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清平:“主观”何以变成了“客观”?

——矫正被西方主流哲学扭曲了的概念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12 次 更新时间:2017-03-24 22:29:17

进入专题: 客观   普遍   必然   理性   中立  

刘清平 (进入专栏)  

  

   【摘要】在认知理性精神的主导作用下,西方主流哲学中长期存在着扭曲主客观概念的现象,一些大师也自觉不自觉地将“客观”与“普遍”“必然”“理性”“中立”等随意等同起来,结果违反逻辑同一律生成了混淆偷换、表述不清等后果,在学术话语和日常言谈中都产生了严重的误导效应。

  

   一、混淆主客观概念的三个案例

  

   无论在学术话语中还是日常言谈里,“客观”和“主观”都是人们经常运用的概念,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但仔细分析会发现,在不少西方哲学大师的经典文本里,它们往往在与“理性”和“感性”、“普遍”和“特殊”、“必然”和“偶然”、“真理”和“谬误”、“中立”和“偏倚”等术语的比附纠缠中,被外在赋予了一些本不相干的扭曲内涵,结果出现了种种把原本具有主观性的东西硬说成是“客观”的混乱说法,甚至还因此在主客二元对立的理论架构中,断言这些东西不是“主观”的。

  

   例如,在讨论道德领域内的“实践诸原理”时,康德就指出:“如果这些原理的条件被某个主体看成是只对他自己的意志有效,它们就是主观的。如果这些原理的条件被认为是客观的亦即对于每个有理性者的意志都有效,它们就是客观的。”[①] 一百多年后,西季威克在讨论审美现象的时候也主张:“说美是客观的,并不意味着它作为美的存在不依赖于它与任何心智之间的关联,而仅仅意味着存在有某种对于所有心智来说都有效的美的标准。”[②] 又过了一百年,在讨论社会科学中的意义理解问题时,哈贝马斯依然反复声称:倘若某种评判标准对于所有人都是普遍必然地有效的,或者具有大家一致同意、属于第三人称、源自旁观者、不偏不倚等特征,它就是客观的,反之则是主观的。[③]

  

   不难看出,尽管讨论的对象和具体的语境有所不同,这几位西方哲学家却流露出某种明显相通的倾向:即便在考察那些无疑包含着主观因素的道德价值、审美评判、意义理解等现象的时候,他们也不再是用“客观”这个词如其本义地去指那些“在人们主观心理之外存在”的东西,而是转而用它去指那些“对于所有人的主观心理都普遍有效、必然成立、理性中立”的东西;与之相应,他们也不再是用“主观”这个词如其本义地去指那些“在人们心理之中存在”的东西,而是转而用它去指那些“只是对于某些人的心理才特殊有效、偶然成立、感性偏倚”的东西。由此导致的一个结果是:在他们的理论话语中,许多原本包含浓郁主观因素的东西,不仅被硬性地贴上了“客观”的标签,而且还因此不能被视为“主观”的了。

  

   例如,人们在道德领域内遵循的种种实践原理,诸如“不可说谎骗人”、“应当慷慨大方”等等,一方面自然会涉及其他人的“客观”存在,因而可以说具有“客观性”,另一方面又肯定要涉及行为者心中的意志、情感、认知等“主观”因素,因而可以说同时也具有“主观性”。可是,按照康德的解释,如果它们只是特殊偶然地适用于某些人的主观意志,却不适用于另外一些人的主观意志(或者换一种方式说,如果它们“要以人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它们就是“主观”的,而非“客观”的;而如果它们能够普遍必然地适用于所有人的主观意志,因此没有任何人的主观意志能够改变或抗拒它们(或者换一种方式说,如果它们“不以人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它们就不仅摇身一变成为“客观”的,而且还因此不再是“主观”的了,甚至在道德价值的等级排序上,也要优越于那些只是特殊偶然地适用于某些人意志的实践原理。然而,事情很明显:即便在“能够普遍必然地适用于所有人意志”的情形下,这些实践原理岂不是还像“只是特殊偶然地适用于某些人意志”的情形那样,包含着无可否认的主观心理因素,并且因此具有无可否认的主观性吗?

  

   再如,西季威克的解释也会推出类似的奇怪结论:假定人们在评判这朵玫瑰花美不美的时候,出现了“以他们的主观意识为转移”的意见分歧,亦即张三认为它美而李四却认为它不美,它的美就是“主观”的(带有人们各自的爱好偏见),而非“客观”的;而假定人们在评判那朵玫瑰花美不美的时候,达成了“真理”一般的共识,不再“以他们的主观意识为转移”,亦即每个人都认为它美,没有异议,它的美就不仅摇身一变成为“客观”的,而且还因此不再是“主观”的了,甚至在审美价值的等级排序上,也要优越于前一朵玫瑰花。然而,事情很明显:既然这两朵玫瑰花的美都既要涉及它们本身的客观形状色彩,也要涉及人们自己的主观心理要素,因而都同时兼有无可否认的客观性和主观性,我们又有什么理由宣称:前者的美就只是主观的、不是客观的,后者的美却只是客观的、不是主观的呢?

  

   又如,哈贝马斯将那些“普遍必然地有效、大家一致同意、属于第三人称、源自旁观者、不偏不倚”的评判标准视为“客观”的说法,也不妨作如是观:鉴于这类术语原本就是用来描述在人们心理之中存在的某些无疑包含主观因素的观点或态度的,我们凭什么一方面硬把“客观”的标签加在它们头上,以致否认它们必然具有的主观性,另一方面却把那些“特殊偶然地有效、只是某些人同意、属于第一或第二人称、源自参与者(利益相关者)、有偏有倚”的态度或观点打入“主观”的冷宫,以致否认它们也可能包含着客观的因素呢?不管怎样,哪怕某个人在评判调解另外两个人的纷争冲突时,确实站在了“各打五十大板”的旁观者立场上,这种“属于第三人称”的“中立”标准岂不是也像两位参与者各执一端的“偏倚”标准那样,位于这位旁观者的主观心理之中,体现了这位旁观者的主观价值意向,因此怎么能够说它就不再是“主观”的,而是摇身一变成为“客观”的了呢?

