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陈俊:唯有司法从行政当中独立出来,方能革除旧弊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53 次 更新时间:2022-09-16 00:49:57

进入专题: 司法   行政  

尤陈俊  

   地方官任期变短或影响百姓诉讼解决效果

  

   燕京书评:清代百姓提起诉讼的事件主要以什么为主?这些问题最后的解决效果如何?

  

   尤陈俊:与传统中国时期的其他朝代一样,清代在清末变法修律之前,并没有今天那种民事诉讼和刑事诉讼的区分,但这并不意味着当时就没有讼案的区分,而是说,清代的诉讼分类和我们今天很不一样。清代通常将民间诉讼分为“词讼”和“重情”两大类,其中“词讼”是指由户婚、田土、钱债、轻微的斗殴等所谓“细事”纠纷(又称作“细故”)引起的讼案,而“重情”则是指关涉“人命奸盗”等的讼案。

  

   清代历二百余年,统治疆域辽阔,各地的风土人情、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也很不一样。在这种情况下,很难简单地说清代百姓到官府提起诉讼的事件主要是哪些,因为很有可能在某些区域某些类型的讼案尤其易见,在某些时期某些类型的讼案更加多发。举例来说,在自宋代以来便被认为素有“健讼之风”的徽州地区,当地围绕坟山墓地的争讼据说便特别多。明代徽州休宁人程敏政(1446-1499)在其《篁墩文集》中写道:“夫徽州之讼虽若繁,然争之大要有三,曰田、曰坟、曰继,其他嵬琐固不足数也。”这种情况,到了清代依然如此。例如康熙年间的《休宁县志》收录了休宁知县廖腾煃(1641-1716)所写的一篇《义冢记》,其中便称其“自莅任以来,民之健讼者十之七八,讼之以坟墓者又十之七八,虽尺寸之壤,在所必争”。尽管坟山墓地争讼在清代其他地方也有不少,但在徽州地区之所以尤其多发,乃是与当地民众在风水信仰和宗族观念方面的突出特点有密切的关系。

  

   同样地,也很难对清代民众提起的那些诉讼在官府那里最后的解决效果如何做出一概而论的断言,因为这既与处理具体讼案的每位官员本身的能力差异以及是否用心有着直接的关系,也与当时的行政/司法体制的整体变化趋势有关。比如我在《聚讼纷纭:清代的“健讼之风”话语及其表达性现实》一书的第七章中就专门讨论了,随着清代知县的实际任期总体上变得越来越短(到了晚清时期,一些县甚至一年之内便有多位知县、署理知县或代理知县接踵上任,例如从淡新档案中现编号为22615的讼案现存的41件司法文书来看,从光绪十九年七月到光绪二十年十二月短短一年半左右的时间里面,此案便历经了当地衙门的三任知县或代理知县之手),不少县衙的许多讼案都无法得到及时处理。例如我在书中引用的一则史料显示,晚清时期有一位张姓士子,好不容易以署理知县的身份来到江苏安东县任上时,发现前任知县给他留下了两百余起未结的命盗案件,以及数以千计的未结词讼杂案。在那些有大量未被清结的积案的地方衙门,自然也就没法再谈这些讼案的最终解决效果了。

  

   清代儒家伦理渐难约束人的诉讼需求

  

   燕京书评:儒家倡导以和为贵,所以并不提倡通过诉讼来解决问题。这种思想对民间实际诉讼情况的影响有多大呢?

