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学良 黄有光等:中国为何“四面皆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693 次 更新时间:2012-02-06 09:55:00

进入专题: 中国外交  

丁学良 (进入专栏)   黄有光 (进入专栏)    

  

  主持人许曼:非常感谢大家光临我们深大高级研究中心。中心每年会搞一些高端的学术论坛和讲座,以前主要以讲座为主,我们今天联合深圳社会科学联合会、深圳社会科学院文化所以及深圳大学社会科学院,想尝试一种新模式,用一个讨论、辩论或者是探讨的形式,题目是“中国为何‘四面为敌’”?更合适一点应改为“中国是否‘四面皆敌’”?今天非常荣幸的请到了香港科技大学的丁学良老师、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黄有光老师和深圳社会科学院的魏甫华老师。今天,我们也非常荣幸地请到了我们的李风亮校长,他在百忙之中光临我们的论坛对我们给予特别大的支持,首先欢迎李风亮校长给我们致辞。谢谢!

  李凤亮:丁老师、黄老师,还有到场的各位老师、同学大家下午好!刚才主持人说校长特别忙,校长忙的都是学校和学生的事情,所以没有什么特别忙的。今天很高兴我们2011年高级研究中心高端学术论坛又要开幕了,可能我们在座的很多同学都参加过高级研究中心举办的系列学术活动,我们高级研究中心名副其实,因为它举办的学术活动虽然规模很小但是都比较高端,包括历次的学术讲座。今天主讲的丁学良老师是我们高级研究中心的兼职研究员,而且丁老师也是我们深圳大学新一届学术委员会所聘请的七名校外学术委员会之一,他也是我们的贵客和常客,对于我们的社会工作和常规管理工作给予了很大支持,在此表示感谢!今天到场的黄有光教授,是著名的经济学家,在澳洲研究中国问题、经济问题,非常有名。还有我们魏甫华先生,深圳社科院的,也算是我们自己人了。那么像今天这种场合高级研究中心成立已经举行了多次,包括几位诺贝尔奖的获奖者到深大的演讲,而且每次的讲题都特别的有意思,吸引了我们深大的学术粉丝来参加这样的活动。我觉得在大学里面就是应该像高级研究中心这样,倡导一种学术自由的氛围,倡导一种在学术上不断的向着高端向着真理去追求的境界。我们相信高级研究中心在加强自身的研究成果出版发表的同时,能够把深圳的学术交流活动推向一个更高的层次,应该说越办越好,我们希望它办得更好。

  另外,今天这个讲题特别有意思,我认为讲题选得非常好,但是也很敏感。大家知道我们中国是礼仪之邦,我们中国人与人相处是非常注意邻里关系的,不管是乡村、城市、个人还是国家之间的关系,但是发展到今天可能会存在像今天这个讲题所讲的“四面皆敌”,这个稍微有点夸大,或者说言过其词,但是它确实揭示了我们现在生存的国家周边的情境。过一会儿几位教授将会给我们亮出他们的剑,亮出他们在这个问题上的思考和观点,其实这也体现一种大学学术自由,大学关注和探讨国家的政治、国家战略,其本身就是大学作为国家智库应当具有的学术自觉。大家知道我们学校还有个印度研究中心,也即将是我们学校的新一批的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在这个印度研究中心成立时我们也提出了,希望它不仅是研究传统的印度文学、文化,做做比较文学、比较文化的研究,希望它更多的朝着当代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方面研究,这也是教育部给我们提出的要求,希望它是一个综合性的学术中心,能够为国家中印关系的友好,为国家的中印战略研究发挥一点作用。我觉得这也体现了我们深大文科的一个特色,就是为中央和地方政府,为社会分享我们专家学者的才智。

  刚才许曼讲今天的论坛改了一种形式,改成了沙龙,增加了辩论的色彩,我发现的确有一种华山论剑的味道。我相信几位教授一定能奉献给我们深大老师和同学们一场丰富的学术盛宴,再次感谢几位老师光临深大!

  许曼:议程程序是这样的,首先请丁老师做一个主题报告,对现在国内和国际,关于主要的一些中国现在的观点,关于中国是否存在“四面皆敌”的观点做一个介绍。接下来我们请到黄老师对丁老师的观点做一个评点,再接下来魏老师做一个评点。大家也都很熟悉丁老师了,大家都知道丁老师是香港科技大的终身教授,也是我们高级研究中心的学术委员会主席。他对中国的问题,包括政治、社会方面都非常有见解。黄老师主要是经济学,在经济学方面非常有研究,是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的院士,黄老师非常博学,他对物理、数学、中国诗词、古典文学都很有见解,魏老师是来自深圳的社科院文化研究所,下面首先欢迎丁学良老师做主题演讲,谢谢!

