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承学:评点之兴

——文学评点的形成和南宋的诗文评点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18 次 更新时间:2016-06-29 22:10:18

进入专题: 文学评点   南宋  

吴承学 (进入专栏)  

   评点是中国古代文学批评一种特殊的形式,近年来这种形式已备受研究者的重视。然他们的眼光多集中于明清的小说评点,对于评点形式的源流尚缺乏比较完整系统的认识。鉴于此,本文重点讨论评点方式的形成和早期诗文评点的主要著作,以期对研究文学评点历史的工作起些抛砖引玉的作用。

  一

   由于文献之不足,我们很难准确地判断评点产生的时代。袁枚《小仓山房文集•凡例》说:“古人文无圈点,方望溪先生以为有之则筋节处易于省览。按唐人刘守愚《文冢铭》云‘有朱墨围者’,疑即圈点之滥觞。”他怀疑圈点滥觞于唐代,其实,作为一种方式,其萌芽应是很早就产生的。

   文学评点形式是在多种学术因素的作用之下形成的。这主要有古代的经学、训诂句读之学、诗文选本注本、诗话等形式的综合影响。古代经学有注、疏、解、笺、章句、章指等等方式。如章句,汉代常用分章析句的方式,对经书的意义文句文字进行辨析。如《毛诗注疏》在每篇诗之后,都有分多少章,每章几句的说明。又如章指,即对经书章节主旨的阐说。汉赵歧注《孟子》最早采用此方式,于各章之末,每每概括其大旨。西汉以后,有经学家把传注附于经文下。最初,传注附录于整部经文后,两者不相掺合。后来传注分别被附在各篇、章之后,经传合而为一。以后,又句句相附,传注一律放在相应的各句之后,如郑玄的《毛诗笺》、《礼记注》。这种附注于经的阐释方式,的确便于读者的阅读理解。经注相连,为了避免相混,经用大字,注用小字,并把注文改为双行,夹注于经下。文学评点中的总评、评注、行批、眉批、夹批等方式,是在经学的评注格式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至于评点的符号,则是在古代读书句读标志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起来的。句读与评点当然分属语法与鉴赏两个不同的系统,但两者关系相当密切,当句读方式由语法意义扩大至鉴赏意义时,文学性质的圈点也就产生了。事实上,古人的评点标志往往是兼具语法意义和鉴赏意义的。古人很重视句读功夫,并使用一些特殊的标志来作为阅读的符号。(许慎《说文》五篇上“、”部:“‘、’,有所绝止,而识之也。”据黄侃说,“、”是表示句读的符号。(见《文心雕龙札记》)又如《说文》十二篇下段玉裁注:“钩识者,用钩表识其处也。褚先生补《滑稽传》:‘东方朔上书,凡用三千奏牍。人主从上方读之,止,辄乙其处,二月乃尽。’此非‘甲乙’字,乃正钩字也”。“钩勒”也就是读书的标志。段玉裁认为“今人读书有所钩勒即此。”唐代天台沙门湛然第一个在理论上解释了“句读”,他在《法华文句记》里说:“凡经文语绝之处谓之句,语未绝而点之以便诵咏,谓之读。”他对于句、读二者清晰的区别,正说明了句读标志在唐代人阅读活动中的普遍使用。

   我国大量出土的历代文献,也给我们研究古代句读标志提供了可靠和有说服力的材料。如在山西侯马晋国遗址出土的春秋晚期的侯马盟书、河南信阳长台关发掘的战国楚墓中的竹简、湖北云梦县睡虎地发掘的秦墓竹简、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书、山东临沂银雀山竹简、甘肃武威发现的汉简《仪礼》……这些都是春秋、战国、汉代时期我国书面语言的真实记录。从这些原始材料中,我们可以看到在东周、秦、汉时期,一些章句、句读的标点符号已经出现。而更令人惊叹的是,在5世纪敦煌写本中已经出现多种用途的标点符号。据一些学者研究,在敦煌遗书的西凉到北宋写本中使用较多的就有17种标点符号。这十七种是:句号、顿号、重文号、省代号、倒乙号、废读号、删除号、敬空号、篇名号、章节号、层次号、标题号、界隔号、绝止号、勘验号、勾销号、图解号。其中有些标点符号,已经带有意义分析的内涵。这些符号可以说是后来圈点的雏形了。如层次号即标示文中不同层次的符号,最早见于中唐写本,所用的符形也有多种式样,以区分不同层次和各层次间的子母关系。其标画位置,在每一层次之首。例如伯2147《瑜珈师地论释决择分、分门记卷第三》一文,就用了四种符号表示四个层次及各层次的子母关系。又如佛经疏解文书的图解号,起提纲挈领,综合分析的作用,符形为翔燕形,使用时可递系套连多重。通过此号分解处理,可以明确把握各段主旨大意及其在总体结构中的关系位置。①这个标志其实与圈点的性质已是很相近了,和宋人分析文章的篇章段落的标志可谓异曲而同工。

