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穆:《庄子》书言长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05 次 更新时间:2016-02-21 20:50:42

进入专题: 庄子   老子  

钱穆 (进入专栏)  

   《庄子》书有神人而无长生。其言神人也,曰:“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逍遥游》)此庄子之所谓神人也。《庄子》又言曰:“之人也,物莫之伤。大浸稽天,而不溺。大旱,金石流,土山焦,而不热。”(同上)又或谓之至人,《庄子》曰:“至人神矣。大泽焚,而不能热。河汉冱,而不能寒。疾雷破山,风振海,而不能惊。若然者,乘云气,骑日月,而游乎四海之外。死生无变于己,而况利害之端乎。”(《齐物论》)夫曰死生无变,则至人之有死生可知。又或谓之真人,曰:“古之真人,登高不栗,入水不濡,入火不热。”又曰:“古之真人,其寝不梦,其觉无忧,其食不甘,其息深深,真人之息以踵,众人之息以喉,屈服者其嗌言若哇,其嗜欲深者其天机浅。”又曰:“古之真人,不知悦生,不知恶死。其出不欣,其入不距。翛然而往,翛然而来而已矣。”(《大宗师》)然则真人亦复有死生,故曰不知悦生不知恶死。故知凡庄子所谓神人、至人、真人者,皆不能无死生。

   子列子问关尹曰:“至人潜行不窒,蹈火不热,行乎万物之上而不栗。请问何以至于此?”关尹曰:“是纯气之守也,非知巧果敢之列。彼将处乎不淫之度,而藏乎无端之纪,游乎万物之所终始。壹其性,养其气,合其德,以通乎物之所造。夫若是者,其天守全,其神无郤。物奚自入焉。夫醉者之坠车,虽疾不死。骨节与人同,而犯害与人异,其神全也。乘亦不知也,坠亦不知也。死生惊惧,不入乎其胸中,是故??物而不慑。彼得全于酒,而犹若是。而况得全于天乎?圣人藏于天,故莫之能伤也。”(《达生》)然则庄子所谓神人物莫之伤者,特谓其神全而气定,虽遌物而不慑,无所动于中,斯以谓之不伤也。

   老聃之告孔子曰:“草食之兽,不疾易薮。水生之虫,不疾易水。行小变而不失其大常也。喜怒哀乐不入于胸次。夫天下也者,万物之所一也。得其所一而同焉,则四支百体,将为尘垢。而死生终始,将为昼夜。而莫之能滑。而况得丧祸福之所介乎。弃隶者若弃泥涂,知身贵于隶也。贵在于我,而不失于变,且万化而未始有极也。夫孰足以患心!已为道者解乎此。”(《田子方》)孔子亦曰:“古之真人,死生亦大矣,而无变乎己,况爵禄乎?若然者,其神经乎大山而无介,入乎渊泉而不濡,处卑细不惫,充满天地,既以与人己愈有。”(同上)皆是义也。故“吾身非吾有,是天地之委形也。生,天地之委和也。性命,天地之委顺也。孙子,天地之委蜕也。故行不知所往,处不知所持,食不知所味,天地之强阳气也,又胡可得而有邪?”(《知北游》)一切不以为己有,斯“行不知所之,居不知所为,与物委蛇,而同其波,是卫生之经已。南荣趎曰:然,则是至人之德已乎。老子曰:非也。是乃所谓冰解冻释者。夫至人者,相与交食乎地,而交乐乎天。不以人物利害相撄。不相与为怪,不相与为谋,不相与为事。翛然而往,侗然而来,是谓卫生之经已。”(《庚桑楚》)然则至人有卫生之经,所谓“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养生主》)。夫亦曰:“依乎天理,因其固然”(同上)而已矣。故曰:“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也。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辨以游无穷者,彼且乌乎待哉。”(《逍遥游》)此即神人之所谓乘云气御飞龙以游乎四海之外者也,其实则仍不过依乎天理,因其固然,翛然而往,翛然而来而已矣。外无待乎物,内无动于心,此其所以为神人也。“南伯子葵问乎女偊,曰:子之年长矣,而色若孺子,何也?曰:吾闻道矣。南伯子葵曰:道可得而学邪?曰:恶,恶可。子非其人也。夫卜梁倚有圣人之才而无圣人之道。我有圣人之道而无圣人之才,吾欲以教之,庶几其果为圣人乎?不然。以圣人之道告圣人之才,亦易矣,吾犹守而告之。三日而后能外天下。已外天下矣,吾又守之,七日而后能外物。已外物矣,吾又守之,九日而后能外生。已外生矣,而后能朝彻,朝彻而后能见独,见独而后能无古今,无古今而后能入于不死不生。其为物也,无不将也,无不迎也,无不毁也,无不成也,其名为撄宁,撄宁也者,撄而后成者也。”(《大宗师》)凡庄子之所谓至人、神人、真人、圣人者率具备是矣。外生而入于不死不生,非固所谓长生也。

   凡《庄子》书言长生,皆晚起,非诚庄生言。“黄帝问广成子,治身奈何而可以长久?广成子蹶然而起。曰:善哉,问乎。至道之精,窈窈冥冥。至道之极,昏昏默默。无视无听,抱神以静。形将自正。必静必清,无劳汝形,无摇汝精,乃可以长生。目无所见,耳无所闻,心无所知,汝神将守形,形乃长生。慎汝内,闭汝外,多知为败。天地有官,阴阳有藏。慎守汝身,物将自壮。我守其一,以处其和。故我修身千二百岁矣,吾形未常衰。”(《在宥》)此始为长生之说,本于清静无知,闭绝视听,此一术也。曰:“吹呴呼吸,吐故纳新,熊经鸟申,为寿而已矣。此道引之士,养形之人,彭祖寿考者之所好也。”(《刻意》)此又一术也。又曰:“无为则俞俞。俞俞者,忧患不能处,年寿长矣。”(《天道》)此则未见必为长生之术。要之其言长年寿,与庄子一死生之旨,尽天年之教,固已乖矣。故知皆非庄子之言也。

  

进入 钱穆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庄子   老子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7237.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