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学良:“你敢写中文”?

——英语学术界的研究产品发表制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349 次 更新时间:2004-09-09 00:34:56

进入专题: 中文  

丁学良 (进入专栏)  

  

  20世纪末倒数第二个月上旬的某天中午,我收拾起电脑台面上的英文资料,在大书桌上摊开中文稿纸,满脸灿烂地走出我的办公室,对隔壁的同仁朱经济学博士宣告:

  "从今天起的六个月里,我不再写英文论文了。"

  "那你干吗?"

  "整理中文手稿,出一本承诺已经很久的集子。"

  "你敢写中文?"他的眼珠几乎要从名牌超薄塑胶镜片后弹过来。"你竟敢写中文?"

  我点点头。

  

  "Publish or Perish"的隐义

  

  所有到西方学术界去走过一遭的中国人都知道那儿沿习已久的一句俗话:"Publish or Perish"(可译作"不出版就完蛋")。意思是:没有足够的文章书籍发表出版,你的学术生涯就断难维持下去。但这里的发表出版并不是指任何类型的作品。首先,对发表的语言有限制。你要想自己的作品取得"学术成果"的预审资格,最合适的是英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日文等等,只有在这些国家内才被认可,而英文则是各国学术界的通用语。即使是西方列强之一的法国,虽然历来以"文化艺术大国"自诩,过去很多年里政府拨巨款资助世界各地以法语为媒介的出版传播项目,并规定本国学者在国际学术会议上作报告,应该选择用法语发言。但法国最近几年来,也不得不默认英文的世界霸主地位,转而鼓励本国学者每年用英文发表一些研究成果,以便在更广泛的范围里被世人所知悉1 。

  

  对于一个在西方学术界就职的中国人(这里的"中国人"不包括在西方出生或自幼长大的华裔)来说,英文作为国际学术界通用语的独尊地位意味着什么呢?它意味着:你必须在一组于你极不利的条件的综合制约下,与数目庞大的来自各国的同行们进行持续不断的竞争。

  

  让我来对这一浓缩的陈述作简要的释义?quot;一组极不利的条件"包括:

  

  第一、你必须用非母语来表达专业性的思想和意义,这类专业性的内容之精确的书面表达,与日常生活内容的表达完全不是在意识和语言技巧的同一水平面上。即使当我们是在用母语撰写学术论文和书籍时,都会时常为表达不清楚意思而困扰,更何况是在用外语!当我们用母语来参与学术论战时,都会常常因"语言武器"(即"辩才")之不够锋利而吃亏,更何况是用外语!

  

  第二、你必须选择那些西方(以盎格鲁撒克逊族裔为主)的听众感兴趣的问题进行探索和阐发。这些问题或许是你本人不甚感兴趣的,或者你关切的角度大不一样。与此同时,你本人最关切的问题被迫搁置一旁。如果你?quot;听众意识"(the sense of audience)不敏锐,你争取研究资源和发表研究成果的机会都将大大缩减。

  

  第三、你参与竞争的"大圈子"不是由来自一个国家或文化的、而是由来自多个国家和文化的人所构成。他们不仅人数众多,而且其中高手云集3 。在这样一组不利条件的综合制约下,一个在西方学术界工作的中国人与同行们竞争,在大部分时候,真可谓是"避其所长,扬其所短"。或者有如民谚所说,是"李逵落水斗张顺"─ ─"黑旋风"的两把板斧使不上,"浪里白条"的水中绝技却大显神威。

  

  "就业市场"和"观念市场"的连锁

  

  上述境况,就是置身于西方学术界"就业市场"(the job market)里的中国人所承受的压力。在这只无形而有力的大手之下,大部分的中国学者很少有时间和精力撰写严肃和系统的学术论文或著作(游记、随笔、杂文、书评、日记、情书另当别论)。

  

  也许有人会说:"为什么你们不一石两鸟、一物两用呢?先写成英文或中文发表,然后再译成另外一种语言发表,国内国外两不误?"

