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学导读

[李零:我劝天公重抖擞] 我的老朋友郭路生打小就爱写诗。他说,除了写诗,什么都干不了。我说,我也是,除了做学问,一无所长。我在北大教书,从1985年到现在,三十多年,好像一眨眼。2011年从中文系退休,田余庆教授说,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诗经》有个说法,叫“蟋蟀在堂”。

[张四维:一流大学该有多少位副校长?] 我们决不是要为某些中国大学事实上存在的"行政化"倾向和造成的弊端辩护,只是试图说明,中国内地高校的行政力量,可能并非太强,而是太弱。大学要反对过度的"行政化",但决不是取消行政管理。可以探索建立更加扁平化、网络化的组织架构,解决层级过多带来的低效和部门分割、部门利益等问题。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