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焕珍:佛教教育管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6 次 更新时间:2021-04-06 08:51:58

进入专题: 教育   佛学  

冯焕珍 (进入专栏)  

   近代以来中国佛教教育面临的问题,大家多有反省,学人不打算重复,这里想就本人的肤浅体会,谈谈办好佛教教育应当照顾到的几种关系:一是师资关系;二是教理的邪正、深浅与总别关系;三是教理与观行的关系;四是内学与外学的关系。

   一、师资关系

   在教育中,教育者是传授知识的一方,受教育者是接受知识的一方,两者并不是对等关系,而是以知识为核心的授受关系。众生的知识有两类:一类是趣识的知识,它是依理性建立起来的工具性知识,目的是为了解决众生在生活中面临的各种具体问题;一类是趣智的知识,它是依智慧建立起来的非工具性知识,目的是为了对治分别识给众生带来的烦恼。两类知识的传授都离不开善知识,趣识的知识源于众生的分别识,虽与众生的历劫习气相近,但因有“先知后知”的特点而需要善知识;趣智的知识源于众生的无分别智,与众生的历劫习气悬殊,更因有“先觉后觉”的特点而需要善知识。

   佛法属于趣智的知识,对此佛陀曾有明确开示:“我所得法,甚深微妙,难解难见,寂寞无为,智者所知,非愚所及!众生乐著三界窟宅,集此诸业,何缘能悟十二因缘甚深微妙难见之法?又复息一切行,截断诸流,尽恩爱源,无余泥洹,益复甚难。”(《弥沙塞部和酰五分律》)如此甚深微妙、难解难行的佛法,如果没有善知识传授,众生必然会顺着久已习惯的二元对立思维方式进行分别知解,不是堕入常见就是偏执断见,很难建立起中道正见,要成佛就遥遥无期了。所以,《妙法莲华经》说善知识是众生成佛的大因缘,《大般涅槃经》更具体地说:“若离四法得涅槃者,无有是处。何等为四?一者亲近善友,二者专心听法,三者系念思惟,四者如法修行。”当然,佛陀并不否认众生通过自学趣智的知识能取得一定的成就,但认为他们最多只能成为缘觉,而这不是佛教的最终目的。

   佛教中,善知识主要有三种:一是外护善知识,即护持道场和修行者的善知识;二是同行善知识,即共同修学佛法的善知识;三是教授善知识,即善巧传授佛法的善知识。佛教教育中的善知识指第三种。教授善知识因是否见道的差别又可分为两种:见道位(大乘菩萨初地)以上的善知识是四依菩萨中的圣人,即智者大师所谓“圣师”,他们既可以经师、论师、禅师的身份示现,也可以其他身份示现;他们的教示虽然不一定如佛陀圆满,但同样完全本于智慧,既当理又当机,教法的具体内容与形式与有别,但宗旨与归趣与佛并无二致。不过,在象、末二法时代,要遇到这样的善知识比较难,需要很大的福德因缘。

   除了“圣师”,还有“凡师”。“凡师”即四依菩萨中的前三种菩萨,其中第一种菩萨虽然“具烦恼性”,但“能奉持禁戒,威仪具足,建立正法,从佛所闻,解其文义,转为他人分别宣说”(《大般涅槃经》),也可以担任善知识。有的佛弟子不明白这个道理,以为只有“圣师”才能讲经说法,见到别人讲经说法就问他有没有开悟,这是不理解佛意的表现。“凡师”是具体属于什么阶位的菩萨呢?指菩萨道中处于十住、十行和十回向位的修行者,即初发心住这个阶位以上的地前菩萨。从佛陀的有关开示看,他们须具备三个方面的素养:首先,对佛法有坚固信心,不会生起邪倒二见,不再造五逆十恶,不再生三途八难;其次,能如理思观察十种佛智慧,以信解力理解佛法、安住空性,明了一切法唯心所现;第三,已发起自度度他、度尽众生的菩提心。因为“凡师”既能依佛智慧思维观察万法,又能发起菩提心,完全有能力利他,迦叶菩萨这样赞叹他们,“初发已为人天师,胜出声闻及缘觉,如是发心过三界,是故得名最无上”(《大般涅槃经》),称他们为天人师。