   宋代是一个文化高涨的时代。公元八到九世纪,雕板印刷术的发明和使用改变了自汉以来手写书籍的状况,加快了图书的流通和知识的普及,此宋是我国雕板印刷事业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时期。至庆历年间,更发明了活字印刷术,刻书范围之广,品类之盛,都超越了前代。宋刻使写本书向刻本书全面转变无疑具有重大意义。宋代的书籍印刷开始使用句读“圈点”符号。岳珂《刊正九经三传沿革例》中说:“监、蜀诸本皆无句读,惟建本始仿馆阁校书式,从旁加圈点,开卷了然,于学者为便。”可见“加圈点”的方法,在当时校点古书的官署已形成定例。这种书籍印行中的“圈点”虽与文学选本的圈点不同,但两者之间,应有密切关系。

   除句读之外,古人很早就有其它读书的特殊标志,它反映了阅读者对于作品意义特殊的理解,是富有个性的阅读符号。如三国时代的董遇就以“朱墨别异”的阅读方式而闻名。②所谓“朱墨别异”就是用红黑二色对经书加以标注,用之阐明经书的意义。董遇的“朱墨别异”并非一般的句读,而是有深意的特殊标志,所以一般读者并不理解,董遇也并不轻易教人。《三国志》卷十三注引《魏略》:

   初,遇善治《老子》,为《老子》作训注。又善《左氏传》,更为作朱墨别异。人有从学者,遇不肯教,而云“必先读百遍”。言“读书百遍,而义自见”。从学者云:“苦渴无日”,遇言“当以三余”,或问三余之意,遇言“冬者岁之余,夜者日之余,阴雨者时之余也。”由是诸生少从遇学,无传其朱墨者。

   可见董遇的“朱墨法”,是在“读书百遍”的基础上,对于经书意义独到见解的抽象概括,有其特殊的义例。以朱墨两色作区别,取其醒目便览。董遇“朱墨别异”的阅读方法,就是后人“五色圈点”滥觞。《三国志》卷十三注在上引的材料之下,又引《魏略》说当时太学生无心向学,大多空疏,“虽有精者,而台阁举格太高,加不念统其大义,而问字指墨法点注之间,百人同试,度者未十。”我怀疑这里所谓的“墨法点注”,恐怕也是与董遇的“朱墨别异”相似,是一种具体的读书标注,可以看出读者对于文本的理解,所以,太学以之作为考试的一种方式。

   当然,作为一种自觉的批评方式,评点到了宋代才真正形成。它之所以兴盛于宋,除了宋代文学批评发达的原因外,与宋人读书认真的风气有关。宋人读书,讲究虚心涵泳,熟读精思,喜欢独立思考,倡自得悟入之说。所以读书有心得处,多有题跋或笔记,一旦把这种心得批在所读的作品中,这就是评点了。黄庭坚《大雅堂记》说他读杜诗“欣然会意处,辄欲笺以数语。”理学大师朱熹曾说到自己的读书方法:“某二十年前得上蔡语录观之,初用银朱画出合处;及再观,则不同矣,乃用粉笔;三观则又用墨笔。数过之后,则全与元看时不同矣。”(《朱子语类》卷一百四)这已经是五色圈点读书法了,可惜朱熹没有详谈具体的抹法标志。

   朱熹的标注读书法对于其门人乃至对南宋文学评点方式的影响是不可低估的。朱熹的门人黄干(字勉斋),也有一套标注的方式。其标注的文献已不可见,但在后人的一些文献中却可以考见大概。元人程端礼《读书分年日程》卷二就引了“勉斋批点四书例”。黄干的标注方式是对于朱熹读书标志法的发展,而他的标注方式又被他的学生何基继承下来。《宋史》438卷《何基传》说何基:“凡所读无不加标点,义显意明,有不待论说而自见者。”这里的“标点”,并不是一般的标点符号,而是“圈点”。黄宗羲《宋元学案》卷八二《北山四先生学案》说何基“凡所读书,朱墨标点。”何基的学生王柏(字鲁斋)也有标注。据元代人吴寿民在《书集传纂注》的识中,提到元人标注五经,就多借鉴“王鲁斋先生凡例”,其凡例与黄干的标注符号大致相同。这几位儒家学者的圈点之法,与朱熹的读书方式是一脉相传的。由于宋代理学学派之盛,我们研究宋代的文学评点不得不考虑到理学家读书方式的影响。

