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之野:失去阳光的画中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03 次 更新时间:2016-02-17 20:53:44

进入专题: 小说  

羽之野 (进入专栏)  

  

   当赤裸裸站定在采光充足的大厅和比这采光更充足的、如万炮齐鸣般的几十双明亮眼睛的前面,心——反倒一下煞定了——咝咝有声的。这样,就把我刚才进门之前和坐在屏风后面脱衣服时的那一阵阵凝缩身心的羞愧与尴尬、抖散整个心身的惊悚与紊乱,似乎都一下变得可笑了。大厅里静悄悄。这偌大的厅堂里满是人、人头、眼睛。可这里也显得无比空旷辽远,我像站在沙漠里;除了炭笔在纸上“喳喳”响,还能隐隐听到隔挺远的那边球场上飘来的几丝喧闹,再可能就是我自己能感觉到的怦怦心跳了……一切都那么陌生,那么遥远,那么无助,一切都好像止息了凝固了,而且好像都是为我而凝固的。

   ——我,像一只“哗”的一声蹿出水面的白鳍豚,被定格在水面上了。

   下面是灼目的光波,不,那不是阳光,是烁动着心灵的目光——对我来说那每道目光都是一根针芒啊。我又像一个刺猬,浑身被这样的针芒包裹着。这些目光在干什么?寻索`什么?欲求什么?“他”们何以这般凝注?而我又是为“他”们做着什么?我似乎知道,又蛮懵懂。这些目光出自一些面目清秀但又带点病白、专心致志得近于空冥、跟我年龄相仿的美术系的学子们;他们在用心灵用眼睛默默地但又是深情地阅读着我——读我的脸、我的眼睛、读我的手、脚,读我的胸、腹,读我的乳房、臀,还可能更多读我的大腿和那地方……我想,你们能读懂我吗?能读懂多少?我在你们的目光里到底算什么?我还是原来那个很漂亮的、蛮有风度的、让许多男生着迷的女孩儿嘛?是啊,我算什么?我再次询问自己。是的是的,我如此一丝不挂一览无余地展示我青春的裸体,如此的让这么多人,甚至让世界——整个天地,览阅我自己,是为什么?值得吗?古话说“女为悦己者容”。眼下的我,可谓是为悦己者们“容”了。可我的青春、我的生命、我的身体仅该如此吗?仅此?我问自己,我答不出,我不知道,我胸中像拥塞着一些灰碴,沉重而硬楞的、没滋味;这跟我已轻松了的身体形成迥然反照。我觉得有点冷。

   记得上小学时,我总不愿意用橡皮擦掉写错了的字,一写错就撕下一页纸来重写,结果,很快就把几个作业本都撕光了,后来让爸妈好骂了一顿……是啊,我这人总喜欢那些干干净净的东西,有一点污渍心里都不舒坦……可今天,我浑身上下倒真的干干净净了。

   ……

   是的,我心底的紊乱是站在那铺着红地毯的讲台上后,好长一段时间才真正平静下来的。而平静好长时间后,我才发现,大厅另一端,学子们的背后——靠窗子那边还有一双眼睛,在向我发出有别于我眼前的光亮——那是一种注目但绝不空洞的目光,在凝望着我的。那眼睛在诉说着什么,我感觉到的;我觉得那目光才是真正在读我,那目光才有可能读懂我;那目光是热烈的深邃的,像在招唤着什么……可我,却读不懂他,读不太懂,只有两句我读懂了——那就是爱意和鼓励;像在说:亲爱的别怕,有我在这,别怕。

   ——这就是带我来这的梵朗老师,我人生的剋星,也是我生命中的第一颗亮星。

  

  

   认识梵朗是在一个傍晚。大桥那边的江面上,西天把一片滴血的晚霞掬捧在那里。那晚霞恰似我心情。江面上黯然的波光里羼杂着一些谲异的亮色,有点让人心痛。这当儿,我正用一种可能已是很狂野的腔调,叫喊着让童华离开,说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他。他也被我逼急,脸色泛青,眉眼都有点变形了。他颤抖地抬起那从没对我做过恶事的手,指着我鼻尖,嘴好一会才吐出一句绝情的又带贬意的粗话;接着愤然而去,再没回头。

