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苏里 金雁:东欧共产主义及其殉难者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46 次 更新时间:2011-03-23 11:46:19

进入专题: 东欧共产主义  

刘苏里 (进入专栏)   金雁 (进入专栏)  

  

  对话人_刘苏里 金雁

  

  有些人即使在他的祖国一时被忘记了,但只要他为人类精神品种的提高做出过卓越贡献,就总有人记得他、怀念他,向他表示敬意,匈牙利人纳吉,南斯拉夫人吉拉斯,就是这样的先知和圣人。在人类为追求政治的古典性舍生取义的纪念碑上,将永久镌刻着他们的名字。

  米洛万·吉拉斯,南共创始人之一,南斯拉夫反法西斯战争的领导人,南联邦国民议会主席,联邦副总统。最重要的,他还是一名作家,南共最重要的理论家。很长一段时间,他与铁托、卡德尔并称南斯拉夫三巨头,是南共夺取、巩固政权,国家建设卓越的领袖之一。纳吉·伊姆雷,匈牙利共产党早期成员,共产国际官员,匈共政治局委员,官至匈牙利副总理、部长会议主席、总理,苏联人内定的匈共总书记。最重要的,他也是一名作家,匈共最重要的理论家之一。

  纳吉1956年匈牙利事件中,勇敢但当起重组国家政权,重建匈牙利共产党的重任,成为事件过程中,匈牙利人民心目中、也是实际上的第一国家领导人。匈牙利人民反抗暴政的起义失败后,纳吉遭逮捕,受到苏联人指使的审判,最后被处以极刑。他的死,与两千多年前苏格拉底之死,其格式和性质别无二致。他本来不但可以拯救自己的生命,—只需表态支持背叛者卡达尔政权,且继续享有高官厚禄之待遇,换言之,他的“前途”乃至生命,就掌握在自己手中。但他像苏格拉底一样,义无反顾地放下了,他用一人之生命,抚慰蒙受耻辱的匈牙利人民的心灵,让极权者永远背上无法偿清的沉重债务。在最后一次法庭审判上,他留下自己的政治遗言:“在这个由热情和仇恨构成的诉讼中,我必须为我的思想而牺牲我的生命。我原意奉献它??我相信,历史将宣判杀害我的刽子手。”在血光中,他完成了华丽转身,标出了政治道德的刻度,彰显了人类处理自己事务应该依据善的原则的千古意义和价值。

  吉拉斯是另一类型的沉思者和反抗者。作为南共第二号人物,他在南共夺取政权的第八年(1953),在美国发表了著名的《新阶级:对共产主义制度的分析》,并因此坐牢。此后他的生活轨迹是:出狱便被软禁,软禁后便是坐牢,直到1968年因发表谴责苏联入侵布拉格言论,被吊销护照,被迫流亡西方为止。铁托1980年去世,6年后他才得以返回故国,直到这一年,被翻译成六十多种文字的《新阶级》才在自己的国家公开出版。比起纳吉,吉拉斯有幸长寿,因而看到了他终生反对的极权政治的失败,也因此成就了许多部著作的问世。他的《铁托内幕故事》和《同斯大林的谈话》,以及最后的著作《不完美的社会》,都不同程度地产生了世界性影响。

  有意思的是,吉拉斯的代表性作品,除《不完美的社会》,在中国大陆都有译本,当然,无一例外是“内部发行”。其中《新阶级》出版于1963年,81年匪夷所思地被重印。它对几代人的影响,不亚于哈耶克的《通向奴役的道路》,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奥威尔的《1984》。相比之下,纳吉最重要的著述没有中译简体字本,惟一可找到的中文作品,是56年匈牙利事件前夕写作的《为了保卫匈牙利人民》(人民出版社,1983),也是“内部发行”。这是纳吉与极权制度决裂前的作品,与吉拉斯比起来,有着不可避免的思想局限。但它到底是我们能够见到的,从极权体制内部对极权体制进行反思的最早作品之一,因而珍贵。

  纳吉和吉拉斯,是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领导人、思想家,他们所思所为,与他们生于斯长于斯的东欧国家,有着极其密切的联系。当我们寻找他们思想脉络,追忆他们殉难轨迹的时候,无法绕开东欧这片土地,尤其是二战后东欧各国的不幸遭际。他们是那片土地养育出的先知,是那片土地上生活的人民的儿子。对纳吉和吉拉斯的解读,同时一定也是对东欧的解读。所以,此篇对话,用大量篇幅重温有关战后东欧的历史,其政治、经济、文化所以如斯的重大背景。今天,我们请到金雁教授,带着我们沿着东欧的土地、河流,探寻这片土地产生纳吉、吉拉斯的内在原因,重温他们的殉难故事。有请金雁教授。

  

