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兴隆:死刑的程序之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7 次 更新时间:2016-08-27 23:56:25

进入专题: 死刑  

邱兴隆 (进入专栏)  

   任何废除死刑的主张的背后,必然蕴涵着对死刑的正当性的怀疑乃至否定。而对死刑的正当程序的诉求,则无疑以假定死刑正当为前提。因此,以一位坚定的死刑废止论者的身份,疾呼给死刑以正当程序,委实是一种无奈的选择。然而,从功利的角度来说,既然无奈于国家的杀人,那么,如果能有效地遏制国家错杀与滥杀人,也不失为一种现实的选择。


一、死刑为什么要有正当程序

  

   所谓死刑的正当程序,简言之,就是国家以司法的形式杀人的必要手续。质言之,就是为了最大限度地防止国家以死刑的名义错杀与滥杀人而设置与实施的种种必要的程序。

   死刑的正当程序的必要性首先寓于作为死刑剥夺对象的生命的重要性之中。从自然意义上言之,生命是人活着的标识,是人从事一切活动的前提。从社会意义上来说,生命则是人的一切权利的载体。生命对于人的这种头等重要性,决定了生命是人至高无上的价值——假如不是厌倦了生命,我们不会自杀;假如没有充分而正当的理由,我们不会允许任何人杀人,我们更不会容忍任何人基于任何理由与原因而错杀与滥杀人,当然也不会容忍国家以死刑错杀与滥杀人。

   死刑的正当程序的必要性其次寓于人的生命的不可扭转性之中。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这就决定了生命具有一旦失去即不复拥有的不可逆转性。正由于在公平的上帝面前,人人都只平等地享有一次生命,我们才对生命倍加诊视——在认真对待自身的生命的同时,也认真对待他人的生命。生命的不可逆转性决定了错杀与滥杀的不可补救性。这便迫使我们在不得不杀人的同时,也不得不竭尽一切可能地避免错杀与滥杀人,当然也迫使我们要求国家在适用死刑的过程中采取一切可以采取的措施避免错杀与滥杀。

   死刑的正当程序的必要性最终寓于错杀与滥杀的难以避免性之中。死刑对人的生命的剥夺必须借助司法的形式。司法活动归根到底是人的活动。而人的活动必定既受人的意识与意志等主观因素的影响,又受人的认识与意志能力等客观因素的制约。受主观因素的影响,人的活动难免出现有意识的偏离,而受客观因素的制约,人的活动也难免出现无意识的错误。因此,只要是人的活动,错误便在所难免。自此,才有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之说。作为人的活动的死刑司法,自难例外。而死刑司法的错误,意味着错杀与滥杀无辜。这样一来,说错杀与滥杀无辜是死刑的不可避免的伴生物,并非危言耸听。

   生命之于人的至高无上的价值以及生命的不可逆转性,决定了死刑的错杀与滥杀的代价是巨大的。就被错杀与滥杀者而言,错杀与滥杀意味着无辜的生命被国家没有理由地剥夺,就活着的人来说,错杀与滥杀意味着任何无辜的生命均有被国家无理剥夺的危险,而就国家而言,错杀与滥杀所带来的必然是人民对死刑乃至国家的正当性的怀疑,甚或使死刑乃至国家丧失民心,从而危及死刑乃至国家的生存基础。因此,就人民而言,即使承认死刑的正当性,也必然产生以正当程序避免死刑的错杀与滥杀的要求,而就国家而言,如果要让死刑的正当性不受怀疑,也必须通过正当程序来避免死刑的错杀与滥杀。

  

二、什么是死刑的正当程序

  

   以上分析表明,凡是为避免错杀与滥杀所必要的程序,都是死刑的正当程序。然而,什么样的程序以及哪些程序,是避免错杀与滥杀所必要的?对此,至少可以从如下维度来考察:

  

