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之野:【马头琴】(电视剧对白本)第三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38 次 更新时间:2016-07-06 12:42:37

进入专题: 马头琴  

羽之野 (进入专栏)  

  

  

   [字幕]

     谨以此剧献给——曾为内蒙古艺术献身的贾作光、斯琴高娃、齐宝力高等艺术家们。

  

   1

  

   琴房。冬月傍晚。

   窗外,单薄的夕阳已接近远山的山尖。

   苏亚拉在认真练琴。画面是他的侧影。他在反复练习一段技巧十分微妙,且优美的乐句。

  

   隔壁琴房。

   隔壁琴房一个新学员多多(约14岁)正把小提琴放到盒子里。尔后,多多穿外衣、系围巾、戴帽子,提着琴盒出屋。

  

   走廊里。

   只飘着苏亚拉的马头琴声。

   那位显稚气的汉族小学员多多,在苏的门前停住,敲门喊——苏哥,今天是周六,你怎么还不回家呀?快别练啦。赶快回家去,让你老爸老妈给你做点好吃的……

   门里不应。多多推开门,探进头去——苏哥。

   苏亚拉不情愿地扭回头,问——你有什么事吗?

   多多笑着露出两颗小虎牙——苏哥。你忘了?今天是周六。周六。还不快回家……饱餐一顿啊。

   苏亚拉早转回身去,背对着多多——我家不在城里。

   多多惑疑地眨眨眼,吐一下舌头,退出。

   空荡的走廊,乃至整座楼,整个歌舞团大院里(从室内到室外拉镜头),继续飘着苏的马头琴声。(镜头继续拉起)整座烟雾缭绕的城市,也沉浸在这琴声里。

   远处,夕阳彻底沉入西山。满城灯火。

   [苏的画外音]:我家不在这里。你让我到哪里饱餐呀?

   (镜头又从远景转成近景)没有几点灯光的黑沉沉空荡荡的歌舞团大院大楼里,那马头琴声仍在悠扬地飘。

  

   2

  

   男宿舍。深夜。

   苏亚拉睡得正香。

   楼下。走廊里。

   挂着“服装室”牌子的屋门玻璃里面火光闪闪。浓烟一股一股从门的四框边缝不断涌出。

   稍许。有人喊——着火啦!着火啦!

   紧接着,楼里的灯又忽然灭了。

   黑暗中,慌乱嘈杂声更响。

   人们还喊着——一定是保险吹啦!快去接上!

   整幢大楼虽无灯光,却有多束手电筒的光柱胡乱晃动着,伴随着众人咳嗽声、喊叫声。沸腾起来里的人,开始冲到楼下救火。

  

   3

  

   刘书记家。深夜。

     小雅在急敲门。

     小雅——李大姐!刘书记!快快!服装室里着火啦!

   刘忙乱地“哎”“哎”地回答着。

   屋里开了灯。看着也愣在床上的老婆,刘厉声——怎么回事?!

     李大姐,猛悟——哎呀!一定是我忘拔插头!忘拔电熨斗插头啦!(她忙乱地下床,光着下半身子、赤着脚,胡乱地找衣服;连连哭伤着说)今天下午烫衣服时停电了……我,我就忘了拔插头啦。

   刘——你,你个没用的东西!还不快起来!赶紧去给开门,得救火呀……

   刘家又一侧屋里。

   传来孩子的哭声和刘大妈的嘟哝之声。

   大妈——怎么啦?

  

   夜晚的楼道里。

   楼里人继续慌乱地灭火。

   那服装室的门,早被人弄开。人们出出进进地泼水救火。这时,楼里的灯又亮了,人们继续慌乱着用盆端水、灭火。

   这时,刘书记赶到了。

   火势,已惭被扑灭。

   刘书记一面忙着救火;一面观注着前后救火的人的面孔。他一眼看见秦格乐和苏伦嗄都在救火,欣慰地点点头,并拍拍秦和苏的肩。

   刘——好好,要表扬你们、表扬你们。

   刘猛悟——唉?怎么没见苏亚拉?

   秦正端着盆水——他练琴练到很晚才回来。我没叫醒他。

   刘顿时拧眉,满脸怒气。可这时,他老婆(李姐)手举着钥匙急忙赶来;他恶狠狠看老婆一眼——都是你干的好事!