  

  中国为何“四周皆敌”

  

  丁学良:非常感谢深圳大学李校长,还有高级研究中心给我们提供这样一个很好的机会,讨论国内和国际最为关注的大问题,我先给大家做一个简要的汇报,我下面讲的这些观点不是我的观点,而是我参加很多的研讨会总结的观点,既包括国内也有国外的,然后我把简要的主题给大家介绍过以后,要请黄教授、魏甫华他们对我所讲的观点进行分析和评论,如果最后还有一点时间的话,我希望我把所介绍这些问题中间一个历史的背景给大家做一个回顾,历史的背景是从这里面来的,这是我从到现在为止最全面的历史史料。

  今天我们讨论我特别跟中心的负责人讲了一下尽量要多一点时间进行讨论,如果说这个讨论能够变成辩论那就更好,但是我们在座的都是君子,君子动口不动手,不要肢体碰撞而且不要扔鞋,现在扔鞋已经成为了一种模式。

  所以我先讲一下目前在国内和国际上非常关注的中国,不能代表中国军方的所有,但是至少代表中国军方中的相当一部分人的对于中国目前所处的军事的看法,这个来源当然你们可以看一看人民网,2011年11月29号上午8点的时候刚出来的,出来以后在短短时间里面关注就是63.8万人次,因为这事大家都很情绪化的。解放军一位少将叫罗援,罗援讲美国的三大错误决策将导致满盘皆输。中文措词不是很严格,但是我们大概理解大致的意思,但是导致谁的满盘皆输?这个他没有讲清楚,这个是很有意思的,我们可以做很丰富的想象,满盘皆输最后谁输?大概的意思我想很多人都知道了,美国的哪三大错误呢?第一大错是美国目前最大的敌人是恐怖主义分子而不是中国,第一大错误是把中国当作美国的最大敌人而不是把恐怖主义分子,他认为这是美国的第一大错误,而且他特别提出来,如果没有做有愧中国的事美国有什么可怕的?就说明美国心中有鬼。那么,美国的第二大错误是什么呢?他认为美国的安全战略中心,不应该是亚太地区,为什么呢?他是这样讲的,试问亚太地区哪个国家是恐怖主义,亚太地区谁能对美国构成直接的恐怖威胁?那意思就是说美国根本不应该把亚太地区当作安全战略中心,这是第二大错。这里我不太清楚亚太地区的范围怎么划界,因为按照国际上的划法也就太大了,亚太地区你想,世界上包括美国、加拿大、日本、中国、俄罗斯的远东地区、东南亚、印度也就是全世界70亿人口中间,亚太地区至少占了40亿-50亿的人口,根据罗援少将的讲话,整个大片都不应该是美国关注的重点,他认为这是美国的第二错误。美国第三错误是美国能够围堵、遏制中国吗?这点他讲的很清楚,他说不可以,他讲了在过去几十年美国对中国的围追、追堵反而围而不死,越来越强,现在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特别是美国不敢小看,换句话说中国过去几十年取得了经济外贸的发展,中国的留学生去学习,吸取了很多海归回来建设做科技金融所有的对中国综合国力的增长这些都是因为美国围堵出来的结果,所以这是美国的第三大错误,意思说美国如果继续围堵的话,中国变得更加强大,这个我就疑惑了,如果不围堵就强大不起来?也就是说欢迎你围堵,如果不围堵的话就完了,在国际上这个评论有很多的翻译,我看了很多国家在翻译他的说法。

  第二个就是中国的外交界,不是说中国外交界的整体至少是相当一部分,说美国、日本、印度马上要举行重要的三边会议讨论区域的问题,中国的外交教授苏浩教授,在采访的时候说,这次三方会谈显然是针对中国,为什么呢?从美国角度看,他要建立一个符合美国利益的亚洲架构,特别是要防范中国的崛起,给亚太地区由美国主导的构成冲击,为此要进行防范的讨论,所以美、日、印三方的讨论议题潜在的把中国作为明显的对象。苏浩说中国作为防范对象会很不高兴,会有明显的关注。

