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德鑫:泰北札记(四):泰国进退70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31 次 更新时间:2018-07-15 15:28:22

进入专题: 泰国  

唐德鑫  

  

   行走在清迈古老的大街上,椰风吹拂,嘟嘟车(Tuk-Tuk)往来穿梭,笑脸的司机并不时向你招手。这是一个怀旧、舒适、善意的国度。另一方面,政变、灾眚、佛教、皇室,又是绝大多数外国人对泰国的“第一印象”。自1946年,“拉玛九世”普密蓬(Bhumibol)继位,到2016年去世,泰国走过了风雨苍黄的70年。

   普密蓬在位70年,一生传奇,也见证了当世最怪诞的政治。自1932年,泰国由“君主专制”转变为“君主立宪制”以来,86年风雨路,泰国竟经历了19场政变(12次成功)、19部宪法、35位总理、和60多届内阁。

   当年的“亚洲四小虎”,如今经济停滞不前。近年来一直在5%以下,2014年由于政变,经济激烈动荡,GDP增长甚至不到1%。有道是,“谁掌握了过去,谁就掌握未来。谁掌握了现在,谁就掌握了过去”(乔治‧欧威尔《1984》)。回首过去,泰国的70年,风雨苍黄。远瞩未来,泰国的航向,却依旧雾锁重洋。

1999年电影《安娜与国王》;反映泰国“拉玛四世”近代化改革


从《安娜与国王》说起 


   回到150年前,差不多同一个时代,亚洲兴起了三场自上而下的改革热潮。分别是中国的“戊戌变法”、日本的“明治维新”,以及暹罗(1939年前“泰国”旧称)的“朱拉隆功改革”。不幸的是,后两者都成功了,唯独大清国的“戊戌变法”以“六君子”之死,宣告失败告终。

   1862年,英国女教师安娜•列奥诺温斯(Anna Leonowens)等一批西方“启蒙人士”,应“拉玛四世”蒙固王(Mongut;1804-1868)之邀来暹,在皇宫教授英语和科学知识。后来安娜据此经历,写成回忆录《安娜与国王:曼谷皇宫六年回忆录》(The English Governess at the Siamese Court-recollections of six years in the royal palace at  Bangkok)。

   1999年,故事被重新演绎,由周润发和朱迪·福斯特(Jodie Foster)分饰“国王与安娜”,将历史搬上银幕。为了更好的理解曾经的暹罗,临赴泰国考察前,我特意看了这部电影。周润发的演技堪称一流,但电影也有失实之处。1862年的安娜,在遇见蒙固王时,他已经处于花甲之年,有39位妃子和82个子女。据宫廷书信档案,真实的蒙固王也记不住安娜,更谈不上暧昧。但毋庸置疑的是,安娜的回忆录展示了“拉玛四世”蒙固王,是一位思维开阔、锐意进取的君子。事实上,他也堪称泰国“开眼看世界”第一人。

   19世纪的亚洲,沉疴难愈。而彼时,西方的工业革命,如火如荼。沿着东印度公司的“贸易版图”,西方传教士带着宗教、语言、文字、科学知识等,狂热的进入了亚洲的广阔天地。

   此时之暹罗,内忧外患,积弊日深。内有民生之艰辛,外有强敌之觊觎,是暹罗存亡之关键期。1840年,“鸦片战争”,英国打开了大清帝国的“通商口岸”。1853年,美国“黑船来航”,也撬动了日本幕府统治的大门。这激发了蒙固王“变法图新”之志。

   1851年(大清咸丰元年、洪秀全起义之年),泰国“拉玛四世”蒙固王(Mongut;1804-1868)即位。即位前,他当了27年的僧侣。与以往帝王不同的是,作为佛教僧侣的蒙固,展示了他思想前卫的一面。27年间,他广泛结识西方来暹的传教士,和他们建立了友谊,向外国水手和传教士学习了拉丁文、英语、天文学知识、及西方科学文化。蒙固是亚洲国家中,第一位可以用英文交谈和写作的国王。

   蒙固王上台后,首先废除了“食田制度”(又称“萨克迪纳制”)和“奴隶制度”,并大刀阔斧,改革司法、官僚、财政、教育等。此时的亚洲,中国、日本、印度、缅甸等,悉数沦为“半殖民地”。为避免暹罗之厄运,蒙固王忍辱割让了暹罗鞭长莫及的边远属地和藩属土邦,放弃了在老挝和柬埔寨西部的统辖,并将马来半岛四个邦割让英国,才避免了暹罗,沦为殖民地之悲剧。

   历史上,泰国一直奉行“与强者为伍”的外交传统。早在阿瑜陀耶(Ayutthaya;1347-1767)时期,暹罗便精于此道。吴迪在《暹罗史》中说道:“百年前东南亚一隅之地,独立邦国不下十二。而今硕果仅存者惟暹罗一国而已。……然彼辈殆将承认暹人必具有其若干特殊之禀赋,是即所以使其得以维持如此独特之地位也。”