  

   不幸的是,在西方哲学大师上述理论话语的表率作用下,这类扭曲主客观概念的做法还逐步蔓延到了全球学界,甚至进一步影响到了普通人,导致他们也倾向于在日常言谈中把那些对于一切人的主观心理都普遍适用、必然有效、理性中立、无力改变(不可抗拒)的东西说成是客观的而非主观的,哪怕这些东西本身包含着十分鲜明的主观因素。说白了,我们今天常常就是在这种意义上,认为人类社会具有某些“不以人们主观意识(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甚至热衷于把“娘要嫁人”的内心意向也与“天要下雨”的自然现象相提并论,都说成是世界万物“不可抗拒”的“客观”趋势。然而,这种做法的错谬之处也是一目了然的:如果说“不可说谎”的实践原理、某些东西的“美”、各打五十大板的“旁观者标准”、“娘要嫁人”的内心意向等等,原本无一例外地统统具有不容否认的主观性,我们为什么非要把它们说成是“客观”的,甚至还因此拒绝承认它们是“主观”的呢?这样说岂不是不但背离了它们原本就包含主观因素的本来面目,而且也严重违反了形式逻辑的同一律,潜含着偷换概念的嫌疑,以致只会造成充满负面意义的理论混乱么?

  

   二、认知理性精神的误导效应

  

   反讽的是,追根溯源我们会发现,这类违反逻辑同一律而扭曲主客观概念的做法,恰恰植根于西方主流哲学从古希腊起就开始形成的“认知理性”精神之中,以致可以看成是后者在演变发展中陷入深度悖论的一个集中表现。

  

   众所周知,古希腊哲学的一个基本特征,就是基于“求知是人的本性”的理念,特别强调人们旨在揭示世界万物本质规律的理性认知活动的重大意义,甚至将具有逻辑思维的理性能力说成是人之为人的本质所在。相形之下,对于在人类生活中也扮演着重要角色的情感、意志、本能、欲望等感性因素,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等理性大师却在不同程度上采取了否定性的贬抑态度,认为它们要么会在认知领域干扰理性思维追求真理知识的精纯努力,导致歪曲事实真相的谬误意见,要么会在道德领域妨碍理性灵魂达成伦理德性的高尚旨趣,引发沉迷欲情声色的堕落恶性。这种认知理性精神在柏拉图的《斐德罗篇》里表现得尤为明显,其中栩栩如生地描述了理性御者如何克服激情良马和欲望劣马的拖累,驾驭着“灵魂马车”周游天界,去追求只有理性才能达致的真善美存在。[④] 正是在这类观念的影响下,西方主流哲学才在二分架构中逐步把理性认知与感性情意割裂开来,并将前者凌驾于后者之上;就连现代的经验主义思潮,虽然拒绝接受理性主义思潮贬抑感性认知(经验)的观点,却依然明确认同了理性认知与感性情意的截然分离,甚至还像理性主义思潮一样,在伦理道德等非认知领域充分肯定了理性因素的支配地位。

  

   另一方面,认知理性精神在西方主流哲学中的这种形成确立,又是与人们作为“主体”运用“主观”的理性能力追求有关“对象—客体(object)”的“真理”知识的行为体验直接相关的:在认知领域内,正如“这朵花是活的”与“这朵花是美的”两个命题的鲜明反差可以见证的那样,那些围绕日月山川、花草鸟兽等客观事物本身取得的认知成果,由于与感性的情感意志关联不大,一般较少出现因人而异的现象,因此人们也更容易凭借“主观认知”符合“客观事实”的标准,评判它们的真假特征,最终达致大家都能接受的普遍共识。相比之下,那些围绕善恶美丑、社会现象、心理感受等要么牵涉到感性情意、要么本身就是主观的属人事物取得的认知成果,却比较容易出现因人而异的情形,以致你认为是真的我却认为是假的,难以形成众人公认的一致结论。主要就是基于这类在理性认知行为中形成的具体体验,西方主流哲学才倾向于依据认知理性精神主张:既然有关“对象—客体”的真理认知排除了“主观”感性情意的负面干扰,它们就不但可以普遍必然地适用于所有同类的描述对象(如同1+1=2的数学真理普遍必然地适用于一切有量值的东西那样),而且还会被一切“有理性者”普遍必然地认可接受,不会出现纷争异议,如果出现了便属于“主观”的“意见”或“谬误”了。

  

   在这两方面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在西方主流哲学的理论语境里,“客观”的概念便常常与“理性”、“普遍”、“必然”、“真理”、“中立”的概念缠绕在一块了。举例来说,亚里士多德在《形而上学》中,就反复强调了针对宇宙万物的“实是(存在)”展开的“理性”认知内在固有的“普遍性”和“必然性”。[⑤] 一千多年后,斯宾诺莎仍然声称:“理性的本性不在于认为事物是偶然的,而在于认为事物是必然的……在于真实地认知事物自身”。[⑥] 也正是基于这类缠绕,如同麦金太尔指出的那样,早在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那里,“客观一词就意味着有某种非个人的、没法选择的标准”,“个体对于这些标准没有选择的自由”,[⑦] 并且从中进一步生成了一种相当流行的观念:任何人们“无力改变(不可抗拒)”、因而“一定如此”的普遍必然现象,都内在地遵循着“不以人的主观意识(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

  

毫不奇怪,在“客观”概念与“普遍”、“必然”、“理性”、“真理”、“中立”的概念如此硬性地捆绑在一块,并且经历了上述奇妙的语义扩张后,“主观”的概念也相应地与“感性”、“特殊”、“偶然”、“谬误”、“偏倚”的概念纠结在一起了,同样导致了它在日常语用中本来具有的原初语义遭到严重的扭曲。结果,在西方主流哲学的理论语境里,倘若某种认知、观点、评判、态度被说成是“主观”的(或者被说成是“缺少客观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刘清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客观   普遍   必然   理性   中立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74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李博阁 2017-04-03 08:24:46

  蠢货,精神自由是自在的,与你的意识信和不信没有关系,就像物体与引力无关。但是意识依赖精神就像引力依赖物体一样。而动物的意识与物体的引力它们天然的受自然因果律支配,不存在精神的自由因果律或本善,也就没有自由因果的意识结构,它们自然因果链条一是一,二是二,无善无恶,不会犯错。而人的善恶和犯错则是完全与意识有关,因为人的意识是受二律背反的支配,有矛盾,由此导致,一方面,如果精神无信仰即自由缺席,那么意识自然而然与世界自然因果律一致,自由的被遏制,但意识不自知,这是你愚昧的恶。可见另一方面,你的意识会以你的精神自由和创造者为手段,以被造物和自然物为目的,就是蠢货的恶;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说:“恶是人类发展的动力”是有唯心的因素,尽管他自己也不自知。

李博阁 2017-04-03 07:14:04

  蠢货,先天自由你不信,智慧精神你不学,地狱魔鬼挡不住,没有哲学你死钻。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02 22:54:14