  

   尤陈俊:确实,儒家认为告官兴讼因体现了善争言利之“私”而有悖于君子之道,故而在道德评价上往往非难诉讼。这方面最著名的话,便是孔子所说的那句“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 这种意识形态对儒家的知识分子影响很大,他们中的一些人在出任官员时,自然会不同程度地将此种观念带入到自己对讼案的处理过程当中。除了儒吏们的理讼实践受到儒家上述意识形态的很大影响,清代的许多家法族规也渗透着此种观念,从而对其族众们发挥着潜移默化的影响。我在《聚讼纷纭:清代的“健讼之风”话语及其表达性现实》一书的第二章中就专门讨论了这个问题。

  

   不妨以我在书中引用的一则族谱记载作为例子对此加以展示。居住在湖南湘潭的颜氏族人,在清代道光十八年(1838)元吉堂木活字本的《颜氏续修族谱》中立下族规:

  

   “人生世上,当务其远者、大者,当看其远者、大者,务在远大,则睚眦之忿不介胸中矣;看得远大,则一朝之忿虑及终身矣。如此又何讼之可兴哉?所患客气用事,小忿不忍,始于斗粟尺布,迄于制挺操戈,职业荒废,身家陨颓,多由此起也。今与吾族约,凡遇不平之鸣,如祖茔世业大故,则房长、族长公同会议,解之以理;理不可解,乃鸣公廷,静听审断,毋肆斗殴。如非有大故,则情恕可也,理谴可也。又或自反未到极处,虽肉袒负荆,无不可也。不迁怒,犯而不校,非复圣祖家学乎?克己便是胜人,健讼于法当惩。”

  

   该族谱中的上述规定,明确要求其族人应当秉持“克己”“忠恕”之心,即便遇有“不平之鸣”,也不可直接告官,而是要先在族中由房长、族长共同商议进行处理,只有当在族中确实无法解决时,才可到衙门起诉。就此而言,清代各地那些渗透着上述儒家思想观念的家法族规,会对普通百姓的告官兴讼行为起到微妙的抑制作用。

  

   不过,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尤其是商业化)和人口的滋长,上述儒家意识形态的控制力也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无法强有力地约束所有民众的诉讼行为。有清一代,不仅民间诉讼的数量总体上在不断增长,而且连可谓儒家伦理之核心的家庭亲伦关系,也时常遭到侵蚀,以至于发生在父母子女兄弟之间的相互争讼亦所在多有。

  

  

   燕京书评:清代民间的“健讼”,与哪些因素有关?地方风气是不是其中比较重要的一点?

  

   尤陈俊:清代民间的诉讼风气,与很多因素都有关系。我在《聚讼纷纭:清代的“健讼之风”话语及其表达性现实》一书第七章的开头概括了学界对此的总体看法。学界通常认为,导致清代不少地区民众“健讼”的重要影响因素,主要有如下几类:一些地方的特定民风;社会经济结构的日趋复杂化;人口日益增长带来的压力和问题;讼棍、蠹吏之辈播弄是非和挑唆词讼。

  

   许多史籍的文字记载常常提到民众“健讼”是由于当地民风使然。例如17世纪末在福建汀州府任知府的王廷抡,就认为“闽省风俗浇漓,小民好争健讼”。这种论调在地方志中尤其常见。例如清康熙五十四年(1715)刻本的《漳州府志》,在其卷二十六“民风”当中便称“漳俗好讼”。

  

   不过,我认为以所谓地方风气或者民风来解释某地民众为何“健讼”,这只是初步的解释,或者说是一种表象,因为民风并非始终一成不变,我们需要进一步考察所谓民风的具体成因。更有说服力的做法,应该是从社会经济结构复杂化与人口急剧增长这两大因素给清代民间诉讼数量变化带来的深层影响入手加以解释。

  

  

   燕京书评:你在书中有讨论“讼费高昂”这一点,那么清代的讼费是由哪几部分组成的呢?