   火渐息,烟不减。人们渐渐散去。

   刘一反往日严肃情态,连连说——同志们辛苦啦,辛苦啦;快回去洗把脸——抓紧时间休息,抓紧时间休息啊。

   刘与李走进狼籍的服装室,看着被火烧残的一些戏服,心痛,急忙去灭残火。

   刘愤愤地对李——这是要赔偿!赔偿!要受处分的?!(话狠;声音却不高)……先写份检查,交给老巴,这事,得让人家处理。

   李一面哭着一面打开角落里一个柜子——(转喜)幸亏最值钱的一箱,没烧着。(又嘟哝着)又写检查,我们赔就是了。

   刘——不行!检查态度还得很诚恳很诚恳的。你写好了要亲自交给老巴……他这个人还是厚道的,不会抓住不放;但我们,也要让人家、让团里上下,说得过去,才行。

   李——你们俩平级,你说说不就得了。

   刘——糊涂!你是我老婆。又是我托战友的关系,才把你调进团里的,这么个轻闲的单位……可你给出了这么大的事。这是打马虎眼就能糊弄过得去的吗?!

   李一面擦熨衣台上的水,一面嘟哝——自打认识你,我就学会个“写检查”“写检查”;检查来检查去,还不是没逃过你的手心,掉进你的屁包里了,成你老婆了……现在还让我写检查。这回,我就不写啦;要写你替我写。

   刘一听,无奈地摇摇头。

   忽然,他想起什么?脸上怒气顿生,冲出门。

   刘穿过走廊,穿过那些正在打水洗脸的人们。

   他猛地推开一扇门,拉开灯(那灯绳被他一下拉断)见苏亚拉正侧着身呼呼大睡着。

     刘一把拽起苏亚拉——为什么不起来?!不去救火?!

     苏亚拉懵懂地——什么火,火呀?我没对你发火呀?

     刘——你、你一天只知道拉琴。不关心集体。不爱护公物。只顾走白专道路!你现在到楼里看看!大家伙都在做什么?!

     苏亚拉嘟哝着——火又不是我点的。为什么跟我过不去?

   刘气极——你,你说什么?!从明天起,你就给我扫厕所去,跟右派份子穆杰一起打扫厕所,打扫全楼全院卫生!至少一星期!

   [音响效果]滑稽地“呜哇”了一声。

  

   4

  

     女宿舍。昼。近中午。

   小雅进屋神秘且兴奋地对大家——你们快来看,快来看。我们团里分配来一个戏剧学院毕业的大学生,可带劲儿了。

   她忙不迭地先趴到窗户上。

   大家也都聚到窗前,一齐向外看。

  

   楼下。

   只见巴团长陪着一位年轻男子边走边说着什么。

   这时,卢启光从一边走来。

   巴忙介绍——这是我团主管业务的卢副团长。这位,就是毛大奇同志。

   卢上前握手——欢迎欢迎。已经知道您要来的……

   巴与毛走进食堂。

   小雅几个人拿着饭盒,一陣风地跑了出去。

  

   食堂里。

   鹤舞边吃饭边翻着一本书。

   小雅走过来——秀才。快看。来了个大学生。

   鹤舞抬头。她看过去。

   见巴团长正跟一个陌生人说话。

   小雅问映荷——怎么样?

   映荷——算个美男吧。

   小雅来夺鹤舞的书——书呆子。别看了。快评价一下。

   鹤舞——男不论貌而论才。

   那大学生见这边桌上的女孩们对他指指划划,便走了过来。

   小雅几个倒显窘迫起来,纷纷向后躲闪。

   只有鹤舞仍留在原位。

  

   饭桌上。

   那人伸手向低头看书的鹤舞——认识一下。毛大奇。新来的。

   鹤舞站起伸手向对方——你好!林鹤舞。

   巴雅尔团长也走过来,介绍——这是我们舞蹈队的小秀才。毎天除了练功、吃饭,就埋在书堆里。

   毛大奇——你看的是什么书?

   鹤——托尔斯泰的《复活》。

   毛——看过《沙士比亚戏剧集》吗?

   鹤点头——只读过他的四大悲剧和四大喜剧。

   毛——那,湯显祖的戏剧看过没有?

   鹤又点头——我只喜欢他的《牡丹亭》。

   不远处的小雅几个,羡慕地观望着。

   毛——那《红楼梦》你一定看过啦。

   鹤——十二岁就看过。

   毛——十二岁就能读《红楼梦》;不简单啊。

   鹤笑了——是小人书。

   毛——那也蛮好的。你还读过什么书?

   鹤说着。

   一旁,小雅几个羡慕的眼睛,开始向凑近。

   毛对一直站在一边巴雅尔——巴团长。太好了!没想到您的团队里有如此丰厚的文化底子。将来,我的课就好讲了。

   巴团长略显欣然,脸上见光彩。

   他同毛大奇走开,又回头向鹤舞伸出姆指。

  

   女宿舍。昼。

鹤舞她们回到宿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羽之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马头琴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058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