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焕珍:论琴学中的师弟之道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3 次 更新时间:2021-06-12 14:49:56

进入专题: 琴道   琴学   琴师   佛学  

冯焕珍 (进入专栏)  

   “2006成都·中国古琴国际艺术节暨文君文化节”学术研讨会论文

   论琴学中的师弟之道

   中山大学哲学系、广东古琴研究会冯焕珍

   内容提要:“人能弘道,非道弘人”,琴道的传承有赖于琴师,因此琴学中师弟之道所关甚大。琴本于道,“琴”与琴人的本师皆为道,因琴道尊贵而有琴学中师道之尊。在琴学中,为师之道要在所传得人,所传得人则琴道慧命不断;所传得人的关键不在于弟子根性的优劣和品性的良莠,而在于琴师能否在琴道意义上向弟子施以点化或提升之功;如果琴师不能点化或提升弟子,则应当同意甚或鼓励弟子转益乃至依止他师。为弟之道要在所拜琴师乃道之所在,师为琴道所在则可早闻琴道;判定琴师是否道之所在,关键在于了解琴师是否耽于名利,淡漠名利则道在焉,嗜好名利则道亡焉;弟子为求提升自己,应当广泛参学,甚至依止他师,但同时应以平等心对待一切琴师。

   关键词:琴道琴学琴师弟子依止参学

   一、引言

   中国的往圣先贤,无论儒、道、佛,都相信世间的一切现象并不是纷然杂呈、毫无意义的大杂烩,而是宇宙大道的某种体现,所谓“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周易·系辞上》。],“道非器不形,器非道不立,器亦道也,道亦器也,道器盖未尝相离也”[宋·俞琰:《周易集說》卷三十一,《文渊阁四库全书》本。]。因此,在古代先贤看来,人生在世,其目的既不是为了显示知识渊博而接触、熟悉器,也不仅仅是为了改善物质生活而研究、精通器,而是为了觉悟大道而体贴、参悟器。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根本所在,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以为宇宙间唯器而已,根本无道可言,则势必“不见天地之纯、古人之大体”,从而将一体不分的“道术(器)”裂为两橛[详参《庄子·天下》。]。如此,则无异于抛弃了中国文化觉悟大道、安顿生命的真髓,而沉沦于茫茫无边的器的海洋了。这样,不仅安顿烦躁不安的精神生命纯属痴心妄想,即便真正精通器也有所不逮了。

   如果知道有“道”并敏于求“道”,则世间任何事物都可以成为悟道之器。儒家圣人孔子(约前551~前479)说,“道不远人”[《中庸》引。],亚圣孟子(约前372~前289)说,“道在迩而求诸远”[《孟子·离娄章句上》。];道家的庄子(约前369~前286)说,道“无所不在”[《庄子·外篇·知北游》。];禅宗不但深知“神通并妙用,运水与搬柴”[《庞居士语录》卷上,日本株式会社国书刊行会《卍新纂续藏经》本。],而且向我们展示了历代悟道者的种种鲜活的悟道之器,如某尼嗅到的梅花[宋·罗大经《鹤林玉露·丙编》卷六载:“有尼悟道诗云:‘尽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遍陇头云。归来笑捻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中华书局1983年版,第346页。)]、虚云(1840~1959)摔碎的茶杯[近代禅门泰斗虚云禅师自叙他在高旻寺打禅七时开悟的经过云:“至腊月八七,第三晚六枝香开静时,护七例冲开水,溅予手上。茶杯堕地,一声破碎,顿断疑根,庆快平生,如从梦醒。……因述偈曰:‘杯子扑落地,响声明沥沥。虚空粉碎也,狂心当下息。’又偈:‘烫著手,打碎杯,家破人亡语难开。春到花香处处秀,山河大地是如来。’”(《虚云老和尚年谱·法汇》增订本,台湾修元禅院1997年倡印,第47~48页。)]、克勤(1063~1135)听到的艳诗[宋代圆悟克勤禅师自述说:“又上白云,再参先师,便令作侍者。一日,忽有官员问道次,先师云:‘官人,尔不见小艶诗道:频呼小玉元无事,只要檀郎认得声?官人却未晓,老僧听得,忽然打破漆桶,向脚跟下亲见得了,元不由别人。”(《圆悟佛果禅师语录》卷十三,《大正藏》本。)]乃至水老和尚被踏的一脚[《马祖道一禅师广录》载:“洪州水老和尚初参祖,问:‘如何是西来的的意?’祖云:‘礼拜着!’老才礼拜,祖便与一踏。老大悟,起来抚掌呵呵大笑云:‘也大奇!也大奇!百千三昧,无量妙义,只向一毛头上便识得根源去。’便礼拜而退。后告众云:‘自从一吃马师踏,直至如今笑不休!’”(日本株式会社国书刊行会《卍新纂续藏经》本。)]等等,都是典型的范例。不过,这类利根者自古皆为少数,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还是得由先知先觉者施设种种悟道之器方能凑效,这就好比为渡海者准备舟船一样。