  李博阁小盆友的猪头“理论”中是这样一种顺序:先有信仰,有了信仰才有精神;然后,(人的)精神创造出来“意识”,既意识是精神创造的“被造物”。画个路线图是这样的:信仰---精神---意识---思维(即认识世界和认识自我的思想活动。(按猪头理论的说法,孔子时代华夏民族未形成宗教信仰,所以是没有精神的种族。这一点,先暂且不论。)
  
  
  猪头“理论”中最重要的一点是:支配人的日常思维或动的是“被造物”意识,而不是精神,所以,人在认识世界和自我的思维过程中充满了“犯错误”,几乎就没有对的时候,就是说呢,人的意识(不是指个别人,而是指所有的人的意识都在内)简直就是一头愚昧透顶的蠢驴。因此,人要想不犯错误,就只有一条路:把精神(猪头理论中,精神有好几个名称,分别是:最高的自我,创造者,自由)识辨出来、并找回来,让精神来支配你的一切。
  
  李博阁小盆友几乎光顾过国内所有的哲学论坛,每每说起他的猪头“哲学”时都...言之凿凿,煞有介事.....:D

李博阁 2017-04-02 21:42:20

  精神与意识的悖论与不同:只有对自我的精神认识才是对自我的否定的认识。
  自我在自己的意识里总是在寻找自己,总是遇到意识的束缚和界限,但通过精神也总是在超越。自我只有通过精神自由不断地超越才能完成自身非意识的存在。超越和自由创造是精神的主要标志,意识不仅仅是物质的反映,其中有构造它的精神因素,意识依赖于精神向超意识的过度才是可能的。而精神是通过意识进入存在,是存在的自我超越的行为。精神是人身上超然和哲学智慧的来源,完全没有意识的来源。而愚昧、蠢货和对精神哲学、自由宗教的歪曲才是有你们的意识来源。
  人类再也没有任何东西比精神自由离人最近。人类万法归一于自由,只有自由才是人类发展的唯一动力!

陈才天(a) 2017-04-02 21:24:01

  本人在许多场合用“思想事实”、“理论事实”或“思想理论事实”等词汇、概念,不知是否算是一种创造性的东西。并认为这三个概念是有意义的。与“文本事实”也是同义的。它们具有客观性,实际上,是一种言语行为的结果。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02 18:28:33

  李博阁小盆友,把你那套猪头“哲学”的论点全都拿出来晒晒,让大家好好地欣赏欣赏,也省得你费力气到处贩卖、却不受人待见。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02 14:42:45

  李博阁 2017-04-01 21:50:23
    蠢货,不妨你先记住:没有宗教,哲学不存在,没有信仰,精神也不存在。
  -------------
  猪头,孔子不语乱力怪神,这个史实证明:中国哲学是先于宗教信仰而存在的。当然也证明了精神先于信仰。
  
  西方的宗教改革的史实也证明了精神先于信仰。这一点,更不是李博阁这类猪头能够弄懂的。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02 08:46:15

  李博阁小盆友,你这两个回复帖再一次证明你的智商很低,低到了你无法跟别人进行正常的争论。你总是不切题、东扯西扯胡搅蛮缠。你往前面找找看,本帅哥从未否认人的精神存在,你我之间争论的是人的精神与意识是怎样一种结构关系。
  
  简洁地说,你那套关于“精神-意识”结构的见解是错误的,很猪头!

李博阁 2017-04-01 22:57:13

  说你蠢货,你总是蠢上又蠢的配合。
  精神派生的意识与精神就像物体之间的引力与物体是不可割裂开的。

李博阁 2017-04-01 21:50:23

  蠢货,不妨你先记住:没有宗教,哲学不存在,没有信仰,精神也不存在。
  人之所以能认识自然、改造自然和创造自由的世界,是因为人有比世界更高的东西——精神自由。人的存在感是精神的炫耀,自由不能容忍不创造。假如人只是动物,没有精神,那么认识就是不可能的,而且相对于必然世界而言,不可能有哲学和绝对的真理。人类自由发展的事实已经充分地验证了西方的自由哲学不是扭曲了而是先天正义本善。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01 20:59:38

  李博阁 2017-04-01 07:24:44
  ...绝对精神在意识之前与在意识之后,不是一回事。所以我说,你们首先要认识自己是自由创造者,而不是被造性自由意志,才能克服意识的原罪,进而辨别是非。
  -------------------
  这一段折射出李博阁小盆友的智商水平。
  
  按照博阁小盆友的说法,一个人拥有精神(也叫做“最高的自我”、“自由”和“创造者”)和“被造物”两个部分,精神这一部分,在创造出“被造物”之后也不知是歇菜了、挂了、睡大觉了,还是灵魂出窍溜号了,反正是找不见影了,于是就由“被造物”来接管并主持人的日常思维等意识观念的活动,所以,人就屡屡犯错......
  
  因此呢,你就应该自觉地意识(是让你的“被造物”来意识?)到:应不断地“否定自我(这里的“自我”指谁?指“被造物”的意识?)”、并去寻找“最高的自我”(丫的,精神溜号外出了,你让你的“被造物”上哪儿去寻找?而且博阁小盆友十分肯定地说过:“被造物”识辨不出来“自由创造者”即精神。)
  
  各位看官,这像是一个智商正常的人的正常思维么?
  
  李博阁小盆友,你在看吗?:D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01 09:26:33

  李博阁小盆友前面已经承认自己的那套玩意儿是宗教性的,这一点丫倒挺诚实的。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4-01 09:10:56

  丫这一段回复帖笑S人!黑格尔的“绝对精神”在学理上是包括你那套“理论”在内的几乎所有的邪教理论的祖师爷,而你那套玩意儿在 邪 教 理论中 只能算是重孙子辈的,因此,你不认得你的祖师爷是谁这很正常。
  
  还有,丫假装读懂了作者此篇,并摆出一副站在作者一边的姿态,而实际上丫的思维方式也在作者所批判的范围内。博阁小盆友对此浑然不觉,很可笑!
  