   据陈棠花《泰国古今史》记载,1853年时值太平军兴,暹罗遣使来华,“贡使竟不能至,入贡中国亦于此至”,蒙固王遂下谕,停止入贡中国。此时的蒙固王,看到了积弊沉疴的大清帝国,江河日下。于是同日本一样,选择了一条“脱亚入欧”的道路。与中国中止了外交关系后,并转开国门,先后与荷兰、法国、英国等西方国修好,以制衡他国。

   1861年,面对洋枪大炮,大清刚丢盔卸甲,草草收场了“二次鸦片战争”。而在同一年,暹罗蒙固王的大使,已经在法国的枫丹白露宫,受到拿破仑三世的接见,共商亚洲事务。

   1866年,酷嗜西方天文科学的蒙固王,其预测1868年8月18日会发生日食。遂邀请英国驻新加坡总督、法国科学家等,到泰国南部巴蜀省观看日食。日全食发生的地点和延续时间,竟和他预测的完全相同。此后,他并羞辱了暹罗皇室的那些昏庸天文官们。也恰是此次“巴蜀之行”,蒙固王和儿子一起染上疟疾,几个月后即去世。

“二战”前的泰国版图;英法等国将其分割、包围

  

从“英暹条约”到“日泰同盟”

  

   蒙固王刚上台,就写信给英国驻香港总督鲍林,表达了邀请鲍林访问暹罗的愿望。一改前朝对外国人冷漠之态,积极与欧洲各国交涉。

   1855年,蒙固王正式与英国签署《英暹鲍林条约》。对于蒙固王而言,这纸条约,带有屈辱性,但也是无奈的“缓兵之计”,更有些“壮士断腕”之感。从此,自1856年到1868年,神秘的暹罗大地,犹如开办集市。西方世界轰隆隆的航只,搭乘着使者、传教士、商人等,纷至沓来、络绎不绝,暹罗,成为西方工业时代的倾销地。

   此后,暹罗先后被迫与美国(1856)、法国(1856)、丹麦(1858)、葡萄牙(1859)、荷兰(1860)和普鲁士(1862)分别签订了友好通商条约。1868年,鲍林爵士受蒙固国王的全权授命,代表暹罗与挪威、比利时以及意大利签订了友好通商条约。

   尽管与西方工业强国,缔结了种种不平等条约。但蒙固王在位短短的17年,力挽狂澜,领导当时的暹罗从“旧时代”进入“新时代”。可以说,没有蒙固王,就没有暹罗的近代化,暹罗的近代史,就会走向更深沉的殖民地命运。是故,其本人也被当时的西方社会,公允推崇为“亚洲最睿智的国王”。

   可惜好景不长。该来的终究要到来。进入20世纪以后,亚洲的另一强国,迅速崛起。这是当年与暹罗一起“变法”的日本,彼时号称“亚洲第一强国”。

   1932年,暹罗发生第一次政变,此后,强势军人銮披汶(Luang Phibun)逐步掌握国家命运。

   1939年6月,擅长煽动“民粹主义”的銮披汶,前所未有地鼓吹“大泰族主义”,并乘着“自由泰运动”(Free Thai Movement)的燎原之势,遂将国名由“暹罗”(Siam)正式改为“泰国”(Muang Thai;Thailand)。泰(Thai),即由暹罗主要民族——泰族(与中国傣族、老挝老族、缅甸掸族、印度阿萨姆族,同根同源),组成之国家。这是一种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的终极目标。此时之欧洲战事,也如火如荼。而銮披汶,更伺机准备向西方战败国摊牌。

   1940年6月,銮披汶与日本签署了《日泰友好条约》,目的在于,和日本缔结成“准同盟”,以抵御西方列强。随后,12月,銮披汶向疲于欧洲战事的法国宣战,向当年被法国占领的法属印度支那殖民地(高棉(今柬埔寨)、老挝),展开反攻。

   此时的日本,也以“借道”泰国,征伐法国为名,将军队驻扎到泰国领土上,占据不撤。日本表面上伸出了“橄榄枝”,派军队进入暹罗湾,恫吓法军,令法属印支,不得不将湄公河以西的全部老挝领土、以及洞里萨湖以西的柬埔寨领土,割还泰国。而此时之泰国,引狼入室之后,却正式被日本绑上了“二战”的战车。

   所谓作法自毙者,自古有之。銮披汶的举措,再次展示了泰国“与强者为伍”的“诡谲善变”外交手段。但也无可奈何的反受其害。

   1941年12月,曼谷玉佛寺,銮披汶被迫与日本签订《日泰攻守同盟条约》,泰国正式被绑上日本战车。1942年,按照日泰经济协定,泰铢与日元汇兑率为1:1,这使泰铢顷刻之间便贬值了36%。而且,日本还要求泰国提供巨额贷款,銮披汶政府只能滥发货币,导致物价飞涨,市场萧条。咎由自取,銮披汶自食其果。

1942年1月,日本要求泰国向英美宣战。同年6月,日本开始修筑被后世称为“死亡铁路”之泰缅铁路交通线,以便于其向缅甸战场输送兵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泰国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98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