   古琴,在传统中就被认为是往圣先贤为人们从音声悟道施设的一种器。古人认为古琴的创制者为伏羲、神农、皇帝、尧帝或舜帝等圣贤,这虽然很难从历史的角度加以证明,但其文化和人生旨趣都非常明确——“伏羲作琴,修身理性,反其天真也。”[东汉·蔡邕:《琴操》,《永乐琴书集成》卷一,台湾新文丰出版公司1983年版。]事实上也是如此,在琴学中,从琴器的选材、制作到琴身的命名,从琴曲的取材到曲意的表达,从操缦的礼仪到抚琴的目的,都浸透着儒、道、佛三家的思想内涵和价值追求。在实践上,先秦已有“士无故不彻琴瑟”[《礼记·曲礼下》。]之说,这表明琴乐在传统知识分子[士在传统社会中泛指知识分子,清·康熙御定《孝经衍义》卷九十二引唐·贾公彦疏云:“士,下对野人,上对大夫,则此士,所谓在朝之士并在城郭士民知礼义者总谓之为士也。”]眼中早就不仅仅是一种悦耳动听的音乐,更是一种修身养性的渠道。

   古琴在传统中能够作为一种悟道方式存在和延续,原因很多,而琴师们能够将琴学理解为道学、将琴器理解为道器,并能够代代传续此道,则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今天,我们所处的环境虽然不再是农业文明,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再需要在该文明土壤中产生的古琴音乐。相反,由于工业文明中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关系都建立在利害计较基础上,其身心受到的压力、精神感到的不安都远远大于农业文明时代,我们对古琴这种音乐的需要更加急迫和强烈了。另一方面,我们所处的环境虽然有所不同,但古琴音乐的传授方式还是以师弟之间的心口相传为主。因此,健康、良善的师弟之道,对琴道在今天的承传和开展仍旧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反观现实,琴师和弟子的授受关系往往以琴艺为中心,甚至只有琴艺,而不知尚有更重要、更根本的琴学和琴道,良可叹息。有鉴于此,本文拟就琴学中的师弟之道略表管见,目的在于说明,在琴学中琴艺固然是基础,而琴道则是其根本,希望方家不吝赐正。

   二、“琴”师与琴师

   要弄清琴学中的师弟之道,首先得对“琴”的本师有所了解。那么,古琴的本师是谁?人们会不假思索地答道:创制古琴的圣贤。这个答案固然不错,但未彻源底。究竟而言,古琴的本师是本真的道,圣贤们因对此道有所觉悟并取法此道,于是才出现了古琴。明代琴家徐上瀛(约1582~1662)有云:“稽古至圣,心通造化,德协神人,理一身之性情,以理天下人之性情,於是制之为琴。”[明·徐上瀛辑:《大还阁琴谱·溪山琴况》,中国书店2005年版。]徐上瀛所谓神人本于庄子,是庄子眼中的悟道者,他居于“藐姑射之山,……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庄子·逍遥游》。]。依范无隐解,“山以喻身,藐射言其幽眇,神人即身中之至灵者。”[明·焦竑《庄子翼》卷一引,《文渊阁四库全书》本。]是则此神人既是悟道者,同时也寓指他所觉悟的道(就人而言为真君、真宰),他所通达的可通乎琴之造化则是道呈现的“大音”[《老子·四十一章》:“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道隐无名。”“希声”即无声,是则所谓完美的声音即没有任何具体声音的声音。]、“天籁”[《庄子·齐物论》:“子游曰:‘地籁则众窍是已,人籁则比竹是已,敢问天籁。’子綦曰:‘夫吹万不同,而使其自己也。咸其自取,怒者其谁邪?’”是则所谓天籁就是道体自然而然发出的本真之声。]或“天乐”[《庄子·天道》:“夫明白于天地之德者,此之谓大本大宗,与天地和者也;所以均调天下,与人和者也。与人和者谓之人乐,与天和者谓之天乐。庄子曰:‘吾师乎,吾师乎!赍万物而不为戾;泽及万世而不为仁;长于上古而不为寿;覆载天地、刻雕众形而不为巧。’此之谓天乐。”]。如果从儒家看,此道是诚道(就人而言为仁体、良知)[《中庸》云:“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其圣贤所通达的可通乎琴之造化就是此诚道彰显的“太和”或“天地”之音[《礼记·乐记》云:“大乐与天地同和,大礼与天地同节。”又宋崔遵度《琴笺》云:“作易,考天地之象也;作琴者,考天地之声也。”(《永乐琴书集成》卷一)]。设若从佛家看,此道为不落二边的中道或实相(就人而言为本心、真心、佛性),其圣贤所通达的可通乎琴之造化是此中道本具的“实相之音”[龙树《大智度论》卷五十四云:“有世界,大福德、智慧人生处,树木、虚空、土地、山水等常出诸法实相之音,所有法皆是不生不灭、不净不垢、空、无相、无作等。众生生便闻是音,自然得无生法忍。”(《大正藏》本。)]或“没弦琴”音[“没弦琴”典出陶源明的无弦琴(见《晋书》卷九十四《列传》六十四),禅家亦借以指宇宙本来面目具有的至和之音,如《马祖道一禅师广录》载旁蕴居士参马祖:“又问祖云:‘不昧本来人,请师高着眼。’祖直下觑,士云:‘一种没弦琴,唯师弹得妙。’师直上觑,士乃作礼。”(日本株式会社国书刊行会《卍新纂续藏经》本。)]。如果没有造化这本然之音,就不会有古琴,因此,“古琴”最尊贵的老师和最相知的知音其实都是我们人人本具、个个平等的真心。