  

  这种"内需和外贸兼顾"的策略,我和一些朋友也曾经认真地尝试过,但很快就发现颇难坚持下去。最核心的困难在于:英文听众(即读者)们所需要的信息,与中文听众们所需要的,大相径庭。因为双方市场上信息产品短缺的情况大不一样,为一个市场制作的产品(论文和专著),很难(甚至不可能)适合另一个市场的需求。简言之,你是向西方人介绍中国的情况呢,还是向中国人介绍西方的情况4 ?基于不同的工作环境,你便面对着不同的"观念市场"(the market for ideas)的压力。

  

  因为就业市场和观念市场的这种连锁制约,对于在西方学术界工作的中国人来说,用中文著述,就往往可望而不可及了!那种情境,有如你开车上了一条高速公路的快车道。前后左右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双手驾驶车(亦即没有语言的限制),而你是独臂驾驶(因为语言的限制)。稍不留神,就会被别人超车挤出快车道,你还敢一边开车,一边煲手提电话?你不要命了?

  

  这便是为什么同仁朱博士听说我要用中文写书稿,脱口而出:"你敢写中文?……你竟敢写中文??"惊讶兼关切兼困惑兼告诫之情,溢于言表。

  

  这就是"制度"!

  

  在英语学术世界招聘和升迁专业人员的过程中,候选人的中文论著一般不被视作正宗的学术成果来计量,这种政策具有多重原因。国内读者比较容易想到的,或许是政治因素和文化歧视这两者。这两重因素确是存在。但据笔者多年的观察,它们不是全部的根源。比如,在某些与政治无涉的人文和社会科学学科里,中文的出版物也不被看重,可见政治见解并不至关重要。极少数的中文学术刊物(详见后文),在西方学术界则颇受尊重,可见文化歧视也并不是横扫一切的。比政治因素和文化歧视更基本的原因,据笔者观察,乃是中文学术出版界(刊物和书籍均包括在内)缺乏一套专业的、隐名的外部人审稿制度(Anonymous outside referring )。所谓"专业的"是指:评稿人不能是行政主管或财界大亨(即使他们是同学术部门有关联的机构的首脑),而必须是对稿件(论文稿或书稿)的主题素有研究的学者。在知识爆炸式增长、专业化日趋细密的当今时代,若非是某一领域里耕耘已久的专家,很难对别人的研究成果之优劣作出合适的评判。

  

  所谓"隐名的"是指:被审稿件的作者的名字和评稿人的名字均不告知对方(一如选举中的"无记名"投票制度),以期保证评稿人"只对文稿不对人",不要把个人的亲仇恩怨感情带进评审之中,能直言文稿的优劣。同时也能保证被审稿件的作者在日后难以报复对他(她)的作品严厉批评过的评稿人。

  

  所谓"外部人"是指:评稿人不应该限于编辑部的成员,更不应该是稿件作者本单位的同事。越是与作者无个人关系的,越适合作评稿人。

  

  "专业"、"隐名"和"外部"是这一审稿制度的三大核心要素。不同的学科领域,同一学科领域里的不同出版物,同一出版物在不同的主编任职期间,在具体实施的细节上或会有差异,但这三个核心要素却是基石。下面我先以国际学术刊物中颇受尊重的一家为蓝本,再综合相似的几家刊物的经验,来作一示范介绍,看看"专业的、隐名的外部人审稿制度"在实际中如何运作。详细介绍过学术刊物的程序后,笔者还会约略介绍学术出版社的审稿制度 。为方便起见,以下简称所介绍的刊物为"A型刊物"。

  

  A型刊物的编辑部是如何构成的?

  

  与我们国内很多的学术刊物不同,A型刊物的主编不是终身的职业编辑(即国内归属于"助理编辑-编辑-副编审-编审"的职称系统的专业人员),而是大学教授或研究所资深研究人员,几位"协主编"(Co-Editors)也是一样。他们都是学术界研究成果卓著的成名学者,在研究分支上相关联但不重叠,形成互补关系。他们作编辑工作期间并不是全职的,而是教学、研究、编辑并行。同时,会有一至数位全职的编辑人员(即职业编辑)担任编辑部的管理(Managing Editor)和操作人员(Editorial Staff)。他们的职责是:在主编和协主编对稿件作出学术决定之后,把这些决定付诸实行,包括与作者联络、统一文章格式、润色文字、发行业务、广告业务、版权业务,等等。

  

  A型刊物编辑部的这种组成的合理之处是很明显的:对稿件的处理首先是一个针对其主题内容的专业判断,惟有该领域的专门研究人员才具有判断力。须知,主编和协主编均是兼职,而且任期有限,使他们不致于和学科研究的前沿脱节。把编辑工作理解为仅仅是处理稿件的技术操作(文字处理等等),是狭隘地和过低地看低了学术界的编辑!

