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建业:《浊世清流——〈世说新语〉会心录》导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52 次 更新时间:2017-06-19 23:59:11

进入专题: 世说新语  

戴建业 (进入专栏)  

  

   编于南朝宋的《世说新语》,一经成书便成了名著,流传不久便成了经典,南齐便有学者为之作注,后世几乎代代都有名家评点。它不仅是我国古今文人的"枕边秘宝",甚至还是日本人千百年来的"最爱",傅雷先生郑重告诫远在国外的儿子要精读《世说新语》(《傅雷家书》),朱光潜先生也称《世说新语》伴随自己一生。

  

   不过,《世说新语》一向是文人的清供雅品,很少向社会大众"敞开大门"。今天,我们有幸能和大家一起细读这部杰作,领略魏晋的文采风流,感受名士的高雅飘逸,品味语言的机智隽永。

  

   一、成书过程与体例特征

  

   《南史》本传称《世说新语》为刘义庆"所著",要了解此书的成书过程还得从此书的编著者说起--

  

   刘义庆(403-444)为宋武帝刘裕二弟长沙景王刘道怜的次子,奉敕过继给武帝少弟临川烈武王刘道规为嗣,袭封临川王,历任尚书仆射、平西将军、荆州刺史等职。据说他自幼就聪颖过人,刘裕曾当面夸他"此我家丰城也",把他誉为产于丰城的干将、莫邪宝剑,可见刘裕对这个侄子是如何赏爱。刘裕称帝后他任皇帝近侍。宋文帝刘义隆即位,他同样为文帝所信任和器重,二十七岁就升任尚书左仆射,这是相当于副宰相的显职。不过,刘义庆并没有因此忘乎所以,他很早就体认到"世路艰难"。宋文帝为人一向猜忌残忍,又对宗室诸王和大臣深怀戒心,登基不久就大开杀戒,接连杀害了傅亮、徐羡之、谢晦等拥立功臣。刘义庆当然爱高官厚禄,但无疑更爱自己的脑袋,恰好元嘉八年"太白星犯右执法",史称"义庆惧有灾祸",以此为名"乞求外镇"。他所惧怕的"灾祸"是天灾更是人祸。他元嘉九年至十六年(30-37岁)出镇荆州,元嘉十六年调任江州刺史,第二年调任南兖州刺史,直至元嘉二十一年病逝于京邑(37-42岁)。

  

   史称刘义庆"性简素,寡嗜欲,爱好文义,文词虽不多,然足为宗室之表"。所谓"宗室之表",是指其才华学识为刘宋宗室的皎皎者。除《世说新语》外,《隋书·经籍志》和新旧《唐志》录其编著书目有二百六十多卷。他本人既高才饱学,又喜欢"招聚文学之士"。许多有"辞章之美"的文人学士如袁淑、陆展、何长瑜、鲍照等,或"请为卫军咨议参军",或"引为佐史国臣"。

  

   这些有欠完整的史料引出了两个疑案:一是《世说新语》编于何时?学术界对此至今还众说纷纭,有的说"可能撰于元嘉十年之前",有的说当成书于任江州刺史任之后。这两种说法都属推测之辞,从二十多岁到四十一岁这段时间都有可能编成此书,一定要坐实在某年某月则未免武断。此书约编于元嘉九年出镇荆州之后,年纪太轻编此书尚嫌学养不足,身在京城他也不敢广招天下的文学名流。

  

   二是《世说新语》编于一人还是成于众手?刘义庆文才既"足为宗室之表",而兴趣又"爱好文义",无论是才学、爱好还是精力,都能独自编撰而不必假手他人。《南史·刘义庆传》称"所著《世说》十卷",并没有说是出自幕府文士;此后的史志目录和私家目录中,《世说新语》的撰者都是刘义庆。到明清之际才开始出现杂音,明陆师道在何良俊《何氏语林》序中说,刘义庆当时"幕府多贤",编《世说新语》"虽曰笔削自己,而检寻赞润,夫岂无人"?他认为《世说》全书最后"笔削"由义庆执笔,而检寻材料和润色文字之功则属幕府文人。幕府诸贤只是做一些初级工作,全书义例与"笔削"是义庆完成,这丝毫不影响该书著作权归属义庆。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更进一步推测该书"成于众手":"《世说》文字,间或与裴、郭二家书所记相同,殆亦犹《幽明录》、《宣验记》然,乃纂辑旧文,非由自造。《宋书》言义庆才词不多,而招聚文学之士,远近必至,则诸书或成于众手,亦未可知。"后来,他在《集外集·选本》中也说:"《世说新语》并没有说明是选的,好像刘义庆或他的门客所搜集",其实它"是一部抄撮故书之作"。