   望着童华气得有些歪斜的匆匆背影,我并不留恋,但我深知——不该这般的伤他。可我又能怎么办呢?有这么个老同乡老同学总像跟屁虫样的贴随在身边,我来这座城市的目的什么时候才能达到……而我这目的又是那么的急促迫切,那么的谲秘阴暗,那么的不可告人……可就在我带着一半轻松一半黯然的无奈,从龟山上走下来,一声呼唤从身后传来——我本能地停住脚,但我并不想转过身,因为我最初的神经先验在刹那间,还以为是童华返回来纠缠。但感觉系让我立即敏察到这声音是陌生的,有一股莫名的吸引力,我茫然地转过脸……过后想来,我整个人生,就是在这转脸的瞬间被改变了。

   后来,我曾无数次想过:那天,当我听到那一声呼唤后,是转过脸来好呐?还是干脆误以为是可恼的童华一下就跑掉好呢?这真真是我一生都解不开的一个“结”呀。

   是的,那天当我扭过脸时,我一下子愣住了——这是谁?他怎么像我无数次梦想过的、驾着金车飞马的阿波罗一样,突然就降临到我身边。这,这是真的吗?我默自惊恐地问自己……是啊,人——真是奇怪,童华追我3年多,又是知根知底的熟人,可我对他除了有一点点同情心,对他从没有过几许好感。可就在这抬眼的瞬间,面对这样一位陌生的、但却是体貌潇洒的中年人,我怎么竟能一下子心动了呐?而且,而且毫无防范戒备之心的,从惊喜心跳到贴近聆听,再随他并肩漫步,不久竟然就爱上他了,觉得他就是我冥冥中要寻找的那个人,他就是我的白马王子,他就是我生命的信靠、爱情的归宿。

   ——这人就是梵老师,大画家梵朗,是我人生的亮星,也是我生命的剋星。

  

  

   梵朗说我不仅长得美,而且让人疼惜,让人从心底里疼爱。他说这话时,眼睛总能闪出一种深邃而奇异的光,那目光只有成熟的大知识型的男性才可能拥有。不知怎么?我在接触到这一目光最初时刻,就十分向往“他”接受“他”适应“他”——“他”就是我整个天地,是我的人生、是我的未来。是的,我不是像人家说的,钻进谁的套儿了?

   他说,不是每个美女身上都能外化出的一种感觉一种情愫,来让人从心底疼爱的。他说:我半生描摩过不少模特,中国的、外国的、各种肤色的,我总是远远地审读她们,把她们的肉体是当“圣物”、作心灵膜拜的——用线条和色彩跟“她们”交谈,但从没产生过凡心和欲念……可对你……他这样剖白,又用了不少我似懂非懂的术语名词。我在他的目光和那些美妙语言的剖白中,很快就下定把一切献给他的决心,而且为我这决心、为能遇上他这样的人,我心底默默地亢奋着。当然,我也只有亢奋而已。

   是啊,除了亢奋我还能做什么?梵朗是位从国外回来不久的画家,是“武大”特聘的教授;他身上有不少奇异的东西,是我思维中没有过的,可那又好像是我幻想中很早很早就有的,是我最向往的。此后一段日子,我像被丢弃在一片五光十色的海绵碎块里。那天,当我在众目下裸立了一个多小时后,穿好衣服告别时,他留下我。他把一个存折放在我手里。我不知所措。可他动情地说:快去医院吧,把你父亲的医疗费付清……这是我一生中少见的让人发狂的日子,我整个的心身在涌动飘忽,在歌唱舞蹈,在默许祈求——既是一种深埋许久的期待,又是一股颤巍而兴奋地直面未来。当然,我又像那天上的风和云、江里的水和浪一样,没有来处也不知去处。尤其从医院走出来,我独自在街头徘徊了很久……人海茫茫,却如冷寂的荒漠;心思漫漫,自己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直到第二天下午,我才给他打去电话,用发颤的声音说:老师,您,要了我吧——

