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德鑫:泰北札记(三):激荡“金三角”Ⅱ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55 次 更新时间:2018-07-15 15:12:23

进入专题: 缅甸   金三角  

唐德鑫  

   果敢风云

   “金三角”在缅甸另一侧——果敢。

   在兵荒马乱的年代,金条、大烟(鸦片)、和枪支,才是硬通货。

   在泰北,雷雨田回忆道:“穷山恶水需要保镖。有人要求派兵护送(鸦片)的,我们另收保护费,一般5%左右。他们种植,我们保护。我们要保持部队的纪律和战斗力,自己从来不做鸦片生意。”(参见唐师曾《亚洲战场的两个将军:昂山,雷雨田》)

   “二战”后的“金三角”,各种势力,在此盘踞,展开逐鹿。土司武装、国民党军、CIA、还有“缅共”、“泰共”等。一时间,各路人马,枪林弹雨。

缅甸“第一特区”果敢版图

   1976年,“文革”结束,不再对外“输出革命”。“缅共”失去了怙恃,内部也逐渐走向分崩离析。一时间“缅共”队伍中人人传言:缅甸的“共产革命”是“佤族扛大炮,缅族当大官,汉族发大财。”这倒令我想起了当年“国共内战”,“赤区”老百姓中的传言:“蒋氏的‘革命’是‘广东人出钱,浙江人当官,湖南人卖命’之语”。

   1989年,“缅共”内部彻底走向决裂,各族将领,变身军阀。彭家声占据果敢,鲍有祥独守佤邦,克钦独立军领袖早迈(Malizup Zau Mai )退往胡冈谷地······

   果敢(Kokant),位于掸邦北部,毗邻云南镇康,西临萨尔温江,与木邦相峙,交通闭塞、山峦叠嶂。果敢是汉族后裔的集中地,其史可溯至明朝,为明永历帝朱由榔军部之后,是实至名归的“明末遗民”。这里,第一语言是汉语,其次才是掸语和缅语。2011年前,缅甸政府一直默许其为“掸邦第一特区”。为彭家声所控制。

   1948年,时年15岁的彭家声,毕业于国民党93师创办的“果敢军事学校”,同期毕业者,还有其“同窗”、14岁的罗星汉,毕业后他们均被授予“少尉”军衔。后来,“一代枭雄”坤沙,也毕业于此。

   在缅甸果敢,有一首民谣《罂粟花之歌》:“打落了罂粟花,打落了妈妈绝望的泪花;打落了罂粟花,打碎了我的家。”当年的果敢,几乎成为罂粟的代名词。然而,美丽而罪恶的罂粟之花,并没有给果敢穷苦老百姓带来多大的好处。

   当年,彭家声接受采访时,曾如此讲到:“农民一家以5口人计算,过去一年至少收获罂粟15公斤,行情好时每公斤可卖到1000元,一个烟农一年可以有约 3000元的收入,卖大烟换粮,基本上可以填饱肚子。”

   也就是说,罂粟种植户,其实在行情好时,也只能“填饱肚子”。我在美斯乐走访,目睹了金三角核心区域的“山穷水尽”,普遍老百姓生活艰辛。“在这里,一亩地种出的粮食还不够吃两三个月,18万果敢人每年吃大米的时间,只有4个月。”彭家声曾说道。于是乎,歌词“打落了罂粟花,打碎了我的家”,也就不难体会。

   而罂粟催化的财富膨胀,还是在生产后的环节:供应者、贩运者、和大买家之间。

   60年代以后,金三角,一个“三不管”地带,金条、大烟(鸦片)、和枪支,成为了这里的“硬通货”。而大烟的买卖双方,则都必须持有“牌照”。罗星汉曾回忆:“那时候大其力(Tachilek;金三角泰缅交界小镇)烟公司,是政府正式给一帮人经营,勐洞(金三角地名)烟公司是我去开辟。”经营大烟公司,首先要压保证金,然后获得竞标资格,最后办理手续。这一切,都如同现代资本市场中,司空见惯的贸易交割。那个年代,据报道,罗兴汉每年搞两次鸦片贩运,每次规模都在200吨左右,净获利600万美元。这与每公斤罂粟可卖到1000元的植农,天壤之别。

   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江湖,自然免不了腥风血雨。金三角,缅共武装、国民党武装、土司武装等,星罗棋布。1963年,缅甸为取缔各民族土司武装,采取“分而治之、以夷制夷”的策略,要求罗星汉武装,对付土司政权。从此,罗星汉一手经营大烟,还一手挥兵打仗。“我们还要打流寇(国民党残余3、5军),还要打叛军,要打坤沙的部队,山头部队,摆夷部队,什么部队我们都打,差不多每一天都有战争。” 罗星汉回忆说。这正是果敢的江湖!

