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焕珍:佛教的世界观与人生观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9 次 更新时间:2021-03-06 20:26:04

进入专题: 世界观   人生观   佛学  

冯焕珍 (进入专栏)  

  

   尊敬的主持人,香山讲堂的创立者和管理者,以及今晚来到这里的各位有缘嘉宾,大家晚上好!

   我非常有幸被邀请到中山先生的故里来这样一个讲座,实在是有些感动。虽然我也在不少地方做过讲座,但中山这个地方这是第一次来,所以这个因缘不可思议。当时你们图书馆的梁主任大概是在网上看到我在其他地方讲过这个题目,他就问我讲这个题目可不可以,我说完全没问题,只要中山这边的管理部门不觉得有问题。后来这个讲题顺利通过了,表明中山市相关管理部门的思想也是非常豁达和开明的,所以我也对他们致敬。

   佛教关心的问题,本来就不是某一伙人,更不是某一伙持不同意识形态或政见者的思想,它实际上是这么一种学问:众生如何从痛苦的感受和轮回中解脱出来,获得精神自在,并在这种自在精神的引领帮助别人。应当说,佛教不仅仅是中国人要学习和吸收的智慧,也是全人类、乃至六道众生都应该学习和吸收的学问和生活方式。那么我刚才为什么要讲那样一句话呢?佛教虽然作为一种智慧的学问和幸福的生活方式已经存在了两千多年,但是曾几何时在我们中国衰落了。近代以来,因为欧风雷雨的吹拂,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淡忘了佛教这种为精神健康奠基的学问。当然,这不意味着我们不需要精神健康的建设了。事实上,我认为今天的人,无论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精神健康的建设显得更加迫切了。原因就在于,工业文明时代,每个人基本上都被变成了工业生产这台机器上的一个零件,而人的精神是不能这样平面化、单面化和枯竭化的,它是一个丰富的世界,它应当回归到他的本位,开启它的智慧,展示它的活力。

   现代西方人对佛教这门东方的智慧愈来愈感兴趣,有些人甚至亲自去实践,验证佛教到底灵不灵验。其实,佛教就怕人不去实验,你去实验它最高兴了,因为它天天都讲自己不是一种纯粹的理论,而是以实践为宗旨、以幸福生活为目的的思想。毋庸置疑,今天的中国人其实也越来越迫切地感觉到了包括佛教在内的传统文化的重要性,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一二十年来国学的教育,包括经典诵读、大中小学国学份量越来越得到加强,包括香山讲堂在内的各地讲堂都把以修身养性为本的传统文化作为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我们今天讲这个题目,主要还是讲佛教本身对生命如何看法,并不负有讲完以后要大家去按照它的观点修行的责任,那是我们每一个听众自己抉择的事情。当然,在讲述过程中,我将把佛教的理论和修行都讲出来,否则是不完整的。

   佛教如何看待人生的真相?因为对人生的真相看法不一样,由此而建立起来的人生观和生命的实践就千差万别。佛教关于生命真相的看法,主要有这么几方面的内容:

   第一、生命无常。这首先是指我们整个肉体是刹那生灭、变化不已的。佛教对此有一句很形象的话来表达:“人命无常,速于川流,出息虽存,入息难保。”也就是说,尽管我们上一口气呼出去时还有命在,下一口气还能不能吸进来就是个问题了,所以佛教常常说人命在呼吸之间。不过,这一点往往不被很多人注意,许多人认为死亡仅仅是老年人的事情,年轻人是早上八九点的太阳,正在上升的时候,跟死亡无关。殊不知死神并不是只光顾老年人,而是一视同仁的,它对青壮年乃至小孩也没有偏袒心,这就是古人为什么说“黄泉路上多少年”了。

