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学勇:传媒控制下的民意多元与失真及其对司法的影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70 次 更新时间:2014-11-18 19:58:49

进入专题: 民意   民意表达   传媒控制   司法公正  

侯学勇 (进入专栏)   郑宏雁  

   摘要:现代社会,民意具有多元化特征。具有强大社会控制能力的大众传媒所具有的议程设置功能和培养分析功能,既可能为多元民意的表达提供更为有效的途径,也可能限制多元民意的正确表达,致使民意表达失真。由于自出生时就具有的权力依附特性,中国传媒独立性较弱、同质化严重、社会公信力下降,这进一步降低了民意表达的真实性。传媒控制下的多元民意在表达过程中的失真,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司法裁判对民意考量的正当性。司法过程必须坚持民意多元的立场,合理考量不同民意对司法公正的多元化需求,才能使司法裁判真正回应真实的民意需求。

   关键词:民意 民意表达 传媒控制 司法公正

  

   在现代民主法治社会,民意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基础。民意是政府存在的基础,同时也是政府常态运行的前提和保障。一个重视民意的政府是拥有合法统治基础的政府,一个忽视民意的政府将是失去统治合法性的政府。民意也是社会法治的基础。法治是良法之治,它既要求关注普遍正义的法律应当是充分反映民意的法律,也要求关注个案正义的司法过程同样重视民意。因为,从一定意义上来讲,判决的正当性是建立在被民众合理接受的基础上的,只有被广泛接受的司法判决才具有真正的正当性。

   民意本身固然重要,民意表达更为重要。在传媒技术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民意具有信息化特征,民意需要经过传媒表达才能为社会或政府知晓。现代社会中的民意是传媒控制下的民意,我们获知的民意都是经过各种媒体传播后再现的民意,传播再现后的民意有失真的可能性,这将直接影响法官考量民意时的合法性与正当性。因而,司法关注民意必须充分考虑民意表达过程中的传媒控制作用,考虑经传媒再现后的多元民意的真实程度。

   一、现代社会中民意的多元化

   尽管现代意义上的民意概念来自于卢梭的全体人民共同意志理论,但现代社会中利益主体的多元化现状,促致使民意也呈现多元化的发展趋势。认真对待民意多元的现状,是实现社会公正和司法公正的前提。

   民意概念的历史源远流长。早在古希腊的城邦体制中就已经有了民意的观念,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和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都高度评价了民意、民意表达的重要性。 但现代意义上的民意概念主要源自于卢梭关于"人民意志"的认识。卢梭认为,民意可以分为两类:公意与众意,"意志要末是公意,要末不是;它要末是人民共同体的意志,要末就只是一部分人的。" 公意是全体人民在社会公约基础上结合而成的共同体的意志,总是着眼于公共的利益;而众意具有个别意志的本性,总是着眼于私人利益。"公意"构成了卢梭社会契约论的基础,"我们每个人都以其自身及其全部的力量共同置于公意的最高指导之下,并且我们在共同体中接纳每一个成员作为全体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受卢梭人民意志论的影响,现今学者多认为民意是指一个社会中大多数人的意见或意志。如喻国明将民意界定为社会大多数人所持有的相近意见,"民意,又称民心、公意,是社会上大多数成员对与其相关的公共对象或现象所持有的大体相近的意见、情感和行为倾向的总称" 。法学界也有不少学者持有类似观点。如谢瑞智认为民意"又称公众意见或舆论。是一个社会中多数人对于某种公共问题的意见或态度。" 韩大元亦认为民意是"社会大多数人对于某一事件或某一政策表现出来的带有倾向性的想法、意见和愿望。" 姜士林也如此解释民意,"民意又称公众意见或舆论。指社会多数人对与某种特定问题表现出来的带有共同倾向性的意见和态度……一个健全的民意,必须是自由地表现出来的,真正的多数人的意见。这是民意的根本特征。" 也有学者直接将民意的主体资格赋予"人民"这一抽象概念,如吴顺长认为,"民意不单单是人民范畴中某个群体或某个个体的政治主张和思想愿望,而是人民这个集合体的意向趋势,它所反映的总是社会上绝大多数人的共同意志" ;刘建明同样将"人民"一词融入民意概念之中,"民意是人民意识、精神、愿望和意志的总合,是社会的主导意见。"

