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学良:对印尼经济危机的社会学观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93 次 更新时间:2006-06-09 22:01:04

进入专题: 经济危机  

丁学良 (进入专栏)  

  

  非常感谢天则所给我这个机会:

  我必须先讲一下我讲印尼情况的经验基础,我不是研究印尼问题的,但我所在的国立澳大利亚大学亚太研究院,是西方研究亚太地区的三大中心之一,它对印尼的研究集中了最多的人力,因为印尼的状况对澳大利亚的影响非常大。有个笑话,自从印尼有了危机之后,澳大利亚国防部24小时都盯着,怕的是印尼情况失控之后,难民潮涌入,大家知道,印尼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2亿多人口,澳大利亚就算动用全部军队也挡不住,这我虽然不是研究印尼的,但是处身于那个环境中,在过去将近一年的时间里,都听到关于印尼的各种谈论,包括学术的和一般的,我下面谈的,主要是基于我的同事们研究印尼的一些经验,我先概述他们对印尼状况的描述,然后就发展社会学,比较社会学的角度,对印尼由金融危机引发经济危机,由经济危机引发社会和政治危机谈谈自己的想法。

  首先,印尼今天一切重大的事件,都可以追溯到30年前的一次重大危机,被称为“9•30”事件,也就是1965年,印尼共产党在印尼主席埃迪的领导下,成为全世界最大的不执政的共产党,而且他们的党负进入当时的政府当了部长,在苏加诺的领导下,苏加诺总统当时同中国的关系极基密切,1965年9月发生了一次重大的军事政变,奠定了苏哈托政权的基本架构。其中有7位将军被暗杀,到现在,暗杀的内幕仍是印尼政治上的一团谜雾,在65年“9•30”政变之后,在印尼全国发生了一起极为罕见的大屠杀,持续了将近3年时间,事后,印尼的外交部长和警察总署供认,有一百万平民被屠杀,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印尼华人。西方把这次屠杀称为20世纪最没有被追究的holicost,英文是指希特勒屠杀犹太人的操作。这样,苏哈托就推翻了苏加诺的文官政府,自己当了总统,宣布了五项基本统治准则,这五个准则包括,要相信神,相信宗教;保护印尼土著人的利益;尊重军队;要高度防范外来势力对印尼国家的威胁,我普经问过印尼的几位学者,这个外来威胁指的是谁,他们就主要是指中国,中国被印尼统治阶层称为印尼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到今天仍不变,印尼把中国作为最大威胁,在国内不断地迫害华人,也有一定的社会学基础和民族基础。这表现在,从统计资料来看,全世界在中国大陆之外的华人华侨的分布,华人最多的居住群在印度尼西亚,根据一项系统研究,到90年代初期,在印尼仍居住看将近750万的华人,这个数字是全世界华侨的20%,占第二位的是泰国,第三位的是马来西亚,第四位的是新加坡,占第五位的是越南。因为印度尼西亚本国的人口庞大,这750万在他们国家仍然显得很渺小,只占每一万人口中的407个,远远低于在其它国家的比例,比如马来西亚,十个人中有三个华人。但这微小的人口比例在印尼却掌握着非常庞大的经济资源。根据90年代初期的统计,3.5%的华人人口控制了印尼73%的上市公司的资产,这已经是经过苏哈托压制了几十年之后的比例,如果不用政治势力压制。华人控制的经济力量将更加可观。印尼华人向西方移民的倾向非常严重,印尼发生暴乱时,到澳大利亚领事馆和移民部门申请投资移民的人数猛增了4倍多,主要来自印尼。

  苏哈托统治时,最重要依赖力量是他和军队的关系。因为他在政变之前是印尼战略后备力量的总司令,这是极重要的、印尼军队中最精华的部队。印尼军队的分布非常不一样,因为印尼是一万7千多岛屿组成的,不可能在每个岛屿上都按人口比例来平均分配军队,这次印尼危机,军队最关键的部分集中在雅加达周围。澳大利亚国防部的官员分析说,只要这周围的地区里面,苏哈托能控制住局势,其它小的岛屿上即使发生了大规模的暴乱事件,都不至于动摇他的政权的根本基础。他的战略后备部队就驻扎在大雅加达周围。他和军队之间的关系充满了家族关系的透视,他笼洛军队的办法非常具有东方色彩,同西方军队中正式的等极制有很大不同,他同将军们的关系如同父子关系。而且,苏哈托不仅采取怀柔政策,他惩罚手下的将军们的手段也是非常酷烈,任何时候,只要他发现有任何人对他的个人忠诚有所动摇,这些人都会受到毫不留情的清洗甚至或暗杀。