   ……

   梵朗从没对我说过“我爱你”的话;他总是说“我心疼你”。

   可这对我有什么关系?我们爱得如火如荼。他的爱是我用心灵和血肉感知的。在他面前,我心灵里的某些曾有过的骄傲苗头永远无法燃烧;在他面前,我永远只能是个怯怯的女孩儿。同时,我又倾心地愿意为他而绽放,愿意让他的每个细胞每根神经每个毛孔都充满我的爱意与柔情。这是我的所有、我的惟一呀。只是,这性爱显然不是他的长项。我们的爱,往往引桥太长,主桥太短,这让我稍许感到遗憾。因为我的肉体自从被他浇灌、自从为他绽开后,逐渐变成一张贪婪的网,总想把这惟一的定向随时随地整个地吞咽下来,永远存留在我这温馨的网里。可他,总是在无限的柔情蜜意过后说:好啦好啦,曼儿,别疯啦,快去站好,站好啦——他那话那样子,极像一位无奈的将军在说他顽皮的士兵。尔后呐,他就又开始用他的眼睛他的画笔跟我的裸体交谈起来,那么凝神、那么热情,眸子里满是自负与笑意。而我呐,能把自己变成他的一张张美妙的画儿,又是多么的令人心醉。他让我摆什么姿态我就摆什么姿态,他让我站多久我就站多久。我那点肉体之欲的遗憾又算得了什么?是啊,有多少妙曼的少女之躯能如我一样幸运。当初,为了父亲的病,我不还曾想过那屈辱的生活嘛……是的,我不愿再为他人做模特了,我愿一生一世永远为他一人做模特,为他一人而美丽而生活着,把自己的灵与肉完全融入他的画里。

   ——这该是多么美妙的人生啊,我还期盼生活给予我什么?

   多年后,当我的痛楚早在心头磨成厚趼,我的心被缠身的庶务一丝一丝剥蚀着,我心头的这颗亮星这缕光耀,也随着岁月磨损,渐次黯淡些了;当我怎么也没法从女儿和我身边所有的人眼里再找到这缕星光,我才愈加觉出“他”对我生命的珍贵。我想,那星光该还在我深深怀念的那两个人的眼睛里闪烁吧?我,也许只有到天国才能再见到他们。

  

  

   不久,我搬进了他为我买的一幢大房子里。我享用上了我曾梦想过的一切——明亮的窗、彩色的屋、温软宽大的床、洁净的厨房与卫生间、房前屋后绿草如茵的小院……身边又有我最爱的人陪伴着……是的,我完全进入了一个理想过的梦幻世界。我今生还有什么欲求呐?我,一个窘迫得几乎走投无路的小女子,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说来,即使有一天,他说,曼儿,你该走了。那时,我也会含笑地吻别他,如他所愿地离去。妈妈在世时常说一句话,该是你的就是你的,别人争不走夺不去,不该是你的到手也白搭。

   童华偶尔打电话来,他知道一些我的事;也算摆正位置、比较理解人了吧。他可是满嘴挂着“爱”的,说他惦记我,仍爱着我,等等。我自然是一听这些话,就关机。那是个旧手机,我不常开的;我不能放纵他。眼下对他,我倒正经有点关心了——如旧歌中唱的“只要你过得比我好”。在我的想像里,童华该找个像貌较好的、比我安分些的、能跟他一起忙忙碌碌生活的女孩。而我跟他,就像一个是在泥土里盘绕的蚯蚓一个是在花间飞舞的蝴蝶,是怎么也合不到一处的。诚然,每想起童华我心里总有几分说不出的苦涩,很复杂,像眼前嘤嘤嗡嗡飞过一片会蜇人的虫子,让我不敢睁眼,不愿回忆过去的事情……是的是的,我只想让心里充溢眼前的甜畅。我甜畅的心就像满盈盈的月光,无处不在,时不时就浏览着我的屋子、院子、屋里的一切。我常常在夜里无由就醒来,静听着身边那颇有的节奏感的、细丝如歌的鼾声,望着他平静得显出些老态的面孔,显出皱纹的眼角额头,以及时不时像在睡梦里被人打扰的拧眉微动……我问自己,这一切都是我的吗?

   当然,生活是有“她”自己的起伏和节奏的。

   这天,梵朗说他要出去些日子,让我在家好好待着,听听音乐看看书啥的,别惦记他。我什么都没问,一副很乐意的点头乖乖的样子。是的,我不能去问,我知道自己不该去问,我怕碰这颗“火”星……我冥冥中知道,这火星一旦燃开便是巨灾,不可收拾。

不用说,我心里在流泪,我心里早有一些遥远的朦朦胧胧的想像,在逼近。但也一直有一只柔顺的小手始终抚摸着我……从早到晚,前庭、院子、书房、卧室,我走走坐坐,再坐坐走走,无事可做,连邻院那对年轻夫妻打羽毛球时的夸张的笑声,我都琢磨好几遍了。于是,我又一张一张反反复复翻看他画我的那些画。是的,能让自己在他的笔下如此光彩夺目,真的不枉活这一生啊。是的,满屋子满院子的明媚阳光,逐渐驱散了我心底的烦闷,像是在告诉我——我青春的生命和未来是足以能赢得无边的人生好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羽之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716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