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子忠:从金正日与哈维尔间窥见:被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63 次 更新时间:2016-01-04 14:02

进入专题: 哈维尔   金正日  

秦子忠  


12月17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逝世;12月18日,捷克前总统、剧作家哈维尔逝世。两位著名人物,在相隔不长的时间陆续谢幕,为中国舆论界比照他们的人生提供了绝好的机遇。哈维尔与金正日的出身,都是贵族背景。青年时期,两人也都钟情于文艺,从事戏剧、歌剧的创作以及搬上银幕。但正如我们从各大新闻媒体上所了解到的,在政治上,金是极权者,哈则是反极权战士。

是什么,导致了他们政治信念的南辕北辙?是人性的原因么,即人性发展形成自我本质的过程,经过萨特意义上的无数选择后,两者各自人性出现拐点;还是制度的原因,即某一制度除非被打破,否则它将生产维护它的首领和臣民。这一点,孟德斯鸠在《罗马盛世原因论》中说:“在社会诞生的时候,是共和国的首领在制定制度,而此后,就是制度来塑造共和国的首领了。”其实这个问题,在学理上,可以归结为人性与制度的关系问题。

从金正日这边看来,是世袭制度的承袭者;哈维尔,从某种意义上,则是制度的颠覆者。金正日是朝鲜的专政太阳,哈维尔则是捷克的民主蓝天。蓝天深邃而透明,它宣告宇宙的浩瀚,天空不仅仅属于太阳,而应属于无数的星星。太阳神秘而耀眼,它普照了万物,但它同时也遮蔽了所有的星星。问题时,太阳不是最大最亮的,而仅仅是它的位置优势。这个位置优势,我称之为制度。金正日,哈维尔首先是身不由己地被抛入这个制度,差别在于金正日被抛到权力金字塔的顶端,而哈维尔则是中层。但是两者的人生轨迹,给世人展示两个典型的相反的路向。

我对两者并没有什么研究,只是他们生命终点相遇的偶然,而“被”关注。我对他们的了解可以说是从百度开始的,但这并不阻碍我接下来的讨论。因为我所思考的是由此而引发的另一主题:被。

就表面看来,与金正日的出身背景以及承袭王权相类似的人物,很快令人想起了台湾的将经国。蒋也是被抛入权力金字塔的顶端。他与金的不同在于,他将王权自绝于二世,而金则致力于将王权传递给三世——金正恩。

因此,就一个人最终发展成民主战士,还是极权战士,与社会制度并没有本质的联系。社会秩序是人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人的本质是不断生成和发展的,因而作为外在的秩序(如法律、制度)也势必处于完善之中。某一制度的建立,如果与人性发展相一致,那么制度就具有导向与促进发展人性的社会功能,反之,制度以它的刚性阻碍人性的发展、扭曲人性,甚至导致整个社会道德的沦丧。

刚性制度下的人性扭曲、道德沦丧,并不是人性的堕落,而是人性向善纬度遭受来自外力的压制。人性向善一面的被压制,表现出来的往往是社会公德的萎靡不振。漠视、冷漠、敌视乃至攻击,针对的与其说是人们自身,不如说是变相地发泄心中对刚性制度的不满。诚如马克思所言,当资本主义的制度使人异化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是,劳动产品与劳动者相异化,劳动行为与劳动者相异化,人的类本质(自由自觉)与劳动者相异化,最后必然导致人与人相异化。

当人性异化到一定程度,变革制度的意愿也就更为强烈了。当这个意愿,在社会中获得它的大多数,那么国家政府要么主动变革当前的制度,要么国家政府连同它的物化意志(制度)则被人民大众所颠覆。

政府是为了人民更好和睦相处与生活幸福而设立的。因而,一个不坏的政府,在政府与人民的利益相矛盾时,它不是“为了政府而牺牲人民,而是为了人民而牺牲政府”(卢梭语)。但现实是,政府总是以代表人民的身份行使公权力的,因而牺牲政府,则是意味着牺牲人民。政府所作为的,哪怕是压制,都是以维护整个社会的共同利益出场。不可否认,政府与人民的利益的一致性,也恰恰是因为这个一致性,所以人民才成立政府。但是政府,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在现实性上,却是被集团利益所把持。在政府集团化的时候,一定程度上,它已经背离了人民成立政府的意志,相应地,人民也有权利放弃服从的义务。

孟德斯鸠说,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的政府。但是这个观点,需要具体来看。人民是由精神与肉体组成的。因而只有精神与肉体保持一致,才能发挥它应有的作用。正如一个人有跑的意志,但是四肢瘫痪,与一个人四肢健硕,但没有跑的意志,最终他们的状态是一样的,即都原地不动。

现在,数以亿计的网民所以是网民,是因为我们只有民主的意见和呼声,但是这个意见和呼声更多的是意志,尚未与行动相匹合。但是这个意志,也还不是主动的意志。在互联网上,网民看似以主动入场的,实际上,多数网民是被入场。这种被,正如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大多数人被GDP,被富裕,被幸福一样。

最近,被小悦悦事件,被校车翻覆事件,现在是被金正日,被哈维尔等,我知道再过些天,网民还在被某某事件。虽然不知道被的内容是什么,但是一点是明确的,在被过程中生成了民主。但同时,因为被的姿态,网民脚步急匆匆,被一个个热点“强制”牵着走。拼命地点击,国内的,国外的,生命的时间、思考的时间也随之碎片化。

插播一下,网民更多需要快餐式的感性的资讯,这个需求成就了微博的商业价值。商业价值,说白了就是显眼处,挂各式广告,通俗说吸引眼球。

然而,正如有些网络意见领袖所洞见的,网民惯于迎击各式各样的标题,但贫于深刻地自我反思;网民的激情倾注于互联网了,冷漠却依然留在现实的世界。因而,在现实的世界里,依然是被漠视,被冷漠,被敌视,一不小心就被攻击。谁都有道德和爱心的,但是谁都不主动给予。无论是出于何种理由,被的状态,其原因不能归结于制度,也不能归结人性。

金正日的极权战士,将权柄转交于其儿子,不只是制度的结果,还是国民的人性屈服;哈维尔的民主战士,重建了新制度,不只是他的话语,还是他的行动以及国民的人性伸张。

    进入专题: 哈维尔   金正日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比较政治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4860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