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博伊:父亲的遗“稿”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77 次 更新时间:2012-05-30 18:05:29

进入专题: 父亲  

松博伊  

  

  父亲病逝三年了,生前居住近四十年的老房子要腾出来,翻出不少父亲留下的手稿,看着这些墨迹,深陷于沉思之中。我看过不少传记,但没有一个普通人的。一个普通人在世上来去都是悄悄地,似乎没有必要留下什么让人们去记忆。然而自己又在不知不觉中走着父辈相似的道路,看着人生的轮回,受到嘲弄的感觉油然而生,猛然间感到一种惊醒,一种呐喊的欲望。关注自己吧!一个普通人的一生,也就是大多数人的一生,应该是人类社会的真实历史。

  

  父亲留下不少份简历草稿,都是一次次填写履历或是交代材料的底稿。父亲是谨慎的,留下底稿可以使每次填表都一样,这对表白自己的历史是很重要的。最早的一份是解放初期写的,用铅笔复写,十分工整,另一份显然交了上去,躺在他的档案袋里,伴随了父亲的后半生。全部大约有三、四千字,这里只能摘抄一部分:

  

  我就有王学儒一个名字,从小到现在没有乳名和其他别名化名。1912年9月生于河北省深泽县西固罗村一个初成的封建地主家庭里,自幼读书,最后毕业于天津北洋工学院土木工程学系,毕业后即由校方介绍在京汉铁路局工作。依靠自己工资生活,一直到现在没有回过老家。

  

  在我的幼年时代,家里有祖父母、父母、兄嫂、弟弟、妻及子侄等全家十几口人。种田一百二十亩,直接参加农业主要劳动的仅我哥一个人,所以还雇用两个长工,由于父兄的剥削得有余力供我读书,从七岁到二十五岁没有间断的读了十几年书。……1949年甘肃得到解放,很荣幸的参加了革命建设工作,待遇随着改善,工作有了保障,不再为衣食担心,能一心一意在岗位上工作。

  

  ……才知道祖父母全去世了,兄弟们早就分家了。家乡于48年土改完毕,哥哥评定为中农,侄子参加了解放军,现在朝鲜抗美,父亲评定为地主,我没有分到一点房屋和土地。……

  

  1919年我在本村小学开始读书,是一个守纪律的学生,1923年考入邻村的高级小学读书。1925年五卅惨案引起全国性的抵制日货运动。听到老师的宣传,同学们曾参加过乡村演讲,见商人有日货即为之焚烧,但那时在政治思想上没有一点认识。

  

  1926年考入保定育德中学读书,仍然是一个守规矩不好交际读死书的学生。1928年国民党北伐打到了保定,气象为之一新,以为革命成功了,无军阀就可走向光明道路,由腐败贫弱转为富强的国家。但不久即见国民党的原形,打倒了旧的贪官污吏土豪劣绅形成了新的贪官污吏土豪劣绅,还是换汤不换药,比旧军阀还要厉害。当时对政治也有不满意的思想,单以为当学生应当好好读书,对政治认识是很薄弱的。

  

  1930年中学毕业考入北洋工学院的高中部,准备学习工程。当时受“科学救国”的理论影响最深。……

  

  毕业后,父亲从1936年起到1949年,先后在平汉铁路局、京赣铁路工程局、湘桂铁路工程处、滇缅铁路工程局、川滇东路工务局、西北公路工务局、天水铁路工程局工作。这里记录了一连串工作经历。

  

  看来当时对个人的履历是很重视的,父亲在58年留下的底稿有这样一段:

  

  我听了杨书记关于审干工作的报告对审查干部的意义有了进一步明确的认识。……号召我们群众性的和自发的搞好审干工作,使每一个人心情舒畅地来建设社会主义。我检查过去交待的履历中遗漏了两个月在四川水利局工作的履历。现在我坦白向组织交待一下,使我在过去的历史上无有丝毫的遗憾和不清楚。……几年来我总是以为自己过去没有参加过反动党派和反动组织,政治历史上没有问题。对这种隐瞒履历在新社会中就是对党对组织的不忠诚,没有认识。听了杨书记的报告,恍然悟到这是犯了对党对组织的不忠诚的错误,不但要对党无限忠诚,还必须听党的话,才能作为一个国家干部……。

  

  父亲的一生都是在“国营企业”工作,但在49年以前变换单位时,多是辞职或遣散,没有留下什么凭证。但在解放后就不同了,在遗物中有不少给他下的“命令”,不仅换个单位有“令”,就是增加工资待遇也有“令”。大概是以前仅仅是一普通老百姓,如同今天的“打工族”,哪里有活干,哪里顺心,哪里能挣更多的钱,就到哪里去。而现在成了革命队伍中的一员,是国家干部,“服从”是重要和最需要的。下面摘抄父亲遗留最早的一份“令”,时间是1949年:

  

  郑州铁路管理局西安分局天兰工程处令 人字0259号 令副工程司兼定西工务总段第三分段长王学儒 兹暂调该员前往郑州铁路管理局工作 照支原薪叁佰陆拾元 自本年十一月一日起改在郑州铁路管理局列支 仰即赴调 此令 代理处长 刘宝善 副处长 潘学勤 陈遵平 军事代表李伯海

  

  其余令的格式与此相同,50年的一份令是由局长阎揆要,政委白如冰等签发,而李伯海此时已是副局长的身份了。解放后大批军队干部到了国营企业,一方面使企业生产成为革命工作的一部分,也使企业管理从开始就有军事化的“色彩”。为国营企业后来的大发展和最终由于政企不分而带来的困境埋下了伏笔。

  

  父亲留下与业务有关的记载很少,有本四十多年前黑色硬皮的笔记本,里面是当时最好的道林纸,清楚的记录了不少施工的数据。字很小,但十分清秀整齐,父亲这辈人的书法还是很有功底的。父亲青年时代是在战乱中渡过的,新中国成立后,轰轰烈烈的大建设开始了,但除去陇海线的最后一段和兰新线开始一段,父亲再没有参与新的交通干线的建设,从他留下的“思想汇报”中,可以隐约看到父亲并不适应这种新的生产建设形式,没有发挥他应有的作用。五、六十年代在西北工作的有专长的大学毕业生不是很多,父亲很早就评为主任工程师,工资待遇是普通工人的两、三倍。但他不少时间是用来“学习”,是“改造思想”,是参加“运动”。这大概这就是政治第一,生产第二吧。大跃进前期,父亲留下一份“检查少慢差费的右倾保守思想”的草稿,涂改很多,也很乱,只能摘抄一些片言支语。

  

  ……五气俱有,暮气尤重,是保守思想在作祟……一劳永逸,求全责备的思想。在工程上总想愈牢固愈好,没有看到养护人员的主观能动性的作用。关于规章标准,认为最好一成不变,易于掌握,少出错误。……这都是对事物的发展无有认识,而事物是运动、变化的,脑子里存在着保守思想。死抠规章,过分强调手续。……机械地执行规章制度,而不从实际去审查是否可行,这都是阻碍大跃进的不负责的思想作风。绝对的平衡思想……什么计划得互相配合,稍有不慎,牵动全局。对计划的不平衡看得过重,不积极想办法找新的平衡。迷信书本,迷信教条。处理技术问题总要找到理论依据。……没有敢想、敢干、敢说的劲头。57年反冒进时,各段任务不紧,当时以为正是扭转设计落后施工的机会。今后就可设计文件齐全,按部就班地进行施工。殊不知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是直线上升,越来越快。

  

  父亲的工作思路显然不适应大跃进式的建设,但“大跃进”带来的大后退有没有预感就不得而知了。父亲“检查”中留下这样一段文字,道出了早年对处世的一些看法:

  

  在中学时期,受“科学救国”的论点和工科毕业找工作容易的现实,希望学工程。在资产阶级办的学校,功课繁重,只学习书本知识。只知埋头读书,考好,不问国家大事。这就养成脱离实际,脱离政治的书呆子。毕业后,就有严重的单纯技术观点,靠技术吃饭,不问政治。从没有参加任何组织的念头,解放前也没有遇到谁劝说我参加什么组织。

  

  父亲的一生走完了,他的这种观点真给他带来幸福了吗?“是”还是“否”都不好回答,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父亲留下的手稿还有几页翻译的日本充电剃须刀英文说明书,有不少内容,让我暗暗吃惊,父亲在七、八十岁的时候还能翻译外文,可见英文功底是很深的。父亲连对儿女们也很少提及自己的外文水平,家中也没有一本外文书,只是偶尔提及在当学生时有些专业课是外籍教师上的。父亲很重视我们数理化的学习,但很少鼓励我们去学外语。看看父亲留下的“思想汇报”,才能领悟到父亲的苦衷,他的“谦虚”不知使他免去多少麻烦。

  