  

   "亦未可知"、"好像"云云,鲁迅先生不过提出自己的怀疑,时下学界却有人试图将这种"或然之词"证成"实然判断",从《世说新语》没有统一的语言风格,书中时有前后重复、称谓不一、相互矛盾等问题,书中偶有句式和用词见于袁淑、何长瑜、鲍照诸人作品等角度,来论述该书"成于众手"(参见范子烨《世说新语研究》);有的则竭力维护刘义庆的著作权,从《世说新语》具有统一的风格,袁淑、何长瑜、鲍照等人在义庆幕府或就职时间太短或与该书文风差异太大等角度,阐述该书只能"编于一人"(参见王能宪《世说新语研究》)。其实,这两种论证用心良苦却不得要领,都不能得出各自所要证明的结论:首先,《世说新语》无论是否具有统一风格都说明不了什么问题,该书"乃纂辑旧文,非由自造",没有统一风格十分正常;该书主要记述魏晋名士清谈,这容易形成某种统一的时代风格,具有某种主导风格也合情合理。其次,极少数文句或用词习惯相同,并不能证明该书可能出自某人之手,因为刘宋与魏晋时代相接,与东晋更地域相重,出现相同的词汇和相近的句式不是很自然的吗?再次,某位幕僚就职时间不长,难道不能由其他幕僚接着干吗?最后,以文风相差太大来排除某人不可能参与编写,这种论证方法同样也不靠谱,"诗赋欲丽,铭诔尚实",文体风格既不相同,作家语言自然会因体而异。今天,许多官场显宦和学界名流喜欢当主编,好让自己看起来有权有名又有"学",其实他们多半"主"而不"编"--"主"归自己,"编"属他人。以今揣古,我倒是比较倾向鲁迅先生的猜测,但没有找到确凿证据之前还应"维持原判"--《世说新语》为刘义庆编撰。

  

   再来看看该书的体例。鲁迅《中国小说史略》称它为"志人小说",如今这已经成了学界定论。古代史志目录和私家目录,也大都把它列入诸子"小说类"。不过,此"小说"非彼"小说"。《汉书·艺文志》这样界定"小说":"小说家者流,盖出于稗官。街谈巷语,道听途说者之所造也。"鲁迅先生的"小说"是指一种文体形式,汉志的"小说"是界定其材料来源和内容特点。《世说新语》"杂采群书",一千二百多条大多"言必有据",有的出于稗官野史,有的采自传闻逸事,有的来于人物杂记,从刘孝标注的引文可以看到,该书每则差不多"无一字无来历"。历代目录学家把它视为"诸子",刘孝标等注家则把它当成史书,不时用大量史料证明它的"失实"。该书中的许多内容还被正史《晋书》采用。可见,《世说新语》是一部古代意义上的"小说",并不是一部虚构的文学创作。事实上,它是一部优美的历史笔记,与其说它是一种小说文体,还不如说它是一本小品随笔,吕叔湘先生就曾将它选入《笔记文选读》。

  

   《隋书·经籍志》和新旧唐志都称"《世说》"而无"新语",藏于日本的唐写本残卷题为《世说新书》。早在刘义庆之前,汉代刘向有《世说》一书,余嘉锡先生认为《世说新书》应为该著最早的书名,以示与向著《世说》的区别,《世说新语》这个书名见于唐初。

  

   该书以类相从分为三十六门:德行、言语、政事、文学(以上为上卷);方正、雅量、识鉴、赏誉、品藻、规箴、捷悟、夙慧、豪爽(以上为中卷);容止、自新、企羡、伤逝、栖逸、贤媛、术解、巧艺、宠礼、任诞、简傲、排调、轻诋、假谲、黜免、俭啬、汰侈、忿狷、谗险、尤悔、纰漏、惑溺、仇隙(以上为下卷)。三十六门是按当时价值标准从高到低的顺序排列,上卷和中卷的十三门都是值得赞美的节操、品格、个性;下卷从"容止"到"巧艺"也具有肯定的伦理、社会、审美价值,从"宠礼"到"黜免"则偏于中性,编者有时似褒而实贬,有时似贬而实褒,有时只是好奇而无褒贬,从"俭啬"到"仇隙"虽多贬意,但少数地方仍难掩欣悦之情。总之,《世说新语》有是非而无说教,生动地描写了魏晋士人的品格、智慧、才情、个性乃至怪癖,是魏晋士人精神风貌的真实写照。