   无论是把民意界定为社会大多数人的意见,还是把民意的主体资格赋予"人民"这一概念,学者们基本是沿用了卢梭的公意概念,舍弃了他的众意概念。据钱超博士考据,这一意义上的民意,可视为是狭义的民意概念,其狭义性质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把民意主体默认为一个整体,或者可以代表整体的多数;二是把民意默认为是己经得到表达的意志,省略了潜在而未被表达的民意;三是把民意默认为带有共同倾向的同质的意志,省略了民意的多元化事实;四是把民意默认为是正义的,是公共政策应当遵从的,而排除了并非正义的民意。 对民意概念的这种狭义理解,没有完全覆盖民意概念的外延,不能完全解决实际生活中的民意问题:第一,如果把民意理解为整体或接近整体的多数所共同持有的意志,那么个人、不同层次上的群体所持有的意志还是民意吗;第二,如果多数人的意志被称为民意,那么少数人的意见是什么;第三,民意作为人民的意志,如果没有经过表达,或者没有经过广泛的表达,这样的意志是否称为民意;第四,民意一定是正义的吗? 因此,若要准确界定民意概念,必须从广义上理解它,应当使该概念在内涵上同时包括公意与众意两个概念,在外延上同时涵盖全部的民意现象。

   学界近几年对民意的探讨,无论是单纯的词义分析、还是实践使用,都越来越倾向于从广义上理解这一概念。民意并不当然指多数民意,更不当然指全体民意,还应包括少数民意、个体民意等类别,民意应当理解为多元主体和各种类型下的概念。从词义上看,民意一词体现着主体的多元性。民意一词的英文翻译是public opinion,即公众的意见,依此,"民"可以理解为"公众",而公众却是一个范围和数量都不确定的概念,"公众(public)通常是指具有共同的利益基础、共同的兴趣或关注某些共同问题的社会大众或群体。" 所以,民意并非当然仅指多数人或全体民众之意愿,而应是一个在主体数量、类型上涵盖更为宽泛的概念。民意应当是"指一个或一个以上的自然人、法人或非法人组织针对特定时间内的特定议题的主观意愿和态度。可以包括全体民意、多数民意、少数民意、个体民意,也可以包括自然人民意、法人民意、非法人组织民意等诸多种类,由此亦可称为'多元民意'。" 如法学中的"公众"一词,既可以指自然人,也可以指法人、或其他社会组织,因此,法学中的民意在类型上也应有自然人民意、法人民意和其他社会组织民意,在数量上有全体民意、多数民意和少数民意之分。

   从社会实践上看,民意一词也常在广义上被使用。例如时下国内流行的民意调查,主要是了解某一类社会民众所持有的民意结构状况,其中既涉及支持某一观点的人群、也涉及反对该观点的人群。这一意义上的民意,其范围既包括个别的众意、也包括共同的公意,既呈现主流的公众意见、也表达少数人的利益诉求。当前被众多媒体所使用的"主流民意"概念,即可说明这一现状。如《北京日报》2009年11月16日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的主流民意是什么?》的文章,认为符合多数人愿望的是主流民意,只符合少数人愿望的是非主流民意 。2009年第十一届全国运动会组委会委托山东省民意调查中心,就十一运会的举办在山东省进行民意调查,据十一运会组织者介绍,"大型民意调查,是全民全运理念的体现。我们通过民意调查,全面真实地了解主流民意,为十一运筹办工作、领导决策提供重要而富有价值的参考。" 主流民意概念的使用,潜台词显然是指民意既有主流、也有非主流的,民意主体既有多数人主体、也有少数人主体,主流民意是民意,非主流民意也是民意。

