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文享:非营利的困惑:近代工商同业公会的经费问题探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7 次 更新时间:2017-07-27 09:29:02

进入专题: 近代工商业     同业公会     非营利     经费  

魏文享 (进入专栏)  

   摘要:近代工商同业公会的经费问题不是一个单纯的经济问题,而是反映公会民间性、公信力、执行力的一个重要标准。近代同业公会在法律上为非营利性的民间行业自治组织,经费自筹是其自主性、民间性的重要基础。同业公会的经费收入主要依赖会费、捐款,但仍有一些公共性营收。绝大多数同业公会都面临着经费困境,并且影响到公会组织的生存和职能发挥。造成这一困境有同业公会自身凝聚力的问题,但是经济不景气及过度的社会捐赠也影响到同业公会的支出倾向和在行业自治方面的行动力。

  

   关键词:近代工商业;同业公会;非营利;经费

  

   同业公会的经费问题往往为研究者所忽视,实际上如何筹措经费,筹措得如何,不仅关乎同业公会的组织建构,而且也关乎同业公会的地位及其功能的发挥。《工商同业公会法》明确规定,同业公会不得为营利性事业,同业公会的经费主要来源于入会费及会员经常费,但支出方面却极为庞杂。①虽然同业公会组织机构的增设以及承担政府任务的增多,除银行业、丝绸业等少数同业公会外,大多数同业公会在经费上感到困难,许多活动也无力开展。同业公会的经费主要依靠自筹,这是同业公会得以保持其中间组织性质的重要因素,但经费问题也在相当程度上制约了同业公会的运作绩效。

  

   一、同业公会非营利地位的确立

  

   1918年8月,农商部颁布的《工商同业公会规则》第六条规定:“工商同业公会不得以同业公会名义,而为营利事业。”[1]986这一规定在南京国民政府颁布的《工商同业公会法》中得以重申,由此确定了同业公会非营利地位。这一规定是与国民政府对同业公会法律地位的界定相一致的。在1929年的《商会法》、《工商同业公会法》及相关法令解释中,同业公会与商会被界定为社团法人,这意味着同业公会拥有自主的人事权、行动权、经费获取权,亦即支持社团法人行为的相关权益。但是,与营利性法人的区别是,同业公会不能从事以利润为目的的经营性活动。①此外,再次强调同业公会不能通过经营性活动以获得会费,而只能依靠入会费、事务费及捐款等来维持会务运行,这是从财务的角度来防止公会以公谋私。

  

   需要说明的一点是,笔者运用“非营利”的概念,不是以当代社会颇为兴盛的非营利组织来认定同业公的属性,而是从同业公会的经费问题与其在民国律法中的社团法人地位进行相关分析。当然,非说二者之间完全没有联系。当代非营利组织(NPO)是指为公共目的而设立的,其利润不分配给其成员和管理人员的社会组织形态。在各国现行法律中,非营利组织的类型主要包括:财团法人、非营利社团法人、社会团体、公法财团等。②非营利组织立足于经济自主性及组织公益性,本身还蕴含着较强的自治性、自愿性、非政府性。同业公会在国民政府的法律体系中本已划入公益性的社团法人范畴,不可从事经营性活动,其规定较当代非营利组织更为严格,但其经济基础到底在其社团自主性及行动力中起到何种作用,则须据实而论。

  

   经费从何而收,因何而用,需从公会的收支结构加以解析。从收入状况看,各同业公会以入会费、事费为大宗,此外临时费、捐款也占有一定比例。入会费由初入会者缴纳,事务费则由会员按月缴纳,以维持日常开支,皆有定额,遇有紧急事务经费不敷时临时召集会员大会筹措,另有捐助款项时亦列入公会预算。入会费以及事务费大多是依据会员资本额大小按一定比例确定,缴纳会费多者在派遣代表名额方面享有优先权。例如苏州铁机丝织业公会的经费来源主要有二:一为员之入会费,入会者按经营资本大小分为甲、乙、丙、丁四等,分别缴纳不等数额的费用;一为月费,“凡属同业所出货品酌提公会费,惟不得逾货值千分之二”[2]140。吴县电机丝织业同业公会为保持收支的稳定,特别规定“于必要时得设置基金或筹措临时经费”,以备不时之需。[2]306有些同业公会因为有会费节余或购买有债券,因此还有一些利息收入。或者将会所出租,也可获取租金,以补助会费之不足。

  

   会费必须依据一定的标准,在会员范围内收取。如果完全平均,规模大的公司、行号当无异议,但资本小、规模小的企业则会感到不堪重负。因此,同业公会往往依据一定的标准,按不同层次征收。这个标准包括有以下几种:一是按资本额收取,资本额大者多收,少者少收;二是按销售额收取,每月依据会员的销售额按一定比例收取会费。大体上按前者收取的为多,按后者收取的较少。会费不得向非会员收取。经济部认为按资本额收取较能体现公平原则,因此规定同业公会会费均按资本额收取。

  

   从支出方面看,同业公会的支出主要有办公费、车马费、职员工资、公益费、捐款、商会入会费等等。办公费主要是印刷费、打印费、纸张费、办公用品费等,车马费是公会执监委办理会务的差旅补助;职员工资主要是公会聘请的文书、书记、门卫等职员的薪资,公会执监委均属名誉职,并不在公会领取工资。公益费主要是办理同业公益教育、业内救济等类事务的花费。捐款是向社会捐助的慈善、福利或救济款项。同业公会须加入商会为会员,因此也要向商会缴纳入会费、事务费及其他各项费用。除此外,还有其他种种临时性开支。

