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德鑫:访缅日记(三):听缅甸作联主席U Kyaw Naing “口述历史”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01 次 更新时间:2016-09-03 11:23:24

进入专题: 缅甸   中缅关系   昂山素季  

唐德鑫  

  

   编者按:经过漫长的曲折历程后,缅甸近年来渐渐浮现民主化曙光。昂山素季这样的传奇人物与果敢地区武装冲突等等事件也令中国人越来越瞩目于这个神秘的邻邦。暨南大学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唐德鑫先生对缅甸各界人士进行的深度访谈,以助我们了解这个与我们有着“胞波情谊”的国家的过去、现状与未来。

  

   爱思想网原创首发,转载需取得授权。

  

   背景:76岁的U Kyaw Naing(吴家奈)是缅甸作家联合会(Myanmar Writers’Union)的领袖。在军政府时代,因为写作和参与政治活动,先后坐牢5次,达15年之久。如今,昂山素季所在的“民盟”政党领导的新政府上台,76岁高龄的他,依然以炽热的政治热情,专注于政论性著作的著述。从1972年开始,U Kyaw Naing就从事写作,至今已届45年。风雨苍黄,他的人生历经了7个时代的轮替:英国殖民时代、吴努时代、奈温时代、苏貌时代、丹瑞时代、登盛时代和今天的昂山素季时代,他的著作,涉及了外国翻译、缅甸人文、社会政论等。甚至,他对国际政局也十分关注,前年还翻译出版了一本关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传记,并被多次重印。有幸在仰光,宴请到U Kyaw Naing主席,在把茶言欢中,听他以亲历者的身份,将缅甸的当代史,娓娓道来。作为缅甸的知识精英和作家领袖,透过他的“口述历史”,我们能更好的了解缅甸作家群体的生存现状和思想趋势,特别在谈及中缅关系的问题上,U Kyaw Naing主席也提供了诸多有价值的意见,值得居缅华人群的思考。

  

   本文为访谈的部分内容,有删节。

  

   时间:2016.07.09

   地点:仰光·富丽华酒店

   对话嘉宾:

   U Kyaw Naing(吴家奈);Tang DeXin(唐德鑫)

   缅语翻译:Tin Mg Htwe;高华

  

*左起 U Kyaw Naing(吴家奈)主席、唐德鑫

  

   Tang:尊敬的U Kyaw Naing主席您好!很高兴能够在仰光拜访您。您看起来精神状态不错。

  

   U Kyaw Naing:哦,谢谢!听说有中国的作家要来访谈,我很高兴。我的身体还不错,但有些小病。

  

   T:嗯,其实,心态好更重要。心态不好,身体也会受影响。

  

   U:是的,我的心态一直很好。我这辈子先后坐了5次牢,总共15年。但我的心态很好,换成别人,可能坚持不到现在。

  

   T:第一次坐牢的时候,是什么情形?

  

   U:我第一次坐牢,就被判了无期徒刑,那是在奈温时代(1962-1988),1963年,罪名是我参与政治活动。刚开始,我被囚禁在仰光省InSein(永盛)监狱(笔者注:缅甸最大型的监狱),待了3年,后来,我又被转移去了印度洋上的koko岛,那是从英国殖民时代开始,专门关押缅甸政治犯的地方。那里只有缅甸的海军驻守,没有老百姓。

  

   T:在最苦难的日子里,您产生过绝望的情绪吗?

  

   U:在KoKo岛坐牢的时候,我们一天只吃两餐,早餐和晚餐都只有鱼酱和豆类,一周有一次肉汤。那个时候,没有过消极和绝望,内心只有愤怒,只有对社会制度的不满,对军政府的憎恨,更加的强烈。那时只有一个心念,就是要把军政府拉下台。

  

   T:哦,这段历史对您是刻骨铭心的。所以,在您后来的著作中,这段历史就显得非常的沉重。

  

   U:是的,我后来的那本书就影响很大,叫《海洋上的监狱——koko岛的艰辛岁月》,被再版了好多次。在koko岛上,我们经常受饥饿,也抗议,后来一次重大冲突,死了8个囚犯,于是奈温政府才把我们释放了。

  

   T:嗯。除了这本书,还有哪些影响比较大的吗?

  

   U:还有一本,写缅甸历史上一些作家的人生经历,也被再版了几次。另外就是前年翻译的一本,关于俄罗斯总统普京人生经历的传记,也重印了几次。

  

   T:在您的作品中,国外翻译占的比例很大吗?

