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之野:【马头琴】(电视剧对白本)第二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68 次 更新时间:2016-06-16 11:35:58

进入专题: 马头琴  

羽之野 (进入专栏)  

  

   1

  

   歌舞团院内。,

   有人跟卢启光和吉玛打招呼、道辛苦、握手。

   人们看着卢与吉领着的四个孩子(其中苏亚拉还搀扶着头上裹着围巾的格曰乐)。他们肩扛着、怀抱着一些脏兮兮的行李、包袱,还有那把马头琴……

   苏亚拉和他的小伙伴们也欣然、疑惑地看着周遭的人和环境。

   大院里的人,有远有近,大多观望,大有看西洋景的感觉。

   人群中,有三位显出众者:

   映荷(女、17岁、演员、人很洋气)、鹤舞(女、17岁、演员、人很端庄)、小雅(17岁、女、演员、人蛮精灵)。

   映荷问鹤舞——这卢老师领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鹤舞——应该是新招来的学员吧。

   映荷不无尖刻地——我还以为是逃荒的难民呐。

   鹤舞——谁能跟你比?你这金陵来的大小姐,进团时那气派,就像《红楼梦》里的王熙凤出场。他们是从草原来的,是山里娃。

   映荷——他们?这副叫花子像,也来搞文艺?

   鹤不无嘲讽地——你快站远点吧,小心他们身上的羊膻味。把你给熏晕喽。

   一边的小雅嘻笑着帮腔——小心!他们个个身上都有虱子,能飞过来,咬你一身包的。

   顿时,映荷真的觉得浑身痒痒起来,连连避瘟似的后退,走了。

   鹤舞回身对映荷笑着——没那么严重吧?

   她走上前,想去帮苏伦嘎拿东西。

   小雅斜映荷一眼,没动,继续冷眼旁观。

   鹤舞一边去拿苏伦嘎肩上的行李,一边指着被搀扶着的格日乐问——她怎么啦?生病了吗?

   苏伦嘎哪顾上答鹤舞的话。他正抱着自己的东西不撒手。还用蒙语说了句什么不客气的话。

   鹤舞听不懂,又不好再跟对方挣抢行李。

   一边的吉玛用蒙语对苏伦嘎——这是大家在欢迊你们。

   苏伦嘎这才疑疑惑惑地撒开手。

  

   一直站得稍远些的穆杰(男、壮族、24岁、提琴手、来自南方某音乐学府),手里拿着一把扫把,也驻足观望着。

   他脸上有几分欣然;尤其盯住了小苏亚拉手中的马头琴。

   可他很快就沉入一种木纳的思索之中。两眼愁索地望向云空。

   云空。正有一大片云霾遮住了太阳。

   穆杰木纳的脸和眼睛。

    

   2

  

   女宿舍。昼。

   苏亚拉搀扶着格日乐,跟着手里拿着她行李的鹤舞,进了女宿舍。他茫然地在室内逡巡。

   鹤舞让格日乐躺在自己床上,转身给她端来一杯水。

   格日乐躺着,眼睛里有些欣喜。

  

   映荷从外边走进来;一眼看见苏亚拉等人都坐在自已床上,大呼小叫地扑过来,把小苏亚拉等人拉起来,又往外推他们、轰撵他们。回头,她又看见苏伦嘎的床紧挨着她的床。她不容分说就把苏伦嘎的行李卷起来,扔到门旁那张摆脸盆的空床上。

   苏伦嘎火了,上前,把映荷床上的东西一把抻到地上;把自己的行李抱来,扔在映荷的床上。

   坐在另一张床上用线鈎花边的热尼亚(女、15岁、东蒙学员;母系白俄)和站一边看热闹的小雅,几乎同时——这回,她(指映荷)可是碰上硬茬儿了。

  

   男宿舍。

   西曰夫(男、16岁、学员)夸张地学着映荷的声音和动态。

   西——啊呀呀!怎么都坐到我床上来啦?你们这些难民、野人,快出去!快都给我出去呀(跺脚)!这是我们女孩子的宿舍。你们这些裤裆里藏着炸弹的家伙,怎么都跑进来?跑进来啦呀!想干什么?(学女人叉腰动作)想干什么?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呀?

   苏亚拉、秦格乐和桑木(蒙古族、团里共青团支书、18岁)、乌力吉(蒙古族、16岁、乐队学员)几个人被西日夫逗得前仰后合。

   桑木边笑边——真有你小子的,还,还“裤裆里藏炸弹”。

   大家笑够了,秦格乐起身——是哪一个?哪一个?我去看看;看看她到底有多横?多利害?

   西曰夫说——你记住,就是那屋里最白净最漂亮的一位。

   可苏亚拉拦住秦格乐——我阿爸说过,蒙古人心里就是焼着烈火,那烟也不能从鼻子里冒出来(蒙族谚语)。

   苏把秦推了回来。

   一旁的西日夫、乌力吉看看苏亚拉,没再作声。

   桑木颇显好奇地盯视着苏亚拉。

  

   女宿舍。

   苏伦嘎像一头黄毛母狮子站在床上,瞪着映荷。

   格曰乐挣扎起来,让苏伦嘎下来。她又从地上收拾起映荷的一些东西。她苦脑地自言自语——怎么能这样?这样?

