谈南非:制度性歧视的一面镜子
城市化与贫民权利——近代各国都市下层社区变迁史
梅普配与俄国的未来
不能用抢劫来降低交易费用
给农民地权对抗圈地
全球化第三种可能——世界中国化
中国经济发展的低人权优势
中国常识:权力捉弄权利
《论语》是怎么成为经典的?
关于公正的首要问题
被拐卖者的“责任”问题
“大政府,小责任”的趋势必须逆转
“治水社会论”批判
评利辛县的官场怪现象
现代公民如何弘扬“汉语文化”?
在现代文明的共有平台上
雄关漫道 第二轮改革的十五年
如何看待中国城市中的“贫民窟”
不识抬举者自白――答“无心杀手”
当代思想史上的“读书奖”事件
和谐社会:难得的全民共识
官府自律能遏制“圈地运动”吗?
产权改革与民主
什么是“集体所有制”? —— 关于产权概念的若干澄清
文化多元、制度转型与关于“进步”的解释:“自己对自己负责的历史观”
中国改革的经验教训
平心而论乌克兰大选
张炜 秦晖 杨继民:当前国企改革中存在的问题
敬畏自然与以人为本在中国并不矛盾
“天人关系”中的主义与问题
我对“文化保守主义”的一次大检讨
“次优选择”的悲剧
保卫公产与保卫私产
自由主义与民族主义的契合点在哪里?
不要民粹主义,也不要精英主义
中国民营企业家的艰难选择
反恐须反原教旨主义

漫谈伊豆(下)
漫谈伊豆(上)
表里如一的国度,老挝
我们当年为什么“积极”?
我们与当年的传教士
社会公正是一个底线问题
少些“精神贵族”,多些“贵族精神”
关于“欧穆问题”的再思考(上)——兼答网友“王二”(“北大飞”)
土地问题是中国革命最关键的因素吗?
真正的大国崛起是什么?
南非——中国的前车之鉴
从三个层面看科举 重新评价很有必要
金雁 20世纪初俄国的歧路
对文革的四种判断
大国、强国、现代国——关于“崛起”的讨论
怎样才算是儒家?
乌克兰问题解析
“爱国”与“卖国”
自由是主义之母
“彩虹之国”南非的启示
“彩虹”的启示
秦晖 金雁:“路标改变”:自由主义的没落
论现代思想的共同底线
苏共末日:尚有一人是“男儿”
持守底线
中国卷入朝鲜战争是为消斯大林的恼火
民国历史的第二面相——乱世中的现代化步伐
中国不可能发生像东欧一样的剧变
一个农民坐飞机“赶考”的故事
全球化下的市场民主新冲突
知青运动中的“民族命运与个人使命”(下)
民国历史的不同面相(四)
悼念高华
少些“精神贵族”,多些“贵族精神”
晚清儒者的“引西救儒”
交易费用在中国的滥用
韩非为真正的性恶论者
经济学的逻辑“预设”
“血汗工厂”辨析
老挝如何“不折腾”
“前近代”研究的当代意义
种族隔离时代的南非流动工人
还有多少墙需要拆掉?——柏林墙倒塌20周年札记
法兰克福研讨会风波
教泽与启迪:怀念先师赵俪生教授
求索于主义与问题间
我的“早稻田大学”
两种“清官”观
和黑暗擦肩而过——秦晖自述
诺齐克、罗尔斯、布迪厄三人祭
怀念慎之先生

走出帝制
“否定”并未彻底,“真相”仍待揭示(下)
“否定”并未彻底,“真相”仍待揭示(上)
改造我们的福利观
中国应该反对全球化吗?
真正的民族平等必须走民主道路
晚清儒者引西救儒

制度不变革,古代王朝的改革陷入怪圈
中国人真的“忠”、“孝”吗?
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中国历史就是一头一尾两场转型
土地问题的历史与现实
新文化运动,认错真正的敌人
秦晖 许章润 王义桅 王文:激辩人权与主权
不要迷恋中国的崛起
对无限政府就要无限问责
中国模式的崛起对中国并非好事
中国存在底线道德危机
晚清儒家与西学东渐——2009年6月9日在中共中央党校的演讲
绿色思潮与社会正义
最关键的问题在于“中央集责主义”
福利问责与宪政之路
法治、德治都要从限制权力入手
遮蔽文革历史会让所有人受害
城市新贫民何去何从
从俄国到中国——“土地革命”的理论与实践
吴敬琏 秦晖等:“法治与市场经济”座谈纪要
刘仰 秦晖 萧功秦等:欧洲中心论还是中国本体论
人类的美德:东西方是一样的
从“周秦之变”到“新启蒙”——儒家的命运
中国土地制度改革的若干问题
30 年、60 年、120 年——中国历史的延续与断裂
共同体·社会·大共同体——评滕尼斯《共同体与社会》
晚清以来西儒关系的演变和影响
解读中国奇迹
土地所有制的有关问题
两种危机的互动——十字路口的全球化进程
再论“低人权优势”:兼答相关批评
南非经济发展中的‘低人权优势’
反法之儒:近代中国学习西方的原动力
晚清为什么学西方?
儒家的命运
关于自由主义——在杨帆“思想讨论会”的讲演
当代中国的“左与右”
中国是左派还是右派得势?
经济转轨的“奇迹”与“困境”
拜占廷罗马法、中国古代法与中国法制建设

从文革中的清华与广西谈起
告别梦魇的“铁托主义者”
民主自由制度普遍发生逆转
怎样的“左派”和“右派”——读林达《西班牙旅行笔》

那些最早认识西方的小人物
秦晖 金雁:入欧十年:波兰人怎样看世界
秦晖论治理北京:开放自由,取消特权
什么才是最低限度的福利?
“共同底线”、“共识”与“中庸之道”
重申转型期的正义
秦晖 袁莉:秦晖访谈录
秦晖访谈(七):应防止流血和无序而不是革命
秦晖访谈(六):昂纳克寓言和中国模式
秦晖访谈(五):中国模式和全球化危机
秦晖访谈(四):赦免和清算的逻辑
秦晖访谈(三):无限权力和有限责任
秦晖访谈(二):负福利、零福利VS低福利、高福利
秦晖访谈(一):乖派和不乖派
傅高义 谈邓小平与“文革”
秦晖、钱理群 等:共同的底线是用来坚守的
户籍制度背后是人权、财产权和公共服务的不平等
秦晖 贺卫方:法治、德治与权治
金雁 追溯俄国知识分子的心路历程
计生造成中国养老危机
陈来 徐友渔 秦晖 陈明等:儒学与中国现代性
“中国模式”:幻影折射的真实
乌克兰大选的美国攻略及中国思考
杜维明 黄万盛 秦晖 李强 徐友渔 赵汀阳等:启蒙的反思”学术座谈
有了民主政府,还要有公民组织
为什么需要有农民的组织
秦晖 莫德罗:东西德统一之反思及反事实推论
缺福利少自由成就中国经济奇迹
集体化与被集体化
中国从来没有“集体化”过,只有“被集体化”的历史
不要驱逐城市贫民
中国以“低人权优势”造就惊人竞争力

本专栏经作者授权。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获得书面许可。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爱思想网版权所有.京ICP备12007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