  

   该书成书不久,宋末齐朝的敬胤就为之作注,梁代刘孝标注问世后,敬胤注就被取而代之。刘孝标《世说新语注》堪称"典赡精绝",与裴松之《三国志注》、郦道元《水经注》、李善《文选注》并称"四大古注"。刘注引书约四百多家五百多种,或纠原文之谬,或申原文之意,或补原文之缺,或溯原文之源,使得注文与原文相互映衬,二者成了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

  

   现当代该书的重要注本有:杨勇《世说新语校笺》、余嘉锡《世说新语笺疏》、徐震堮《世说新语校笺》、龚斌《世说新语校释》。普及注本有中华书局和上海古籍出版社的《世说新语译注》。近一二十年来大陆、台湾、日本相继出版了多部相关的研究著作和教材。

  

   二、魏晋风流与士人群像

  

   《世说新语》主要记述东汉后期至东晋末年士人的言行逸闻,魏晋名士清谈的议题、清谈的形式、清谈的风习占了大量篇幅,以致陈寅恪先生称它为"一部清谈之全集"。当然这种说法未免夸张,名士清谈多见于《世说新语》,但《世说新语》并非全是名士清谈,它同时还刻画了魏晋士人俊美的容貌,优雅的举止,超旷的情怀,敏捷的才思,以及他们荒诞的行为,吝啬的个性,放纵的生活……真要感谢该书的编者刘义庆,要不是他招聚文士辅助搜集、整理、加工、润色这些片玉碎金零缣寸楮,我们今天就无缘一睹魏晋名士迷人的风采。他生活的那个年代,魏晋上流社会的精神生活不仅写在书中纸上,也流传于人们的口头,当时还健在的遗老宿臣或许还曾躬与其事,所以他搜集加工起来,既方便又可信。

  

   魏晋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为什么会涌现出那么多特立独行的名士?

  

   东汉末年,统治者自己种种残忍卑劣的行径,践踏了他们自己所宣扬的那些悦耳动听的名教,因而,随着东汉帝国大厦的瓦解,对儒学的信仰也逐渐动摇,集中体现儒学教条的名教日益暴露出虚伪苍白的面目,不佞之徒借仁义以行不义,窃国大盗借君臣之节以逞不臣之奸。人们突然发现,除了人自身的生生死死以外,过去一直恪守的儒家道德、操守、气节通通都是骗人的把戏。这样,很多人不再膜拜外在于人的气节、忠义、道德,只有内在于人的气质、才情、个性、风度才为大家所仰慕。于是,魏晋士人开始追寻一种新的理想人格--由从前主要是伦理的存在变为精神的个体,由寻求群体的认同变为追求个性的卓异,由希望成为群体的现世楷模变为渴望个体的精神超越。这种理想人格即人们所说的"魏晋风流",它具体展现为玄心、洞见、妙赏、深情(冯友兰《论风流》),《世说新语》正是"魏晋风流"最形象逼真的剪影。

  

   书中的魏晋士人个个自我感觉良好,他们毫不掩饰地炫耀才华,爱才甚至远胜于敬德。曹操欣然领受"乱世英雄"之称,全不计较"治世奸贼"之诮。桓温与殷浩青年时齐名,二人彼此又互不买账,有一次桓问殷说:"卿何如我?"殷断然答道:"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每人在才名上当仁不让,为了决出才气的高低优劣,他们经常通过论辩来进行"智力比赛":

  

许掾年少时,人以比王苟子,许大不平。时诸人士及於法师并在会稽西寺讲,王亦在焉。许意甚忿,便往西寺与王论理,共决优劣。苦相折挫,王遂大屈。许复执王理,王执许理,更相覆疏,王复屈……(《世说新语·文学》)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戴建业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世说新语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术史话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76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非经特别声明,本网不拥有文章版权。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