   宋代书籍的大普及也为读书人提供了更多评点的文献和材料。在南宋,读书圈点是十分普遍的现象,绝不限于理学家。这里举当时一位不甚知名的诗人危稹写的一首少为人知的诗为例。③此诗题为《借诗话于应祥弟,有不许点抹之约,作诗戏之》,光是诗题就十分有意思,而诗中更是传神地表现了南宋读书人喜欢圈点的习惯:

   我有读书癖,每喜以笔界。抹黄饰句眼,施朱表事派。此手定权衡,众理析畎浍。历历粲可观,开卷如画绘。知君笃友于,因从借诗话。过手有约言,不许一笔坏。自语落我耳,便觉意生械。明朝试静观,议论颇澎湃。读到会意处,时时欲犯戒。将举手复止,火侧禁搔疥。技痒无所施,闷怀时一噫。只可卷还君,如此读不快。千驷容可轻,君抱亦不隘。昨问鸡林人,尚有此编卖。典衣须一收,吾炙当痛嘬。

   点抹的目的是为了“定权衡”“析畎浍”,也就是分析和评价。“抹黄”“施朱”都是从艺术技巧上去标点的,但两种方式又各有侧重。诗中只提到使用了红、黄二色,我认为,这是诗中的省略,正因为兼用诸色,书上色彩斑斓,所以才说“开卷如画绘”。这种读书喜欢“以笔界”的“癖好”,正是宋人普遍的习惯,于是,书的主人借书之前,才是“不许点抹之约”。有意思的是,在诗人看来,读书而不让点抹,简直就像“火侧禁搔疥”一样难受,所以诗人只好把书还给主人,自己宁愿典当衣裳,也要掏钱购一本,痛痛快快地在书上恣意点抹。这首诗是我研究评点史中所见到的最形象生动的材料。

  二

   阅读过程的评点活动应是渊源久远的,但那往往只是个人的阅读行为;而在书籍印行中,把选集和评点这两种文学批评的方式结合起来,则是一种更为广泛的文化抟播和文化普及的行为。下面我们着重介绍南宋几种较有影响的评点著作。

   从现存的文献来看,人们认为最早合选本与评点方式为一的书是南宋吕祖谦的《古文关键》。《古文关键》是一古文选本,书中选了唐宋古文家韩愈、柳宗元、欧阳修、曾巩、苏洵、苏轼、张耒之文凡六十余篇,此书之所以称为“关键”,就在于它各标举诸家古文的命意布局之处,并在卷首冠以总论看文作文之法,示学者以门径。此书总二卷,据《四库全书总目》说:“考《宋史•艺文志》载是书作二十卷。今卷首所载看诸家文法、凡王安石、苏辙、李廌、秦观、晁补之诸人俱在论列,而其文无一篇录入,似此本非其全书。然《书录解题》所载亦只二卷。与今本卷数相合,所称韩柳欧苏诸家亦与今本家数相合,知全书实止于此。宋志荒谬,误增一‘十’字也。”《古文关键》有两种版本,其中一种刻本,旁有圈点钩抹之处。这和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所说的“标抹注释,以教初学”相合。

   在文学批评史上,吕祖谦《文章关键》最突出的成就在于运用了文学选本的评点方式。吕祖谦在一些文章的夹行之中,旁注小批,又于文中关键的字句旁边,进行标抹,以引起读者的重视,他还在书中详细批点了文章的命意、布局、用笔、句法、字法等等,示学者以门径,所以谓之“关键”。《古文关键》卷首有题为《看古文要法》,分“总论看文字法”、“看韩文法”、“看柳文法”、“看苏文法”、“看诸家文法”、“论作文法”和“论文字病”八节,对古文的欣赏和写作,提出了一些具体的法则。如其“总论看文字法”:

第一看大概主张。第二看文势规模。第三看纲目关键:如何是主意首尾相应;如何是一篇铺叙次第;如何是抑扬开合处。第四看警策句法:如何是一篇警策;如何是下句下字有力处;如何是起头换头佳处;如何是缴结有力处;如何是融化屈折翦截有力处;如何是实体贴题目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吴承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文学评点   南宋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0465.html
文章来源:《文学评论》(京)1995年01期第24-33页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