  

   U:是的。我从1972年开始写作,至今已有45年了,我的作品分为三部分,外国翻译、缅甸文史、社会政论。现在,则主要集中写社会政论。国外的翻译著作,大概有50多本,比较著名的,有一本外国人写的昂山将军传记的英文版,我把它又译为缅文了。还有一本你们中国人的著作,《The Songs of Ouwanghai》,作者是新西兰华人,那是一本真实的传记小说,作者在军队时候,他的上司是一个湖南人,是军队干部,当时他负责用马队驮运武器,最后驼队横穿铁轨时,恰好火车来了,他推走了驮运武器的马匹,自己被火车撞死的往事。

  

   T:哦,看来您也非常关心中国,关心世界。我相信在您未来的著作中,应该还是会有所体现的,是吗?

  

   U:是的。最近,我即将要出版的,是另一本关于koko岛经历的往事,把上一本书中,很多还没说的,说出来。还有另外一本书,相信会在缅甸的文坛,乃至于在世界文坛,有所影响。这是一本回顾人类世界变化、以及思考人类世界未来的著作,我甚至希望这本书能够被翻译成各国文字,引发世人的思考。

  

   T:哦,听起来好像是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一样的著作,祝贺!并预祝善愿达成。同时,我也注意到,您写了很多关于缅甸文史的著作,你认为,缅甸的古代文明,如何塑造了缅甸的现代文明?

  

   U:缅甸的现代史,以1948年独立为标志。然后进入吴努时代(1948-1962)、奈温时代(1962-1988)、苏貌时代(1988-1992)、丹瑞时代(1992-2011)、登盛时代(2011-2016)、昂山素季时代(2016-今)。而古代史的话,就要追溯到公元11世纪阿奴律陀王时代(1015-1078),1044年伟大的阿奴律陀王建立了缅甸第一个统一王朝——蒲甘王朝(1044-1287)。蒲甘王朝的末期,元代蒙古的军队入侵,战争发生在中国人所说的腾越、永昌之间,这在中国人熟知的《马可波罗游记》中有记载。元缅战争(1277)以后,蒲甘王朝就灭亡了,进入了200年的分裂期。紧接着是孟族人建立了东吁王朝(1531-1752),东吁王朝最强大的时候,泰国的清迈也被囊括在缅甸的版图内。之后就是贡榜王朝(1752-1885)。贡榜王朝的两位末代皇帝,迁都在曼德勒,称之为“敏东时代”(1853-1885),带来了佛教的另一个鼎盛时代。后来他的儿子锡袍王继位后,英国入侵,三次缅英战争后,开启了英国殖民统治(1824-1941)。再后来,就是日本侵略(1942-1945)。“二战”后,英缅之间也经历了短暂斗争(1945-1948),然后缅甸就独立了。古代阿奴律陀王时代开始,缅甸就崇信佛教,要说文明的塑造的话,这是古代缅甸对现代缅甸最大的影响。

  

   T:我也了解到,古代缅甸的民族,缅(Bamar)族的先祖是膘(Pyu)族,这一支是从西藏过来的,孟(Mon)族,这一支是从高棉地区过来的,掸(Shan)族一支,跟现在云南的傣(Dai)族、泰国的泰(Thai)族、老挝的老挝(Lao)族、印度的阿洪(Ahom)族,都是同一血脉,而先祖都是从云南滇越一带过来的,这几支现在也是缅甸的大族,他们之间又是如何在缅甸演化的?

  

   U:在阿奴律陀时代之前,这些民族都存在了,在缅甸南部的孟(Mon)族建立了孟的政权,在缅甸东部的掸(Shan)族也有了土司政权,而北部的缅(Bamar)族,他们的主体是膘(Pyu)族的后裔,最早从西藏一代迁徙过来后,也在征战中不断的通婚混血,形成了缅族,由于人口多、兵力强,最后,现在的掸邦、若开邦、孟邦等都被逐渐统一了。而其他民族,主要是跟高棉族等其他民族,在不断通婚混血中衍生的。现在的缅族,已经占到了缅甸人口的70%。“缅甸”的英文Burma(笔者注:英国殖民时代的称呼)、Myanmar(笔者注:缅甸独立后的称呼)也都来源于“缅(Bamar)族”。

  

   T:明白了。现在在缅甸的文坛上,还活跃着哪些著名的作家?他们在关心什么?特别是民主开放以后。

  

U:现在,在缅甸文坛上,比较有名的作家,如Chit Oo Nyo、Nay Win Myint、Kolay、Inwa Gonyi等。在生活状况上,绝大多数的作家都比较穷,只能维持生活,即使有名气也一样。但是,作家在缅甸人民心目中的地位很高,有很好的影响力,特别是到地方去演讲,一般都是当地隆重的聘请。此外,昂山素季及其领导的民盟能够当选,得到人民的青睐,作家群体的贡献也很大,因为他们到很多地方去演讲,都会无形中宣传和支持昂山素季及民盟。现在,作家群体主要关注缅甸政治改革的趋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缅甸   中缅关系   昂山素季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119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