  博阁小盆友,熟悉西方哲学史的人都能看清楚,你那套玩意儿不过是一个智商极其有限的人从西方哲学的思想库里拾了几块思想垃圾的碎片和拼凑而已,西方哲学中的精华,你一样都没有。

李博阁 2017-04-01 07:24:44

  蠢货,你的良心比黑格尔还要黑,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不懂你就虚心学着点。
  创造者的真理、绝对精神、最高的自我和自由,他们只能是同一个,不存在他的你的与我的区别,真理的唯一性就在于此。但是,在黑格尔那里是绝对精神现象,不是绝对精神本身,因为在黑格尔那里绝对是在绝对必然性的形式里实现的,已经不是绝对具体的精神生命,而是概念的生命,就像电子游戏中的生命一样,精神异化。用康德的话说,“先验辩证的幻相”。同样你把创造性自由与被造性自由和意志混淆,都是意识的罪过。绝对主体何以变成了绝对客体?
  绝对精神在意识之前与在意识之后,不是一回事。所以我说,你们首先要认识自己是自由创造者,而不是被造性自由意志,才能克服意识的原罪,进而辨别是非。否则,就会出现“主观何以变成了客观?——矫正被西方主流哲学扭曲了的概念”的丑事,拿不是当理说。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31 23:26:56

  黑格尔有一点是猜对了,即人的自由意志和能力是建立在认识和把握自然规律、包括认识与把握人类自身的意识能力的奥秘的基础之上的。也就是说,人的自由意志和能力是一个不断获得、不断从低级走向高级的过程,这个过程中,人类认识自然世界及其事物跟认识自身是交织在一起的。
  
  李博阁小盆友非要把认识外部世界跟认识“自我”分割开来,胡扯什么“被造物”,猪头一个!呵呵~~~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31 23:08:45

  李博阁 2017-03-31 21:10:54
    蠢货,你的意识和理性功能与被反映和被认识的东西是同一个东西吗?难怪你总是拿必然性和被造物等客体的眼光对待自由主体和创造者,原来你是狗眼看人低的货色。
  ----------------
  李博阁小盆友,你真是执迷不悟、猪头一个,还在坚持你的荒谬扯蛋的“被造物”论点?!这世界上哪有什么“客体的眼光”、“自由主体”这些东东?你这些玩意儿纯属猪头哲学。笑S人!
  
  哲学讲的自由是指人的自由意志,不同的人所具有的自由意志是不同的,没有你说的那种“唯一”的、神圣的、至高无上的所谓“自由”。
  
  黑格尔所谓的“自由王国”指的是“绝对精神”的世界,意思是说,当人类认识了所有的自然规律后,人类也就洞悉了世界的全部奥秘,这个时候人的自由意志就跟“绝对精神”达成同一或一致了,人类也就进入了绝对自由的状态。而在此之前,人类的自由意志距离“自由王国”还差得老远老远。
  
  黑格尔哲学理论中的“绝对精神”纯粹是黑格尔提出的一个假设,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就如同宗教信仰假设有一个至高无上的上帝是同类性质的。
  
  还记得前面我一直追问你:你所说的精神是指“绝对精神”、还是指别的?而你闪烁其辞不敢正面回答。我就知道,你丫的连黑格尔哲学的皮毛都没够着,是小盆友档次的。

李博阁 2017-03-31 21:10:54

  蠢货,你的意识和理性功能与被反映和被认识的东西是同一个东西吗?难怪你总是拿必然性和被造物等客体的眼光对待自由主体和创造者,原来你是狗眼看人低的货色。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31 20:12:12

  小盆友,心灵不是哲学的专业术语,而是文学家们常用的语词,它泛指人的意识、理性、精神等等的综合。就是说,不同的人的心灵并非千篇一律的东西,而是千姿百态的。另外,也不是所有的人之间都是心灵相通的。因此,“心灵是最高的”这话究竟什么含义就难以说清楚了,比如,是否把那些丑恶的心灵也包括在内?
  
  李博阁,也许你的生理年龄已经一大把了,但在哲学思辨上你还是个小学童,是小盆友档次地!呵呵~~~

李博阁 2017-03-31 19:48:46

  意识产生于心灵的相通和相互理解,同时还是我与非我的区别,意味着同逻辑原则的一种关系,即自由因果关系和必然因果关系,没有其它种情况。就是说,你我无法沟通,因为你缺心眼,而人的我、普世价值自由的我与非我的你和你的意识具有不可逾越的鸿沟,即自由因果律与必然因果律,二律绝对背反,创造性的人与被造性的物不可混为一谈。

李博阁 2017-03-31 19:21:27

  你的心灵与你的意识没有关系吗?如果有关系,那么你下面一个帖二句话不自相矛盾吗?
  “我从未讲过“心灵是最高的”这类话,也从不这样认为。~~~无论是从个体人的角度看,还是从人类历史的角度看,都是先有了意识”
  你出尔反尔,信口雌黄。我真怀疑你配不配做人。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31 10:45:05

  西方哲学关于“人性天赋”的论点是错误的。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31 10:40:12

  我从未讲过“心灵是最高的”这类话,也从不这样认为。李博阁小盆友,你把随意把别人的论点强加于我,你心术不正,很不厚道。鄙视!
  
  小盆友,你自以为是,把你那套“哲学”看得高深,以为能理解的人没几个,而实际上早就有人做过比你更完整严密的论述,相比之下你不过...是一只嫩雏。呵呵~~~
  
  事实上,无论是从个体人的角度看,还是从人类历史的角度看,都是先有了意识,而后才有了精神,而不是相反。与此相对应,人性,包括人的理性、人的自由意志(自由是自由意志的简称,李博阁小盆友不知道这一点)都是后天构建起来或进化而形成的。
  
  人与人之间存在的意识能力、理性、自由意志等精神上的差别并非是先天的、而恰恰是后天进化或构建过程中形成的。

李博阁 2017-03-31 08:03:50

  混混草的愚昧在于,知其然不知所以然,缺乏绝对具体的东西。即只承认有心灵者是高级的,否则是低级的。自以为心灵是最高的,不晓得心灵是依赖精神而存在的。就像飞机自以为是高级的,飞禽是低级的,飞机自己不知道离开了人就会成为废物一样。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30 22:49:18

  李博阁小盆友,你那套理论仅适合你,你就是你所说的“被造物”,而你的主观比猪观好不到哪里去。
  
  熟悉近代哲学史的网友应该不难看清楚这一点:李博阁在这儿讲的那一套,跟德国纳粹所信奉的哲学理论有很相似的地方,纳粹宣扬雅利安人种是世界上最优秀最高贵的,就是李博阁所讲的那类能够认知“最高的自我”、拥有“自由的意识”、以及即唯一的精神的高贵人种,而其他民族则都是李博阁所谓的“被造物”,当然是低级愚昧的人种。当然,纳粹的哲学比李博阁小盆友的“哲学”更完整、更严密。
  