   (一)死刑的正当程序必须满足司法的普通规则

   死刑的实施既然是一种司法活动,其便必须首先遵循司法的普通规则。这些普通规则,既包括通常所谓的刑事诉讼的基本原则,如:无罪推定、公开审判、一事不再理等等,也包括制约每一诉讼环节的所有具体规则与规定,如:排除非法证据、孤证不能定案、排除合理怀疑等。

   之所以死刑司法必须首先满足司法的普通规则,是因为诸如此类的规则是刑事司法得以正确实施的保障。如果说,在非死刑司法中,对这些规则的违背所可能造成的还只是刑及无辜的后果,那么,在死刑司法中,违背这些规则所可能导致的则是错杀与滥杀无辜的严重后果。因此,如果有关刑事司法的普通规则不能在立法上得到体认,在司法实践中得不到严格的贯彻,那么,所谓死刑的正当程序也就无从谈起。正是如此,联合国经济与社会理事会《保证面临死刑者的权利的保障措施》才以第(4)项明文规定,只有当被指靠的罪行是以排他的与另人信服的证据为根据时,始可判处死刑,从而强调普通证据规则之于死刑司法的制约。

  

   (二)死刑的正当程序应当是一种特殊程序

   满足司法的普通规则,虽然是死刑的正当程序的起码要求,但又不是其全部或惟一要求。除此之外,死刑的正当程序还必须有某些特殊要求。因为如前所述的生命的特殊性,决定了对生命必须有特殊的保护,遏制死刑的错杀与滥杀,也必须有大于防止普通错判的力度。在一定意义上说,正是死刑程序的不同于非死刑程序的特殊性赋予了死刑程序以正当性。通观国外流行的立法例与相关国际人权文件的规定,死刑程序不同于非死刑程序的特殊性表现在诸多方面,其中,最能张显与突现死刑程序的正当性者,主要有如下三方面:

   1、特殊的审理程序

   对死刑案件实施较之普通案件更为严格的审理程序,是死刑的正当程序的特殊性的最明显的体现。具体表现在死刑案件的上诉的强制性与自动性。

   在非死刑案件的审理中,上诉程序的发动以被告人的意志为转移,只有被告人自愿提出上诉,才可启动上诉审程序。而在死刑案件的审理中,上诉程序的发动则不取决于被告人的意志,即无论被告人上诉与否,都无一例外地进入上诉程序。联合国经济与社会理事会《保证面临死刑者的权利的保障措施》第(6)项关于“任何被判处死刑的人均有权向拥有更高审判权的法院上诉,并应采取步骤确保这些上诉全部成为强制性的”规定,以及该理事会1989/64号决议进一步提议就所有死罪案件提供强制性的上诉或复核,正是通过对死刑案件在上诉审方面的不同于非死刑案件的要求,而体现了死刑案件在审判程序上的特殊性。

   2、特殊的执行程序

   在非死刑案件中,终审判决的宣告与生效是同步的,在判决的生效与执行之间,不存在额外的程序。然而,在死刑案件中,则并非如此。相对于非死刑案件,死刑案件在判决生效后、执行前,至少存在如下两方面的特殊的执行程序:

   其一,为避免死刑判决的执行而加设救济程序。在死刑判决生效后,避免死刑实际执行的程序主要有赦免或者减刑。联合国经济与社会理事会《保证面临死刑者的权利的保障措施》第(7)项规定的“任何被判死刑的人均有权寻求赦免或者减刑”,实际上赋予了被终审宣判死刑的人以请求变通死刑的权利,因而把旨在赦免或减轻死刑的救济程序作为了避免错杀与滥杀与减少死刑的执行的必经程序。

   其二,为确保救济程序的贯彻而延缓生效的死刑判决的执行。避免死刑的实际执行的程序,无论是赦免还是减刑,都以对被判决死刑者暂不执行死刑为前提,因此,只要确立了赦免或者减轻程序,便必然衍生出为请求与批准赦免或者减轻死刑所必需的延缓死刑执行的程序。联合国经济与社会理事会《保证面临死刑者的权利的保障措施》第(8)条规定的在“与赦免或判决的减轻有关的其他程序未决时,不得执行死刑”,便是把延缓执行死刑判决的执行视为死刑司法的不可或缺的执行程序。

