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旭光 唐德鑫:两岸春秋:一个家族的47年离乱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28 次 更新时间:2019-01-14 21:11:25

进入专题: 两岸关系  

李旭光   唐德鑫  

  

   《落花流水》

   ——李旭光/诗/写于上世纪50年代

   家像落花随着流水,随着流水飘向人海;

   人海茫茫不知身何在,总觉得缺少一个爱。

   家像荷花随着流水,随着流水飘向人海;

   人海茫茫寻找一个爱,总觉得早晚费疑猜;

   家早也徘徊,家晚也徘徊,徘徊在茫茫人海;

   家历经风霜,家受尽凄寒,心爱的人儿何在?

   我像落花随着流水,随着流水飘向人海;

   人海茫茫不知身何在,总觉得缺少一个爱。

  

李旭光长者《落花流水》诗歌手稿

左起:采访者唐德鑫研究员;89岁的李旭光长者;杨光善先生


   【人物档案】

   李旭光,原名李宏明,1930年,出生于云南省盈江县。现今89岁。

   1943年,日军进犯滇西边境,怒江以西,大片国土落入敌手。其时13岁的李旭光,目睹日军轰炸家乡之情状。

   1950年,云南全境已经解放,时20岁,李旭光赴缅劳工。阴差阳错,入募国民党李弥(时被蒋介石委任伪云南省主席、伪“云南人民反共救国军”总指挥)部下。

   1953年,从李弥下辖的193师部队577团第3营,以书记官的身份,撤退台湾。1981年,以中校军衔退役,在国民党部队从军28年。

   1995年,65岁正式离休,为国民党工作逾45个春秋。

   1997年,两岸开放探亲。李旭光回盈江老家,与弟弟重逢。而距上一次(1950年)在祖国大陆,已跨越47个年头。

  

   岁月荏苒,“少小离家老大回”,人间已几度秋凉?!

  

李旭光长者向作者展示一些历史档案(旧式大陆钱币)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余光中诗歌《乡愁》

  

   “我是1950年离开家乡的,进入缅甸。第二次回到祖国家乡,已经是1997年,我弟弟到昆明机场接我,但我俩已彼此不相识。这一离别,就是47年。人生没有第二个47年啊!”

  

   “大时代的洪流!大时代的车轮!我们只是一颗微尘,只能随时代的洪流,随时代的轮转。我们小人物,谁也把握不住自己的命运。”

  

   这是2018年秋,我在台湾台北李旭光长者家中,采访这位耄耋老人家时,眼前这位长者有感而发的开场白。“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用唐代贺知章的《回乡偶书》来形容他,丝毫不差。虽然在台湾近66年,但一口低沉而铿锵有力的云南乡音,依然散发着浓郁的“乡土气息”。

  

   2018年秋,我应邀赴高雄科技大学讲学。因缘际会,眼前这位老人的故事,深深吸引了我。后来,李旭光长者答应了在他家中,进行专访。

  

右一:50年代刚撤到台湾的青年李旭光


   唐德鑫(以下简称“唐”):您那个时候,是怎么离开家乡的呢?

  

   李旭光(以下简称“李”):1950年,那个时候,家乡已经解放了,我所在的乡下,成立了共产党的行政区,我在区里干了半年,当个村干部,做土地改革工作。那个时候的土改,就是拿尺子去量土地,然后登记。那个时候,还特别穷。后来偶然的机会,听家乡人说,缅甸政府在Maliba(音译)、Guilong(音译)的地方,要修一条公路,管吃饭,还有工钱。我们好几个人就约了去。结果干了3个月,一毛钱也得不到(笑),等于被骗了。恰好当时国民党李弥的部队,退入缅甸境内,在边境扩员,我们为了吃饭,就参加了游击队。

  

   唐:哦!(笑)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进了国民党的部队?

  

   李:当时不晓得(笑)。到了部队,里头的官员,也排斥我们,看不起我们这些游兵散勇。后来把我们组织起来,叫“云南反共救国军”(注:云南解放后,国民党193师与93师约2万多人撤入缅甸,1951年经整顿后,成立了“云南反共救国军”,李弥任总指挥)。因为我懂字,所以被安排在李弥193师16纵队第2大队,当书记官。这个纵队属于杂牌军。后来就参加到正规的193师部队577团第3营,就当传令兵。后来大家看我识字、会写字,就转去做文书工作,不用操练。过了段时间,我们第3营来了个新营长,山东人,很直爽,看我写的字很秀气,就要提拔我。我说不行啊,我没有水平。但后来师部很快批复了,我就这样。不但稀里糊涂进了国民党的部队,还稀里糊涂的当上了小官。(笑)

  

李弥

(注:李弥(1902-1973),云南盈江人,黄埔四期,与林彪同班同学,能征善战,多谋善断。抗日时任国民政府第八军荣誉第一师师长、副军长。淮海战役时系十三兵团中将司令官,所辖四个军全部覆没,李弥只身逃抵青岛。云南解放后,时在台北的李弥上书蒋介石,愿赴滇边“收率残部,负弩前驱,为国效命”。遂被蒋介石委任以伪云南省政府主席兼伪云南绥靖公署主任,1950年4月,李弥以“龙惠农”的化名弄到葡属澳门的护照,即赴香港转泰国,在台驻泰武官的协助下后转入缅甸北部。在缅甸并组“云南人民反共救国军”,计2万余人,并担任总指挥。)

  

   唐:呵呵!这就是大时代的小命运。那您是否参加过直接的战争?

  

   李:战场没有上过,但也算参与过。那时,193师在边境战斗,一度占领了镇康(县)、耿马(县)、沧源(县)(注:当为1951年5月的“反攻云南”活动,7月即全线败退至缅甸境内)。李弥不晓得从哪里搞来了2个美国人,当军事顾问(注:1950年9月,美国海军少将厄斯金率领“东南亚军援顾问团”访问泰国,李弥获悉后,通过台湾当局驻泰武官陈振熙与厄斯金取得联系,两人三次密谈,并商定了援助计划)。也经常会有飞机空投,弹药、枪械、物资等等。

  

   不久,共产党配了两个师(注:按史,当为三个师)来打,我那时还在营部当传令兵,上了战场,一看电光火石,没见过,大家都害怕,部队很快就都撤退了,等于全败。我们往叫卡拉山(注:当地人称“野人山”)的地方撤退。

  

   山上的原住民,与世隔绝。他们都不穿衣服,一丝不挂,头发一辈子也不洗,山上也没有盐巴。在卡拉山上,只能吃原住民的猪肉。我们要经过他们的寨子,他们不让走,他们也有枪支。我们有一个翻译,懂点卡拉原住民的语言沟通。寨子里的首领,不允许我们过他们的村寨。我们的营长说:“我们只是路过,不伤害他们,否则开炮轰炸他们。”翻译谈判陷入僵持,卡拉山的那些原住民也不信,他们没见过大炮。我们的营长就下令开炮,打到了对面山上,都炸开花了。原住民看到就怕了。营长就下令:“弟兄们上刺刀”,原住民都跑光了。那时村寨也没有路,只能这样。

  

过村寨借道时候,他们在村寨口堵住的大树,好几个人才推得开。村寨里,也有好几十户,住的都是茅棚,都是野人,就像是巴西亚马逊河的那种野人。卡拉山三不管,也不晓得他们属于什么人。住在山下的野人,我们管叫“水卡拉”,比较和平一些,山上的“野卡拉”就野蛮。村寨外都供着人头很多。村口所有的树都挖了洞,(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两岸关系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台湾研究专题 > 台海历史与文化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57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