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飞 祝继萍:英国微博庭审直播的兴起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33 次 更新时间:2012-10-14 12:46:15

进入专题: 英国   微博   庭审直播  

高一飞 (进入专栏)   祝继萍  

  

  

  原载《新闻与传播研究》2012年第3期,第74-79页,引用或者转载时请注明发表刊物的出处。

  

  内容摘要:微博直播庭审的本质是通过网络对庭审进行实时文字报道。在2010年以前英国禁止任何形式的庭审直播,但是,在2010年以来英国允许记者和普通民众微博庭审直播,英国庭审直播从绝对禁止走向相对开放。2011年,英国首席大法官签发了新的有关实时文字报道庭审情况的“正式指导意见”,其内容包括:由法官评估风险以确定在个案中是否允许微博庭审直播,限制普通民众的微博庭审直播、禁止法官和律师进行微博庭审直播,要求微博报道中须公正、准确地报道庭审且不得妨碍正常的司法秩序。

  

  The rise of England live-texted based reporting services

  

  Gao yifei ; Zhu jiping

  

  (Law School, Southwest University of Political Science & Law, Chongqing 400031, China)

  

  Abstract: The essence of tweeting from court is the use of live text-based forms of communications from court. Before 2010, any form of live broadcast in trial is banned in England. However, since 2010, England allowed journalists and ordinary citizens engage in live, text-based communications from court. This means the court of England is from the close to the open. In 2011, the Lord Chief Justice issued practice guidance on the use of live text-based forms of communications (including twitter) from court. Its contents include : the use of live text-based forms of communications is at the discretion of trial judges, members of the public is limited in tweeting from court, the trial judges and lawyers is banned to tweet from court. The purposes of the use of live text-based forms of communications from court is fair and accurate reporting and shall not interfere with the proper administration of justice.

  

  在这个媒体自由与司法公开并重的时代,司法公开的实现依赖于媒体自由的实现。微博,作为一种新兴的媒体,似乎从诞生之日起就注定会对司法公开产深刻的影响。目前,关于微博应在司法公开中扮演何种角色的讨论愈演愈烈,许多国家的司法部门也积极采取措施来应对微博给司法公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本文通过介绍微博走进庭审现场的法律基础,英国对待微博庭审直播从保守走向开放的态度来分析微博庭审直播的利与弊以及其带给人们的启示。

  

  一、微博庭审直播的本质:实时文字报道

  

  微博即微博客(MicroBlog)的简称,是一个基于用户关系的信息分享、传播以及获取平台。用户通过发送短短的140字左右的信息即可实现分享和传播。微博打破了传统媒体的“点对点”传播模式,采用“多点对多点”的人际网格转播方式。其特点在于大众化、实时性、传播快和富有创造力。[1]举个简单的例子,每个人都可以向所有人通过微博传送信息,他可以随时随地发信息,信息的内容将以裂变模式传播,传播速度之快是传统媒体所无法比拟的。也正是由于微博的这一系列特点,微博为人们所广泛接受,成为了不可替代的互联网工具。根据相关数据统计:截至2012年2月,中国微博的用户人数突破3亿大关,国外twitter的用户突破5亿大关。[2]微博的力量正如其名字那样,微小却又博大,其融入到万千大众的日常生活中,对世界各国的政治、经济、文化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英国司法领域也正在兴起一场由微博所带来的改革。

  

  微博之所以可以走进庭审现场用于司法报道,源于一条基本的审判原则即公开审判原则。公开审判原则作为一项诉讼原则为世界各国的法律所确认并成为了一条国际性的基本准则。1966年联合国通过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规定:“所有的人在法庭上和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在针对其提出的刑事指控和确定他在一个诉讼案件中的权利义务做出判定时,人人有资格由一个依法设立合格的、独立的和无偏见的法庭进行公正和公开的审理。”该国际公约以法律的形式确保每个人都享有被公开审判的权利。

  

  审判公开,指审判活动对社会公开,即要求法院审理案件和宣告判决,都公开进行,在不损害审判公正和其他合法权益的情况下,允许公民到法庭旁听,允许记者采访和报道。[3]这表明审判公开的对象不仅包括当事人,还包括普通民众。普通民众获取审判信息的途径除了到法院旁听以外,主要是通过媒体的报道。随着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微博的兴起使得人人皆是记者,传统对媒体、记者的定义得到了进一步的延伸扩展,微博进入庭审的作用与审判公开的目标不谋而合,微博直播庭审过程便成为大势所趋。

  

  微博庭审直播存在很多的弊端,然而这些弊端也没能阻挡住微博进入庭审现场的脚步,一个根本的原因就是审判公开原则的内在要求。审判公开原则在英国是一个古老的司法原则,其对司法制度的构建和完善具有深远的意义。审判公开原则是审判独立和审判公正的重要保证,使公众看得见正义是如何实现的,满足公众的知情权,增强公众对司法的信任。正如Joseph M.Jacob所说,公开司法就像船的龙骨一样,维护了整个司法系统的稳定也给了其方向。它是所有一切的根基。公开司法及其背后的理念即使不能回答每个问题,至少提供了一个能够清楚阐明其他很多问题的手段。[4]

  

  二、允许微博直播和有限录像:英国庭审走向相对开放

  

  在媒体与司法关系的问题上,英国采用的是“司法限制媒体模式”。英国一向以其司法独立、司法制度的优秀而自豪。因此对于新闻自由可能造成的舆论裁判后果,是从“后果挽救”的角度来着手。[5]

