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所有头条 爱思想头条RSS 最近更新

[陈映芳 唐小兵:青年怎样,时代就怎样] 不论哪个世代的学者,如果想要超越前辈,想要做更好的学问、建立更好的学术生态,那么,他们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冲破既有体制及所处时代对他们的观念束缚和制度束缚,考虑如何能超越他们自身。所有时代的局限性都可能存在于个体内部。

[刘擎:韦伯《以学术为志业》解读] 以强健的精神和清明的思想,直面这个没有绝对凭据的世界。韦伯以自己一生对学术的奉献,抵达了思想清明的最高境界。于是,健全的心智结合强劲的英雄品格,构成了韦伯独有的精神气质。不必诉诸幻觉,就能将自己内心的极度紧张与外部生活的多种矛盾,综合在统一的状态之中,保持精神上的宁静。

[唐世平:令人焦虑的新时代:拼军备,还是拼规则?] 我们正在进入一个不那么以西方为中心,不同主体相互竞逐的多边主义时代。未来的国际秩序尽管可能具有一些后西方的性质,但仍然会是以规则为基础的。关键的不同在于,非西方国家及非国家行为体会在未来国际秩序的规则制定中发挥更多的作用。没有任何国家,尤其是全球和地区大国,可以自私自利而又独善其身。

[吴励生:发出中国声音:以直接归纳的理论方式] 大师确实只能存身于学派(或流派)之中,代有传人特别有益于建立有效的学术传统,而集体性参与则更是不可或缺的关键一环。现代中国以降伪大师盛行,真正的大师也就基本丧失在这无厘头的学术传统缺失和集体性思想参与缺席的双重陷阱之中。我们对大师的渴望与努力,于此更是不可不察。

[周盛: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制度反腐的历史变迁] 我国反腐败与党风廉政建设始终坚持以中央权威为核心的组织体系,但多主体合作的协同性特征日趋明显;反腐败制度的侧重点从对个体的道德约束发展为对权力的法律规制;基本制度的优化和派生制度的拓展同步推进,制度体系的结构不断优化。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