   由于青壮年人总觉得无常离我们很远,导致不重视乃至漠视无常问题,待到无常真来敲自己的门时,就抓瞎了,受不了了,不光是自己受不了,亲人、朋友也受不了:这么健康、活泼的人,怎么刹那之间就阴阳两隔了呢?于是死者死不瞑目,生者痛不欲生。当年佛陀就度了一个这样的弟子。佛陀有个女弟子,她有一个小孩,生下来没几岁就夭折了。她因此痛不欲生,抱着孩子去向佛陀求救。因为人死不能复生,佛陀自不能把孩子给他医活。即使按照佛教的说法,未断烦恼的众生将不断受生,那也是指苦恼的精神生命的再生,至于与其弟子有母子关系的“这一个”身心综合体,当然不能复原了。佛陀是如何度化其弟子的呢?他主要是想法让这个女弟子从执著儿子的错误见解和心理中解脱出来。他授给弟子法门非常精彩,可说是大智慧的展现。佛陀说,你把孩子放在我这儿,赶紧去找到一个没有死过人的家庭,向他家讨一味药来,就能救活你的小孩。这个女弟子救子心切,跑了一天又一天,问了一家又一家,始终没能找到这样的家庭,遂怀疑佛陀欺骗自己。她心里既伤心绝望,又怀着对佛陀的怨气,来到佛陀面前跪下说:“佛陀!你让我去找一个没有死过人的家庭,让他给我一味药,可是我找遍了城邑聚落都没有找到这种家庭!”“真有这样的家庭吗?”佛陀轻言细语地对她说:“这就是人间的真相。”这个妇女当下大悟,从此从丧子之痛中解脱了出来。我们可以说,这个女弟子因深观人命无常而得度了。

   为什么说人命是无常的呢?我们现在有很多手段可以分析,譬如说通过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医学等方法都可以知道,人是由各种细胞构成的综合体,虽然表面上变化得比较慢,但细胞乃至构成细胞的元素则是生灭不已的,一刹那间不知有多少万个细胞已经更新换代了。因此,人的肉体里面根本没有一样东西是保持不变的。当然,佛陀当年不是通过科学手段来分析,而是通过慧眼看到的。你看看,佛陀没有运用科学仪器,得出的结论竟然跟现代科学不谋而合,难怪爱因斯坦对佛陀倍加赞叹。

   有人会问:人的肉体虽然无常,但其精神应该有个不变的东西,要不然我一觉起来怎么还认识这是我呢?其实,我们第二天还知道我是谁,这是人的记忆力问题。许多人由于人有记忆力,就误认为有一个永远不变的灵魂在支撑我们的种种心理活动,这是有问题的。为什么呢?因为记忆力是意识将过去耳闻目睹、鼻嗅舌尝、身触意念的种种对象吸收到脑子里以后形成的印象,这种印象落到意识深处被储存起来,就好象我们把收获的稻子放到了仓库里一样。因此,虽然留在意识中的印象具有相当稳定性,但它不是对象本身,只是对象的影子,因为对象就像流水一样变化不已,我们只是在它刹那生灭的过程中的某个点得到了一个关于此对象的看法,再把这个看法送到意识的仓库里面储存起来罢了。实际上,我们根本没有看到真实的对象,只是看到了我们投射到对象上的某种感觉,因此意识对对象的真实认识无从谈起。

   有人还会问:我承认印象是变化着的对象的影子,没有真实性和稳定性,但接受这印象的意识应该是不变的,不然我这么知道这是我而不是别人的印象呢?这其实是意识建立起来的一个幻相。实际上,意识本身是不断变化的精神体,如果一个人的意识不变的话,那么这个人就是精神病患者了,譬如那些得了自恋狂或相思病的人,就是因为其意识总是在同一个对象上导致的结果。由一个变化无常的意识设立起来的东西实在吗?犹如沙滩上的楼房,当然不实在。

   有人会继续问:尽管意识变化无常,储存这些印象和意识内容的仓库应该是不变的吧,不然意识及其感觉到的印象收藏在哪里呢?如果没有这样的仓库,因缘时节到来时,与之相应的种种感觉又是从哪里输送出来的呢?比如我们曾经跟某个人结怨,过后大家愤愤不平地走了。过了两年,我们突然在某地见到这个人,为什么那种愤愤不平的情绪又回来了呢?岂不是有一个仓库在收藏和输送这种情绪出来吗?佛教认为这种看法也错了。为什么?佛教认为,这个仓库虽然既能储藏种种印象乃至意识的种子,又能在条件具足时将这些种子运输出来发挥作用,但它本身依旧是相续不断而刹那生灭的,只是由于人无法认识到它的这一真相,偏执其相续不断性,并将此特点颠倒为永恒不变性,才建立起来一个储藏与运输一切意识内容的仓库来。

