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德智:阿奎那语言哲学与当代宗教语言之争

——董尚文《阿奎那语言哲学研究》读后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3 次 更新时间:2017-05-09 10:53:45

进入专题: 阿奎那   语言哲学   宗教语言  

段德智 (进入专栏)  

  

   《阿奎那语言哲学研究》[①]是董尚文教授,继《阿奎那存在论研究》之后推出的又一部研究阿奎那哲学思想的力作。与《阿奎那存在论研究》一样,这部著作也具有重大的理论意义和学术价值。

  

   《阿奎那语言哲学研究》之所以具有重大的理论意义和学术价值,最根本的就在于它研究的是“阿奎那的语言哲学”。

  

   首先,《阿奎那语言哲学研究》之所以具有重大的理论意义和学术价值与其研究的是“阿奎那”的语言哲学密切相关。谈到阿奎那,人人通常将其视为西方中世纪哲学的代表人物。这无疑是正确的,但却不充分。例如,阿奎那在基督宗教神学史上的地位就远非西方中世纪哲学的代表人物这样一个判断所能涵盖的。因为在迄今为止的基督宗教神学史上,他是一位无与伦比的基督宗教神学家,而不仅仅是一位无与伦比的基督宗教神学家之一。这是因为在漫长的基督宗教神学史上,除阿奎那外,至今尚没有一人撰写出一部堪与《圣经》相提并论的基督宗教神学著作,但阿奎那却写出了这样一部著作,这就是他的《神学大全》。教皇利奥十三在其著名的《永恒之父通谕》中将其视为阿奎那的“首要的和真正独享的荣誉”以及“任何一个天主教博士都不能分享的荣誉”,[②]即是谓此。托马斯不仅是一位无与伦比的基督宗教神学家,而且还是一位西方哲学史上迄今为止少数几位最伟大的哲学家之一。当代西方大哲罗素在谈到阿奎那的历史地位和当代影响时,曾经相当中肯地指出:阿奎那作为“最伟大的经院哲学家”,不仅具有“历史上的重要性”,而且还有“当代的影响”,他不仅具有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康德和黑格尔“同样”的历史地位,而且,就其当代影响而言,“事实上”,“还超过康德和黑格尔两人”。[③]研究这样一位哲学大家和神学大家的语言哲学,其学术价值无疑是非同寻常的。

  

   其次,《阿奎那语言哲学研究》之所以具有重大的理论意义和学术价值也与其研究的是阿奎那的“语言哲学”密切相关。长期以来,我国学界在语言问题上存在有一定的片面性。这很可能与斯大林的语言观有关。上个世纪50年代初,斯大林在《论语言学中的马克思主义》和《论语言学的几个问题》等著作中,强调语言是“交际的工具”和“一种社会现象”,而忽视了语言的本体论意义和价值。[④]因此,这种“语言工具论”和“语言社会现象论”固然也内蕴有一定的真理,但却缺乏应有的理论深度。其实,语言从其产生之日起,就具有明显的本体论意蕴。《道德经》一开始就明确区分了“可道之道”与“不可道之道”,曰:“道可道,非常道。”这里所谓的“常道”也就是“不可道之道”[⑤]。《道德经》的可贵之处不仅在于其区分了可道之道与不可分之道,而且还在于其强调了二者的内在统一性,强调“可道之道”无非是“不可道之道”的自我彰显。“道德”的“德”无非是“道”的“德”。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不妨将《道德经》简称为《道经》。从语言哲学的角度看,我们不妨将“可道之道”称作“有言之言”,而将“不可道之道”称作“无言之言”。或许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庄子区分了“大知”与“小知”、“大言”与“小言”。他在《齐物论》中说道:“大知闲闲,小知间间;大言炎炎,小言詹詹。”[⑥]也正因为如此,当代西方大哲海德格尔不仅有“此在有语言”的说法,而且还进而强调语言的本体论地位,宣称:“存在是语言的家。人以语言之家为家。”[⑦]“我们不仅是说这语言,我们从语言而来说。”[⑧]这就是说,不是我们人在说语言,而是语言在说我们人。这就将“言”与“在”的传统关系从根本上颠倒过来了。[⑨]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催生和提升人们,尤其是在催生和提升普通民众对语言本体论地位认知方面,基督宗教曾扮演了并且还在继续扮演着一个几乎无可替代的角色。这一点从《圣经》看是相当明显的。《圣经》不仅提出了“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the Word was God)”[⑩],而且在其首篇《创世记》中即鲜明地提出了“以言创世”的思想。如所周知,在《创世记》中,上帝的创世活动都是由“说”来开启的。由此我们可以说:上帝的言说活动同时就是上帝的创造活动。鉴此,“我们不妨将创世之道称作言说之道,将创世之道理解为‘以言创世’,将创世论理解为‘言论’”。[11]可以说,如此鲜明和突出地强调和渲染语言的本体论性质和地位,在前此的西方古代文献中很难见到。因此,研究基督宗教神学和哲学主要代表人物阿奎那的语言哲学思想无疑是理解和阐释语言的本体论、认识论和方法论价值和意义的一条重要通道。

