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枫:有“免于匮乏的自由”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77 次 更新时间:2017-02-12 23:29:01

进入专题: 自由  

周枫 (进入专栏)  

  

   提要:自由的基本含义是指不受限制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是,自由主义者认为只有人为的恶意的限制才是不自由,自然和资源匮乏所施与的限制不能称为不自由。这是因为,前者包含道德意义,后者仅是一个自然事实。左派认为,对于穷人而言,仅仅具有不被限制地做某事的权利是没有意义的或只有形式的、虚假的意义,真正有意义的是一个人具有做某事的能力,因此,自由就是具有做出选择的手段和资源。这种自由观成为国家干预和福利主义政策的基础。但是,本文认为,若把免于匮乏定义为自由,将会导致自由概念的混乱,并会在实践上以为,自由的进步不在于限制权力、建立法治,而在于发展福利、实现平等。

  

   关于自由问题的争论,重要的不在于什么是自由——这是不可能有答案的,而在于是什么样的自由。之所以需要区分不同的自由,是因为不加区分地把它们统称为自由容易产生一种假象,以为既然使用同一个概念,它所指的东西就是可以互换的。这会导致严重的后果。正如哈耶克所指出的:“我们必须驳斥这样一种说法,即由于我们采用了同一术语来指涉各种自由,所以它们乃是同类的不同变种。这实是产生危险谬论的根源,甚至是一种会导致最为荒谬结论的语言陷阱。……因为我们不可能通过少许牺牲其中的一种状态以求较多地达致另一种状态而最终获致自由的某种共通品格。”[1]

  

   一

  

   我们可以在许多种意义上说一个人是自由的(或不自由的),但是,自由的最基本含义是指不受限制和阻碍(或束缚、干涉、控制、强迫和支配等),或限制和阻碍的不存在。这似乎是一清二楚、无可疑义的。可是,问题在于,来自什么的限制和阻碍?如果这个问题不讲清楚的话,我们关于自由的概念就会一团混乱。

  

   对此一问题的最简单回答是:来自他人的强迫或威胁就是对我的限制和阻碍,它们导致我不能做出被强迫和威胁所要求的行为之外的选择。在此,限制和阻碍被认为是来自于某种人为的、故意的行为。而自由就是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作出选择,而不是在他人的意志支配下作出选择。

  

   在这个意义上的自由就是“消极自由”(negative freedom),其含义是外部阻碍的不存在,或不受阻碍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英国政治思想家以赛亚·伯林说:“对自由的捍卫就存在于这样一种排除干涉的‘消极’目标中。”[2]negative的含义是“否定”、“取消”、“排除”的意思,在消极自由中,就是否定、取消和排除外部障碍,也即外部障碍的不存在。

  

   问题是,一个人的外部阻碍并非仅仅是人为的、故意的干涉和强迫,还存在着并非人为的、无意的、自然的限制和阻碍。但是,一般认为(尤其是自由主义者这么认为),仅仅人为的、故意的干涉和强迫才是不自由,而无意的、自然的限制和阻碍并非不自由,起码,不是我们一般谈论的那种不自由。哈耶克这样写道:“人于某一特定时间所能选择的各种物理可能性的范围大小,与自由并无直接的相关性。一个陷于困境的攀登者,虽说只看到一种方法能救其生命,但他此时无疑是自由的,尽管我们很难说他是有选择的。此外,人们如果看到此攀登者跌入深渊而无力脱困,那么我们虽然可以在比喻的意义上称其为‘不自由’,但大多数人仍在很大程度上认为其状态中间存在着‘自由’一词的原始含义;说他被‘剥夺了自由’或被‘困而丧失自由’,其意义与它们适应于社会关系时的意义极大不同。”[3]这就是说,即使我面临的困境使我丧失了选择的余地,如掉进深渊、被猛虎追赶等,但是,只要这不是某人强制和干涉我的结果,我就仍然是自由的。自由或不自由只表示人与他人之间的关系状态,而不表示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状态。自然给于人的限制、阻碍和支配没有道德意义,因此称不上是不自由。

