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三定:我与《湖南日报》三代报人的文字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26 次 更新时间:2011-02-25 16:06:11

进入专题: 往事追忆  

余三定 (进入专栏)  

  

  我从初中二年级开始养成了天天写日记的习惯,近天我特为查阅了我初中时写的日记,发现我日记中最早关于《湖南日报》的记载,是1970年10月27日写的日记(那时我正读初中二年级),那天的日记记载我认真阅读了当月20日《湖南日报》的文章《认真学习毛主席光辉哲学思想 让哲学变为群众手里的尖锐武器》。我想,也许就是从那天起,我开始和《湖南日报》结缘,成为了她的延续至今并且要延续到未来的忠实读者。不过,在这篇短文里我暂不想写我作为忠实读者从《湖南日报》所获得的长久教益,而是专写我作为热心投稿者(热心作者)从《湖南日报》所获得的巨大收获。写后一方面就必然要写近三十年来我与《湖南日报》三代编辑的文字缘。

  1979年,我当时大学的同班同学、后来的妻子朱平珍创作的散文《松叶溶溶》获得“湖南省国庆三十周年青年文学创作竞赛”二等奖,该文后由《湖南日报》编辑向麓老师安排发表于《湖南日报》同年10月21日的“朝晖”副刊(有大半个版),并配发了颜家龙老师的插图。80年代初,我和朱平珍(我们已结婚成家)合作了一篇关于《水浒传》赏析的文章寄给向麓老师,不久,我们收到了时任《湖南日报通讯》编辑的刘庆林、肖诗众二位老师的来信,原来向麓老师将我们的投稿转给了刘、肖二位,刘、肖二位老师在信中不仅告诉我们将在最近的《湖南日报通讯》发表我们的文章,而且希望我们写作《水浒传》赏析的系列文章由《湖南日报通讯》开辟专栏连载。刘、肖二位老师或许是怕我们收到他们的约稿信太迟,又专门给我们打来长途电话谈约稿事,要知道上世纪80年代初的长途电话是很不容易打的,不仅价钱特别贵,而且很不容易打通,记得那时候整个学校就是一部电话机,传达室值守电话的工作人员要快走五六分钟才能到达我们家叫我们,我们又要小跑步五六分钟才能赶到传达室接电话,当我们气喘不止地在电话中听清刘庆林老师约稿的意思后,我们真是激动不已,高兴万分。此后,我们认真写作了《水浒传》赏析的十多篇系列文章在《湖南日报通讯》连载。《水浒传》赏析的系列文章连载告一段落后,我们又应约先后写作了关于《西游记》、《儒林外史》、《聊斋志异》等多部中国古代小说名著的系列赏析文章在《湖南日报通讯》(后来更名为《写作辅导》)连载,前后有七八年之久,文章总计有四十来篇。且这些文章在《湖南日报通讯》连载发表后又全部被《杭州日报通讯》等转载,文章能引起注意并被转载,刘、肖二位老师和我们自然都非常高兴。这期间,刘、肖二位老师曾专程来岳阳我们家里和我们商量具体写作事宜。可以想象,《湖南日报》的编辑专程上门约稿,这对我们初学研究和写作的青年老师来说是多么大的鞭策和鼓励,当时的感觉真的是“受宠若惊”。1994年底,我们将在《湖南日报通讯》(《写作辅导》)已发表的多部中国古代小说名著的系列赏析文章编为一集,以《含英咀华——古代小说艺术探奥》为书名交由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我们在该书《后记》特为表示了对刘庆林、肖诗众二位老师的由衷感谢。该书是我和妻子朱平珍合作第一部著作,可以说该书是我和妻子青年时代努力学习和进取的人生印记和见证。

  进入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我们与《湖南日报》副刊部联系较多,中年一代的蔡栋、何力柱等成为我们的编辑老师和好友。我一直在高校做文艺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平时写作的自然主要是文艺评论和文艺研究方面的文章。蔡栋在编发我这方面稿子的同时,有一天对我说要我写点散文,他认为我可以写散文。在蔡栋的鼓励和帮助之下,我先后写作了《收藏题签本》、《联趣》、《打篮球的无名指》在《湖南日报》发表。有意思的是上述散文发表后无一例外地获得了较好的反响(而我发表的评论文章则少有反响),不但收到来信、手机信息,接到电话,且被多家网站转贴。蔡栋还热诚支持我藏书,不但帮助刊登北京大学龙协涛教授为我撰写的《南湖藏书楼记》,还几次到岳阳送书给我,给我极大的鼓励。何力柱曾将我和我妻子朱平珍的散文安排在同一版发表,见报后,我们收到了多位毕业学生的手机信息(朱平珍和我在同校同系任教同样的课程,我的学生往往同时是她的学生),还有学生说他们将永久收藏那天的《湖南日报》。

  《湖南日报》青年一代报人给我们帮助甚多的则有徐亚平等。徐亚平是记者,虽然未给我们编辑过稿子,但他是和我们交往、交流、给我们帮助甚多的真诚文友。我主持的湖南省重点社科课题“屈原学集成”遇到出版资金困难时,是徐亚平特为向专供湖南省领导参阅的《省情要览》写了专文,引起省主要领导的重视并作出批示,很快就解决了出版资金的问题。徐亚平还在《湖南日报》发表了题为《余三定:“插板三分王”》的散文,专题写我打篮球的乐事、趣谈,被许多朋友称赞为把主人公写的形神毕俏,该文也被许多网站转贴。

  由于近些年来社会风气不好,一些报刊编辑职业道德不佳,被人们戏称为“编辑老爷”。但就我和《湖南日报》老、中、青三代编辑(报人)的交往来看,可以肯定的说他们完全没有“编辑老爷”的架子,他们是热诚指导、帮助我们的“编辑老师”,是和我们真诚相待的“编辑朋友”。

  

  2009年8月26日

进入 余三定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往事追忆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语言学和文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903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