  刘苏里:现在看来,纳吉的观点确实非常一般了,为什么他的书还非常有价值?还有吉拉斯的《新阶级》。我同意您刚才的说法,社会主义阵营理论素养较高的政治家当中,至今没有超过他们反思深度的。

  

  金雁:纳吉真正的东西没有展开,只写了提纲,国内现有的《为了保卫匈牙利人民》书中的东西还没有突破体制,基本上属于一种改革派思想,真正有价值是他想写的《苏共20大的作用和意义》、《匈牙利悲剧的典型性》、《我们起义斗争经验的国际意义》这些文章和传记作品《风雨时代》,可惜都没完成。

  

  刘苏里:这两个人很有意思,一个因为反抗苏联的入侵,被绞死了,成为努力使匈牙利从一种体制变成另一种体制的牺牲者。一个五十年代中期就被关在监狱里,不断坐牢,——吉拉斯一半时间坐监狱,一半时间被软禁。但是,这两个人物,从50年代初直到80年代末期东欧剧变,树起了两个标杆。

  

  金雁:在那的时候,很多人往往认为他们的思想有一些“超前”。其实我个人看,纳吉的思想并不超前,纳吉最后的行动是让苏联人逼出来的,但是他的勇气的确令人敬佩,以及洛松齐、西拉吉、毛莱泰他们这一批人的勇气可嘉,可见纳吉的感召力非同一般。纳吉的现实意义要高于理论意义。就思想性来说,纳吉的东西没有超出现在的改革,纳吉死得要比布哈林壮烈伟大得多,他本来只要承认卡达尔政府、承认对10月23日事件的定性是“暴乱”就可以免于一死,但是他说“我必须为我的思想而牺牲我的生命,我愿意奉献它”,他要给后人留下一份珍贵真实的遗产,所以我最佩服纳吉,他如果退缩,向卡达尔一样,就可以保住个人权势和生命,但是他选择了英勇赴死。

  

  刘苏里:两个人都可以称为新生政权的创始人,或者“国父”。纳吉当时地位虽然没吉拉斯那么高,但他第二轮便被推上最重要的位置上了。

  

  金雁:当时赫鲁晓夫在“后斯大林时代”需要找一个稍微温和的人物,纳吉比较符合条件,与拉伊科、哥穆尔卡这些“本土派”不同,纳吉与拉科西一样是“讲俄语的”人,是一个典型的“莫斯科派”,但又不是犹太人出身,他与苏联之间的渊源之深超过匈牙利“莫斯科派”当中的任何人。纳吉是1918年在俄国参加俄国共产党并加入苏俄红军的,移居苏联长十几年。也许是那个自称为“斯大林最好的学生”的拉科西紧跟苏联太过头了,完全不顾匈牙利国情和民族尊严,在国内缺乏号召力,1953年斯大林去世以后赫鲁晓夫指定由副总理纳吉担任总理的职务。

  

  刘苏里:我很希望你给读者谈谈东欧国家建立和实践社会主义制度的大背景,让我们对这两位杰出人物所处环境有一个基本概念。

  

  金雁:第一,东欧是苏联的势力范围,整个东欧除了南斯拉夫、阿尔巴尼亚都是由苏联红军“解放”的。美国巴顿的第八军团打到距离布拉格40公里时掉头南下,交给东边来的苏军解决东欧德军。具体到匈牙利它更没有选择的余地,匈牙利在二战期间绑在希特勒的战车上,想通过德国的帮助夺回《特里亚农条约》失去的土地和人口,1944年9月由苏军乌克兰三个方面军攻入,并在战后驻扎在匈牙利。第二,这些国家社会民主党的力量强于共产党,左翼社民党的本土资源深厚。比如匈牙利,工人运动有它的独特性,建立在工人运动基础上的社会民主党要比共产党的历史长得多,在工人中有深厚的基础,1873年建党,1890年改名为匈牙利社会民主党。而共产党是在俄国十月革命鼓舞下于1918年11月成立的,比社会民主党晚了40多年,1919年在库恩·贝拉领导下成立匈牙利苏维埃共和国时,社民党和共产党曾一度合并,5个月后政权被颠覆,两党分裂。1924年共产党在维也纳重建,苏德战争爆发以后,德国扶持霍尔蒂的“箭十字党”执政,共产党的活动十分困难,因为当时共产党不能掌握社会力量的大多数,需要联合各民主爱国力量,于是共产党提议与其他一些反法西斯党派组成“匈牙利民族独立阵线”,由在国内民主派当中人脉颇望的工人领袖拉伊科·拉斯洛担任“匈阵”总书记,后来在“匈阵”的基础上成立临时国民大会和临时国民政府。

  

  刘苏里:但战后情况有了很大变化,“莫斯科派”下山摘桃子,并在国内展开了残酷的清洗运动。

  