  

   自由的含义是不受限制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是,这不等于所有的限制都是不自由,不等于自己所有想做的事情受到阻碍都是不自由。一个人遗憾自己不能够像电影演员一样漂亮,痛惜自己不能成为数学天才,抱怨自己不能生一个小孩,等等,这些限制并不是不自由。自由并不等于具有能力或力量,也即,自由并不在于能够实现愿望。问题倒不是我们不可能实现这些愿望,因而需要压制以致泯灭自己的欲望,以实现心灵的自由,而在于,即使能够实现这些愿望(随着科技的进步),也不等于自由就必定可以实现。这样的自由观,即作为能力或力量的自由观,把人们实现愿望的自然障碍的克服作为自由的核心,这种自由已经不是一个政治问题,而成为了一个科学问题。

  

   自由的含义不在于“能够”去做某事,而仅在于能够“由自己”来选择去做某事。我们完全可以设想,在某种情况下,一些人具有高于同时代人的某种能力(比如他们是掌握着高科技的工程师、科学家),但是却听命于在权力上掌控他们的人,因此他们根本不能由自己来选择实现愿望,而只能去实现操纵他们的人的愿望。因此,尽管他们是一批很有能力的人,并且能够实现许多常人所不能实现的愿望,但是他们谈不上是自由的人。

  

   十八世纪法国思想家爱尔维修对这点说得很清楚:“不能像鹰那样飞翔、像鲸那样游泳并不叫不自由。”“自由人就是没戴上镣铐、没关进监狱、未像奴隶一样处于惩罚恐惧之中的人。”[4]人为的阻碍是政治性或社会性的,是我们要给予辩论的——谴责或捍卫,而自然的阻碍不在政治性或社会性的辩论范围内,无论是谴责还是捍卫都毫无意义。当我们使用“自由”或“不自由”这对词时,带有或强或弱的情感意义(而不止具有描述意义),我们是在批判什么或维护什么的意义上来使用这对词的。自然本身在道德上是没有意义的,因此不能作出评价,也不会去作出评价。我们不会对一头咆哮的公牛对人的伤害加以谴责,或将一场灾难深重的地震指为不公平,这是因为这些伤害不具有道德的意义,也就是说其根源是我们不给予评价的非道德行为。

  

   我们谈论自由时,不仅仅是在描述一个事实。谁也不否认,自然施加于人的限制毕竟也是一种限制,克服这种限制当然是人类永恒追求的。人类面对自然,从原始时代的盲目、无知和迷信走向今天科学的发达无疑是一部人类进步史。但是,我们在使用自由概念时,已经赋予其一种道德的含义,因此我们追求自由是要遏制和消灭人间的恶,而不仅仅是要摆脱限制。

  

   二

  

   因此,人为的限制和自然的限制所包含的意义完全不同,我们不可能笼统地统称它们为不自由。同样的状况也发生在我们下文要追问的语境里:资源匮乏或贫穷所施于人的限制,其含义构成“不自由”的概念吗?或者说,我们有“免于匮乏的自由”吗,就如我们有免于强迫的自由一样?

  

   如上文所述,一个人即使拥有做某事的能力,也不等于他是在不受强迫的情况下去做某事的。反之亦然,没有人强行阻止你做某事,并不必然意味着你实际上能够做某事:没有人阻止你,只是表明你有做某事的权利,但并不表明你也有做某事的能力。

  