  苏哈托不仅靠军队掌握政权,而且扶持了一个同西方多党制在外型上非常类似的政治架构,这个架构称为全国人民选举团大会,这个大会中首先是他自己的执政党,叫“郭尔卡”,印尼土语中是“专业集团”的意思,不是按一人一票,而是按专业集团的分配比率来分配选票。这些专业集团,在印尼最重要的是军队,军官团。在这个选举团大会里,军队控制着将近三分之二的选票。所以,只要控制了军队的选票,就可以操纵选举团。同时,苏哈托还培育了三个“Licenced small parties”,这三个小政党是允许合法存在的。在印尼危机展开的关键时刻,这三个小党中的一个成了反对党,这就是前总统苏加诺的女儿领导的一个小党,对苏哈托32年的统治提出了挑战。苏哈托控制了军队,操纵了选举团,同时,在32年之前,他就制定了一部“量体裁衣”的宪法。宪法在制定时考虑到了苏哈托的一切需要,他的强点,弱点,这部宪法他最合身,换个人就不合身了。这是他统洁的合法性的一个外貌。比如,在这次印尼危机中,人们就在怀疑,如果苏哈托坚持不下去,下台的话,谁能够当他的后继者,宪法上规定是哈比口。苏哈托选哈比口作副总统,就充分体现出他统治的技巧和他对未来的担忧。哈比口出身贫寒,苏哈托把他抚养成人,又送他到德国去留学,哈比口拿到了工学博士,在航空业做了几年高级工程师以后,苏哈托召他回来主持本国的国民经济发展。苏哈托不仅是他的父亲,也是他的救星。苏哈托选了这样一个人来当副总统。根据“量体裁衣”的宪法,在总统因为任何事故而不能履行职责的时候,只有副总统才可以接班,而且接班的任期要到总统本人的任期满,也就是说,按照宪法,到2003年,哈比口才能举行另外一次选举。这就是苏哈托安排的政治架构。

  下面我讲一下,印尼在苏哈托统治下,在这次危机中有什么值得我们关注的表现。这次金融危机引发的经济危机,被称为亚洲在二战结束以来所经历的最大危机,在此之前有过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但是没有哪一场危机象这场危机一样,几乎是无界地横扫了那么多最重要的国家和地区,所造成的伤亡也是极其巨大的。这个伤亡可以从三个含义上讲,第一个是人员上的伤亡,在印尼几天的暴乱中,有很多人被杀死,有多少人,现在还不清楚,因为印尼只要有一点小动乱,就要有人掉脑袋,至于有多少人掉脑袋,永远是统计学上的一个挑战。因为印尼有一万七千多个岛屿,人被杀死丢到哪里是肯定找不出来的,而他们那里又那么热,有鳄鱼,一会儿就没有了。所以,反对派说这次被屠杀的人,已经到了一千到两千,但是军方说是只有500人。我们知道,根据历史,军队和反对派所提供的死人数字,往往是两个极端,如果取个中间值,也有一千以上。这么多人在和平时期被杀害,是一个极为严重的流血事件。另一个伤害对印尼是更为深刻的,根据亚洲发展银行和欧洲经济组织的统计数字,到今年春天为止,印尼经济整体,综合经济国力,规模缩小了多少呢?在一年半,危机爆发之前,印尼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按美元计算是2260亿美元,到了1998年春天2月份,这个数字降到了510亿美元,缩小了4.5倍,短短一年多,外国没有开进来一辆坦克,没有扔进来一枚炮弹,就把这个国家搞成这个地步,这个危机现在还远没有结束,印尼货币对美元的汇率在最厉害的时候贬了超过80%,这是非常震憾的事情。