   从上面的简单介绍可知,“凡师”虽未见道,但水平并不低。对此,我们不妨结合现实情况略加解说,以便对其品质有更加准确地把握。“凡师”必须坚守佛教本位,深信因果,皈依三宝,持守净戒。如果自称深信因果,却沉溺于算命、看相、占筮、赌博、股票等邪命之业;或自认皈依三宝,却心仪天魔外道;或自诩持戒清净,却不护威仪、不顾讥嫌,都没有资格做善知识。“凡师”虽然尚未现证空性,不能像“圣师”那样当理当机教化众生,但能够依信仰产生的理解力理解佛陀圣教、对佛法有全面和深入的解悟,能够始终依万法皆空为宗旨讲说佛法。否则,如果一方面宣称皈依万法皆空的真谛,另一方面却得少为足、不懂装懂,甚至自觉不自觉地陷入断常二见,同样不能担任善知识。“凡师”没有现证空性之前,发起的必然是夹杂着我法二执习气的世俗菩提心,这就要求他时刻不忘两件事:一是时刻不忘以上求下化为最高目标,二是时刻不忘对治自己的我执习气。当我法二执习气现前时,要能够及时反观自身,把烦恼心压伏下来;如果我法二执现前时,不知反省和对治,甚至顺着习气越走越远、越走越欢,必将自误误他,不堪为师。

   如果有这样的善知识维系佛教教育,就不担心学生不尊重善知识,就不害怕因缘和教学形式发生变化,就不相信佛陀圣教会衰落。反之,如果没有这样的善知识,学生不能因善知识示导见性,无论借助什么新颖媒介来教育,佛教教育都可能徒具外表,佛陀圣教都很难兴盛。

   二、教理的邪正、深浅与总别关系

   佛法坚信万法平等,其最终目的也是令众生觉悟万法平等。由于众生无量劫来受到无明遮蔽,不能如实了知这一真相,并按照这一真相开展智慧、自在与慈悲的生命,佛陀才示现世间度化众生。因众生从无明转向智慧的过程有其次第性与共同性,佛陀教法相应地体现出一定的次第性与系统性,从修行者看可以视为众生成佛的总相教法。

   在总相教法中,最基础的内容是建立正确的因果观,令众生从关于因果的邪见转向正见,深信佛陀宣说的世间因果道理。什么是因果邪见?佛陀说:“彼有二种,谓失、不信。云何不信?彼人心谓:‘无施无祀,无斋无会,无有善业,无不善业,无业果报。’广则无量。云何为失?彼人心谓:‘一切苦乐皆是天作,非业果报。’”(《正法念处经》)第一种是无因论,第二种邪因论,青目菩萨注《中论》时分别称之为粗邪见和细邪见。细邪见以神、梵、宿命、自然等为因,认为一切苦乐皆已注定,众生不能也无须有所作为。这种邪见不知众生心为苦乐之因,破灭了佛法追求的涅槃乐,但因其相信苦终有尽,信奉这种邪见的众生还能得到世间快乐。至于粗邪见,由于它不相信因果,认为行善会得恶报、行恶会得善报,根本破坏了因果不爽、善恶有报的真理,信奉这种邪见的众生不但得不到涅槃乐,甚至连世间乐都得不到。的确,试想想,如果一个人相信杀人放火可以飞黄腾达、乐善好施反遭困苦厄难,他怎么会尊重众生生命、与人为善,又怎么会因此得到快乐呢?远离这两种邪见,才能够真正建立起佛教所说的世间正见,这就是以十善业道和十不善业道为核心内容的世间因果观,它与前者的根本区别是将众生苦乐视为其造业所感得的结果,而造业的本因则是众生之心。

   佛陀发现,众生造善造恶、长劫轮回六道、不得出离解脱,根本原因是他们不知此心的真相,把它当成了实体,于是便因应不同根器开出了深浅不同的教法:“若众生下劣,其心厌没者,示以声闻道,令出于众苦。若复有众生,诸根少明利,乐于因缘法,为说辟支佛。若人根明利,饶益于众生,有大慈悲心,为说菩萨道。若有无上心,决定乐大事,为示于佛身,说无量佛法。”(晋译《大方广佛华严经》)这就是声闻、缘觉、菩萨、佛四乘教法。如果将缘觉乘摄入声闻乘,则为声闻、菩萨与佛三乘教法;如果将佛乘摄入菩萨乘,则为声闻、缘觉与菩萨三乘教法;如果将菩萨乘摄入佛乘,则为声闻、缘觉与佛三乘教法;如果摄声闻、缘觉为小乘,摄菩萨、佛为大乘,则为大小二乘教法。