  金雁:1948年6月在日丹诺夫的提议下共产党兼并社民党后改名为匈牙利劳动人民党。由于是不平等的“吞食”,遭到社会党内部分人员抵制,很多人退党。此后“莫斯科派”的拉科西小集团独揽大权,他按照斯大林“社会主义越发展,阶级斗争越尖锐”的理论,在党内排除异己,清洗“本土派”与兼并过来的社会民主党人。1948年匈牙利拉开了“大清洗”的序幕,党内的“老近卫军”都被以“阶级敌人在党内的代理人”罪名逮捕入狱,矛头指向国内在坚持游击战或被霍尔蒂政权监禁的“本土派”,在这次“清洗”中,拉伊科·拉斯洛首当其冲,另有19万人被清除出党,1949年结束党派竞选,其他党派消亡,形成一党制。

  

  刘苏里:这跟冷战的大背景有很大关系。此前斯大林是极力推销他的“联合政府”的,并且不断强调,通向社会主义的道路不止一条。

  

  金雁:1947年东西方大国拉开“冷战”序幕,3月美国宣布奉行“杜鲁门主义”,6月美国国务卿马歇尔提出复兴欧洲经济的“马歇尔计划”,并向包括苏联在内的东欧各国发出邀请,苏联表示拒绝,也禁止东欧国家前往,斯大林明确说:“马歇尔计划是直接打击苏联的”。作为对策,9月在斯大林授意下苏、波、捷、匈、罗、保、南、法、意九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在波兰西南疗养胜地弗罗茨瓦夫省的波伦巴小温泉举行会议。会议内容没有事先通知与会各国代表,苏联突然提出要成立共产党情报局,要求在苏联控制下的东欧各国立即按苏联模式实行社会主义建设,不再允许各国实行通向社会主义的“多种道路”,必须服从“苏联中心”的指挥,着眼于苏联的外交策略,这个提议遭到众多代表反对,波兰工人党总书记哥穆尔卡质疑说:“国际工人运动迄今的实践表明,这样的中心弊多利少”,南共代表卡德尔认为这会遏制各国共产党的独立自主政策,捷克代表斯兰斯基表示抗议甚至中断参加会议,法共、意共的与会人员也觉得这种做法不符合社会主义政党的传统,其他一些国家的代表则以事先没有取得他们党中央的授权为由希望暂缓成立该机构,但是在斯大林强硬立场和遥控指挥下,会议当场通过了成立共产党情报局决定。至此两个阵营的对立形成,在斯大林“两个平行市场”的理论下,根据“莫洛托夫计划”,1949年成立“经济互助委员会”,东欧各国原则上只能保持同经互会国家的贸易往来。

  

  刘苏里:“风云突变”,铁幕苏东这边儿,斯大林连续发飙,一发不可收拾。

  

  金雁:从共产党情报局成立以后,东欧各国都发生了几件影响深远的历史事件,导致他们停止已经开始的“自己发展道路”过程而被迫转向。因在情报局成立过程中苏联看到了东欧共产党的离心力,首先决定拿南斯拉夫开刀杀一儆百,指责“铁托集团”掌握在“杀人犯和间谍手中”,是为了与“苏联相抗衡的”,接下来在东欧各国激烈批判“民族主义”,展开清除“民族主义”的运动,凡是主张“本国国情论”的人统统被认为是“对苏联榜样的蔑视”,谁要谈独立的社会主义道路,就是“堕落到反苏立场”,“堕落到出卖工人阶级的立场”上,是“背离了马列主义的‘富农党’”,要予以清算。其次,中断从1944年开始的也得到斯大林首肯的“人民民主制度”发展道路,认为这种制度是“助长资本主义发展的道路”,是“违背和歪曲列宁主义的”,是“马列主义的叛徒提出的无视苏联历史经验的理论”,必须立即结束人民民主阶段,转向苏联社会主义工业化的经济发展模式。第三,日丹诺夫在情报局成立会议上指责社会民主党是帝国主义的帮凶,他向东欧共产党提出,工人阶级只有一个,共产党也必须是唯一的,工人阶级内部不允许有改良派与革命派之分,社会民主党不是工人阶级的政党,不能把社会民主党看成是最接近共产党的力量,不存在联合阵线的“大左翼”,并命令各共产党在1948年上半年快速完成兼并社会民主党的工作,尽快清除掉这个政治上的竞争者。

  

  刘苏里:斯大林的日丹诺夫如此生猛,是不是还钻了东欧国家战前、战后一直存在“本土派”与“莫斯科派”内斗的空子?

  

  金雁:在东欧各国共产党内一直就存在着在本国坚持反法西斯斗争游击战的“本土派”与前往苏联投靠苏共的“莫斯科派”之间的分歧。本来“本土派”就对“莫斯科派”随着苏联红军一道回来“摘桃子”的作法就很不满,更对他们在建设时期拉大旗作虎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刘苏里 的专栏 进入 金雁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东欧共产主义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历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9552.html
文章来源:SOHO小报2009年9期

1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