  在这次危机中,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印尼政府对危机的处理,同世界各国对印尼的希望,以及同东南亚其它遭受到危机打击的其他政府的调整,形成鲜明对比。举个例子,且不要讲最优秀的新加坡,香港这种例子,就拿在发展水平上同印尼比罗相近的泰国,马来西亚来看,就非常具有启示意义,在马来西亚,马来西亚在受到金融危机袭击时,马哈墨德把所有责任归于国际金融狙击手的兴风作浪,采取了对他们的道德谴责,认为他们的货币投机对社会毫无一点益处,从他的话语里可以听到基督教时期对市场经济和货币的谴责,也能听到莎士比亚时代对高利贷者的谴责。但谴责归谴责,政府对危机的处理却并不是那么无动于衷,或适得其反,他把宏观调控的权力交给他的副手安华作为领导的一个专家班子去作,所以采取了很快的调整手段。比如,金融风暴在7月3日,2日打击到泰国,很快蔓延到马来西亚,到9月4日,马来西亚政府采取了很快的反应措施,宣布暂停了高达100亿美元的长期投资计划,紧缩开始。在12月5日,国家又把紧缩从基本建设推广到了其它消费领域里面,其目的就是抑制对外国货币的更多的需求。他的紧缩措施还包括,大大削减政府的财政予算18%,无限期推迟全世界最长的管道计划,冻结马来西亚对海外的扩张性投资,冻结新的上市公司,把政府各部委的高级官员和雇员的工级砍掉10%。马哈默德发出的道德谴责并没有影响副手和专家班子的宏观调控措施。

  相应地,我们来看看印尼在干什么。当印尼被金融风暴袭击时,它出现了摇摆不定,一会儿宣布要砍断印尼盾同美元持钩的汇率,这个持钩汇率是使投机者非常有利可图的制度安排,尤其在危机条件下。但又过了一会儿,又宣布实行了浮动汇率,会造成印尼盾的进一步滑落,会进一步动摇投资者的信心,要重建汇率,把印尼盾同美元在新的交换比率上重新持钩。这样摇摇摆摆,在危机时刻,给市场送去一个动荡不定的信号,是进一步推动和助长同际炒作的强大动力。因为这是有可能大赚钱,也有可能有大风险的时候。政府送出大起大落的信号,国际炒家更在那儿盯着,大进大出的钱就更富有戏剧化,造成整个国家的货币信用几乎降到了0,导致了印尼的中央银行都不能开出信用证。印尼在IMF的压力下,同意停止发展大的工业计划,我们称为“印尼式的大跃进计划”。他把哈比口搞回来,目的就是印尼上航空工业,全世界航空工业只有两个中心,一个美国一个欧洲。印尼这样一个国家,平均教育水平那么低,它也要硬着头皮上航空工业。上航空工业同上方便面不一样。再一个是苏哈托的一个儿子邦的国产车计划,根本就不是国产车,除了外壳是印尼的外壳之外,里面的重要部件,都是三菱的。如果他一定要上这样的大项目,为什么?“事关民族的荣誉”,“National Glorg”,“National Prestige”,花大钱也要光彩一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都说,这些项目都是长期计划,Long term,而现在钱是Short term,依靠短期借贷支持长期发展计划,而且是不得当的,“超规模”的计划,都是要消耗几百亿美元的大计划。他一方面承诺,好,停下来。但另一方面,讲归讲,做归做。等到国际组织撤走之后,他该怎么做还怎么做。为什么?因为这些项目都是他的儿子,女婿或义子们在主持,停不了,没人能使他们停。所以,这两种危机处理方式,是印尼政府自掘坟墓的做法。印尼政府之所以不能采取比较理性的对付危机的办法,一个重要原因是招标的这些人是他的义子、儿子、女婿,苏哈托信伊斯兰教,反对计划生育,所以他有三个儿子、三个女婿,还有义子。这个庞大的家族取了印尼国民财富最低估计是350亿美元,这是印尼盾贬值80%以后的估计,在贬值之前的数字可以想象有多大,最高估计达到了1200亿美元。所以,印尼任何一个宏观调控政策出发点都不是国家利益,而是家族利益。现在人们就看哈比口上台之后,能否延续苏哈托32年统治下的政治,金融,法律等方面的路。人们现在主要的怀疑是,哈比口自己就是苏哈托用那个方式裁培大的,哈比口本人就是18家巨大公司的总裁,这18个公司又互相持股,牵上绊口,对国家的支柱产业有巨大影响。哈比口能不能比较理性地采取改革措施,是个未知数。

  上面是我引述了一下我周围的专家们对印尼的观察,下面我想就这些观察就我自己研究的问题来谈谈自己对印尼危机的感受,谈谈发展社会学,比较社会学中经常论战的一些方面。

  印尼危机之前,是英国的殖民地。独立之后,想把国家从农业经济推向工业经济,从落后国家推向先进国家,成为世界潮流,从50年代初始。从发展的研究,是以英国作为发源地的。发展研究中一个经久不败的课题,是经济发展同非规范之间的关系。非规范,英文叫作“Irregularities”。以前,我国对非规范注重更多的是在第二个层次上,我把它称为“行为不规范”,Behavioral Irregularities。不规范还有一个更高的层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丁学良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经济危机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20.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