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承学 赵宏祥:王船山观生居题壁联考释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7 次 更新时间:2016-07-02 23:42:23

进入专题: 王夫之  

吴承学 (进入专栏)   赵宏祥  

   【内容提要】 王夫之晚年隐居湘西所撰观生居“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一联,是他从政治失败、复国无望而转入文化建构后所写的,是其生涯转折的纪念碑。要正确理解此联,应以其文化语境和自身文本为基础,并参照同时期船山撰写的《南窗铭》、《现生居铭》等相关文本,疏通其辞语,领略上联与下联之内在意脉。此联大意是:为了复兴儒学,我将决绝世俗隐居守节来完成使命。这是王夫之对自己生存意义与生存方式的思考和表白。

   【关 键 词】观生居题壁联/观生居铭/《观》卦之义/活埋

  

   “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此为王夫之(1619-1692)晚年隐居湘西观生居所撰联语,广为人知。然其用意深沉,不易解会。以往解读者,往往只就首句略加说明,或联系王夫之(船山)之孤忠大节进行宏大意义之阐释,这虽然不无道理,然仍稍显浮泛。对于下联之“活埋”一词的理解,更是见仁见智。笔者认为,应该以此联出现的语境和自身文本为基础,疏通其辞语,领略上联与下联之内在意脉,理解才能更为真切。

  

   一、观生居与“《观》卦之义”

   观生居一联的出处,船山集中未单独列出,仅见于其词作之注中自引。船山《鼓棹初集》中,《鹧鸪天•刘思肯画史为余写小像虽不尽肖,聊为题之》词云:

   把镜相看认不来,问人云此是薑斋。龟于朽后随人卜,梦未圆时莫浪猜。谁笔仗,此形骸。闲愁输汝两眉开。铅华未落君还在,我自从天乞活埋。(观生居旧题壁云: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1]

   此后,船山之子王敔在其所撰《大行府君行述》中谓:

   迄于暮年,体羸多病,腕不胜砚,指不胜笔,犹时置楮墨于榻之旁,力疾而纂注。颜于堂曰:“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2]

   王敔所撰《行述》甚简要,仅谓其晚年曾题此联于堂上,而未记及何时何处。船山词之自注则明确标明此联尝题于观生居壁上。观生居是船山康熙八年(1669)隐居衡阳时所筑简陋土室,是年,船山51岁。其子王敔尝记道:“自岳阴迁船山,筑土室,名观生居,遂以地之僻而久藏焉。”[3]又在《湘西草堂记》中记云:“次筑观生居,在茱萸塘上,易以茅堵窗楹,少容几杖。”[4]观生居联的撰写时间,虽然没有明确的记载,但很有可能作于迁居之后不久。

   自明亡以来,船山尝于家乡衡阳举兵,兵败后,南下追随永历政权。后清军已逼近南粤,船山知事不可为,遂返回故乡衡阳隐居,先建一败叶庐居住,至筑此观生居已历十余年。康熙八年冬,船山始迁入观生居。王之春《船山公年谱》谓自观生居筑成,船山夏居败叶庐,冬居观生居,“岁以为常”。[5]冬居观生居,可能是“因为败叶庐面东偏北,冬季船山颇感‘病畏北风寒’,遂于败叶庐上首,因林塘小曲,开南窗,筑观生居”。[6]至康熙十四年(1675)船山外出避吴三桂兵乱,年末返回观生居,复于明年在相距二里的石船山上筑湘西草堂,以为终老之地。

   船山以“观生”名其居室,深意具焉。船山素会心于《观》卦,其晚岁尝自言:

   夫之自隆武丙戌(1646),始有志于读易。戊子(1648),避戎于莲花峰,益讲求之。初得《观卦》之义,服膺其理,以出入于险阻而自靖;乃深有感于圣人画象系辞,为精义安身之至道,告于易简以知险阻,非异端窃盈虚消长之机,为翕张雌黑之术,所得与于学《易》之旨者也。[7]

   船山早岁承家学,多用力于《春秋》之学,至观生居时期,兴趣乃转向《易》学。①这种转向与船山自莲花峰“初得《观》卦之义”有关,船山之所以“服膺其理”,就在于它提供了“出入于险阻而自靖”的思想方式,从中悟出《易》学“立于易简以知险阻”的“安身之至道”。嗣后几历崎岖,至永历被吴三桂缢杀于昆明(1662年),明室再无恢复的可能,船山痛定思痛,于《易》则思索日深。迁居观生居,乃为越冬之用,至其命名,无疑直接受到“《观》卦之义”的影响。