   佛教讲这个内容要说明什么呢?要说明在人身上,无论是在肉体还是在精神中,都不可能找到一个永恒不变的东西,由此证明佛教所谓人命无常这个结论是对的。这个结论到底对不对呢?这个问题需要自己去实践才知道,如果光是在理论上讨论,很难有结果。以我自己的经验,我认为这个结论没有问题。譬如,当我们静下来反观自心的时候,你会发现我们的意识活动就像水流一样,既刹那代谢又相续不已,前念不灭后念不生、前念甫灭后念旋生,其间没有任何不变的东西作为它的基础。比如大家来这里听讲座,来之前我们是在吃饭,吃饭时念头在吃饭上,只有吃饭这个念头灭了,听讲座这个念头升起,才能来听讲座;如果我们的念头一直在吃饭上,听讲座的念头就起不来,就不可能到这里来。当然,这期间我们何时灭掉吃饭的念头而生起听课的念头,没有修行的人看不到,修行人则可以感觉到,功夫用到深处甚至能清楚看到两个念头的生灭交接。但是,由于意识活动的连续性太强,而其间隔性太小,是所谓无间相续,一般人就将其不同层面的内容假想为永恒不变的灵魂,并以此为基础建立起了世间的种种学问。我的经验是这样,所以我觉得佛教关于人命无常的结论是没有问题的。

   关于万法的无常性,不光佛教这么讲,我们中国五经之首的《易经》也这么讲。《易经》没有专门讲人的无常,甚至没有用无常这个概念,但它说天地万物都是变易过程中的存在,这必然得出人命无常的结论。《易传》里面说:“易,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反过来说,如果不变,万物则不相通,反而麻烦了。《易传》里面还说,天地万物“周流六虚,变动不居,唯变所适”。可见,东方西方,其理攸同。

   第二、执著即苦。既然人命无常,那么人的各种各样的执著都是痛苦,因为执著任何东西都不能得到,实际上只要一产生执着的念头就苦了。佛教随顺世间的认知,将人的感受分成三类:一类是苦;一类是乐;一类是非苦非乐。

   苦的感受我们大家都比较熟悉,佛教一般将它分成五类:第一类是生、老、病、死苦,即由生、老、病、死带来的痛苦。佛教认为我们的肉体由所谓四大构成,四大即地、水、火、风,地是肌肉、骨骼等固体部分,水是眼泪、鼻涕、精液等液体部分,火是身体需要的热量,风是指身体内部的气体,主要是呼吸的气息。佛教认为,由这四种元素构成的人都要经历生、老、病、死的痛苦:从初入胎直到出生,婴儿困于母胎,空间狭小,四维不净;刚出胎时,一阵冷风吹来,就如针刺一样难受;及至人老珠黄,发白面皱,勾腰驼背,气力羸劣,行动不便;故病倒床上,则疼痛难忍,寝食难安,动止由人;一旦命终,四大解体,心识飘散,无家可归。是为生、老、病、死苦。

   第二类苦叫爱别离苦,即恩爱别离的痛苦。爱得如胶似漆的恋人,夫妻、父子、母女等等,一瞬间要么就是生离,要么是死别,这对执着亲情的人来说是非常痛苦的。比如说林黛玉跟贾宝玉,他们天天都见面,但却如远在天边。林黛玉跟贾宝玉的这种生离,比死别离还要痛苦,因为他们天天生活在看得见摸得着而又可望不可及的状态,生不得又死不成,远比惨烈但却迅疾的死别折磨人。

   第三类是怨憎会苦,即冤家聚头的痛苦。比如有些兄弟反目,这就是冤家聚头。还有的人,相互之间甚至有不共戴天之仇,还要在一个单位工作,那真是苦不堪言。我曾经亲历这类事例:有一个同事跟另外一个同事闹矛盾,只要是其中一方走到上班的独径上,另一个人就要躲到林子里避开对方。人生苦到这种程度,活起来还有什么劲呢?

   第四类叫求不得苦,即有求不得的痛苦。我们大家都有这样的经验,当我们走过了一段人生路,回首过去时,发现我们的人生道路总与先前的理想有或大或小的距离,有些时候甚至跟自己当初的理想来了个360度的大转弯,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了。所以古人说:“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依佛教说,只要我们有贪求心就是痛苦,只有完全无欲求心才是快乐,如菩提达摩说:“有求皆苦,无求乃乐。”

第五类是五阴炽盛苦,即身心失调的痛苦。佛教认为,我们的身心由五类元素构成,即色、受、想、行、识,色即身体,受、想、行、识即精神。受就是感受,包括前述苦、乐、不苦不乐三种感受;想是对前面的感受进行思考,比如一个快乐的感受,通过一瞬间的思考就产生了贪此乐受的想法;行是将前述想法付诸意识的行动;识是指此行动形成的信息进入意识深处形成的定性见解。在佛教看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冯焕珍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世界观   人生观   佛学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457.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