  换句话说,李博阁的“哲学”虽然简陋且漏洞百出,但却具备了纳粹理论的诸多基本要素,也就是说,它的发展趋势就是通向作恶,通向反人类,是很邪恶的“哲学意识”的雏形。对于这一点,李博阁小盆友当然是完全无知和完全无意识的。
  
  我的意思是说,李博阁小盆友绝不是主观故意地宣扬这种隐含着邪恶意识的“哲学”,而完全是因为无知、因为愚昧而走到了这一步。

李博阁 2017-03-30 21:19:10

  唯一的创造者远高于再多的被造物。蠢货,你把自由因果判断变成了自然因果判断,创造性完全不在被造心里起作用,被造性穷尽了创造性,那么你的自由在你之外,你的主观也就变成了猪观。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30 19:46:31

  李博阁小盆友,你那些“哲学”理论仅对你而言是正确的,除此之外,它漏洞百出,G屁不通,纯属思想垃圾。你的回复帖清楚地显示了这一点,我相信大家自有判断能力。

李博阁 2017-03-30 18:26:59

  混混草,你精神上的白痴不在对自由观念的态度上,而在对自由精神的态度上,南辕北辙。丧失精神是你心灵的必经之路。既然一切存在都是合乎理性的,那么两条腿存在的你并不比四条腿存在的它高级!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30 15:03:54

  李博阁 2017-03-30 13:32:28
  ... ...自由的因果就是前后自相矛盾的,即自由创造的结果总是自身的反面(必然物和被造物),与自然因果律和矛盾律先天背反。
  -------------------
  慎重地想了一下,还别说,这一段没全说错,用在你身上是非常正确的,你就是自由的精神造出来的、跟自由精神本意相对立即矛盾冲突的、脑子短路理性残缺的“被造物”。
  
  恭喜恭喜,你总算说对了一回!:D

李博阁 2017-03-30 13:32:28

  即便是对牛弹琴,我也要彰显一下人的精神。
  自由的因果就是前后自相矛盾的,即自由创造的结果总是自身的反面(必然物和被造物),与自然因果律和矛盾律先天背反。
  自我否定中的自我是与被造物相关的心灵,而否定能力则是与自由相关,即人是通过创造性自由才能创造新的自我,进而完成否定旧的自我。也就是说心灵不仅仅是反映客观事物而建立的自我,更重要是反映主观通过自由精神指向的自我。因此,人类发展的动力是自由,而动物不存在自我否定。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30 12:30:55

  李博阁小盆友,这点儿屁事一样的简单问题你闪烁其辞、绕来绕去总也说不清楚,真替你捉鸡哪!:D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30 12:12:56

  李博阁小盆友,你脑子里有若干处是“接错了线”从而是短路的,这种“短路”就表现为思维过程混乱,胡乱“串门”,根本建立不起来逻辑,你也根本不懂逻辑是咋回事。你写的帖子就是证明。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30 12:06:03

  你丫的前后自相矛盾,哪有什么逻辑?
  
  既然精神就是“最高的自我”,反过来“最高的自我”就是精神,这事既然是自明的,干嘛费鸟事那去“否定自我,去寻找最高的自我”?吃饱了撑的?!
  
  如果必须要说、强调必须要否定自我、从而去寻找“最高的自我”,那就等于说这事不是自明的。你丫的这么简单的逻辑都弄不清楚,尽特么的瞎扯!不是吗?!
  
  还有,认识自然事物跟认识“最高的自我”是两回事,这不是你说的么?一转眼就忘啦?让你说清楚谁以及如何寻找“最高的自我”,你丫就去扯“万事万物如何如何”,你这不是自己扇自己的大嘴巴嘛?

李博阁 2017-03-30 11:29:51

  万事万物都是高确认低,自由作为创造者至高无上,不存在看不出自己的产物,最高的我没有不认识的非我。因此,康德说,“一切意识都是我的意识,并伴随着我的一切”。精神是心灵的存在根据,心灵是对精神的认识根据。用自由的意识结构来说,心灵是通过被造物来背反的知道精神创造者的存在,与自然因果同一必然性的思维结构不同。即,总是在必然现象的背后关联着自由本体,在自然物、被造物的背后关联着创造者,在物质世界的背后关联着精神。即自由因与果不可以割裂开,不可以与自然因果混淆。

李博阁 2017-03-30 09:42:56

  大多数人指被造物,是因为精神创造者永远是质的单一者,不存在多数和少数。并且精神的生存是信则有不信则无。但这个无不是动物的无,而是心灵只有外在的自然物和被造物,无内在自由精神的自发创造力;这是意识的原罪。

李博阁 2017-03-30 09:14:27

  在逻辑上,创造性的自由因先于和高于自由结果;自由结果作为自然的原因先于和高于自然因果;即先天的先于高于天然的和后天的,并且是绝对的和形而上的。而自然因果和选择性的自由因与果,它们的高低则是相对的和辩证的。到哪里去寻找最高的自我?不难看出,心灵是在被造物里寻找,于是陷入相对,因为它处在自然因果逻辑的中间,不知道开端和终结,你对寻找保证的寻找本身就是错误,它意味着最高的服从最低点。最高的自我不需要保证,因为精神的惟一标准是精神自身。自由至高无上,不依赖于非我,即精神自明,是谓最高的自我。看来,压死骆驼的不是最后一根稻草也不是混混草,而是越来越重的草包。“知识越多越反动”!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30 09:00:09

  李博阁说别人自相矛盾,其实是他自己的“哲学”自相矛盾,漏洞百出,一塌糊涂!:D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30 08:56:48

  李博阁小盆友,你是说,“自然的意识结构”能看请外部的事物的世界,但看不请“最高的自我”;而“自由的意识结构”(李博阁认为绝大多数人不具备这个)能够看清“最高的自我”,却看不请外部世界的自然的事物?
  
  你丫的这是要把人分为两大类,一类人(即绝大多数人)拥有前者、而另一类人(极少数人)则拥有后者么?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30 08:46:30

  李博阁小盆友,你的“哲学”理论漏洞百出,而你却浑然不觉,让人笑掉牙!
  