   《观》卦 ,上巽下坤,上阳下阴,其“二阳在上,四阴在下,阳刚居尊,为群下所观”。[8]《观》卦《彖》云:“‘盥而不荐,有孚颙若’,下观而化也。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忒。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9]可见“君子之处乱世,阴邪方长,未尝不欲相忮害,而静正刚严,彼且无从施其干犯而瞻仰之,乃以爱身而爱道”,[10]即在极度困难之中,自安其位,为希望与理想而躬行和努力,便是《观》卦所包含的深意。故船山尝于《周易外传》云:“群阴之来,非以相陵,而以相观平。我之为‘大观去在上’,固终古而不易也。”[11]在他看来,明社既屋,复国无望,殉节者以一死而不能存道,变节者、苟存者则更觍颜坏道,一时伦常节义衰靡,此阳之衰极,阴极盛。所以在“阴迫阳迁而虚拥天位”之时,君子须“救已往之阳”,[12]在这天崩地解的极难艰险之中,要自安其位以证道,为社会人心树立新的道德范式。

   “观生”一词,体现了船山对“《观》卦之义”的理解。船山治《易》自“莲花峰初得《观》卦之义”,以《稗疏》始,进而由《外传》、《大象解》,至晚年著《内传》总得其成,其思理层层积累,而意见则日趋精切。《观》卦六三“爻”云:“观我生进退。”意谓审时度势,从而采取适当的人生进退策略。这应是“观生居”命名之所本,也是观生居题壁联的哲理依据。船山晚岁尝就此阐发道:“退不失时,进以遂志,两者皆无过焉,道在观我所行而不在物。自修其身,内省不疚,斯以退不狎于不顺,进不迫于违时。”[13]《观》卦六三“象”云:“观我生进退,未失道也。”船山则云:“道不失,则进退皆可。”[14]至《观》卦九五“爻”云:“观我生,君子无咎。”船山指出:“当群阴方兴且迫之势,固不可恃位之尊,而谓人之必己观也。能为人观者,必先自观。”[15]《观》卦九五“象”云:“观我生,观民也。”船山则深思曰:“君子之为观于民,自观之尽也。”[16]可见在船山看来,要达到“《观》卦之义”所指向的“神道设教,于群阴方长之时,下观而化”,就必须先“自修其身”,方才“能为人观”。船山迁居观生居后竟稿《续春秋左氏传博议》一书,其结尾颇生慨叹:

   身即道,故爱身以爱道;言即教,故慎教以慎言。天下穷而君子泰,泰以息其道,教乃以揭日月垂万世,而无敢以其辩说参焉。《易》曰:“观,盥而不荐,有孚颙若。”颙若不丧于己,无然其亵于荐也。服群阴之方长,而不失大观之在上,至哉,莫之能尚已。[17]

   这是船山在迁观生居后,直道本心之言。“观我生”就是要“道在观我所行”,而“身即道,爱身以爱道”,要证“道”就要“爱身”;“圣人以神道设教”,而“言即教,故慎教以慎言”,要设“教”则要做到“慎言”。所以船山才于家国沦亡之际,在兵罅之中,退入荒山,尽一己之内省来反思鼎革之巨变,以一己之自修来收拾人心道德,“明进退”而“不失道”,故其“自修其身”、“内省不疚”、“出入险阻而自靖”,诚可谓“爱身以爱道”。而为了达到“能为人观”以“设教”,船山乃益安身于土室,发愤著述,“玩索研究,虽饥寒交迫生死当前而不变”。[18]其中参伍综错,相互发明,诚可谓“慎教以慎言”。

   考察观生居时期船山的生活与心境,是理解该联内涵的基础。新居背山向阳,更为宜居:“病畏朔风寒,南窗背岭安。……暄风凌小雪,当砌炫冬荣。”(《因林塘小曲筑草庵开南窗不知复几年晏坐漫成六首呈桃坞老人暨家兄石崖先生》)[19]“万心函片晌,一缕未消香。”(《观生居》)[20]从这些诗文看来,船山在观生居生活的心境尚安,但其情怀却绝非游乐山水、恬娱田间之辈能够比拟。正如其《南窗铭》所云:“北窗凉风,南窗夕曛。五柳高卧之心,梦依京洛。悲哉乎!夕堂拂蚁之志,邱首滇云。”[21]此铭作于船山迁入观生居后不久。追慕陶渊明高卧之志、饮酒之乐与心系庙堂本来相悖,然船山仍然“梦依京洛”,向往“滇云”(指永历帝身死之所),对旧朝充满怀念和牵挂。

