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飞:公民司法知情权要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7 次 更新时间:2015-12-23 21:00:22

进入专题: 司法知情权  

高一飞 (进入专栏)  

  

   内容摘要:各国公民司法知情权的立法渊源包括信息公开法、程序性法律规范、电子政务法、司法判例,各国根据自己的国情选择适用其中一种或者多种。公民司法知情权的范围包括:审判案件信息公开、审判政务信息公开、法官成员信息公开。公民司法知情权的实现方式因知情权主体不同而不同。公民司法知情权的救济机制包括美国的上诉与提起宪法诉讼模式,英国、德国的向信息专员投诉与向信息法院起诉模式,日本、俄罗斯的向上级法院申诉或上诉模式,瑞典、韩国和我国台湾地区的行政诉讼模式。我国应当在保留当事人上诉的方式之外,增加行政诉讼救济方式。

  

   关键词:司法知情权 公开范围 实现方式 救济机制

  

   公民的司法知情权首先来源于公开审判的权利。《欧洲人权公约》第6条第1款规定:“一般情况下,法院听审应该公开进行。”《美洲人权公约》第8条第5款规定:“除非为了保护司法利益的需要,刑事诉讼应当公开进行。”此外,法院作为国家机关,人民有权知道他们的情况,知道他们的工作人员是怎么工作的。公民的司法知情权包括两类主体:被告人和社会公众。公开审判一方面是被告人个人的权利,另一方面也体现了公众的权利,公众对司法享有知情权。有时这两者是相互冲突的,如公众旁听刑事审判会导致被告人的名誉受到一定的影响。从这个角度讲,审判公开的权利并没有完全体现被告人的利益。即使当事人自己无需该权利或愿意放弃该权利,审判仍然要公开进行。也正因为如此,有学者认为,审判公开的权利是一种混合性权利,公共利益甚至几乎超出了被告人的利益。[1]下面将就公民司法知情权的主要问题,即司法知情权的法律渊源、范围、实现方式及救济机制进行研究。

  

一、公民司法知情权的立法渊源

  

   由于法系之间的法律传统以及法律的表现形式不尽相同,进而产生了对公民知情权的不同种类的立法模式。纵观英美法系和大陆法系各主要国家公民知情权的立法,主要有以下四种立法渊源:

  

   (一)信息公开法

  

   用信息公开法这一立法形式来调整公民知情权的主要有英国、俄罗斯以及台湾地区等。这些国家和地区为规范政府、法院等国家机关在公权力运行中的信息公开活动,制定了专门的信息公开法,来保障公民的知情权。由于每个国家的国情和司法公开制度不尽相同,虽都有专门的信息公开法,但其规制主体和对象却大相径庭,也并不是所有国家的信息公开法都适用于法院。比如,加拿大的《获取信息法》,原则上就不适用于法院。[2]我们在此讨论的通过专门的信息公开立法的情况仅针对那些公开主体包括法院,或者公开内容包括司法信息的国家和地区。

  

   在英国,适用于英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地区的《信息自由法》于2000年由议会通过,2005年1月1日正式开始实施。法院也是该法的信息公开主体。英国最高院还为此制定了《最高法院信息公开方案》,对最高法院信息公开的范围和信息查询途径等进行了具体的规定。[3]

  

   在俄罗斯,为进一步满足公民司法领域的知情权,在《俄罗斯信息公开法》实施7个月后,世界上首部关于法院信息公开的专门、统一的立法——《俄罗斯法院信息公开法》,于2010年7月1日开始实施。该法对俄罗斯法院信息公开的主体、范围、方式、救济途径等进行了全方位的规定。[4]

  

   在我国台湾地区, 2005年12月6日制定、2005年12月28日公布实施的《政府信息公开法》构成了法院信息公开的直接依据。该法第4条规定:“本法所称政府机关,指中央、地方各级机关及其设立之实(试)验、研究、文教、医疗及特种基金管理等机构。”由此看来,这是一部适用于广义上政府的任何分支的法律,自然包括法院。

  

   (二)程序性法律规范

  

   有些国家,虽然没有专门的信息公开法,但并不影响法院的信息公开,也不影响公民司法知情权的实现,原因是这些国家的刑事诉讼法或者民事诉讼法等程序法律规范都明确规定了审判公开的原则,也有很多关于审判公开的规定。采用这种立法模式的主要有法国、德国、日本等大陆法系国家。当然也不能否认英美法系国家的立法也存在类似规定。

  

   法国的司法公开主要是指审判公开,包括庭审宣判公开、辩论公开、旁听公开等。如,关于辩论公开,法国《刑事诉讼法》第306条规定:“辩论应当公开进行。但公开对社会秩序或者道德风俗存有危险的除外。”以此明确了辩论不公开的例外情况。关于群众旁听庭审的例外,法典规定:“如果追诉的是对强奸罪和伴有性侵犯的酷刑和野蛮折磨罪,而受害当事人或者其中之一要求秘密审理时,应当禁止旁听;在其他情况下,如果受害当事人或者其中之一并不反对秘密审理,也可以禁止旁听。禁止旁听的决定适用于可能出现的有关第306条规定的争议事项裁决的宣示。对案件的实质判决,任何时候都应当公开宣布。”上述辩论公开和旁听公开都规定了例外情况,而根据第306条“法庭应当作出裁决,当庭宣布”这一规定,对于所有刑事法庭做出的裁判都应当当庭宣布。

