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思想网 > 思想库 > 学术 > 金雁 所有专栏
金雁
 
金雁
 
金雁,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1981年兰州大学苏联史硕士研究生毕业,1991年至1992年在波兰华沙大学进行学术访问。 曾任中共中央马列主义编译局研究院苏联东欧处处长、俄罗斯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教授,现任中国苏联东欧史研究会秘书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所特邀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苏俄史、东欧史,对十月革命、俄罗斯与东欧国家的改革等问题有独到的研究与见解。主要著作有《农村公社、改革与革命:村社传统与俄国现代化道路》,《田园诗与狂想曲:关中模式与前近代中国社会再认识》(与秦晖合著),《新饿乡纪程》,《苏俄现代化与改革研究》,《火凤凰与猫头鹰》,《经济转轨与社会公正》,《十年沧桑:东欧诸国的经济社会转型与思想变迁》等。


我们早就该关门了——苏俄的“政治自由”问题
哥萨克与犹太人的血海深仇
破解红色文豪高尔基政治立场转变之谜
破解红色文豪高尔基政治立场转变之谜
俄国“土改”与第一次世界大战
走向公民社会:转轨时期的东欧民间组织
世纪之交的东欧左派
俄国有过“十月革命”吗?
“转型正义”与政治和解
“在历史中公开质问自己的责任”——东欧的秘密警察是怎样形成的(下)
国家机器上的“癌变”——东欧的秘密警察是怎样形成的(上)
利用与镇压
后共产主义社会的现代、前现代、后现代困惑
俄国思想史上的“往后看”理论的由来
“一切取决于钱”:列宁与蔡特金的一场“财产官司”
俄国历史上的“第三种知识分子”及其社会实践
苏俄的“政治自由”问题
二十世纪初俄国的改革、战争与革命
俄罗斯经济转轨为什么这么难
东欧、俄罗斯的“面包时代”
革命与金钱——俄国社会民主党内关于“经费”问题的争论
龙熊同窗:俄罗斯为什么“不高兴”?
匈牙利:通向变革的三把“钥匙”
金雁 秦晖:“向后看就是向前进”?——索尔仁尼琴与俄国的“分裂教派”传统
一月剧变:超过十月革命的大事件
金雁 秦晖:从“无产阶级专政”到“人民专制”与宪政民主(续)
金雁 秦晖:从“无产阶级专政”到“人民专制”与宪政民主
秦晖 没有运动的理论——东欧的新社会主义思潮
谁葬送了南斯拉夫:米洛舍维奇其人其事
秦晖 告别叶利钦时代——俄罗斯转轨进程回顾
金雁 秦晖:“右派凯恩斯”反对“左派货币主义”?——论匈牙利转轨(二)
金雁 秦晖:从右派的“保守疗法”到左派的“休克补课”——论匈牙利转轨(一)

波兰与俄罗斯的乌克兰纠葛
从历史-地缘文化与政治过程看中欧国家的走向
俄罗斯的“超国家”梦想(上)
俄罗斯、东欧知识分子的两种道德观

跟着姥姥学生活
金雁 秦晖:20世纪初俄国的歧路
从斯托雷平到普京
一月剧变转折意义远超过十月革命
谁断送了沙俄的改革?
俄国民粹主义的缘起
俄国为什么能够发生革命?
俄国知识分子的真实形象
谁葬送了南斯拉夫
俄国宗教历史的演绎路径
宗教在波兰转型中的作用
为什么书生总会败下阵来
秦晖 “路标改变”:自由主义的没落
俄罗斯的“超国家”梦想(下)
“黄埔一期”考研记
自由与奴役
誓言与暴力
许诺与变形
哈韦尔与克劳斯之争
在陇西的日子
苏联解体20年祭
思想的误区,还是人格的悲剧?
剧变20年“新欧洲”发展中的新动向
捷克:告别切卡德年代
“海燕”如何斗《群魔》
“红色文豪”的崛起
前东德:波澜不惊二十年
纪念波兰独立90周年:“欧洲不死的勇士”
俄国革命与民粹主义
导师赵俪生
十月革命的真相
“真空罩”下:1920——30年代的苏联
回望1917——俄国革命史研究面临的困境
世间已无哥萨克
列宁与西共

东欧没有“剧变”,人民从未留恋

公民社会不可能通过革命来达到
我们应该从苏东剧变中吸取什么?
20年后看东欧转轨

《古拉格群岛》到《红轮》——索尔仁尼琴笔下的历史
一部关心俄罗斯命运的人都要读的书
后苏联民族问题的症结
苏联兴衰全程目击实录
中欧的价值——“欧洲精神”燃烧之地
革命为什么不可轻言——从《路标文集》看俄国知识分子的自我反省

对曹维安教授质疑一事的公开答复

秦晖 入欧十年:波兰人怎样看世界
周濂、杨奎松等:中国知识分子的特点及其现代命运
金雁 秦晖:追溯俄国知识分子的心路历程
从东欧到新欧洲
刘苏里 东欧共产主义及其殉难者
经济观察报:知识分子的角色与担当
大空难后看波兰

本专栏经作者授权。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获得书面许可。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爱思想网版权所有.京ICP备12007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