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之野:《红楼梦》的感知空间之三

——以谨此文献给年轻的红楼梦爱好者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74 次 更新时间:2015-10-08 17:01:30

进入专题: 红楼  

羽之野 (进入专栏)  

  

  

  

  

   七    “假花”是点缀还是污染,同时,宝玉有了第一位挚友

  

   1

   事物的“真”与“假”的辩证,可谓雪芹大师的学识认知之最。

   否则,他怎能有“假作真时真亦假”的精采论述?

   红楼故事进行到眼下这第7回,他真给我们搞出个泛假的“道具”来。

  

   2

   ——何为“泛假的道具”?

   ——宫花。

  

   3

   “送宫花”,看似个普通情节,可就红楼通本观之是具象征意义的。

   且由此足见,曹雪芹大师在红楼里做每一细节时,用心之深。

   宫花——皇家宫廷之物,是“彩纱堆缝制成”※的假花;由于制作精良,其堂皇华贵是足可乱真迷眼的。曹氏在薛家入驻贾家不久搞出这一带道具的情节——让薛姨妈把十二朵“宫廷假花”分送给两府女孩儿——这形象地表现(喻示)出薛家住进贾家后,给贾家带来极不真实、又十分华贵的、足以假乱真的“礼品”。

   ——那么,“送这一具假的意义的礼品”的实质与意义是什么呢?该怎样判断?

   我觉得:1-这要以红楼通本情节观之,来作结论;2-要以对薛姨妈和薛宝钗母女的人格本质的品量,来作结论——那就是“皇商之家”渗透着虚假的为人与本质。

   ——这“假花”象征什么?

   ——现代语汇称之“精神污染”。

   这是曹大师微妙的暗示,且莫以为是我“上纲上线”。

  

   ※    见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7年11月第一次版的《红楼梦》卷7注释[6]。

  

   4

   后续情节是,所有人对此“假花”都无异议;惟有年幼的贾惜春蛮“冷静稚气”地说“我明儿也若刮头……做了姑子,却把这花戴在哪呀”——表现接受勉强;再有,通“灵”的林黛玉疾言斥之“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带借口性拒收。书中写她根本没接那花,只是“就宝玉手中看了一看”。一个“勉强收了”、一个“斥之拒收”,这该说是惜春与黛玉凭直觉“拒绝”此“精神污染”。

   ——大家想想,这可能是曹大师无意的挥毫吗?

  

   5

   更巧的,在“送宫花”的前奏里,红楼文本第一次近距离写“薛宝钗”其人,并提到那很让人思索回味的、薛姐从娘胎里带来的“热毒”和她常吃的“冷香丸”。

   这显然更不是“偶然碰瓷(辞)儿”。可以想像,曹大师笔墨如此卓绝,会有这种非艺术的“偶然”笔墨吗?那么,“薛宝钗”其人,难道就是这样的一朵假花吗?

   ——这话,深懂红楼的人,显然谁都不敢这么说。

   ——那么,读者朋友就只好继续深度研读红楼,再来判断这一问题。

  

   6

   李健吾先生曾带调侃意味地说“《石头记》应该是一部儿童小说,或者将近儿童青春发动期的儿童小说”※。他指的是曹氏有意使书中主要人物低龄化问题。

   而我借李先生的话碴儿说:《红楼梦》又该是一部“病态儿童”的小说。

   你看,林黛玉一出场就说“从会吃饭时便吃药”(第3回);贾宝玉是“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第3回);而薛宝钗又是“热毒”又是“冷香丸”的。

   ——红楼里这三大主角不成了病娃娃吗?

   当然,深得红楼真味的人都知道:林黛玉之病,是因人世间的香火不能长久养育这惟真质洁的“仙姝”;贾宝玉之病,是人间的陈规、陋习、浊气把天赋的通灵“神瑛”挤兑得时不时的就“变态”了。那么,宝钗之病呢?胎里来的“毒热”又须“冷香丸”化解——这无异就要打造一个“矛盾灵魂的伪饰体”嘛。

   ——岂不知外冷再香,也难稀释内毒内热,于是也只能终生受其害喽。

   ——慨叹曹氏,一下笔竟想出这么多时代的“儿童顽症”。

   ——我们只来看这“三个病娃娃”将怎样走完他们的人生之路。

  

   ※   见李健吾〈曹雪芹的“哭花词”〉

  

   7

   那么,为什么读者大多喜欢薛宝钗而不喜欢林黛玉呢?

   这自然是“黛玉”与“宝钗”性格有别、处事不同,造成的。

   但更关键的是世上众人(自然包括读众)欣赏“平庸”者多,认可“孤傲”者少;这是很重要的原因。尤其上世纪中叶的中国人,更不喜欢“孤傲者”。上世纪中叶全中国“消灭贵族”“强迫知识分子接受工农兵再教育”,以群众好恶鉴定人。

   而“孤傲”属于大智慧者的天生品格,在人世间少而又少。一般人如何认同他们?而往往在平庸生活中多几个心眼、有眼头见识的人,是极易讨得大众好感的。且真正的大智慧者被认可的过程又比较漫长,有的甚至百代后都未必被平民接受。

   ——这是平民认知的误区,神仙下凡也没得办法。

   获诺奖的马尔克思有篇小说《巨翅老人》,写天使偶然降临人间,竟被群众和教会搞出去展览,换钱花……而红楼塑造的黛玉与宝钗,就是要我们在这一课题上思辨。

   ——显然,人类(或一个人)能在现实中“脱俗”,是多么不易。

  