  

   同业公会多建立了会内财务制度,由专门的财务委员会负责财务开支的监督,聘请会计人员负责财务。在新式会计簿记法推广以后,一些同业公会采取新式会计管理财务,以防止财务漏厄,保证会务实施。

  

   不同的地区或者不同行业因其经营状况不一,经费充裕程度也不一样,贫富不均的现象广泛存在。有的新兴行业资金雄厚,会员众多,经费充裕,在办理会务方面应对有余,组织机构的设置也更为健全。如上海银行公会,就没有缺乏经费之虞。有的行业因为规模较小,会员资本薄弱,交纳入会费就已勉为其难,平时的事务费就更加不堪重负,因此公会的机构也尽量精简。以下就以上海卷烟工业同业公会为例来对同业公会的财务情况进行分析(表1):

  

资料来源:上海卷烟工业同业公会编:《上海市卷烟厂工业同业公会卅五年报工作总报告》,1946年印行。

  

   上海卷烟工业同业公会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常费,入会费实际上随着入会者的增多而呈逐减之势。到1946年前后,入会费所占比例非常之小。在支出方面,种类繁杂,涉及办公、工资、交际、车马、捐款等方方面面,其中薪资、伙食、办公和交际所占比例尤大。这是由公会职员增多及活动增多所造成的。此外,正常收支已不敷用,还增加了临时费3754.88万元,占到正常收入的50%以上。

  

   入会费、常费、捐款是会员基于对公会的组织认同而产生的支持行为,也应是会费收入的最大来源。这一正常费源在总收入中所占比例过小,可以说明两个问题:一是行业的入会率不高,二是会员对公会的支持度不够。同业公会是同行业的企业自愿结成的同业公益组织,因此在1918年颁布的《工商同业公会规则》中,对同业入会持开放自由态度,并不加以强制。后来发现,入会率过低影响到公会的活动能力,也难以达到成立公会的初衷。到南京国民政府时期,一再强调要强制立会,强制入会,同业公会组织的普及率才大为提高。但是,并非所有行业的所有从业者都自愿入会,数量庞大而经营规模狭小的同业的入会积极性普遍不高。即使加入,因在公会中难有主导权,对公会事务也消极应付,滞缴甚至不缴会费就成了最直接的反映。同业公会的经费开源不足,又无处申请经费补助。事实上,国民政府对于社会团体的经费并非完全不理,而是有经费补助制度。1933年2月9日第四届中执委第57次常务会通过的《商业团体组织规程》中表明,“人民团体组织系以民众自由意志为基础,由民众自行发起,故其经费应以各该团体会员之会费及捐款充之为原则。惟训政时期,各地民众有应组织而无力组织者,有已组织对于本党主义颇能真实接受推行且奉公守法为民造福而无力维持者,为推行训政,制止反动,建设民权政治之基础计,在此特殊情形之下,本党尚有予以经济上补助之必

   要,此项补助并非常例。”[3]可见,政府的经费补贴实是以政治和主义为标准。同业公会为工商界组织,一向被视为“有钱人”而难以享受此等“福利”。从实际情形看,也是如此。1938~1939年的抗战期间,一些民众团体申请社会部予以经费补助,具体情况如下表2。

  

   资料来源: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11-2-2050,《社会及民众团体申请补助经费与报销》,1938年5月-1942年4月;11-2-2051,《社会及民众团体申请补助经费与报销》,1938-1945年。

  

   表2统计虽然并不完整,但由此也可窥见党部对社会团体实行经费补助的标准,不仅没有一个工商团体,就是党部认可的补助,其数量也极其有限,要求数量稍大即被拒绝。在抗战时期,同业公会在政府的统制体制中占有重要地位,许多同业公会因为分科办事的要求,办公经费大为增加;又因为物价飞涨,经费十分困难。政府虽言对于经费极其困难的公会进行会费补助,但根本未见实行。更为严重的是,在国民政府统治后期主要是在内战爆发后,政府财政近乎崩溃,社会各界机构组织亦均面临经费短缺问题,不论是政府机构还是社会组织,大多向商人要求助款助饷,商会与同业公会无计可施。上海市商会屡接同业公会诉苦,商会将此情状上呈社会部,“工商团体缴纳会费及事业费,各该同业公会法内均有详细规定,法定以外一切摊派,自应严予禁止”,而“两年以来,地方一切政费或公益慈善之用款,大都以商人为筹款对象”,要求社会部下令禁止向工商团体摊派。[4]社会部虽然明知各公会负担沉重,但也无计可施。同业公会在经费问题上的独立性关乎同业公会的组织属性。同业公会是会员为维护行业利益而组建的公益性团体,经费自筹使同业公会可以根据行业市场的需要自由采取行动,而不会受到经费上的掣肘。同时,也保证了公会不得为任何人牟取私利而服务于会员的宗旨有了实施的可能性。但是,会员缴费意愿不高、支出压力过大则使同业公会陷入经济困境。穷则思变,同业公会为应对困局,也采取了种种办法。

  

   二、同业公会的经费筹措及其影响

  

   经费问题的两难处境对同业公会的性质、组织及其功能产生了复杂的影响。经费问题影响到同业公会的组织设置、选举制度以及其他行为。

  

在组织设置上,因为经费限制,许多公会组织机构十分简单,不够健全。甘肃临洮县党部回复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魏文享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近代工商业     同业公会     非营利     经费  

本文责编:邢宗民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258.html
文章来源:《江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3月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