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哲:全球治理的困境与出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4 次 更新时间:2021-01-14 17:10:38

进入专题: 全球治理  

何哲  

全球治理的困境与出路

何哲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北京,100089)

  

   摘要:近年来,全球治理似乎正在从有序走向无序之中,新冠疫情的爆发,更加剧了这种无序状态。从欧洲到美洲,疫情控制的失败和各种社会抗议、街头运动层出不穷,令人不得不反思,全球治理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其中是否蕴含着一些共同的规律?本文认为,当前全球治理的问题,核心在于三者,即傲慢大于敬畏,观念大于事实,政治大于法律。在这三者的背后,则隐藏着严重的两级分化、各种社会矛盾和新旧力量的冲突,从而引发了政治的极化和对群体理性的破坏。完善全球治理在顶层要尊重科学、敬畏自然、尊重法律、尊重其他主体。而在底层,则要降低两级分化,减少精英垄断,促进社会公平,降低底层焦虑和愤怒。西方面临的治理困局当为我国所警惕借鉴。

   关键词:全球治理;困境;出路;借鉴

  

   作者简介:何哲(男,1982-)陕西西安人,博士,现为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研究方向包括国家治理,网络社会治理;行政体制改革等。

  


   全球治理的格局由两部分构成,一是各国国内的治理,二则是国家间关系的治理。如今来看,当前的全球治理似乎出了一些严重的问题。这集中反映在国内国际两个方面,从国内而言,就此次疫情控制来看,西方各国在新冠疫情控制方面所体现出的政策缓慢和应对乏力都表现出了其内部存在严重的治理能力低下问题[1]。而就社会秩序而言,从欧洲到美洲,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近年来频频出现的社会运动、街头抗议、暴力冲突,都显示出世界很多国家在内部蕴含着严重的社会矛盾与冲突[2]。从国际关系而言,无论是全球卫生健康领域合作、全球气候协议、还是核裁军,还是全球贸易争端解决等,似乎各种全球治理机制正在逐渐失去作用[3],国家间的冲突频频增多。因此,从整个全球治理秩序而言,除了东亚外的全人类整体上似乎正在失去传统的有序治理格局。那么,我们不由要问,全球治理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

  

   从全球治理的结构而言,人类全球治理从十八世纪末期逐渐形成现代民族国家体制和国际体制的雏形,随后在二十世纪初为了形成国际联盟体系,并在二战后形成了今天的联合国体系,在冷战结束后,两大阵营对峙的局面结束,形成了今天一超多强的治理格局,在国内治理上则又形成了民主、法治、自由、平等等理念。因此,无论是从全球治理的机制还是国内治理的发展,全球治理都应该向着更好方向发展[4],而不是相反。但是,今天的世界显然不是这个样子,甚至在西方形成了普遍的治理赤字[5]。那又是什么原因?

  

   本文正是对这一系列问题进行探讨,认为,隐藏在纷繁的全球治理格局乱象的背后,是对若干人类治理良性原则的背离。这些背离导致了全球治理表面上走向秩序但实际上走向无序,从而形成了顶层机制与底层现实的冲突。完善全球治理,必须要回到现实,消除主体傲慢,并最终尊重秩序,解决底层问题。


一、人类当前全球治理的形成历史

  

   从广义的全球治理的范畴来说,其包括两个部分,一是直接全球国家的国内治理机制和逻辑;二则是当代国家间的国际治理的机制和逻辑。这两个部分,相互独立又高度相关,由于自十五、六世纪人类地理大发现以来,工商业革命促进的全球化的发展,使得国际治理与国内治理相互影响相互促进,共同形成了今天人类全球化治理的整体架构体系[6]。

   从国内治理的角度,人类各国治理的具体制度表现形式和演化历程虽然有所不同,但是随着文明之间的不断交流,其也形成了若干共通的价值观念和运作逻辑,这也就是虽然不存在所谓的普世价值,但是存在人类的共同价值[7]。

   具体而言,世界各国治理存在着几大板块和历史主线,一条以欧美为主线,一条以东亚为主线,其间夹杂着一些其他的治理形态。欧美这条主线是以雅典城邦民主制、古罗马共和、帝制、基督教神权政治+区域王治,再到近代以来资产阶级革命形成的资产阶级民主政治,特别是西方启蒙运动之后,历经英国光荣革命、法国大革命、美国独立革命,资产阶级民主、法治、自由、人权等观念逐渐伴随着商业文明在世界的扩展而不断扩散,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制成为欧美主流的治理模式[8]。十九世纪中叶起开始的无产阶级运动虽然发源于欧洲,但是其兴盛则是向东扩散,最终在东亚开花结果。