   上世纪70年代,击败罗星汉的彭家声,将果敢立县。并以缅共东北军区副司令、兼果敢县长身份自居。随后,彭家声在果敢建造了第一家海洛因提炼厂,80年代初,他被国际禁毒署列为世界通缉的“十大毒枭”之一。到了90年代,彭家声出任果敢特区主席后,又将境内所有海洛因制造厂合法化。1992年,果敢发生政变,果敢同盟军副参谋长杨茂良夺取政权。1995年,彭家声与佤邦联合,一番争夺后,彭家声重掌果敢政权。

   此后,彭氏家族的人员,均被彭家声委以要职,彭氏集团,掌控了果敢军、政、财大权,彭家声成了真正的“果敢王”。直到2009年,果敢特区副主席白守成与彭家声因政见不同决裂后,缅军乘机攻击彭家声,在缅军强大的攻势下,彭氏节节败退。最后,彭家声5年不知所终,期间曾流亡中国。

   2014年底,销声匿迹了5年多,84岁高龄的“果敢王”彭家声,在美国CIA的策划和克钦独立军(KIA)支持下,从泰国“养病”的状态,又奇迹般东山再起。在“中缅石油管道”准备试运行前的一个月,彭家声带着新建的“还乡团”——“果敢同盟军”,杀回果敢。造成至少3万难民涌向云南境内。这是后话。

   刚进入21世纪之初,在强大的国际舆论压力下,彭家声也搞过声势浩大的“禁毒运动”。其曾说:“如今在果敢种植罂粟要判重型,如屡教不改甚至可判死刑,偷种与禁种形成的收入反差,使得大批烟农离开果敢。”然而,这毕竟是“缓兵之计”,雷声大,雨点小。

   在果敢,罗星汉、彭家声、坤沙,都是公允的“一代枭雄”。“ 狼烟起,江山北望”!他们终其一生,也大都处在烽火连天的岁月,也都多次起死回生。诚如《精忠报国》里的词:“心似黄河水茫茫,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可是,在风云诡谲的果敢,枭雄们,几番翻云覆雨之后,或接受“招安”(坤沙)、或负隅顽抗(彭家声)、或蜕变从商(罗星汉、后为缅甸华人首富)。但是,又孰能知道,他们内心深处最真实之理想?和孰料及其最终之归宿?

当年“e租宝”在缅甸佤邦设立“东南亚联合银行”时宣传广告

   从 “e租宝”谈起:看“金三角”的出路

  

   金三角是冒险家的乐园,梦想家的乌托邦。果敢往南不远,是佤邦(Wa State)。这个暂被缅甸政府许为“掸邦第二特区”的神秘之境。历史上,佤邦为中国领土,唐代属南诏国、宋代属大理国,通用汉语。如今,它由南、北两块地区组成,总面积约2.7万平方公里,人口约50万。北与云南接壤,人口约36万,南与泰国接壤,人口约10万。

   在这个“邦中邦”的首府——邦康,“街头红尘滚滚,有人声色犬马,有人黯然销魂”(《重返邦康:金三角边缘的迷城》语)。在这座“化外之地、法外之地”,铤而走险者有如过江之鲫。丁宁即是其中的“佼佼者”。

   2015年12月,中国国内“e租宝”事件,举国震惊。这个注册于维尔京群岛的金融平台,截至案发,共“吸金”人民币762亿余元,受害者达90余万人。资本帝国,一夜坍塌,成为多少人的梦魇。突然想起了网络上、那句似戏谑而近忠告的话“富豪死于信托,中产死于理财,屌丝死于p2p”。

   丁宁,这个1982年出生于安徽蚌埠的年青人,是“e租宝”这场梦魇的制造者。同绝大多数困惑于“房奴”“车奴”的“80后”不同,东窗事发前,丁宁是国内钰诚集团的董事长,并拥有缅甸籍,以及令人望而生畏的缅甸“果敢同盟军副司令”、“果敢民族主义党副书记”之头衔。 这些,似乎都与一个国内“80后”的丁宁风马牛不相及也。

   据传,丁宁是彭家声数不胜数的干儿子当中最富有的一个。他在果敢的地位,也仅次于彭家声的儿子彭德仁。这位不远万里来到果敢,志在掀天揭地的年青人,是如何攀附上“果敢王”的,至今依然是谜。但自此之后,丁宁即与另外6支缅北民族武装建立了关系。

   2013年,中国政府推出“一带一路”跨国经济带战略。丁宁瞄准了这个“契机”,转战佤邦。2009年,“果敢王”彭家声败北后,佤邦取而代之成了掸邦地方武装势力最大的“特区”。佤邦联合军总司令鲍有祥的声望,如日中天。

   丁宁在佤邦布下了一个大局:设立“东南亚联合银行”、规划6000多平方公里的“东南亚自贸区”、组建“雇佣军团”(人民武装部,甚至计划建成电子信息化对抗部队)、成立了佤邦传媒(旗下分出:佤邦电视台、佤邦有线电视公司)等,统筹之广,堪称“百年大计”。此时的丁宁,大红大紫,其名在佤邦如雷贯耳。

   然而,随着2015年12月,北京警方对“e租宝”的突袭,这场涉额762亿余人民币的“世纪大案”,浮出水面。尔后不久,丁宁也缉拿归案。“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惊魂之余,竟是黄粱一梦。

   据传,案发之前,2015年9月,丁宁的“雇佣军”竟达1000人,大多数是国内退伍侦察兵甚至团级转业干部。随后,2015年10月,丁宁向佤邦走私了1239条金条,金条上均刻有“东南亚联合银行”字样。案发后,1205条金条已由缅甸佤邦财政部移交回普洱市公安局。至于非法财产,则依然有至少400多亿元下落不明。

此后,钰诚集团和丁宁之名,在佤邦成了敏感话题。(参见《重返邦康:金三角边缘的迷城》)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缅甸   金三角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97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