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挺:鹅毛不是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61 次 更新时间:2021-09-10 12:50:52

进入专题: 小说  

劲挺  

  

   1家具的学问

  

   我们双龙街的人有学问,即使现在说话也少不了突然间冒出几个古汉语词。比如说,他们问人做什么事:做甚?把不懂叫:解不下。把室内的家具叫:家俬;把室外的农具则叫:家具。当然,也有一词多用的,一段时间,家具这个词非常晦涩,成了成年男女生殖器的带名词,以区别市井俚语。当然,也不完全是这样,假如你要问别人借农具,说成把你的家具借用一下,一定会惹骚气的。钱可以借,唯有这家具不方便借人。说以,说话的学问深了去了。这天中午,县里来的驻队干部张永利就因为不谨慎,犯了个致命的错误。

  

   张永利是个三十岁出头的好后生,原先是县长刘虎的秘书,延水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大学生,性格活泼,爱好广泛,吹拉弹唱,样样在行,小伙子要求进步,主动要求下乡锻炼,与工农结合。刘县长想成就他,把他派到了自己的老家双龙街驻队,为后生的前途打基础。张永利自己没孩子,非常喜欢小孩,经常和街里的小孩们逗着玩,有时给他们分洋糖吃,孩子们也很喜欢跟他掏鸟窝,下河耍水。这天中午,农业社社长王嘉仁的儿子王银娃来喊张永利到他家吃派饭。这段时间,驻队干部们自己不开伙,每天换一户人家吃派饭,交一斤粮票四毛钱伙食费,中午两毛,早晚各一毛。在去王家的路上,银娃说:“张叔叔,你先等我一下,我尿尿。”张永利说:“你尿我也尿,看谁尿的高?”尿完尿,张永利笑着说:“看你人不大,尿的还挺高,你长了几个鸡鸡?”

  

   “一个。”

  

   “才一个呀!你知道叔叔长了几个?”

  

   “也是一个!”

  

   “不对!”张永利那天穿了件短裤,他将尿完尿的家具让银娃看了一下,从左右裤腿里分别掏出家具让银娃检查:“几个?”

  

   “三个。”

  

   “晓得吧,叔叔有三个家具。”

  

   银娃睁大了眼:“神神,叔叔有三个牛牛?”银娃小,不会说文明话,不晓得大人们把这玩意叫作家具。

  

   张永利哈哈大笑:“不知道吧,大男人都有三个家具。”

  

   “不信,你骗我。”

  

   “不信,问你爸去。”

  

   两人一边开玩笑,一边往前走,银娃忽然想起妈妈要他买火柴的事,连忙说:“叔叔你先走,我去买火柴。”说着跑下了坡。张永利一人来到王家,王永利的妻子刘嫽已经将饭端到炕上,连忙招呼张永利吃饭:“你们当干部的也不容易,一年到头回不了几回家,嫂子给你做了两碗面,犒劳你。”

  

   张永利有些难为情,双龙街虽然在川面上,但群众的生活并不好过,许多人在吃糠咽菜,家里有二斤面,来的比杨白劳怀揣的二斤面还难。他不忍心吃这顿饭,说:“嫂子,你这就见外了,把面留给银娃,我随便吃点就行。”

  

   刘嫽说:“你吃就是了,说这么多淡话作甚?”说着,把面碗端到张永利跟前。

  

   张永利心里一阵热乎,说:“等等银娃,他买火柴去了。”

  

   “娃娃介,不用等。”

  

   说话间,银娃一头扎进窑门,他看了张永利一眼,忽然喊道:“张叔叔长了三个牛牛!”

  

   张永利大囧,脸色变成了酱猪肝,没想到小家伙这个时候降了他一军,他浑身像爬满了蚂蚁,不敢看刘嫽困惑的眼神,放下饭碗说:“你们吃,我还有个急事要办。”像做了贼一样逃离王家。张永利立刻想到,这回把人丢大了,万一这事再让银娃说出去,一定会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刘县长曾经提醒过他,干部不可以不注意小节,而自己恰恰在这个小问题上跌了跟头。

  

   他慌不择路,好像背后有狼撵,从坡上跑下来,一头扎进玉米林,顾不得玉米叶子锋利的细锯齿叶割伤胳膊,腿脚,穿过玉米地,跑到老爷庙底的一个石崖下,撩河水洗满脸的羞愧,躺在一棵杜梨树下,谋划着如何应对这场危机。

  

   隔着河,他听到了银娃的哭声,一定是刘嫽在打银娃。这事不怪银娃,全部的责任都在他。玩笑开过了头,好在,王嘉仁不在家,否则,将更难堪。就算你伶牙俐齿,就算你能说会道,也解释不清这个事情,人们会说,一个从县里来的干部,和尚未开蒙的小童开这种玩笑,一定是有目的的,要把人家娃娃往坏里带!他嘴里含了一个草节,像牛一样地不停地嚼,直嚼得嘴里发苦,才一口吐了出去,心想,得找个机会给王嘉仁解释一下,实在不能得到人家的谅解,只能打马回府了。可是,回去后,又如何面对刘县长?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不管怎样,这事一定会传开的。他后悔自己太慌张,其实,当时解释一下,也可能没什么,刘嫽有文化,也不一定把这么一点小事往心里去的。只是,现在回不去了。