  

   由此看来,法国采用的是将司法公开的原则、内容和例外规定在刑事诉讼法典中的立法模式,其主要涉及的公开内容都与刑事法庭审判程序直接相关联,自然就归入到了《刑事诉讼法》这一程序法当中。

  

   德国1975年《法院组织法》第169条规定了审判程序公开制度,同时,也规定了“间接的公开”,即采用言词或者书面形式对审判程序的报道,[5]形成了法院司法信息公开的基本原则和公开审理制度。当然,这种对庭审程序的报道并非是无限制的,审判公开原则也存在着一定程度上的例外情况。比如,德国《法院组织法》169条明确指出:“公开审判的范围受制于审判法院的空间许可的范围。”因此,公开的程度要受到审判法庭的空间限制。另外,根据《法院组织法》的规定,为保护被告人隐私或者出于对公众利益的考虑,在特殊情况下可以不公开审理。

  

   德国《法院组织法》作为规制法院这一司法机关组织职能的程序性法律规范,将司法公开的内容囊括在内,给法院信息公开活动提供了法律依据,形成了以一般性程序法律明确司法机关公开义务的立法模式。

  

   日本吸取了明治宪法时代因非公开审判所带来的教训,充分重视被告人的公开审判权,在宪法上直接规定了法院的公开审判原则。[6]日本《宪法》第82条第2款规定:“法院的审讯及判决在公开的法庭上进行”,将公开审判权直接作为一项宪法性权利。

  

   日本《刑事诉讼法》则进一步明确了公开审判这一原则。该法第337条第3款规定:“违反有关公开审理的规定,是绝对的上诉理由。”表明了公开审理的重要性,但同时该法也指出此种公开是有限度的。在日本,法官认为审理可能有害公共秩序和社会良俗时,也可以不公开审理(宪法第82条正文及但书;法院法第70条)。同时,在日本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法院保有的司法行政文书公开的处理规则》中,也对法院司法行政文书的公开进行了细致的规定,包括公开的原则、范围、信息公开的受理部门、申请手续、申诉情形等。

  

   至此,日本形成了以《刑事诉讼法》为主体,《法院保有的司法行政文书公开的处理规则》、《法院法》以及《法院旁听规则》等法律法规为补充的司法公开立法模式。

  

   (三)电子政务法

  

   在一些英美法系国家和地区的司法公开实践中,特别注重政府电子政务和信息化网络建设。因此,很多国家为了推动政府或法院信息公开的电子化,先后制定了指导电子政务建设的电子政务法。

  

   2002年,美国颁布了《电子政务法案》(E-Government Act),该法案同样适用于联邦法院。该法第205条主要明确了法院信息化网站建设所应当符合的要求,包括拥有独立的法院网站;确保裁判文书与涉案其他文件、信息的关联性;在线提供法院电子文档的服务费用问题;对于那些超过上线时限的法院的处理等。

  

   同时2008年美国司法委员会也通过了最新的《司法会议关于开放案件电子档案的私人查阅与公开的决定》,用于规定和限制司法电子档案系统。具体来说,就是明确了电子档案系统向公众公开的内容和例外,使公民查阅司法机关电子档案更加便捷,从而拓宽了司法领域公民知情权的实现途径。

  

   香港虽然没有明确且直接的涉及实现公民司法知情权的立法,但其于2009年7月发布的《通过政府网站发布信息指南》可以作为规范司法机构网站信息公开的重要依据。该指南对政府网站管理、信息更新、展示等事项作出了规定。[7]

  

   (四)司法判例

  

   就司法领域公民知情权的立法渊源来说,英美法系国家的司法判例就成为了司法信息公开的重要补充。

  

   这里主要以英国和美国为例进行论述,如美国在《全球新闻报》诉高级法院(Globe Newspaper Co. v. Superior Count)一案中也言明公众获取信息的重要性和公开信息的必要性。但同时《理查蒙德报》案和《全球新闻报》案也都承认,第一修正案的信息获知权不是一项绝对的权利,而是一项“有资格的”或是“假设的”权利,在有足够的迹象表明有强制性的需要时,关闭程序是可能的,[8]从而更加丰富和完善了法院信息公开的内容。在英国,较近的、被广泛引用的案例是1979年的AG v. Leveller Magazine案[9]。在此案中,对于“为什么司法公开很重要”这一问题,大法官表明了自己的看法,他说:“作为一般规则,英国的司法系统的确要求司法必须公开。”同样,英国也有判例指出了司法公开的例外情形,比如在R v. Lewes Prison(Governor) ex p Doyle一案中[10],地区法院就认为,对所有的例外情况进行列举是不可能的,在特定情况下法院都有权拒绝公众参与听审。[11]又如,在2010年1月27日《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诉穆罕默德·艾哈迈德·贾巴尔(Guardian News and Media Ltd. v. Mohammed Jabar Ahmed )[12]一案中,英国最高法院撤销了涉及该案恐怖犯罪嫌疑人的“姓名保密令”,认为犯罪嫌疑人的姓名应当公开。

  

   以上形式,各国根据自己的国情选择适用其中一种或者多种。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高一飞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司法知情权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民商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548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