   总相教法有深有浅,声闻、缘觉、菩萨、佛诸乘深浅各别,不相杂乱,但我们不能将此执著为定相。从佛陀施设教法看,上到佛乘的教法都是佛从其圆满体证的一真法界中垂示的教相,是佛“以一佛道随诸众生种种分别而为说之”的表法(《大般涅槃经》);从众生修学看,下到世间因果法都是指向佛乘的教法。因此,深不是定性的深,而是必然显现为诸乘教法的深;浅也不是定性的浅,而是必然以佛乘教法为归趣的浅,所谓“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乘法,无二亦无三,除佛方便说”(《妙法莲华经》)。佛陀所说三乘教法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如果我们把握好总相教法的这种总别关系,就不会在教育中以深破浅或以浅破深。现实中,我们常常见到这两种偏颇,有的人从菩萨道起修,便偏执所有人都要从菩萨道起修,导致以深破浅,譬如以大乘破小乘;有的人从人道因果起修,便偏执所有人都应从人道因果起修,导致以浅颇深,譬如以人乘破天乘。这都是没有真切地领会总相教法的深浅关系的结果,不能彻见教法全体。

   同时,由于众生的烦恼存在种种差异,佛陀即使在同一个层面也会开出不同的教法,所谓“贪欲多者,为说不净;瞋恚多者,为说大慈;愚痴多者,教勤观察;三毒等者,为说成就胜智法门;乐生死者,为说三苦;若著处所,说处空寂;心懈怠者,说大精进;怀我慢者,说法平等;多谄诳者,为说菩萨;其心质直、乐寂静者,广为说法,令其成就”(唐译《大方广佛华严经》)。如果把这林林总总的教法称为别相教法,又存在合理地理解总相教法与别相教法、别相教法相互之间的关系问题。

   学人的总体看法是,总相教法是别相教法之经,别相教法是总相教法之纬,既不应以别破总,也不应以总破别。总相教法是佛陀教化九界凡圣的教法总纲,是所有菩萨道弟子都应该修习的基本教法,如果偏执别相教法而不研习总相教法,很容易陷入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狭隘境地。或许有人会说:我有圣师引导,只要遵照师教修习即可。这诚然不错,但我们应知道,圣师之所以成为圣师,也是通达了总相教法才能为圣师的。今天,汉传佛教界偏执别相教法、忽视总相教法的现象比较普遍和严重,有的甚至以其偏执的别相教法破毁总相教法。譬如,有人讲《妙法莲华经》,把经中的“除诸法戏论之粪”一语理解为“除了《妙法莲华经》之外,其他佛法都是粪”,认为佛教就一部《妙法莲华经》;有人弘扬净土法门,宣称末法时代只有“一句佛号”才能救度众生,以为研习总相教法或别的经典都是下劣根器所作无益之举。凡此种种执见,正是犯了以别破总的过失,不知没有总相教法则没有别相教法,终其一生不过株守一法的井底之蛙。

   另一方面,佛弟子也不应以总破别。无论是佛陀还是诸大菩萨开出的别相教法,它们本身都是从总相教法的不同角度开出来的具体教法,都是以总相教法为归趣而不是游离于总相教法的东西,此其一。其二,由于佛法的实践性格,每个佛弟子都应该选择一个与自己相应的别相教法一门深入,否则很难有所成就。因此,从千差万别的具体教法入手修习佛法,乃是佛教教育的实态和常态。这方面,佛教教育要做的工作是为别相教法提供总相教法的基础,进而开出新的别相教法,而不能以总相教法破斥别相教法。譬如,有人看到别人专修净土或专门参禅,就认定他们不通教理,这就犯了以总破别的过失。

   在这个深浅、总别圆融的教法系统中,各种别相教法相互之间则是“法无高下,当机者良”的平等关系,任何人都不应执自己修学的教法而毁破其他人修学的教法。

   三、教理与观行的关系

   我们很清楚,从佛陀下化众生的维度来讲,所谓教无非由观而来,没有佛陀在菩提树下悟道的观行,就不可能有“三藏十二部经”的一代时教,所以教观本来一体,既不存在远离观行之教,也不存在孤悬教外之观。

   既然如此,我们在教育中就应该用教观一体的方式传授与研习佛法,既不要离观解教,也不应离教修观。离观解教,“譬如有良医,具知诸方药,自疾不能救,多闻亦如是。譬如贫穷人,日夜数他宝,自无半钱分,多闻亦如是”(晋译《大方广佛华严经》),不免沦为知解宗徒。另一方面,“若观心人,谓即心而是,已则均佛,都不寻经论,堕增上慢,此则抱炬自烧,行牵恶道”(智顗《妙法莲华经玄义》),必定成为盲修瞎炼的癫狂痴汉。

今天,汉传佛教比较衰落,主要原因不是四众弟子不精进,而是不太重视佛陀圣教对观行的指导作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冯焕珍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教育   佛学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89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