   从广义上理解民意概念,具有重要的理论与实践价值。从理论上讲,单一全体民意是对民主宪政精神的背离。民主宪政精神的核心是依据宪法平等地保障每一个人,在宪政框架下的少数人权利与多数人权利受同等保护,多元民意观念契合现代国家平等对待公民个体权利的宪政观念。仅在多数甚至整体意义上定位"民意"概念,理论上重视了抽象的、形式化的"人民",现实中却忽略了个人的具体权利;强调多数或整体人民的意愿,彰显国家对集体权力的重视、对公民个人权利的忽视,有时甚至可能假借"人民之意愿"侵犯少数人的合法权利。对于此种情况,密尔的判断可谓精辟:"假定全体人类统一执有一种意见,而仅仅一人执有相反的意见,这时,人类要使那一人沉默并不比那一个人(假如他有权力的话)要使人类沉默较可算为正当。" 任何民众的意愿都应当得到同等的尊重,不应因某一意愿的持有人数少而认定为错误并予以不平等对待。对多元民意的认可,就是对公民具体权利和少数人权利的认可,多元民意观念有利于个体权利和少数人权利的实现与保障。

   从实践来看,民意多元化符合现代社会利益诉求多元化的客观发展趋势。当前中国正处于转型时期,市场经济孕育了经济成分的多元和利益主体的分化,促使国家与社会的二元分离,社会主体结构从一元转向多元:目前中国社会正面临着由同一化、行政化、依附化特征的国家主体一元化,转向农村主体、城市主体、体制内外主体同时分化所形成的多元化。 在这一转型过程中,各种社会主体逐渐形成自己独立的利益诉求,维护个人权利、实现个人利益的要求逐步高涨。此时,若以多数民意或全体民意之名简单看待、处理各种社会问题,势必产生不公正的结果;相反,若认可并认真对待来自社会各个阶层的多元民意,可以深入了解各种社会矛盾,进而提出相应解决方案,有助于推进社会正义,促进社会和谐。尤其是在通过国家强制力解决社会矛盾的司法过程中,法院或法官作为司法权力的掌握人,能否认真、平等对待每一主体的权益诉求,实际上意味着国家能否平等对待每一类型的民意。这对于能否通过司法途径有效化解各种类型的社会矛盾,具有重要的影响。就此而言,认可并认真对待民意的多元化,是有效解决现今社会多层次矛盾的基本前提。

   同一个社会中,民意并非一定是同质、有共同取向的,而应该是包容多元、容许冲突的。民意既包括反映个别主体意志的众意,也不排除其中具有共同倾向的公意;既有对某一事件支持的民意,也有反对的民意。尊重民意,不仅要尊重多数的、正义的民意,也要尊重少数的、非正义的民意,如此才能有效推进司法领域、乃至整个社会的平等与公正。

   二、民意表达中的传媒控制作用

   民意与司法关系研究不仅要关注多元民意的存在,更要关注民意如何被有效、真实的表达,民意只有被真实表达,包括司法在内的公共权力才能充分考量真正的民意。

   民意表达途径有多种。民众可以通过自发的组织讨论或争论的方式表达意愿,如民众经常在街头巷尾、茶楼酒肆讨论一些与个人利益有关的政策或事件,是一种自发的、原生态的民意表达方式。选举是一种较为正式的民意表达方式。通过选举行为,民众把民意表达的权利赋予代表,而后通过代表正式向政府表达自己的意愿。民众也可以通过民意调查或民意测验的方式表达意愿。民意调查或民意测验,是一种使用科学手段收集、反映民意的调查方法,是最直接、最迅速反映民意的晴雨表。除以上这些途径之外,现代社会最普遍、适用范围最广的一种民意表达途径,就是通过大众传媒表达民意。传统意义上的大众传媒如报纸、杂志、广播、电视等,新兴传媒如网络,都是民意表达的重要途径。随着传媒在现代社会控制中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它在民意表达过程中的作用日益受到重视。

传媒就是通过特定方式向社会公众传播各种信息的媒体,特指报纸、广播、电视、杂志、网络等,是各种传播工具的总称,其传统意义上的基本功能就是传播信息。但在现代社会,传媒的社会功能已不仅限于此,它在从一方向另一方传播信息的过程中逐渐延伸出来宣传、引导、监督等多种功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侯学勇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民意   民意表达   传媒控制   司法公正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022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