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兴隆:再问洪道德教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75 次 更新时间:2015-05-07 23:03:20

进入专题: 聂树斌案   证据   听证   死刑  

邱兴隆 (进入专栏)  

   【原编者按】邱兴隆教授的再问是继昨天发布的八问的补充完善,是自然地延伸,在时间上比洪教授的回应要早一些,不是针对洪教授的回应而做的回应。而本文后半部分洪教授的回应则是针对邱教授昨天的八问提出来的。特此说明,欢迎大家转载,让我们看看两位法学教授之间的理性争论如何展开。

  

   再问洪道德教授

   还是应该做如下说明:

   第一,我对聂树斌案的关注与我废止死刑的立场无关;

   第二,我与聂虽曾是狱友,但没有同过仓,他不在我身边走过的96个死囚之列,尽管他是与我同窗难友苏辉峰一道被毙的;

   第三,我对河北法院不但没有成见,而且心存感激,尽管当年他们迫于陈为高的压力而错判过我,但同样是他们顶住他的压力而终审改判我无罪;

   第四,无论是作为律师还是作为法学老师,我从不就未决案件在媒体发声,这次发声是到了‘’有屁不放,憋烂心脏‘’的程度了;所以,前八问与这里的再问,仅关学术,无关个人感情与偏见。说的玄一点,仅仅为了作为法律人心中那份挥之难去的信仰的神圣,以及作为普通人对脆弱的生命所应有的那份起码的尊重。

   道德先生,您说,申诉方承担不起刑讯逼供的举证责任。我很认同。因为不像赵作海等人,聂树斌不会再说话。但是,将聂树斌监视居住在派出所的黑屋子里,任意审讯,还将其在这里的四天的按你假定的无罪辩解予以隐匿,是不是足以令任何理智正常的人怀疑有刑讯逼供的可能?在不能排除合理怀疑的情况下,法院是不是应以不能排除刑讯逼供的可能性为由,排除聂的口供?

   你也许还记得刘涌案吧!二审改判死缓的主要理由就是不能排除刑讯逼供的可能性,不采信刘的有罪供述,而再审改判死刑的理由也就是证人翻证,排除了刑讯逼供的可能性。你实在要证据,那你先把聂树斌给我找回来,让他与你一样接受法院的听证,再问他:何人,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对他刑讯逼供的吧!你无法找他回来吧?那你凭什么让申诉方回答只有作为死人的聂树斌才可以回答的问题?

   退一步说,是否刑讯逼供的唯一知情人只有原来的侦查人员了,隐匿证据已有徇私枉法或者滥用职权之嫌疑,你为什么不建议纪委或者检察机关对他们立案调查,顺便查查他们是不是刑讯逼供了?当然我不会,你也不需建议,对侦查人员也让其与对聂一样关在黑屋子里审查直到其承认刑讯逼供为止,更不要隐匿他们作出的任何否认刑讯逼供的辩解。

   道德先生,难道你又忘了?边沁先生早在两百多年前主张废止死刑的重要理据之一就是死刑断毁证据来源,因为死人不会说话!道德先生,你说,原来你不知案情,但参加听证后,你才明白为什么河北法院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因为你看到了河北代表对聂树斌与王书金作案可能性的对比分析,让你内心确信了是聂而不是王奸杀的康某。但悲催啊!

   道德先生,我不得不说,你被河北代表牵着鼻子走了!无罪推定不是非此即彼的选择,这个道理你作为方家肯定比我懂。证据不足以证明是王书金杀人,这是河北法院早已做好的铺垫,但证明不了是王就等于证明的了是聂吗?是的,对比分析显示,聂杀人的可能性大于王,但这只是可能性!定案需要的是确然性,而不是可能性!对比分析的结果说服了你,但架空不了无罪推定,更说服不了我!在我看来,现有证据既不足以证明是王也不足以证明是聂作案,才是真正符合无罪推定之本义的实事求是的结论。

  

   再问洪道德教授(续)

   道德先生,既然是听证专家,你肯定听到了河北代表关于王书金说出了现场的钥匙而聂树斌没有提到该物证的解释。他们说,那是因为王生活在距现场不到100米的地方,可能看到了这串钥匙,而聂可能是作案惊慌,没有注意到这串钥匙。你肯定认为这种说明合情合理,所以才令你信服。就此,我想说的是:

   第一,这样的说明,作为排罪理由而适用于王案是可以的,但是作为入罪的理由而适用于聂案是可笑的!因为这里用的是可能,而不是就是!排罪只需可能的怀疑,入罪必须确然的判断!两个可能就说服了你,道德先生,看来你作为刑诉法教授与我作为刑法教师,在对无罪推定的理解上有点势不两立!

   第二,王生活在现场100米之内,他可能看到了钥匙!他是带了望远镜还是有特异功能啊?如此荒唐的‘’可能‘’,你也信?

   第三,王是人,聂也是人,王因为生活在100米之遥而可能看到了钥匙,聂是零距离接触,只记得埋衣服,而可能没有看到钥匙!如此违背常识常理常情的解释,你还信?我只能说,我尊重你相信的权利,但不相信你相信的能力!

   道德先生,我不知道你是否亲手办理过案件,尤其是人命关天的案件?如果没有,我这里有不只一个案件是侦查人员先带犯罪嫌疑人到现场看了,告诉他怎么说,然后再辨认现场与做的辨认笔录!这也许可以让你重新考虑一下你关于聂的供述与现场发现一致的结论!

   道德先生,最后,我还不得不提请你注意这样一个历史事实,伏尔泰因为发动数百人历时三年让法国政府平反了被错杀得卡拉斯案而名垂青史,贺卫方也因矢志不移地为包括聂树斌在内的弱者的权利呐喊而必将名垂青史!你我学人,该如何作为才无愧于时代与良心?

  

   再再问洪道德教授

   老觉得问完了,又总觉得没问完,道德兄,请许可我再再再问你几个问题吗?

   第一,你凭什么让山东法院接受你的建议做你说的鉴定?就因为你是教授,你把法官当你学生,给他们布置家庭作业?就因为你是主流媒体发言人,就这样建议?你的话语来自你是老师还是听证专家或者是你作为官方认可得砖家?所以,你有话语霸权?

   第二,当权利与权力打架一比一的时候,你该做什么?

   第三,道德兄,你能不能说说,我国那样多人都以血与泪为法治做出了贡献,但你付出了什么?好!到此为止,洪道德先生,我提请您注意:宁可错放1000,不可错判更不可错杀一个!

   对不起,道德兄弟!我们是法律人,我们是兄弟!但我们尿不到一壶!

  

进入 邱兴隆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聂树斌案   证据   听证   死刑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7573.html
文章来源:微信公号“法学学术前沿”

2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