   与此同时,船山还写了一篇《观生居铭》:

   重阴蓊浡,浮阳客迁。孰忍越视,终诎手援。物不自我,我谁与连。亦不废我,非我无权。盥而不荐,默成以天。念我此生,靡后靡先。亭亭斯日,鼎鼎百年。不言之气,不战之争。欲垂以观,维自观旃。无小匪大,无幽匪宣。非几蠕动,督之网钳。吊灵渊伏,引之钩筌。兢兢冰谷,袅袅炉烟。毋曰殊类,不我觌焉。神之攸摄,鬼之攸虔。蝝顽荒怪,恒尔考旋。无功之绩,不罚之愆。夙夜交至,电灼雷喧。[22]

   船山曾释《观》卦九五“观我生,君子无咎”云:“能为人观者,必先自观。”《观生居铭》的主旨就是“自观”,是对自己历史与现状的观照与反思。

   《观生居铭》前半部分是反思,或许更准确地说是解释自己为何隐居而不参加政治斗争。首句既是作者从背阴的败叶庐迁至向阳的观生居的实写,也可能暗用《观》卦“阴迫阳迁”之义。“越视”即“越瘠秦视”,语本韩愈《争臣论》“若越人之视秦人之肥瘠,忽焉不加喜戚于其心”,比喻痛痒与己无关的人或事。永历政权奔波徙转于西南,船山非忍于对之漠不关心,又终觉回天无力,难有作为,故自南粤归来,终隐居不出,虽受李定国之招,而未参与其事。船山于《章灵赋》中尝云:“抑朋蹇其企连。”自注:“《易》:‘大蹇朋来。’又,‘往蹇来连。’谓相率以济蹇也。……自违君侧以来,于兹三岁,而孤踪屡迁,望属车之清尘,而深其慕忆。盖愿得朋以出大蹇,倘值其人,乐与来连者矣。”[23]正是由于不得其人,遂至“物不自我”。而值此蹇难之中,船山乃从《观》卦之义得悟,故云“亦不废我”,而代之以“权援天下”。《孟子•离娄上》云:“天下溺,援之以道;嫂溺,援之以手,子欲手援天下乎?”河山陆沉,不能“手援天下”,只能“援之以道”。船山从武装抗争转向重拓六经之学,是一种“援之以道”的权变。“盥而不荐,默成以天”,意谓行圣人神道设教之法,树立为下民所观之道,要顺乎天理。

   下半部分观照现状。“欲垂以观,维自观旃”,复申《观》卦之义,强调欲观之天下必先自观。“观”乃观事物之本质与微妙之处,“自观”也是一种道德自我完善,“自修其身,内省不疚”,[24]故小处能观其大端(“无小匪大”),隐微会变得明显(“无幽匪宣”)。邪恶(“非几”)虽处萌芽定要遏制之,至善(“吊灵”)虽深潜却要弘扬之。“兢兢冰谷”,喻危险之境,“袅袅炉烟”,谓平静之氛。二语意谓君子处险夷二境皆坚持节操始终如一。“神之攸摄,鬼之攸虔”,谓鬼神虽为异类,君子如能自修其德,亦能得神助鬼敬。《诗•大东》云:“君子所履,小人所视。”[25]下民愚顽荒怪,需要恒以圣贤之言行为准则教化之。故《易•履》云:“视履考祥,其旋元吉。”[26]则此“恒尔考旋”意谓君子方有自修之德,才能“履道大成”,从而行“神道设教”,为下民所观。船山尝在《周易内传》释“视履考祥”云:“平情顺受,俯视而见其情,不急加谴,但反求诸己,审所以消弭之道而化灾为祥。”[27]那么行此之道,则社会可达到“不赏不罚”(“无功之绩,不罚之愆”)纯乎自然之理想境界。从此“自观”,可见船山之隐居是通过道德自我完善而达到影响社会之目的。

   历来解释观生居题壁者,似未涉及《观生居铭》。由于联与铭文体不同,文字上亦无相似处,粗看起来两者似乎了无相干,然铭与联之撰作时间、地点、心境相近,题写对象相同,故两者之间必有其关联性。可以说,受《观》卦之义影响,以“观我生”的眼光对自己历史与现状进行观照与反思,解释自己选择隐居方式目的在于追求自然天理与道德自我完善,就是观生题壁联与《观生居铭》相同的主旨。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吴承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王夫之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0519.html
文章来源:《学术研究》(广州)2014年4期第144~151页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