   于是,这样的观点就产生了:仅仅具有做某事的权利是没有意义或意义不大的,甚至只具有形式的、虚假的意义,而真正有意义的是一个人能够做某事。比如,在贫富两极分化、穷人食不果腹的情况下,声称所有的公民都享有比如说旅游度假的权利,无疑是一个残酷的玩笑。对于那些一贫如洗的人,这种不受阻碍、免于干预的自由权利只具有形式的意义。没有人阻止他们,但是,他们没有实际的自由。伯林就此说道:“的确,向那些衣不蔽体、目不识丁、处于饥饿与疾病中的人提供政治权利或者保护他们不受国家的干涉,等于嘲笑他们的生活状况;在他们能够理解或使用他们日益增长的自由之前,他们更需要医疗援助或受教育。对那些不能使用自由的人,自由又是什么呢?没有运用自由的适当条件,自由的价值何在?关键问题是:用出自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虚无主义者之口的讽刺性的话来说,存在着靴子高于普希金的那些状况,个人自由并非每一个人的第一需要。”[5]

  

   这种观点于是认为,自由与其说是一个权利问题,不如说是一个能力问题。自由实质上是一个人有能力、有条件去实现自己的生活目标。这种含义的“自由”被定位为具有做出选择的手段或资源,相当于富兰克林·罗斯福所谓四大自由之一的“免于匮乏的自由”[6]。这种自由观意味着即使没有外在人为力量的限制和干涉,一个人也可能会因为贫穷、无知和不幸等原因而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选择。因此自由就是将人们从这些不幸和困苦中解救出来,实现平等的社会。

  

   这样一种自由观最初由社会主义者和新自由主义者提出来,反映在意识形态之争上,他们与古典自由主义者或保守自由主义者相抗衡。作为右翼的保守自由主义者认为,自由的最基本、也是最本质的意义就是不受他人干预,因此自由意味着最小化的政府和自由放任的市场,其主旨是要限制国家的作用。而作为左翼的新自由主义者却认为,自由远不只是不受干预,它包含有更多积极的意义,因此再分配和福利主义政策,甚至强调国家的积极干预,都是这种自由观的体现。这种自由观认为,国家要主动地排除妨害自由发展的贫困、饥饿、疾病、伤残、愚昧等障碍,保证人们有更多的自由发展机会。在左翼人士看来,对于社会中那些贫穷的人而言,他们需要的不是或不只是政府的消极无为所保障的自由,而是积极有为的帮助,以使得只是在形式上有意义的自由、机会和权利变得真实或实际。

  

   在新自由主义的新自由概念的鼓舞下,富兰克林·罗斯福入住白宫后,就积极推行“新政”改革。罗斯福提出的“四大自由”使自由概念的意涵从消极的不受政府干涉演变为积极的指望政府的扶助。他所实行的“新政”,在当时被一些人认为偏向社会主义和左翼,出于对可能产生的误解的担心,罗斯福声称自己仍然是自由主义者。而这种“自由主义”已经大大改变了原意,与原本18世纪和19世纪的自由主义有很大的不同了。而支持这种自由主义的正是其变换了的自由观。

  

   无疑,这一新“自由”概念的提出有其必然性,也是合理的。但是,其内容的重要性要远大于其称谓的重要性。人们与其说是开始重视一种新的自由,不如说是开始重视与自由很不相同的平等问题。现代自由主义相对于古典自由主义的改变,在于其采取的平等主义价值取向,而不在于所谓从一种自由观转向另一种自由观,从而实现了自由的进步。如果平等主义的追求果真是自由的进步,那么我们就会宁愿生活在专制主义制度下,以自由的牺牲来换取新的“自由”的获得。可是历史的实践已经证明,牺牲了自由的平等追求,令人们毫无解放的感觉,相反,倒是有丧失了一切的感觉。可见,正因为自由是如此重要,我们才不可将自由与和它相关的其他价值混为一谈,否则当有一天我们的自由丧失时,我们还以为真正获得了自由。

  

按照美国学者范伯格的区分,[7]人所受到的外在阻碍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积极的阻碍,指的是诸如监狱的铁窗、房门的紧锁和面对刺刀等;另一种是消极的阻碍,指的是资源的匮乏、贫穷等。积极的阻碍是因人为的、有意的强加而受到的阻碍,这种强加可以概括为三类:武力、物理障碍和胁迫。(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周枫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自由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政治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15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非经特别声明,本网不拥有文章版权。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自由公民保卫共和 2017-02-18 22:16:09

  严酷的法律同样也导致贫穷,丧失人权!英国十九世纪不仅有爱尔兰饥荒,还有工人极端贫困与日不落帝国的强盛成强烈的对照!