  五、六十年代的电影在劝说专业人才参加革命时常有这样的对白:“我是…,不谈政治”,“你不谈政治,而政治偏要找你……”。父亲虽然抱定靠技术“吃饭”的思想,但对历史、社会、政治并不是没有看法,只是深知自己没有能力去在这方面评判“是非”,仅仅是想当一个“顺民”,和历代读书人一样只是把历史当作一门学问。但一次次运动无法使你摆脱“政治”,需要知识分子向党交心,改造思想,对运动表态。父亲也留不少这方面的手稿,大都冗长而重复,但对理解为什么会有文化大革命,普通知识分子是如何一步步放弃自己的思维是有帮助的。下面摘抄的仅是一小部分,其中自贱的话,今天读起来令人伤感,催人泪下。我们家八口人,全靠父亲的工资糊口渡日,父亲不仅要付出脑力和体力之外,还要用出卖一个人的尊严来换取。

  

  自我检讨(51年的):思想意识及工作作风:为人民服务的观点逐渐建立,有时还不能够忘我,顾虑到个人身体与生活方面,责任心重,能够服从组织遵守纪律,魄力小,果断性差,与群众容易接近,能够尊重群众意见,但不能发动群众的力量和积极性。对政府的政策与号召尚有认识和响应。认为过去国民党的封建社会使人民永不能翻身,阻碍了社会进步。(国民党)外结帝国主义,内则剥削人民积成官僚资本,形成黑暗腐败的统治集团,而人民痛苦万分。自解放后人民大翻身,施行新民主主义,组织联合政府,逐渐走向社会主义及共产主义的康乐社会。两年来的国家经济政策和51年的三大号召是共产党英明领导下以马列主义的理论与中国革命实践统一的成功的铁证。工作态度及能力:能够老老实实的工作,很想把事情搞好,但最近表现的很忙乱,辛辛苦苦没有成绩,不会新的领导方式,总结不出经验,找不到教训。在过去15年的业务工作最初5年全是在外段测量施工,后6年全是在局内的科处办理施工手续审核表单等工作,最近又在外段,业务不够全面对那种工作专长也说不出来。群众关系:能与群众团结友爱,但具体帮助不够,有热情无勇气。学习情况:理论书籍看的很少,有进步心,不抱经验成见,对新的事物尚能学习接受。批评不够,很少批评别人,帮助别人不够。

  

  下面大约是写于58年,较长,大部分抄录了下来。

  

  从十个方面来检查过去的错误思想

  

  1. 检查思想的深处首先接触到人生观问题,由于个人学习不够,改造不深,还是糊里糊涂的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活着,没有树立起共产主义的人生观,没有共产主义的崇高理想。只知道跟着共产党走,当“顺民”。眼前也有一个美好的社会主义社会的远景,但没有想过自己在社会主义革命中应负的责任,大有不劳而获的意思,检查起来,脑子里还深深的存在着些资产阶级的剥削思想,没有集体主义精神。因此不能够忘我的劳动,没有建设社会主义匹夫有责的事业心。不是无条件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而是一种为个人活着的个人主义人生观。因此常常患得患失,对自己有利时就高高兴兴,对自己不利时就沉默寡言,在思想上受束缚,得不到解放。

  

  2. 阶级立场问题。我是在旧社会地主家庭长大的,受资产阶级教育十几年,又在反动政府工程界工作了十几年。从个人利益来说,虽然是地主出身,但家里舍不得吃花,生活非常简单,是吃粗粮,穿粗布长大的。现在我的父母比原先生活好多了,常吃白面,穿细布衣服。我个人毕业后一年就开始抗战,那时一般职工的生活逐年下降,工资不够吃,不够穿。和现在生活来比较,真有天渊之别,对旧社会是毫无留恋,但剥削思想的影响还是存在着。

  

  解放前在政治方面幼稚得很,反动政府的黑暗、腐化、丧权辱国是令人不满的,但这仅是从狭隘的民族爱国情绪出发,没有从反动统治阶级来分析认识。经过解放后几年的学习知道,那卖办资产阶级是违反社会发展规律的腐朽垂死的阶级,是国破家亡的根源。非走社会主义的道路就没有幸福的生活,没有无产阶级的共产党的领导,就不可能走到社会主义。几年来的国家经济建设和国际地位的提高足够令人兴奋和鼓舞。但在对阶级敌人的斗争面前就显得软弱无力,立场不够明确,由于阶级出身和缺少革命人生观的关系,内心产生不出对阶级敌人的仇恨。在几次政治运动中表现的不积极,带有温情主义。三反运动开始后,我经过短时间的学习,交代清自己的问题就派到现场工作。对运动认识是教育人们不要贪污是对的,觉得旧社会贪污成风也应当整顿一下。但以后整风进入高潮,涉及人广,数字太大,又听说有打人吊人的,就产生了认为过火的看法。有几个“老虎”(当时把有贪污嫌疑的人叫“老虎”)向我借钱,(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父亲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百姓记事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394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