   而从东亚这一主线来说,经历三皇五代和夏商周的革命后,周朝在东亚这片土地确立形成了稳定的天下王治和以礼治国的传统[9]。礼的本质既包括微观个体外在的合适的社会行为也体现了内在的道德修为,而在宏观则表现为社会阶层之间的有序等级秩序和适合的交往方式。同时,与礼相伴的是法,也就是经常所谓的礼法[10]。礼是一种正向的秩序描述,法则是负向的对违反秩序的惩罚。因此,礼法制度成为中华文明此后数千年的基本治理主线。儒家倡导内仁外礼,商鞅法家则强调重罚轻赏,本质上都是围绕礼法制度的不同侧重。此后,秦统一中华,确立了基本的大一统的政治格局和众多流传后世的法的制度安排。虽然后世往往斥责秦法严苛,但实际上都继承了秦法的传统,形成外儒内法的治理结构[11],也就是所谓的“百代皆行秦政法”。在正统的礼法治理结构外(其中也蕴含了儒法思想),基于老庄的道家思想和来自于印度、尼泊尔等地传入的佛教思想亦深刻的影响到了华夏治理体系。道家思想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强调天人合一[12],强调重视自然宇宙本身的规律,而减少过多对社会自然的干预,也就是所谓的大道自然。佛家思想则强调人人平等、重视为政者的慈悲,慈悲与儒家的仁互相呼应[13]。大一统王朝中,汉早期崇尚道家,唐崇道家,但亦重视佛家思想,宋则在多个阶段崇尚道家,亦重视儒家。受藏传佛教影响,元、清则高度重视佛家思想。唐宋之后,儒道释充分合流,尤其是佛家与儒家的结合,又演化为宋明理学、心学,成为正统的主流学术思潮,逐渐强调从礼法对人的束缚(存天理、灭人欲)转为强调人性的解放(人欲即是天理),为封建之大一统的思想格局吹来一股清风,明代则充分体现为儒道释的多元合流。近代以来,马克思主义与中国本土的治理实践结合则又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治理模式。

   在欧洲与东亚的两大体系之外,还存在着多种传统的治理结构,主要表现为基于农业的破碎的区域王治模式如印度,始终未形成国家共主的局面。另一种典型模式则是阿拉伯世界政教合一的模式。其他大陆则在地理大发现前亦各自形成了较为繁荣的原始农业文明—如美洲的印第安文明。

   而从国家间的治理体系而言,同样分为东西两大体系。在东方,自夏商周三代以来,确立了中华独有的天下观,也就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里的天下,是在当时有限的地理知识下的东方世界观,而非单独的国家观。因此,东方的天下观,也是一种世界观[14]。围绕着国都,则根据远近形成了环状的天下诸侯的朝贡体系。《诗·商颂·殷武》所言:“昔有成汤,自彼氐羌,莫敢不来享,莫敢不来王,曰商是常。”上世纪出土的西周时代的国宝“何尊”第一次出现了中国的概念。此时的中国,意味着“关中-中原”一线。因此,中国其名,就是字面上的中央之国的意思,表现为王居天下之中,而四方诸侯来贡的世界秩序。对天下的划分则有五服和九服两种。《国语·周语上》言:“夫先王之制,邦内甸服,邦外侯服,侯卫宾服,蛮夷要服,戎狄荒服”[15]。意味着,根据距离王的远近和亲缘关系,天下分为邦内、邦外、侯卫间、蛮夷、戎狄等五个部分(《尚书》称为甸﹑侯﹑绥﹑要﹑荒,称为五服),五个部分各自对王和天下承担不同的责任。王起到了维护天下秩序的作用,一旦诸侯违反秩序,则王可以召天下诸侯或者授权其他诸侯讨伐之。秦汉以后所形成的大一统王朝,并未改变这一天下观,只是逐渐扩展了中国的范围到大体今天的疆域,而其他周边附属国则扩展到海外。这一体系直到近代东西方的大交汇后才彻底改变。

   在西方,古希腊时代,各城邦形成松散的国家联盟。古罗马时代,则形成覆盖广大区域的共和帝制与地方割据体系。中世纪后,欧洲形成了表面上的宗教政治,实际上以王国为核心的封建农奴制。中世纪末期,欧洲王国之间互相征伐,1618-1648年的三十年战争事实上成为全欧洲的大混战,其最终结果并未如东方一样形成统一的民族国家,相反结束于《威斯特伐利亚条约》[16]。《威斯特伐利亚条约》正式确立了国家之间相互平等、主权独立、国际关系靠谈判协商解决的基本国家间关系原则。这些原则,也成为今天全球治理的基本原则。

   伴随着地理大发现后,欧洲逐渐将其殖民范围扩展到全世界,并通过工业革命进一步扩大了其治理体系的影响力。最终东西方文明的大交汇,最终同样深刻改变了东方的治理体系[17]。

   欧洲资本主义蕴含的必然的内部社会矛盾和对外部殖民地和市场的争夺,终于在上世纪引发了两次世界大战,对人类产生了重大的破坏。此后,为了避免形成新的世界大战从而摧毁人类文明本身。二战后形成了以联合国安理会为核心架构的安全合作协议和多边条约形成的新的国际经济和其他合作秩序[18]。尽管二战后,北约华约两大阵营的对峙,割裂了这一世界格局,但是,从整体而言,联合国体系依然保持了其有效性,特别是控制了世界大战的再次发生和解决了多次世界危机。两强对峙的格局则同样导致了世界经济体系的割裂。西方世界形成了以美元为核心自由兑换的金融体系和关税总协定下的自由贸易体系。而华约阵营则形成了以指令性经济和内部区域贸易为核心的庞大的经济体系。整体上,世界基本上处于大的对峙性和平之下。

   上世纪90年代初冷战结束,两强对峙的世界格局被打破,从而形成了一超多强的多元世界格局,欧盟的成立形成了新的强力政治体,中国的崛起则进一步促进了世界格局的多元化导向[19]。而从全球地域板块而言,亚洲的集体崛起以及拉美和非洲的崛起,又形成了新的全球均衡态势。从整体而言,目前全球正又进入一种新的态势形成的阶段。


二、迄今为止的全球治理体系的若干重要原则

  

   纵观千年的全球治理变迁,可以发现,人类迄今为止的全球治理体系的演变形成了一些非常重要的原则,这些原则,无论是对于人类过往的治理的总结,还是未来治理的发展,都具有重要意义。


表1 近代以来形成的全球治理的几个核心原则

    进入专题: 全球治理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33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