Chad 2017-02-18 14:25:41

  文章写得不错,思路很清晰。但说资本主义的剥削造成穷人的贫困是“自然现象”,与道德和责任无关,这个论点非常可疑。

三羊 2017-02-16 21:13:57

  我的资源空间论
  http://sanyangkaitai.blogchina.com/2919196.html

三羊 2017-02-16 18:49:40

  首先确认资源空间动态变化以及其是生产关系的决定因素这个事实和理念,至于一定的资源空间怎样界定是否饱和,这是技术性问题,应该难不倒人们。例如,打个比方,一片草地,能容纳多少只羊散养,是有数的,只要不再有自由肯吃的余地,就饱和了。

木子男晖 2017-02-15 08:34:11

  资源的饱和与不饱和又如何界定呢?

自由公民保卫共和 2017-02-15 05:55:41

  事实上整个欧洲有实现了免于规范的自由这种福利保障体系,像粮食早在1933年罗斯福在美国立法在经济贫困家庭,六岁以下儿童必须接受国家多少粮食补助,在台湾中小学生午餐是免费提供的,这个在老蒋小蒋时期就实现了,当年蔡英文作为富家小孩由家里送饭那是非常奢华的。罗斯福的保障房也在美国三十年代就实施了,这有什么可以争议的,台湾可是缺粮社会!但国家还是应当保障粮食供应!

三羊 2017-02-13 11:08:31

  不存在“免于匮乏的自由”,但是以目前生产力的水平,对应的对饱和资源平分的权利,可以实现所有人免于匮乏的结果。人们要的不应该是免于匮乏的自由,而是在饱和资源面前权利平等的自由带来的免于匮乏的结果。

三羊 2017-02-13 10:38:28

  把有没有平等的权利做某事和有没有能力做某事区分开意义重大,前者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后者只能是自然事实或者前一种自由的结果。人们之所以对这个问题纠结,原因不在于拎不清这二者的区别,而在于没能给应该享有的福利找到合理的理由,因此,明知道,弱势的人群应该享有某些福利,却找不到更有力的支撑点,便把出发点的自由和生活水平的结果混为一谈。问题在于,没有发现一个一直被忽略的因素,那就是资源空间的饱和所带来的平分的权利。当把这个因素考虑在内的时候,人们应该享有的福利,就找到了权利平等的依据,就不必用含混的自由来说事了。它的道理是这样的,资源是相对于生产力的动态的空间,是出于饱和不饱和的运动变化中的。当面对不饱和资源时,竞争的自由是符合权利平等要求的;但是一定生产力下的资源终有饱和的时候,当资源饱和时,一部分人的占有,实际上形成了其他人同样多同样好的占有的阻碍,如果已经占有的这部分人用暴力维护自己的依然占有,不给其他人平等的参与机会,就是专制,是违背了权利平等法则。这个时候,正确的,符合权利平等要求的正义的选择是,平分这个饱和资源或者其收益,这样带来的福利,就不仅仅是道义上的照顾,而是有着权利平等的自由意义。

自由公民保卫共和 2017-02-13 09:20:00

  爱尔兰是怎么从英国分裂出去的,因为饥荒饿死一百多万人,而英国分析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却将爱尔兰急需的粮食出口赚取财富,这是爱尔兰坚决独立的根本原因!

自由公民保卫共和 2017-02-13 08:52:29

  免于匮乏的自由主要指在食品保暖住房和基本教育比如各国的义务教育这是毫无疑问的,因为食品和住房这些东西在人类来说并非稀缺!而是极大丰富!也是基本的人权,人类文明进步的象征!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