  

   董尚文教授的《阿奎那语言哲学研究》可谓雄心勃勃。因为该著不仅试图“为人们考察整个西方语言哲学发展史提供一部专门研究代表中世纪基督宗教语言哲学形态的学术论著”,而且还企望“推动托马斯主义与当代英美分析哲学、欧陆语言哲学进行卓有成效的对话,进一步拓展托马斯主义传统的研究领域,以便弥补国内外托马斯主义研究者对阿奎那语言哲学思想的重视不够与反思不足”(见该著“导言”)。但是,无论如何,该著的中心论题依然是阿奎那的“语言哲学”。一如作者自己所说:该著的“主要任务”是“借助于历史研究与文本诠释相结合的方法考察阿奎那语言哲学的历史渊源、基本论域及其当代发展效应”(见该著“导言”)。毋庸讳言,早在五年前,我的一个博士生就曾以《阿奎那语言哲学研究》为题完成了他的博士学位论文,尽管这位博士生因其“敢为天下先”值得称道,但因董尚文教授的新著《阿奎那哲学研究》与其视角相异,在出发点、侧重点和落脚点上均有所不同,在标题方面的这样一种雷同并无损于董著的创新性和学术价值,无损于董著同样是一部优秀的高水准的学术著作。

  

   董著的第一个值得赞赏之处在于其具有鲜明的问题意识和国际视野。黑格尔在谈到哲学的时代性时,曾经深刻地指出:“哲学并不站在它的时代以外,它就是对它的时代的实质的知识。”[12]然而,哲学为要成为它的时代的“实质的知识”,它就必须回答它的时代提出的问题。马克思曾经突出地强调过问题意识的重要性。他写道:“对一个时代来说,主要的困难不是答案,而是问题。”[13]爱因斯坦也曾经说过:“提出一个问题往往比解决一个问题更重要。因为解决问题也许仅是一个数学上或实验上的技能而已,而提出新的问题,却需要有创造性的想象力,而且标志着科学的真正进步。”[14]当今时代虽然哲学思潮繁多,但“分析哲学—科学主义”思潮与“生存主义—人本主义”思潮毕竟是其中两个最重要的思潮。这样一种哲学格局一方面致使宗教语言的意义问题,特别是阿奎那的语言哲学和自然神学,遭遇到了逻辑经验主义的致命挑战,另一方面又致使基督宗教神学家在应对这一挑战过程中也相应地产生了两个基本派别,这就是宗教语言功能派和宗教语言生存论派。逻辑经验主义既然以其所谓实证原则拒斥任何形式的形而上学,也就从根本上否认了宗教语言的任何意义,否认了包括阿奎那语言哲学在内的所有宗教语言理论的合理性和合法性。这就使得宗教语言神学家不能不奋起抗争。宗教语言功能派的代表人物布雷斯维特和布伦等人以后期维特根斯坦的语言游戏理论和日常语言哲学牛津学派的言语行为理论为基础,主张根据日常语言在宗教背景中的特殊功能来揭示宗教语言在人类社会生活中的意义。宗教语言生存论派的代表人物布尔特曼和蒂利希则主张从生存论或存在主义的立场来解读宗教语言。布尔特曼宣称:“神话的真正目的,不是要提供关于世界面貌的一幅客观图景,而是要表达人对于他生活在其中的这个世界上的人自身问题。”[15]蒂利希一方面强调宗教乃“人的终极关切”,乃“人自己的存在及意义”,另一方面又强调人的终极关切的“象征性”表达及宗教语言的象征性质和意义,指出:“除非通过对象征话语的语义分析,否则就无法描述对上帝的认识。”[16]董著的卓越之处在不仅在于它具有国际视野,充分考虑到了当代哲学家和基督宗教神学家关于宗教语言的各种争论和观点,而且还在于它将这些争论内容精明地归结为下述两点:一是宗教语言的意义问题,一是宗教语言的品格问题(亦即我们人何以能够谈论上帝的问题)。前者关涉的是宗教语言的“内在性”或宗教语言的“入世”性质,后者关涉的则是宗教语言的“超越性”或宗教语言的“出世”品格。这就在事实上提出了当代宗教语言研究中需要致力解决的两个基本问题,从而为阐释阿奎那的语言哲学理论提供了一般背景和理论框架。尽管董著对阿奎那语言哲学的阐释并非尽善尽美,但它依据当代哲学和基督宗教神学的争论所作出的应从宗教语言的意义和品格两个层面来思考和阐释阿奎那语言哲学的建议,是阿奎那语言哲学的当代研究者无论如何都不能完全置之不理的。

  