   8

   黛玉顶撞周瑞家的“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这句话,具探索意义。

   ——其实,小说作者有时是要硬塞给我们一些东西的。

   说来,整部红楼里林黛玉说的刻薄话,不过那么几句,却落个“刻薄尖酸”的名声。当然,这里还有与薛宝钗的对比这层因素。其实,这都缘自曹氏早早塞给我们的“孤高自许,目无下尘”(第5回)八字上。林黛玉顶斥周瑞家的这句话,乍听确实是尖酸而没水准的。一方面说明黛玉刚到贾府,“外来户”心态还没调整好;一方面说明她年岁小,说话有少女的“青涩”感。再者,这正是薛家刚到荣府、宝钗刚出现,她心态有些不平衡。况且,是在宝玉房里,便脱口而出。

   然而,若如此理解红楼文本和黛玉小姐就肤浅了。

   且属仍在阅读的前理解范畴,不是曹氏写这一笔的最终意旨;就是说,我们还根本没有理解到或说触摸到这话所反映出的这位仅7~8岁的林小姐的骨子里的东西。

   那么,对这句话该怎样理解才算深层次理解呢?

   从前意识分析,“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这句话,确属小女孩泛酸、斤斤计较、不理解别人等等。做“外来户”心态、年龄小来分析,这话说得也对。可这背后的潜意识层面就不是这么回事了——这说明,说话的小女孩儿心性的孤高与要强,什么事都不甘于落后他人。更重要的,这话这语气的背后有着一种“追求独特与洁净”之感……而只有有这样一种内质感觉的少女,才能成长到——才情超群、透视人生、直逼终极,以致后来“葬花”、作〈葬花吟〉,乃至为爱情“焚稿”、“绝粒以求速死”,最后圆满了她“质洁的生命宿求”的高尚人生。

   ——反之,如果遇上这样的事不这么说话,那她的未来肯定是个平庸女性。

   我想,这才是曹大师用这句话来表现当时林小姐性格的“精道”所在。

   而且,此处还有作者更深的用心:

   那就是,这是作者第一次利用“灵界”代表人物——林黛玉,来指责批判世俗生活中被扭曲的生活风习、人性中的势利眼等等。这话,听似尖刻语,实蕴大道理。更有形而上意义存在,黛玉这话,是无意中说给对此并不敏感的宝玉听的。

  

   9

   贾宝玉初会秦钟,文中写秦钟的模样举止都比宝玉强,用凤姐的话说“比下去了”。

   ——其实,这谁比谁强还不是曹雪芹一句话嘛。

   ——那,我们就有必要研究一下曹氏为什么这样写?

   我认为他有两点考虑:

   首先说,贾宝玉在文本中已经被写得太“光辉灿烂”了,有必要让他回归些自然状态,就是说,让他在小说中在读者印象里“再平实平常”一些,显出小说真实性——言外之意:这世界上也不是没有比他贾宝玉更好的男孩儿。这应是其一。

   其二,自然为了凸出“秦钟”。而突出秦钟也有两点考虑:

   一方面,秦钟在书中本来是没什么特色、特殊性格的角儿,不过是稍大一点的“龙套”。相关他的情节故事在文本中,意义也较小。如果没有一笔简捷而有效的笔墨“赞”他一下,这人物岂不更没法展现形象了。另一面,写秦钟的模样举止之优秀,是藉此反衬或说加重其姐秦可卿的仙恣异彩。从艺术角度分析,秦钟本来就是秦可卿的影子人物——是用来衬托补述“可卿与宝玉”关系的。

   ——这最后一点,具艺术感知和小说常识的读者朋友一定能明辨。

  

   10

   其实,书中在秦家姐弟“相貌”上的笔墨还另有艺术思考:

   第5回在“梦界”形容秦可卿“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故名“兼美”。而第7回对秦钟的介绍“眉清目秀,粉面朱唇,身材俊俏,举止风流”并加上“似在宝玉之上,只是怯怯羞羞有女儿之态”。

   分析这些描述:

   1-看出作者写可卿之貌超越书中“女一号”“女二号”,而其弟之貌超越“男一号”一一这是无法明言的微妙意向;这是展显“秦氏”仙界身分的“特殊”及“完美”的。2-说秦钟“怯怯羞羞有女儿之态”,该说是暗示他是其姐的“替身”或“影子”的信息。3-这秦钟“女儿态”的暗示,自然又为后面宝玉和秦钟的超性别友谊埋伏笔。而曹氏种种用心,显然都是刻意为之。

   只是曹大师艺术造诣绝妙,欲露故藏、诱人意会却不显山露水罢了。

  

   11

   记得,罗曼·罗兰写到约瀚·克利斯朵夫失去奥利弗时,有这样一段话:

   “人的苦难是不能得一知己。有些同伴,有些萍水相逢的熟人,那或许还可能。大家把朋友这个名称滥用了,其实一个人一生只能有一个朋友。而这还是很少人所能有的福气。这种幸福太美满了,一朝得而复失的时候简直活不下去。它无形中充实了你的生活,它消灭了,生活就变得空虚:不但失去了所爱的人,并且失去了一切爱的意义。为什么世界上有过一个这样的人(朋友)呢?为什么要有我呢?”

   宝玉跟秦钟的友谊,能让我们想起青少年时代的几个朋友。

——那时的“朋友”,才真是朋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羽之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红楼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275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