  

   太阳越过了树梢,张永利的肚子饿得咕咕叫。不管闯了多大的祸,也得吃饭。他站起身,拍拍衣服上的泥土,顺着河边往街里走。下街有家食堂,好歹吃点东西。这年头,当干部一月三十斤粮,四两油,半斤肉,这是城里的标准,乡下没有这个待遇,食堂里最好的食物就是用玉米面或高粱面与白面混合在一起烙的薄饼,吃时,加些青菜再用水煮一下,一份三毛五分钱。

  

   食堂里的生意不好,没人吃饭,伙夫姓任,和张永利认识,一起下过棋。任老汉问他,不是在农业社吃派饭,还来下馆子?

  

   张永利不好说什么,只推说误了饭时,来这里打个尖,将就一下,实在是饿了。任老汉捅开灶火,开始切饼,切菜,张永利拿了张报纸看了不到一分钟,门里又进来一个人。张永利见过这个人,是小学校里的仝老师,他点点头,算是跟对方打了招呼。仝老师没有理他,可能是不太熟悉吧。他也没有往心里去,继续看报。

  

   仝老师也来吃饭,没有别的选择,烩饼!

  

   本来,任老汉已经切好了饼,准备下锅炒,见又有人叫饭,心想,将两个人的一起做,省柴火,便叫张永利稍候。张永利也没有说什么话,虽然饿,但这点时间还是能等得了,接着看报。仝老师看了他一眼,冲着老任说,看你把这个地方弄成了个甚?苍蝇乱飞,叫人咋能安心吃饭?”

  

   老任赶忙道歉:“仝老师,你担待点,小地方条件差。关上门,人家以为不营业,开着门,苍蝇就飞进来了。”

  

   “事在人为。”仝老师说,“不会打点敌敌畏?”

  

   “小食堂,哪有钱买那东西,再说,那东西有毒,最好不用。”

  

   仝老师唉了一声:“真是小地方,不开化。”

  

   任老汉先给张永利盛了一碗,此后,把剩下的烩饼盛到另一只碗里,双手端着送到仝老师面前:“桌上有辣子醋,自己调。”

  

   仝老师看看自己的碗,又看了看张永利的碗,忽然说:“你们这是甚意思?”

  

   “咋啦?”任老汉和张永利吃了一惊,难道碗里有死苍蝇?

  

   “不公平!”仝老师站起来,“你们自己看看,出了一样的钱,一碗烩饼圪堆冒尖,一碗烩饼稀汤不沿。咋介,这里的事情党不管?”

  

   任老汉被吓坏了:“仝老师,你不敢胡说,我就是个伙夫,这么大的的个帽子我可戴不起。我再给你切点饼。”

  

   “不必。”仝老师冲出门口,冲着街道里为数不多的几个人喊:“大家都来看一看,有人搞特权,搞特权!”

  

   众人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跟着他回到食堂。仝老师接着说:“你们双龙人看人下菜,欺负外地人,大家评评理!”

  

   张永利怎么也没有想到,人该倒霉时,喝凉水都塞牙缝,中午为吃个饭,闹了个满脸羞,现在又有人给他个下马威,真是叫鬼缠身了。仝老师有点太过分,就这么点鸡毛蒜皮的事,犯得上上纲上线?他强压自己的怒气说:“来,咱们换一下,我还没有动筷子。”

  

   仝老师的眼镜片朝上翻了翻,两道亮光反射到对面墙上的镜框里,那是小食堂某年某月得的几张奖状。他喊着说道:“羞先人,还是先进单位。”随后,他又对着张永利说,“你装什么好人,得了便宜卖乖,小看我?”

  

   “那你说咋办?”

  

   “两碗烩饼,一碗圪堆冒尖,一碗稀汤不沿。我是不服这个理。”

  

   众人捂着嘴笑,一人说:“仝老师,你好坏也是个先生,这么点事也担不起?”

  

   “这叫甚话?”仝老师说,“难道是我无理取闹?你们不能是非不分,这种坏毛病一定要纠正。”

  

   众人看着无趣,叹着气走了。仝老师看引不起别人的注意,便埋着头吃饭。张永利要分一些烩饼给对方,但被仝老师严正拒绝了:“严重的社会不公平。这个事情没有完,我要贴大字报,在双龙街开展反对特权的大辩论!”

  

   张永利和任老汉一样目瞪口呆:“就这么点芝麻小事,值得吗?”

  

   “当然。”仝老师信誓旦旦,“我说到做到,小事情反映出大问题!”

  

   2 文化不是人

  

跟省城和县城比起来,双龙街是个小地方,但跟延水县其他街镇比起来,双龙街就是个大地方。双龙街在大青龙河和小青龙河的交汇处,原先是一个一里半方圆的小城池,有城墙,后来,街镇要拓展,慢慢将城墙拆了盖起民房,现在镇子里住了近二百户人家,一半以上是农户,少一半是市民。另外,还有小学,卫生院,邮政所,信用社,人民公社等十几个机关单位,上千人口。双龙街的名声很大,得益于它是一座历史古镇,周围留有宋代以来的好几个古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4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