   既然如此,理应人人都是古琴的知音,可为什么古琴自古以来就被成为“曲高和寡”的“阳春白雪”而知音难觅呢?如刘长卿(709~780)《幽琴》诗就感叹道:“月色满轩白,琴声宜夜阑。飗飗青丝上,静听松风寒。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向君投此曲,所贵知音难。”[唐·刘长卿:《刘随州集》巻四,《文渊阁四库全书》本。]伯牙在子期死后破琴绝弦、终身不复鼓琴的故事,更为古琴在人间的高古难知增加了生动的案例[详参《吕氏春秋·本味》,《文渊阁四库全书》本。从根本上说,伯牙摔琴反应他对琴所知不深,因为无论子期怎样知音,也不如伯牙自己的清净本心或清风明月更加知“音”。]。

   一般人难知琴音,关键在于古琴的魅力并不体现在声音和旋律上:其音不如古筝亮丽,不如琵琶清脆,不如笛子嘹亮,不如洞箫悠扬;琴曲没有节拍,其旋律也不像其他乐曲那样鲜明和紧凑。古琴的魅力体现在它那独出众表的琴韵、琴境和琴趣上:古琴声短韵长,音欲断而意犹连,曲已终而韵不散,其弦外之音和音外之韵浸人心脾、动人心弦,乃至“其有得之弦外者,与山相映发而巍巍影现;与水相涵濡而洋洋徜恍。暑可变也,虚堂凝雪;寒可回也,草阁流春”[明·徐上瀛辑:《大还阁琴谱·溪山琴况》。];古琴的境界中正平和,“是故怀戚者闻之,则莫不憯懔惨凄,愀怆伤心,含哀懊咿,不能自禁;其康乐者闻之,则欨愉欢释,忭舞踊溢,留连兰漫,嗢噱终日;若和平者听之,则怡养悦愉,淑穆玄真,恬虚乐古,弃事遗身”[晋·嵇康:《琴赋》,明·张溥辑《汉魏六朝三百家集·嵇中散集》,江苏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古琴的旨趣直达大道,“如得其旨趣,……忧乐不能入;既绝忧乐,任之以天真;明其真而返照动静,则死生不能累,万物岂能干乎”[《大周正乐记》,《永乐琴书集成》卷十八。]!然而,要从古琴音乐中体味出如此丰富深厚的内涵,不但要求习琴者超越耳、心而以气听之[庄子说,宇宙中有人籁、地籁和天籁三种音乐,人籁可以用耳听,地籁可以用心听,至于天籁则只能用气听,即在“心斋”(心处于虚静)的状态下听。(详参《庄子》之《齐物论》、《人间世》篇)古琴这种艺而通乎道的音乐相当于天籁,固当“听之以气”。],还要求习琴者对中国传统思想的终极追求有相当真切的领悟。现实中,芸芸众生多以满足感观之欲为乐,而“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老子·十二章》。],固难与于此。

但是,对于传授琴学的琴师来说,对琴道的领悟却是其修养中应有的内容。在中国古人的眼中,老师首先是指率先觉悟了道并将道传给弟子的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冯焕珍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琴道   琴学   琴师   佛学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699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