  若不服气,请解释清楚是哪个在寻找“最高的自我”?不把这个问题弄清楚,你就是妄论内因。

李博阁 2017-03-30 07:52:34

  既然揭示物质世界、反映外因的是自然的意识结构,那么揭示精神世界反映内因的就是自由的意识结构。但是人有自然和自由双重性,二者混淆和一元论就会出现自相矛盾,产生恶。而自然动物和自由上帝则是单一性,不存在自相矛盾,无恶。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30 07:45:25

  依照李博阁的说法,“最高的自我”就是精神,而不是任何别的什么。就是说,“最高的自我”下面有若干个低级的“自我”,这些低级的“自我”是要被不断的否定的,既那个叫做“精神”的东东、也是唯一的“自由”、或者叫做“最高的自我”,会不断地否定那些低级的“被造物”的自我。
  
  各位看官,你们看明白了李博阁的“哲学”理论了么?:D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30 07:37:52

  依照李博阁的说法,“最高的自我”就是精神,而不是任何别的什么。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30 07:31:13

  李博阁 2017-03-29 23:00:00
    寻找最高的自我,即认识你自己是创造者还是被造物,由于意识作为精神派生物或被造物,无能认识创造者,.....
  -------------------
  丫你真搞笑!“寻找最高的自我”的主角是谁?是你所讲的“精神”么?难道“最高的自我”不是精神创造出来的?还是说,精神创造了“最高的自我”后一转眼就不认识它了?荒唐!
  
  对了,依照你的说法,绝大多数人是没有精神的“被造物”(真特么奇了怪的:这些人的精神跑哪儿去了?没有精神,这些人的意识又是被谁、以及怎么造出来的?李博阁小盆友的“哲学”理论玄之又玄哪?!),他们根本就没有能力、是绝无可能找到“最高的自我”的,因为那就是博阁所讲的“精神”。博阁小盆友,你丫成心故意地忽悠绝大多数人、即那些“被造物”。对不?
  
  第三种可能是:“寻找最高的自我”的重任是由你提到的“心灵”来承担的,而这个“心灵)是在精神和意识之外的第三者。它不可能不是第三者,因为,若不是,那就回到前两种情况。
  
  而,请问李博阁,一个没有精神和意识的“心灵”究竟是个神吗玩意儿?

李博阁 2017-03-29 23:00:00

  寻找最高的自我,即认识你自己是创造者还是被造物,由于意识作为精神派生物或被造物,无能认识创造者,因为万事万物都是高认识低,不存在相反。如果精神没有对自由的信仰,那么必然把自己的造物当作了自我,这是意识原罪和自欺,大多数人不自知。
  精神食粮都是信仰,精神载体才是食物。精神说话总是创造,而心灵说话则是创造的结果和对被造物的认识。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29 22:02:21

  之所以问你这些问题,是因为你始终没有回答“精神在哪儿”的问题,没法子,只好换个方式继续追问。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29 21:58:21

  李博阁,你说绝大多数人都是“被造物”,而按你前面的说法,“被造物”只有意识、没有精神,也就是说,绝大多数人是没有精神的(所以,“被造物”之间是各个不相同的)。而具有精神的创造者是唯一性的。那么请问:具有精神的创造者是唯一的,这个意思是说世界上具有精神的人只有一个?还是说具有精神的人都是那种具有“唯一性”的、即所有的属性和内外特征都完全相同(打个比喻就像克隆人那样)的人?
  
  
  还有你这句话“当你把自己绑在任何一个可知的事物和概念(即被造物)上时,你总是发现都不是我”究竟什么意思?比如当你吃饭(既你把自己跟食物“绑在一起”)的时候,你发现正在吃饭的那个“你”不是你自己?再比如,就现在、在论坛这儿当你说“精神”、“创造者”、“自由”、“被造者”、“我”等概念时,你发现了正在说话的“你”不是你自己?不是你,那又会是谁呢?是鬼魂?还是哪个没有精神的“被造物”?:D

李博阁 2017-03-29 21:01:27

  我与非我的分开就可以验证或自明我就是自由,创造者的自由。当你把自己绑在任何一个可知的事物和概念(即被造物)上时,你总是发现都不是我,这种否定的能力本身才是我,即唯一者,当然是创造性的唯一者,而不应该是被造物的唯一者,但大多数人都是后者,没有相同的被造物,由此一个人一个想法或一种动物,缺乏无差别的爱。

李博阁 2017-03-29 20:28:35

  自由创造的历史总是新的,千头万绪多样性。每个人应该经历过某个历史的中断、终结等自我否定,至少树立了自我人格,但是人格的分裂和扭曲就与意识的原罪有关。反之,自然动物的历史总是不断地重复和轮回专制的必然性,是为旧的。比如,马性和猫性乃至朝鲜的金姓等,它们自己永远不会偏离自己的专制轨道。除非精神落在它们的头上,与人性自由一样。

李博阁 2017-03-29 19:35:09

  精神具有自由因果的创造能力,如同心灵具有自然因果的认识能力一样,是能力。借用康德的话来说:“自由是唯一我们先天自明的能力”。即精神相对于自己的直觉行为,其后被体验到的东西(即自由)进入记忆之中即是自我,同时区别非我;即自由的因(我)与果(非我)之间的张力引发的才是意识。
  人没有自由精神能有自我吗?没有自我能有意识吗?如果意识是物质的反映,那么自然动物的因与果之间的张力和物体之间的引力就都是意识。显而易见,自由的意识结构与自然的意识结构不是一回事。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29 16:25:45

  李博阁 2017-03-28 20:35:53
    意识观念中的精神等于被造物中的创造者。
  ---------------
  请问:人的观念意识被(精神)创造出来之前,精神处在何处?以及,精神是以什么方式存在的?还有,这一切你是怎么知道的,即你依据什么这样说?为什么就不能是观念意识创造了精神?
  
  
  李博阁 2017-03-28 20:35:53
  ...克服意识的原罪,只有创造者与被造物分开,自由与必然二元论。
  ----------------
  你是说要把精神跟观念意识分开?怎么分开?口中念念有词“自由与必然二元论”就可把它们分开?
  还有,恕我冒昧猜一下分开后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精神又创造出来新的观念意识,新的观念意识跟先前那个可能是亲密融合的,也可能是互相打架的;然后它们又被分开,精神接着又创造出来新的,如此循环不止,产生出来数不胜数形形色色五花八门的观念意识,最后跟个垃圾场似的。
  
  
  李博阁 2017-03-28 20:35:53
  ....所以,每个人都应该对自我意识结构的批判。
  ----------------
  这等于是说,每一个人的躯壳里还有一个凌驾于精神与意识观念之上的东东,此东东能够操“刀(也许是其它什么神器)”将精神与意识分开,并对意识加以审查、评判、甚至予以切除。请你披露一下,此东东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29 16:25:02

  李博阁 2017-03-28 20:35:53
    意识观念中的精神等于被造物中的创造者。比如,旧哲学旧上帝,康德的全部批判就在于此,克服意识的原罪,只有创造者与被造物分开,自由与必然二元论。所以,每个人都应该对自我意识结构的批判。
  
  李博阁 2017-03-28 20:35:53
    意识观念中的精神等于被造物中的创造者。
  ---------------
  请问:人的观念意识被(精神)创造出来之前,精神处在何处?以及,精神是以什么方式存在的?还有,这一切你是怎么知道的,即你依据什么这样说?为什么就不能是观念意识创造了精神?
  