   映荷倒嫌她脏,推开格日乐的手,自己把东西拾掇起来,放到了热尼亚的床上。

   热尼亚却对映荷的举动不满——怎么?要占我的床啊?你们家不是有钱嘛,让你爸妈在这院里給你盖别墅好喽,你一个人住?

   映荷——哼。我在南方家里就是一个人住的。我,我是被骗到这鬼地方来的!

   热尼亚——天天说有人骗你来的;谁騙你,你找谁去!

   映荷又要发作。有人敲门。

  

   卢启光和吉玛,还有巴雅尔团长(男、34岁、温和敦厚)和刘伟书记(男、36岁、原某军区文工团教导员)一起走进来。

   他们见苏伦嘎怒气冲冲的样子,刘书记玩笑地——几个姑娘家,怎么这么浓的火药味呀?

   吉玛用蒙语让苏伦嘎下来,。

   苏伦嘎跳下床,指着映荷说着什么,。

   映荷虽然听不懂,知道是在告她的状,哭了。

   小雅忙说——好啦。别哭了。我和你換床。

   巴团长平静地用略显生硬的汉语说——我们青城歌舞团,是为內蒙古人民服务的。蒙汉要亲如一家。你们虽然年龄小,不管是新来的,还是早来些日子的学员,都必须首先懂得这个道理……

   刘书记对苏伦嘎——你们刚来的,是吧?先熟悉一下环境;有什么问题找带你们来的老师、找我们来解决。

   苏伦嘎听不太懂,仍瞪着眼。

   吉玛又用蒙语解释给她。苏态度转好。

   开着的门外边,出现一些观望的脸。

  

   领导走后。室内。

   映荷对小雅天真地——好。我们换床吧。

   小雅笑了——我是怕你在领导面前不好收埸,才那么说的;你还当真了。

   映荷又跟小雅吵起来——你,你这是"两面派"。

   小雅——“两面派”又怎样?我还"千面派""万面派"呐。孙悟空能七十二变。那是本事。

   热尼亚在一边笑。

   [画面从小雅脸上波动着,淡出]

  

   3

  

   歌舞团食堂。昼。

   穆杰领着苏亚拉等七八个新学员,走进食堂。他很耐心地先讲给新学员如何用钱换饭票,再指指那边的打饭窗口,继续讲着。

       苏亚拉礼貌地——老师,您辛苦。

       穆杰很感欣慰地朝他点头笑笑,却没多说什么。

       苏伦嘎在一边说苏亚拉——你“文明”得好快呀。

       秦格乐在一边听着琢磨着,苏伦嘎的话。

  

       打饭窗口前。

   苏亚拉等望着那窗口里的大笼上的莜面,以为是家乡的荞面,很显兴致的,指着要那莜面。

   苏伦嘎和秦格乐故意挤到映荷前面去。

   映荷骂——没一点教养的野蛮人。

   鹤舞领着格日乐排在后面。

  

   餐桌上。

   苏亚拉看着碗里莜面,尝一口,觉得不对味;但见别人都在吃,就嚥了下去。

   苏悄声对秦格乐——这是啥吃食?

   秦——他们管这叫“油面”,我吃了几口,挺好吃的。

   苏——我看不如阿妈做的荞面砣砣好,又香又耐饥……不过,这羊汤蛮好喝,就是给的太少了。那戴白帽子的师傅,太小气。

   他大口地吃开了。

   秦悄声——你还没见新鲜的。刚才我见(指远处的一张桌)有几个老师在吃一盘“虫子”,真恶心!可他们还吃得挺香。

   苏——真的?!

   苏探头看看,放下碗,走近些。

   见几位老师果然正吃着一盘“炸河虾”。他疑疑惑惑地站着。

   这时,正巧穆杰走过来,苏拉住穆杰,悄声地——穆老师,他们怎么……怎么能吃那些虫子呢?

   穆笑笑,耐心地——那不是虫子,是一种水中生长的食物;营养价值很高的。你们也可以尝一尝。

   苏和秦一脸慌悚地摇头。

   那些红红的虾仿佛飞起来扑着他们的脸上来。

  

   4

  

   女宿舍。夜。

   大家都睡了。只有映荷没处睡。她气哼哼地,悄声骂——无赖无赖,都是无赖……后来,竟坐在椅子上打起盹了。

   鹤舞躺在自己的床上,侧望着映荷,摇摇头。后来,她起身走过来;悄声示意映荷;跟她換一下床。

   映荷握着鹤舞的手,感激地望着她。

   另一床上的小雅也没睡,静静地观察着,嘴角有不屑的笑意,嘟哝着——就你心好。假仁假义。

   鹤舞佯作没听见。

  

室外。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羽之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马头琴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020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