  

  在国内,我们经常听到学术刊物的编辑们抱怨:"一天到晚忙着看稿编稿,没有时间读书,知识更新跟不上,对很多来稿中的专业问题吃不准……"云云。这说明我们国内的学术体制对 "编辑"的定位不对,没有把对学术稿件的编辑工作看作就是学术研究的基本环节之一,只把编辑们看作"杂家"(样样都知道一点,样样都不精通)。学术编辑们中的一部分(即最重要的那部分)必须是专家,是学科前沿的探索者。而且,你不能让编辑们老是作"蜡烛"──"点燃自己照亮别人"。不让他们持续地和定期地加油,内功再丰沛的人也会很快耗尽枯干的。

  

  对来稿制定的规矩

  

  为了确保审稿程序的"隐名",A型刊物对来稿制定的规矩细致严密。每篇稿件的作者需要同时寄来几份复印本;除了一份稿件在首页附有作者的姓名、单位、地址以外(本份留在编辑部内作存根),其他几份一律不准附带此类信息。有些投稿者很精明:你不让"明带",我就"暗带"。比如,有些作者通过在文章的引文和注释中频繁提及自己的著作或观点的办法,来暗示自己是谁,寄希望于未来的评稿人里有自己的师生、同学或密友,会"高抬贵手,多多美言"。针对这种暗示技巧,A型刊物编辑部就告诉投稿人:尽量不要在文章中"自我引证"。万不得已要引用自己的著述或观点时,必须用第三人称,否则将稿件立即退还给投稿者,不予进一步处理。

  

  任何制度的建立和发展,都是在"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互动过程中实现的。"你有政策,我有对策"是社会现实的持续状态。一个规矩(政策)在制定时,对出台后遭遇"反规矩" (对策)的预期越低,该规矩(政策)的实际效能就会越低。

  

  对学术稿件的另一项重要规定是:若作者在文稿中利用了成套的经验数据或资料(如统计数据库、问卷调查、观察记录),作者必须准备提供它的完整的原始形态,以接受评稿人或任何读者的检验。如果由于特别的限制(如法律方面的)而不宜公开资料条件,作者必须在来稿时注明,并作出充分的解释。

  

  这种规矩非常重要,因为当代社会科学的研究日益向自然科学看齐。在自然科学中,任何发现性的成果,都必须基于科学试验和观察。时不时地,也有些自然科学家声称有?quot;新的发现",造成轰动效应。别的科学家把他们的经验数据拿来一检验,发现不可能产生他们声称的那种结果。原因或是声称者在试验过程中不够仔细精确,搞错了某一环节,或是声称者伪造数据以夸大成果、欺骗公众。而要证实或证伪这一切,惟有检验原始数据和资料或据此而重新设计实验(计算)过程。

  

  反观我们周围的中文学术论文和专著,引用数据和资料时,相当普遍地冠以"据有关部门调查……"、"据匡算……"、"据权威人士透露……",但不注明详细的出处。读到这类基于"来无踪、去无影"的数据资料之上的分析和结论,你怎能把它们当作严肃的学术研究7 ?

  

  评稿程序

  

  A型刊物编辑部收到稿件后,由主编和协主编中间的某一位先浏览一遍,看看该稿件是否有明显的技术性错误或违反稿件体例规格的问题(包括前边论及的"身份暗示")。这位编辑必须是:第一,在研究方向上与该稿件主题相近(符合"内行"的原则);第二,不可以是与稿件作者在同一大学或研究所供职(符合"亲近者回避"的原则)。如果没有明显的、重大的技术性缺陷或体例性问题,编辑部就会把稿件寄给外部评稿人。评稿人当然也必须符合"内行"和"亲近者回?quot;的标准。一篇稿件通常会请两位评稿人审阅,审阅后给出评语和处理意见。五种可能的处理方式有:"接受发表,无需作修改";"原则上接受发表,但需要作一些小的修改补充";"原则上可以发表,但必须作出重大修改";"先作出如此这般的重大修改,然后再考虑重新审阅,看看是否够格发表";"没有修改重写的必要,拒绝发表"。

  

  如果两位外部评稿人的建议一致,刊物主编或协主编作决定时就比较容易了。如果两位评稿人的建议不一致,编辑部极有可能把该稿件再寄给第三位外部评稿人审阅。对于需要作出重大修改的文稿,会有第二轮乃至第三轮的外部审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丁学良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文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107.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