   3、特殊的律师帮助

   获得律师帮助,是每一个陷于刑事诉讼之中的犯罪嫌疑人与被告人所固有的权利。然而,在非死刑案件中,受经济能力等的局限,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往往无力获得有效的律师帮助。这种经济上的无能,往往构成放弃律师帮助权的原因,而国家也不必承担给弃权的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提供律师帮助的义务。与此不同,在死刑案件中,在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无力实现律师帮助的情况下,国家为免因律师帮助的缺失而导致错杀与滥杀,必须承担给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提供充分的律师帮助的义务。因此,不因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的无能而丧失有效的律师帮助,是死刑司法不同于非死刑司法的又一明显特征。这在联合国经济与社会理事会《保证面临死刑者的权利的保障措施》第(5)项以及该理事会1989年/64号决议的有关规定中得到了再明显不过的体现。前者规定,“任何被怀疑或被控告犯了可适用死刑之罪的人都有权在诉讼的每一阶段取得充分的法律帮助”,后者则进一步要求“在诉讼的每一阶段提供高于在非死刑案件中所提供的保护的充分的律师帮助”。

  

   (三)死刑的正当程序是一种烦琐而代价高昂的程序

   死刑程序还必然带有烦琐复杂、持续的时间长以及代价高昂的特点。

   首先,正由于死刑程序既要满足普通的司法规则,因而包含了全部非死刑程序,又构成一种特殊的程序,因而具有非死刑程序所不具有的其他额外的程序。相应地,死刑程序的烦琐与复杂程度远远大于非死刑程序。

   其次,烦琐与复杂的程序,必然带来整个死刑案件处理过程的迟缓。因为在这里,姑且不说司法人员基于对错杀与滥杀的本能的担心而可能存在的慎重与犹豫等主观因素所导致的司法迟缓,仅就死刑司法本身必经非死刑司法所不具有的众多额外程序而言,其所耗费的时间也远多于非死刑司法:非死刑案件可能因被告人不上诉而在一审结束后告终,而死刑案件则因上诉的强制性与自动性而必然在一审后继续启动二审程序;非死刑案件自判决生效即自然转入执行,而死刑案件则可能因赦免与减刑程序的启动而无法执行。如此等等,都使死刑司法的运行必须以远多于非死刑司法的时间投入为前提。

   最后,司法程序的运行,以巨大的人、财、物的投入为前提。而无论是人力还是财力抑或是物力的消耗,都与司法程序的难易程度及其持续的时间成正比。死刑程序既然远比非死刑程序烦琐与复杂,而且,又远比非死刑程序持续的时间长,其对资源的消耗自然也远大于非死刑程序。因此,相对于非死刑程序,死刑的正当程序的贯彻,必然以巨大的经济代价的付出为前提。

  

三、中国的死刑程序正当吗

  

   随着程序正义越来越受到关注,也随着人权观念的日益觉醒,当然,更随着与中国的死刑适用量大而存在的较大的错杀与滥杀的危险的存在与浮现,中国的死刑程序成为法律界乃至社会大众反思与考问的对象。比照死刑的正当程序的要求,中国的死刑程序的不正当性昭然若揭。扼要说明如下:

  

   (一)未能满足司法的普通规则

   前文已述,正当的死刑程序必须首先满足司法的普通规则。然而,中国的现行死刑程序从设计到运行,均与普通司法规则相去甚远。主要表现如下:

   1、公开审判原则没有得到切实贯彻

公开审判是刑事审判的一条基本原则。中国现行刑事诉讼法虽然对这一原则予以了确认,(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邱兴隆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死刑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刑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1109.html
文章来源:法学学术前沿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