  

   尤陈俊 :如果我们仅看清代官员、士大夫们留下的许多说法和记载,那么往往就会觉得清代民众无论是主动打官司还是被动地卷入官司之中,都需要付出极为沉重的经济成本,甚至常常会落得倾家荡产的悲惨下场,例如声称,“一朝之忿,忘身及亲,终讼之殃,破家荡产”,“一讼之费,动辄破家”。但是,倘若我们注意到此类说法通常是出自官员、士大夫们之口,则必须同时看到其中包含的客观现实性程度和主观动机这两个方面。的确,从清代的许多实际案例来看,当时打官司的费用并不低。对于清代的许多普通百姓而言,打官司的此类开销所带来的那种经济压力,无疑将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考验其家庭的经济承受能力。但是,当事人实际开销的诉讼费用,也并不都会像许多清代官员和士大夫们所宣称的那般高不可攀。而这就涉及到对于所谓“讼费”的细致考察。

  

   需要强调的是,在清末变法之前,中国历史上并不存在专门关于讼费的全国性统一规定。直到光绪三十三年(1907)十一月二十九日法部奉旨颁布《各级审判厅试办章程》,才在朝廷颁布生效的全国性法律中首次出现了关于讼费的专门规定。在此之前,由于朝廷从未确立全国性的法定讼费收取标准,故而各地方衙门吏役向当事人所收取的讼费,一直都只是以所谓“陋规”的形式存在,往往给人留下衙门中的书吏和差役需索无度、收费毫无定章的刻板印象。这些被学者们称作司法陋规的讼费,其名目五花八门。例如19世纪后期曾任地方官的方大湜在其所写的《平平言》一书中列举说,涉讼人等需要交给衙门吏役的司法陋规,就有戳记费、挂号费、传呈费、取保费、纸笔费、鞋袜费、到单费、夫马费、铺班费、出结费、和息费等众多名目。以往的学者,包括瞿同祖在他那本名著《清代地方政府》当中,对衙门吏役收取司法陋规的做法做了许多抨击性的描述。这揭示了一部分的史实,但以往的学者们没有注意到的另一部分史实是,在缺乏全国性定章的背景下,清代中期以来有不少地方衙门自己定立书役规费章程,于其治境内大致划定该衙门吏役可收取的司法规费的名目范围及数额标准,并程度不等地付诸实施,故而这些地方的吏役们收取的司法陋规,并非都是肆无忌惮,而是可谓在无(朝廷明文颁布的)章与有(一些地方衙门自己出台的)章、无(全国统一的)度与有(一些地方衙门力图限定的)度之间。

  

  

   黔首上诉并非没有经济理性

  

  

   燕京书评:你在书中认为,普通百姓也是有经济理性的,那么在“高昂”的讼费压力下,那些打官司的人们会用什么样的诉讼策略,让自己在诉讼过程中花的钱达到“最高性价比”呢?

  

   尤陈俊:这个问题,我在《聚讼纷纭:清代的“健讼之风”话语及其表达性现实》一书第五章当中有专门的讨论。我借助社会学中的“结构/能动性”(structure/agency)的分析框架,在将诉讼当事人视为至少具有一定程度的经济理性和能动性的行动主体这一前提下,重新审视了诉讼费用的“高昂”程度对其可能采取的诉讼行为的影响,着重讨论了清代的社会大众在面对讼费的经济压力时,是如何发展出并运用了一些具体的诉讼策略来加以应对。概括来说,此类诉讼策略主要有以下两大类。

  

   一类诉讼策略是集体兴讼,并由大家一起分摊讼费支出。例如康熙五十三年(1714)九月,徽州地区的汪志贵、汪元秀、汪志忠、汪元福等人的祖坟遭“藉势之徒”吴文茂“架空挟骗”,于是汪志贵等四人在商议对策后立下一份合同,约定若“事急经官”,则所花费的诉讼费用分为四股由大家一起承担,其中“志贵承认四股之一,汪元秀请认一半,志忠、元福合认四股之一”。除了众人商定按照某个具体比例来分摊讼费的上述做法,还有一种方式是大家约定按门、支、户或丁口人数来科派均摊讼费。例如,徽州地区潘光启堂支下的祖遗山场遭人强葬,于是在其族长潘有根的牵头下,合族众人于光绪二十二年(1896)十二月订立一份齐心诉讼合同,约定“倘成讼事,或私排解,各用项费,议定各房照定该派”。

  

由于诉讼费用往往颇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司法   行政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律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553.html
文章来源:燕京书评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