  
  李博阁 2017-03-28 20:35:53
  ...克服意识的原罪,只有创造者与被造物分开,自由与必然二元论。
  ----------------
  你是说要把精神跟观念意识分开?怎么分开?口中念念有词“自由与必然二元论”就可把它们分开?
  还有,恕我冒昧猜一下分开后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精神又创造出来新的观念意识,新的观念意识跟先前那个可能是亲密融合的,也可能是互相打架的;然后它们又被分开,精神接着又创造出来新的,如此循环不止,产生出来数不胜数形形色色五花八门的观念意识,最后跟个垃圾场似的。
  
  
  李博阁 2017-03-28 20:35:53
  ....所以,每个人都应该对自我意识结构的批判。
  ----------------
  这等于是说,每一个人的躯壳里还有一个凌驾于精神与意识观念之上的东东,此东东能够操“刀(也许是其它什么神器)”将精神与意识分开,并对意识加以审查、评判、甚至予以切除。请你披露一下,此东东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李博阁 2017-03-28 20:35:53

  意识观念中的精神等于被造物中的创造者。比如,旧哲学旧上帝,康德的全部批判就在于此,克服意识的原罪,只有创造者与被造物分开,自由与必然二元论。所以,每个人都应该对自我意识结构的批判。
  黑格尔的“精神现象”无非是辩证法把创造者不可转移的自由转移给了被造物,被造性自由与创造性自由的混淆即认识必然性越多越自由,对自由精神产生虚假的实在。
  精神是人身上的自由生命或创造使命,自由创造是人身上的精神,精神只有通过自由不断地创造才能完成自身作为创造者的实在。所以,完整的人是具有精神和物质两个世界,创造者和被造物两个伦理,自由和自然两个生命。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28 11:56:33

  你闪烁其辞不敢正面回答问题哈?
  
  你把精神说成是创造者,而意识是“被造物”,但没明确回答你讲的这个“精神”是指存在于每一个人的意识观念中的精神,还是黑格尔哲学所指的“绝对精神(黑格尔又称之为绝对理念)”的精神?

李博阁 2017-03-28 11:16:25

  精神与意识是创造者与被造物的关系。说白了,假如前者是心眼,那么后者则是肉眼。由此可以看出,自然动物是脱离创造者的被造物,即自然的产物,而完整的人则是具有创造和被造双重性,电脑只是与人关联的被造物;由此,人类的自我改造和进化才是可能的,电脑的升级是可能的,主观变成了客观也是可能的。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28 09:28:40

  你丫的直接说(精神世界里的)自由、上帝和创造者是同一回事不就得了,干嘛再赘述上一句“他们之间如何如何的”?反之,如果必须说“他们之间如何如何”,那么你就必须说明“他们”分别谁是谁,而不可不可混为一谈。这是语言表述的基本要求。丫你说对不?
  
  另外请问:你所讲的“精神世界”指哪个?是黑格尔哲学所指的那个“绝对精神”的世界,还是指存在于、并表现为每一个人的观念意识的精神世界?你丫能否给一个清晰明确不含混的回答?

李博阁 2017-03-28 08:16:34

  你可真是笨的滑稽。
  精神世界的自由、上帝和创造者之间没有差别也没有局限,他们之间只有爱,人与人之间也应该如此,只是因为我们共有同一个人之为人的自由。就像物质世界的恒星与太阳是一回事一样,同出异名。但是前者永恒至高无上,谈不上出或不出,而名无非是思想对对象的有限认识而已。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27 22:27:55

  李博阁啊,你咋不敢回答我的问题?
  
  你弄出来一个跟上帝平起平坐并列的“创造者”,那到底是个什么玩艺儿?你给大家说说嘛!:D

李博阁 2017-03-27 08:45:01

  你出来混,没有一点长进,仍然停留在意识的自然范围内,自然环境的可怜产物,完全被造决定的意识结构,当然无法在被造物和创造者之间作出区分,不可能懂得自由、上帝和创造者之间不存在客观性的鸿沟。既然你早就领教过了,但由于你主观缺乏自由能动和自由伦理,必然总是看不懂和犯浑,越混越混蛋,这也就验证了“主观”何以变成了“客观”的另一个说法,即是堕落!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26 22:16:28

  李博阁 2017-03-26 18:11:49
    就自由的形式而言,小学生都应该知道我就是我,只是从客观方面看;即,我、上帝和创造者才是未知数x、y和z;但从主观方面看,他们都是自由,是具体普遍的单一者,绝对无差别。
  -----------------------------------
  早就领教过了,这丫你一逼他讲一讲他所认同的哲学理论,他就“跳大神”、满嘴跑火车说胡话。上面这段话含有下面这样几层意思:
  
  1、这丫的“自我意识”既能够从主观的视角审视自己(其实大家都具备这能力)、审视上帝和“创造者(丫没说是个什么东东,姑且悬疑)”,又能支配自己的自我意识跳出自己的主观意识范围之外,找到一个客观的视角来审视自己、以及审视上帝和“创造者”!!!你若相信他的话,就不能不佩服这丫比神仙还要神!
  
  2、不过,一旦“跳出来看”就有点不太妙,就会把自己、上帝和“创造者”看成未知数x、y和z(我选择相信这丫跳出来看过,而不是瞎猜的)。
  
  3、我揣测,丫的意思是告诫我们:不要试图去寻求客观的东西,甚至都不可以去想、不可以去追问有没有客观这回事,因为,你一那样做了就会坏事,不仅那些东东回立刻变成未知数xyz,连你自己都会成为邪恶的!
  
  李博阁,我没理解错,这是你的意思吧?!

李博阁 2017-03-26 18:11:49

  就自由的形式而言,小学生都应该知道我就是我,只是从客观方面看;即,我、上帝和创造者才是未知数x、y和z;但从主观方面看,他们都是自由,是具体普遍的单一者,绝对无差别。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26 13:21:28

  请问李博阁,你讲的“创造者”指谁?上帝?还是别的什么,比如丫的你自己?
  