   董著的第二个值得赞赏之处在于其突出地阐释了阿奎那的命名与意指理论。既然如上所说,宗教语言的意义问题是考察和阐述阿奎那语言哲学的首要目标和基本任务,阐释阿奎那的命名与意指理论就不仅是一项不能不做的事情,而且还是一项必须首先着手的事情。因为命名和意指理论所关涉的正是语词或名称的意义问题。亚里士多德在谈到语词的意义时曾经指出:“语音词是思想内容的符号,书写词是语音词的符号。正如并非所有人都用同样的文字一样,并非所有的人都发同样的语音,但是,这些符号直接表示的思想内容是相同的,这些思想内容所反映的事物也是相同的。”[17]从总体上讲,阿奎那继承的正是亚里士多德的这样一种意义理论。按照阿奎那的意义理论,“语词是观念的符号,而观念是事物的相似物”,从而,“任何一件事物,我们都是能够就其能够藉我们的理智得到认识而言而给它起一个名称的”。而且,虽然我们今生看不到上帝的本质,但既然“上帝乃受造物的原则”,我们便可以“由受造物认识上帝”,并“依据受造物来为上帝命名”。[18]这样,阿奎那的思想本身即可用来回应当代逻辑经验主义者的挑战。董著在这一部分里不仅考察了阿奎那的命名原则、口语的意指和意指的模式问题,而且还考察了指代与意指的区分以及命名与意指理论的神学意蕴等问题。这就面对当代宗教语言意义之争大背景,对阿奎那的语言意义理论作出了较为系统和深入的阐释。

  

董著的第三个值得赞赏之处在于其对阿奎那类比思想的系统阐述。阿奎那的类比理论在其语言哲学中不仅具有方法论的意义,而且具有认识论和本体论的意义。与其在形而上学方面坚持“从存在者到存在、从形下到形上”的致思路线,在认识论上坚持“从外物到概念、从感觉到理智”的致思路线,在人学方面特别注重“身体的实体性质和生成性功能”相一致,在自然神学方面,阿奎那则坚持“从感性事物到超感性事物、从受造物到造物主”的“宇宙论范式”。[19]为了实现“从感性事物到超感性事物、从受造物到造物主”的认识上的“跳跃”,阿奎那不仅设计了“由果溯因”的“后天演绎法”(以实现对“上帝存在”的认知)和“排除方法”(以实现对“上帝本质”的认知),而且还设计了“类比方法”(以实现对“上帝属性”的认知)。如果从人类获取对上帝本身的肯定性认知角度看问题,类比方法无疑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正因为如此,阿奎那无论是在《反异教大全》中还是在《神学大全》中都反复论证和强调了他的“类比方法”:“事情只能是:言说上帝和受造物的名称既不是单义地也不是多义地称谓的,而是类比地称谓的。”[20]尽管阿奎那强调说:我们不能说“上帝类似于受造物”,而只能说“受造物类似于上帝”,[21]我们不能把我们通过类比获得的关于上帝属性的知识视为上帝的属性本身,这些属性是以“一种更其卓越的方式”、“一种至上的样式”“存在于上帝身上的”。[22]但我们毕竟可以通过宗教语言的类比功能,对上帝的属性具有某种知识。而且,也正因为如此,阿奎那不仅强调了宗教语言具有“隐喻”的意义,而且还强调宗教语言具有“历史”的、“字面”的、“譬喻”的、“寓言”的、“道德”的和“奥秘”的意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段德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阿奎那   语言哲学   宗教语言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25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天香还魂草 2017-05-10 23:01:33

  武汉大学哲学系大都是文科出身,受自身的知识结构所限,搞哲学研究以黑格尔为界,黑格尔以后的搞不了。

天香还魂草 2017-05-10 22:50:35

  5楼的回帖发错了地方。抱歉!

斌斌有礼 2017-05-10 19:10:28

  一个本原依然空白的领域,居然涌出众多专家......脸红不?

斌斌有礼 2017-05-10 19:02:59

  一个本原依然空白的领域,居然涌出众多专家......

天香还魂草 2017-05-10 17:17:59

  毛太祖在专制政治的道路上走得比蒋委员长还要远,其所做之恶和反动性也远超蒋某人。毛的政治遗产中有许多的政治伦理、原则和理念都是似是而非的,是是非观颠倒的。

天香还魂草 2017-05-10 10:35:15

  科普使用类比言说方式是不得已而为之,理由很简单,大众听不懂专业的概念术语,于是就只能采用类比言说方式,让大众获得接近于真知识、与真知识相似相近的理解。就是说,科普知识不是科学知识,而是接近于科学知识。
  
  一些科妄们不明就里,以为科普知识是真知识,然后在科普知识“基础”上进行探索与思考,进而以为自己发现了科学知识中的漏洞或谬误,以为自己做出了重大发现。而实际上那是科普知识中必然会有的悖谬。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5-09 14:04:09

  阿奎那的类比理论已经失去了知识上的价值,该送进历史博物馆了。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5-09 13:58:24

  将“类比言说方式则不具有这种 同一行 关系”改为:类比言说方式则不具有这种 同一性 关系...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5-09 13:56:11

  对类比言说及其思维方式持否定性看法,理由很简单,所有的真知识都具有这样一种属性:描述知识的陈述语句中的概念词语跟其所指的客观存在之间是同一性的。
  
  类比言说方式则不具有这种同一行关系。类比言说方式最多只是接近于真知识或与真知识相似相仿,而绝不是真知识,不仅不是真知识,而且,类比言说方式不可避免地藏匿悖谬或思想垃圾。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