  然后是中国的媒体界,中国的媒体是很多的,媒体也很有名,在座多少人可能天天看,《环球时报》2011年12月12号的社评《希拉里的挑拨很失风度》,讲的是什么呢?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前往缅甸访问的时候,其实我查了一下不是在缅甸说的,而是在韩国说的,在韩国一个很大的国际会议上面讲的,《环球时报》的评论认为希拉里的那场讲话是在挑拨中国跟缅甸的关系,而且在挑拨很多跟中国经济贸易密切发展第三世界国家发展之间的关系。《环球时报》评论认为希拉里这个讲话代表了美国政治精英的心胸狭小、算计。还用了一个成语叫小肚鸡肠。如果再迈一步的话,我估计下一个成语就出来了,叫做妇人之见。这个出来就很麻烦了,希拉里刚好是一位妇女。对于中国和周边国家的关系,我发现很有趣,跟我刚才所引用的国内的军界的著名评论员罗援以及外交界的苏浩,观点相当接近的,但不是完全一致的,在国际上能够找到,而且现在很有趣的找到跟他们观点一致的是日本的右翼,不是左派,这方面我很相信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叫做两极相通,就是最极左或者是最极右的。这个意义上非常接近,日本右翼的媒体这是中文对他的定论,《产经新闻》2011年12月5日发表文章认为,美国对中国的冲突很大,所谓和平是两场战争的空隙,近日围绕东海主权的问题,中日方面摩擦了一系列的矛盾,过去很有可能加快速度,因为美国和日本有安全协议,所以日本的《产经新闻》就强调,美国和日本是同盟国,中日发生冲突,美国将会支援。

  

  中国为何“四周皆敌”

  

  丁学良:第三就牵涉到黄教授做研究的地方澳大利亚,澳大利亚从2009年起,中国已经是澳大利亚最大合作伙伴,双方达到了1051亿美元,虽然有这些密切的经贸关系,美国总统奥巴马和澳大利亚的女总理茱莉亚.吉拉德不久前就美军在澳大利亚北部建立一个基地,达成了一致意见,美国将会派出2500名海军作战人员并且派军用飞机。我方对此作出了抗议,认为这是在搞军事冷战。下面一个是南海的冲突,东盟本来是很松散的,现在却显示出来日益强化的危机感,越南、菲律宾等国是在南海问题上反应最为激烈的,激烈到什么程度?我这里看到的是英文,不知道其他中国媒体怎么说,中国的《环球时报》说,那些在南海问题上跟中国有争端的这些国家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意思就是说你再这么干的话,你们在心理上、精神上要做好准备,隆隆的炮声就要响起来了。这个在西方反应非常强烈,现在全世界都在关注大炮什么时候响起来。很有趣的在什么地方?我发现日本右翼对中国周边形势的观点,在美国也找到了跟它观点相当一致的,但是在美国的却是新左派,所以说国际上的问题非常复杂,你要划界很难划。最近,在2011年11月底12月初,美国两名非常有名的新左派评论员,说华盛顿,就是美国政府对中国的包围遏制政策现在加快了步伐,体现在刚才我描述的一些东西,而且体现在美国要把同菲律宾之间长达60年的军事方面的互助的条约要提升,而这种提升毫无疑问就是为了针对中国。另外一位美国新左派的评论员发表了评论,中国的威胁观再上升,讲的就是我刚才描述的这些现象,这些现象中间特别讲到了美国现在试图把一系列小的麻烦一个一个地解决,像伊拉克、阿富汗也能够解决,把这些小的问题解决之后,目的就是腾出手来来对付一个叫做跟美国差不多是旗鼓相当的一个对手,这个对手就是中国。这个是美国的新左派的看法,但是很有趣的是我以前在卡内基和平基金会做高级研究员时的一位同事,他原来是兰德公司的,后来到了卡内基和平基金会,他专门做中美安全关系的,他新书前天刚出来,他的题目是《美国的挑战如何同一个崛起的中国在2014交火?》。因为这本书出来之前他已经做过很多类似的报告,包括在中国、日本、澳大利亚、韩国都做过类似的报告,这本书出来以后,进行了多次讨论。他这个人跟其他人不一样,我跟他同事三年,参加过若干次讨论,你吃不准他是哪个派的,别的人你一下就能分清是哪个派,新左派、右派、围堵派、和平派、好战派,他这个人就很奇怪,我跟他那么多年我也不知道,他的书的内容也是很丰富的,我念两段,他说“一方面中国在亚洲势力影响不断的增长,而另一方面美国在亚太地区一直扮演着海上安全保护的角色,所以这方面在地区的冲突会日益的冲突。”换句话就是对海上的维稳,海上的维稳大队,所以这两者很容易发生冲突,这个局势以外虽然美中之间有那么多的交往,但是他们价值体系和行为标准这些差别太大,他们这个问题要是解决不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丁学良 的专栏 进入 黄有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国外交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9692.html

2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