  还有,“自由不二”,指谁的自由?上帝的?还是众生的?以及,众生一旦拥有了你讲的那种“唯一性的真理”,他们还能够自由不二么?
  
  丫装了一脑袋迷魂汤!呵呵~~~~

李博阁 2017-03-26 09:32:24

  自由作为创造者的真理只有一个,即自由不二,真理的绝对唯一性就在于此,具有普世的价值。据此,哲学就是宗教,除非是被造性的哲学和宗教,既一个人一种哲学、一种宗教,大家没有相同的被造物和信仰就像没有相同的歌曲一样,或者是假恶丑的哲学和假恶丑的宗教。
  所以,混混草把创造者的哲学和宗教理解为被造物的,他不是蠢货就是假货!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26 07:25:45

  回复李博阁,
  
  秉承批判性思辨是西方哲学的一个优秀传统。而你是抱着对某个先哲膜拜、信仰的心态,把某个哲学学派的理论或理念当作了神学,就是说,你的哲学跟宗教信仰已经毫无二致,实际上就是挂着哲学招牌的宗教信仰;而你那套“哲学理论”早就沦为了陈词烂调的说教,甚至是胡说八道。

李博阁 2017-03-25 19:59:52

  可以看出,大多数人和作者哲学都不到位,尽管名义上在哲学论坛,其实就像动物看人、被造物看创造者一样,不可能看懂。也许他人客体不是罪恶就是魔鬼,是正确的。罪恶与魔鬼就在于心灵总是把自己看作主体,而把自由创造者当作客体,不晓得认识主体作为被造物永远是自由创造者的客体。所以,康德说“心灵主体在内直观中则是先验的客体”~“自由是道德意志的存在根据”,“道德意志则是自由的认识根据”。
  在逻辑上,自由因(超验自由)先于并高于自由果(先验客体或心灵),自由果先于并高于自然因果。即,客观的东西恰好是“主观”的,主观的东西恰好是“客观”的。因为认识主体是自由主体的造物,是谓先验客体,而认识客体则是认识主体的造物,但创造者认识自己的造物,客体已经永远是现象了,他人和被造物不可知。现象与物自体之间的区分不是在认识主体与客体的关系之中,而是在物自体自身里。
  所以你们首先要成为创造者,从自由先天本善出发,才能步入哲学,否则,在你们那里自由本善的缺席就是恶。

天香豆混混草 2017-03-25 14:05:58

  作者的分析论证精准到位。赞!
  
  西方哲学史既有卓越的贡献,也制造了大量的思想垃圾,反思并批判之是早晚会发生的事情。能者捷足先登。

陈才天(a) 2017-03-24 22:45:43

  没读完全文,但同意第二自然段那几位大师的观点,否则,人的思想活动包括政治活动就没有客观性了。比如道德规范的客观性就不复存在了。主体性、主观性与客观性的位置是在不断发生变化的,哲学之所经浑沌的原因就在于此。

nfair11 2017-03-24 22:38:51

  政治虽然必须是不完美的,为何却没有专制者的位置
    英国伦敦经济学院退休教授米诺格认为根本原因是据说古巴格达哈里发伦·拉施德昌乔装成乞丐以访查民情。聚集在绝对权力周围的谄媚者们包围着哈伦,他只有使用迂回战术才能了解真实情况。哈伦就是那个著名的伊斯兰国王,他宣布将山鲁佐德处死,可是山鲁佐德会讲好听的故事,讲了一夜又一夜,哈伦听得入迷,一再推迟执行死刑,最后竟娶她为王后。这个著名的故事生动地描绘出专制体制的形象:那种政体的秩序依靠武力来建立,以恐怖来维系,朝令夕改,反复无常。
    专制主义的本质是无论是在事实上还是在法律上都不存在对统治者不受制衡的权力的挑战。臣民的唯一任务就是献媚。那里没有国会,没有反对D,没有新闻自由,没有司法独立,也没有法律来保护财产不受强权剥夺。一句话没有公众舆论,只有专制统治者的强音。
    多数社会多源于军事征服,武力征服后自然会产生专制制度,所以能够建立一种公民秩序或政治秩序就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民主的本质就是自治,还有民主起源于地方自治。
  英国伦敦经济学院退休教授米诺格说:政治往往意味着政治必须是不完美的 意识形态往往意味着压迫,斗争,解放。而政治则与意识形态不一样,政治意味着着任何国家都存在着多种多样的生活方式,灵活的政治体制必须使其公民都按自己的意愿生活,这样说的一个意义就是生活的大部分内容不关乎政治,正如踢足球的大部分内容不是与裁判争执一样。一切都是政治的说法准确无误地标志着用人治代替法治的意识形态意图、政治的另一个含义是:政治必须是不完美的,因为如果允许成员在道德上负起责任,其中必定有道德上不负责任的成员。民主社会是因为自由自治而强调法治
  
  民主社会层级少,而且每一级政府都是民选的,这意味着上下级政府没有行政管理的隶属关系,也就是说,联邦政府无法通过人事任免和行政惩罚来达到管理下级的目的,避免过度集权导致的严重腐败,这样的好处是各级政府是自治的,自由度很大,可以促进地方发展,至于社会秩序只能用大家都承认的法律来维持,这也是民主社会非常强调法治的原因,但是民主社会法治的原则是捍卫自由人权,而不是专制社会的秦法维护专制。所以民主社会的法律也是非常文明的,是自由民主人权的工具。
    在2013年以前中国每年被判刑坐牢者达100万之众,50万人给劳教(现在依然违法拘人),涉及300万个家庭,现在达到250万人被拘押判刑,涉及600万个家庭,如果这么多人无法在司法系统和法庭上得到公正、公平、依法和一视同仁的对待,那么他们还会信任法律吗?他们以后就很可能成为动乱的根源,罗斯福说改革不是集中营万人冢,就这点来说镣铐枪杀不是他们的临时措施而是祭台,要套用到当今,虽有不恰当处,但却令人深思,这恐怕是一种需要革命而不是改革的严酷现实,所以说上帝死了是有道理的,因为路易皇帝的残酷统治才有撼动世界绝对君主制的法国大革命,所以改革是温和的不是温和的就不是改革而是暴政是有一定道理的。美国是西方发达国家刑法最为严酷的国家,因为美国在宪法里明确保障公民拥有枪支的权利,这是美国之所以刑法严酷的原因之一,但美国只有十几万人被判入狱,但美国仍然有十九个州废除了死刑,每年执行死刑的只有不到十几名。欧盟和俄罗斯则废除了死刑!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