  

  对司法报道的限制当然包括根本就不公开审理某些案件,除此以外,法院还可发布命令即“缄口令”要求媒体对某些案件的报道予以推迟[6]。这一内容主要体现在1981年《藐视法庭法》第4节第2款。这一部分规定如下:“关于正在进行的诉讼程序或任何其他处于未决或迫近状态下的诉讼程序,当似乎有必要采取措施以避免对相关司法程序造成损害的时候,法院可以命令,在其认为有必要的一段时间之内,推迟对相关诉讼程序或诉讼程序某一部分所作的报道。”

  

  英国1925年《刑事司法法》第41条禁止电视录播法院的诉讼过程,否则就会招致藐视法庭罪的指控。1981年《藐视法庭法》禁止旁听人员使用录音机,只有法官具有同意使用录音机的权利,法律允许(但不要求)向包括记者在内的非当事人出售记录的副本。这是一项在司法实践中一直严格遵守的禁令,对于任何案件都不例外。1977年英国广播公司在拍摄一部农村生活的纪录片时,希望加上教堂内宗教法庭的庭审情况,尽管当事人同意,但法官拒绝;2000年在审判涉嫌洛克比空难爆炸案的两个利比亚人时,英国广播公司提出拍摄庭审过程的要求未获批准,之后又申请获得法庭提供的录像再在庭审后转播庭审情况,亦遭到拒绝。[7]因此,在传统上,真正的庭审直播和录播在英国是不存在的,只有在案件审判结束后,传媒才可以通过“重新改编的戏剧”的形式重现庭审过程。”[8]

  

  在实践中,虽然禁止媒体进行庭审直播和录播,但是参与法庭的权利包括记录当事人在法庭上发言的权利适用于公众亦适用于记者,虽然法官有时也试图阻止人们在公开法庭上做笔记。所以,从英国的传统上说,旁听人员和记者进行庭审直播和录播是禁止的,但是旁听人员和记者可以进行传统的用笔进行的文字记录,随着电脑技术的发展,以上文字记录也可以用电脑进行。[9]

  

  但是,在现场进行文字记录的同时,是否可以将记录的内容同时发给网络媒体发表,即进行微博直播,这是到近两年来产生的一个新问题。

  

  在2010年以前,出于维护司法秩序的目的,微博在英国法院被禁止使用。2010年12月,在威斯敏斯特治安法院关于“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的保释听证会中,记者向法官申请他们是否可以使用推特进行实时报道,法官Howard Riddle 表明他并不反对。于是,在阿桑奇的听证过程中,有几名记者使用推特进行了实时报道。然而,随后的在高等法院举行的阿桑奇保释听证会中,Ouseley法官表明不能使用推特进行实时报道。[10]同一个案件,不同法院不同的法官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引发了英国社会关于在法庭庭审过程中能否使用推特的激烈讨论。

  

  2010年12月20日,英格兰及威尔士的首席大法官(Lord Judge)签发了《关于在英格兰及威尔士的法庭内适用推特等社交媒体实时文字报道庭审情况的临时性指导意见》(Interim Practice Guidance: The Use Of Live Text-Based Forms Of Communication (Including Twitter) From Court For The Purposes Of Fair And Accurate Reporting)。该指导意见的总的原则是:首先,法官有责任保证司法活动顺利进行,免受不当的干扰。其次,坚持公开审判原则,但同时应遵守《1981年藐视法庭法》关于摄影绝对禁止和《1925年刑事司法法》关于未经法庭许可不得录音的规定。第三,如果法院确信在个案中,社会媒体的实时文字报道不会对审判活动造成干扰,则可以批准其使用。最后,在向外界同步报道法庭审判活动时,隐蔽的、手持的、安静的现代设备不得妨碍正常的司法活动。该指导意见还具体规定:在一般情况下手机应当关闭,为了对庭审活动进行实时文字报道,可以通过正式或非正式的方式向法官提出申请要求使用手机、手提电脑以及同类设备。法官在考虑这些申请时首先要考虑的是为了使媒体可以公正、准确地报道庭审过程,批准社交媒体进行实时文字报道不会干扰正常的审判活动。如果在庭审过程中,社交媒体的实时文字报道妨碍了审判活动的正常进行,法院有权撤销授权。[11]临时性指导意见的签发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其标志着推特等社交媒体开始走进英国司法系统,也展示了英国司法系统对待推特等社交媒体的态度从绝对禁止走向了相对开放。

  

  在社会公众对推特报道法庭审判进行激烈讨论、大法官在签发《临时性指导意见》允许微博直播的背景下,2011年2月3日,英国最高法院也制定了《在法庭内使用推特等实时文字通信的指导意见》(Guidance issued for tweeting the twists and turns of Supreme Court cases)。英国最高法院的指导意见规定,由于最高法院的案件通常无关于与证人和陪审团的互动,故最高法院法官允许记者、公众和法律团体利用社交媒体的实时文字报道使外部世界知道法庭上发生了什么。但也存在例外情形,包括适用报道限制的案件,涉及儿童福利的家庭案件以及诉讼过程的发布使得正在进行的陪审团审判会产生偏见的案件。[12]在该指导意见中,最高法院的院长Phillips法官指出:“通讯技术的快速发展对于司法系统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高一飞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英国   微博   庭审直播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809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