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 金雁:入欧十年:波兰人怎样看世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63 次 更新时间:2015-08-12 14:12:27

进入专题: 波兰  

秦晖 (进入专栏)   金雁 (进入专栏)  

  

   2014年是波兰正式加入欧盟十周年,与巨变二十五周年一样也是这年的“大日子”。如果说巨变意味着波兰脱离了苏联控制的东方阵营,那么“入欧”就标志着波兰最终加入了西方阵营。前者意味着转轨的开始,而后者标志着转轨的完成。它不但体现了波兰国内政治经济体制的根本变化,也体现了这个国家在国际舞台上的新角色和世界政治的新视野。

   入盟以来,波兰作为“新欧洲”最大的国家,曾出任2011年欧盟轮值主席国,波兰前总理布泽克曾任2009-2012年欧洲议会议长,尤其是2014年乌克兰危机的爆发,波兰作为欧盟中与乌克兰接壤的主要国家首当其冲,而波兰总理图斯克又恰巧在此时当选新一届欧洲理事会主席(“欧盟总统”),这一切都使波兰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更加重要。为了解如今波兰人对一系列国际问题的看法,7月20日下午我们拜访了波兰著名的智库——波兰国际关系研究所。

   这是个拿国家钱的研究型NGO。在国外,这样的学术NGO,或者说是智库NGO并不少见。尤其是欧洲,由于福利国家的传统,NGO的财政资源由国家资助的比重比美国高得多,而民间捐款的比重则少得多。有人把这种现象称为“后福利国家”——福利国家本来是国家直接出钱由政府机构来办公益。后来关于“福利国家病”的种种说法流行起来,除了经济自由主义者那种“福利国家养懒汉”之类众所周知的批评外,还有一种带左派色彩的批评是说,民主政府直接办公益有两个问题:一是民主制下“多数决定”的公益方向可能会忽视一些少数弱势者的需要,例如少数族裔、某些非常见病患者,更不要说根本不能投票的濒危动物需要保护,“多数决定”的公益未必会考虑或充分考虑这些事。但这当然不是说“少数决定”就更好,而是说,无论多数决定的民主政府还是少数决定的独裁或寡头政府,处理这类事都可能“政府失灵”。而这种不赚钱的公益自然也是“市场失灵”的领域,这样看来就还是由民间志愿者来做更靠谱。二是官办机构会有衙门习气和科层化、文牍化的弊病,据说效率不高,尤其是不利于创新,像研究所、智库那样的机构,都搞成官办是不好的,所以如果不是都由民间搞,至少也应该有民间的一块。

   但民间这一块,只要公众认为必要,政府还必须供养。“后福利国家”并非“自由放任”,政府没有操控之权,却有资助之责。也可以说它是“福利国家”的升级版:由政府直接出资办公益,变成政府出资支持“非政府组织”办公益。

   本来,当代发达社会的一个趋势是“第三部门”(政府与企业之外的第三类机构)的兴起。这类机构本有NGO(非政府组织)和NPO(非营利组织)两个属性,理论上应该靠慈善、志愿资源来运作。但是,随着这些年来先进国家的社会公众对“第三部门”的期望值越来越高,有限的慈善、志愿资源没法搞越来越多的事。于是,一方面它们开始谋求经营性收入,只要这些收入是用于充实公益资源,而不是没入内部人的私囊。换言之,为公益而营利的“社会企业”仍被视为NPO。另一方面它们开始接受政府资金,只要这些资金不影响其独立性。换言之,政府有责资助、但无权操控的组织仍被视为NGO。

   剧变前旧体制下的波兰自然也不会有这种事。但是巨变后既然政府成了真正的“公仆”,则责可问而权受限就是很自然的。笔者在《十年沧桑》一书中有一章专门谈及波兰的非政府组织,这次来波兰,我们也少不了要与这些组织打交道。国际关系研究所就是其中的一家。如前所述,这个所的经费主要由国家财政资助,但研究项目和结果都不受政府的影响,体现了一种多元架构的氛围。

   当天参加会谈的有:研究所项目主管普奥谢尼克、东欧及东南欧项目主管科辛斯基,以及东方问题专家苏德里克·塔塔、负责欧洲事务的福尔姆谢维茨研究员和杜德金斯卡研究员。我们的座谈内容主要围绕乌克兰问题中波兰的态度、对俄经济制裁的后果、欧洲解决能源问题的出路、中波两国间互相的认知度,还有入盟前后波兰的变化等等展开。

   主人开始就介绍说,自波兰加入欧盟至今,国内的生产总值翻了一番多,即使是在欧洲金融危机期间,波兰经济依然保持着正增长。很多人认为,这二十五年是波兰历史上发展最好的时期,而入欧后的十年又是二十五年中最好的时期。首先是基础设施建设明显受益。从2004年5月到2013年底,波兰共获得欧盟各种援助基金超过七百亿欧元,绝大部分都用于基础设施建设。目前,波兰很多工程项目都得到欧盟基金的支持。其次,产品出口和海外市场也随之扩大,从而拉动了整个经济的发展。在入盟前的2003年,波兰与欧盟的贸易额只有一百三十五亿兹罗提(约合四十五亿美元),而2013年双边贸易额已经超过了一千亿兹罗提(约合三百三十三亿美元)。波兰外长西科尔斯基曾表示,如果不加入欧盟,波兰的发展起码要落后五年。

   但是持否定意见的声音也不在少数,尤其是我们到波兰的这几天,听到的不同意见甚至比在国内几年中听到的都要多,为此我们与几位波兰专家进行了开诚布公的探讨。

  

   乌克兰危机与经济制裁

   金雁:乌克兰问题是目前国际热点问题,作为乌克兰邻国的波兰总体上持一种什么立场?我们知道,由于乌俄冲突,波兰现在成为向西方世界传递信息的直接来源,在抵御俄罗斯威胁方面的屏障作用越来越重要,使得整个西方世界都无法小觑,所以波兰在欧盟的地位上升,据说波兰总理图斯克将要当选欧盟理事会主席?

   普奥谢尼克:图斯克当选的消息还没有宣布,应该不会有什么变数了。乌克兰这个题目太大,一两天也谈不完。先声明一点,我们国际事务研究所是属于国家财政支持的NGO,但是保持自己独立的立场。在欧洲有很多这样的学术NGO,因为政府需要一些与政府意见不同的独立研究机构,以避免舆论的单一化,国家需要民间的声音,需要有一种独立超越的立场。

   乌克兰问题涉及方方面面,在波兰并没有一种“国家声音”和“国家口径”,我们只代表自己的看法。我可以简单地讲一下,由于我们对俄罗斯在历史上有不好的评价,对乌克兰的评价总体上比俄罗斯要好,但是也有一些不和睦、不友好的记忆,我们彼此之间的历史就像家庭中的兄弟打架一样。对波兰来说,非常重要的一点是独立安全的乌克兰的存在至关重要,东部边界的稳定是我们国家利益追求的目标。当然波兰也想与俄罗斯保持睦邻友好关系,没有波兰人希望与俄罗斯剑拔弩张、兵戎相见,我们期待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俄罗斯出现积极变化。

   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是俄罗斯在打击乌克兰,并不是乌克兰做了有损于俄罗斯的事情,而是俄罗斯不允许乌克兰脱离俄的轨道成为独立自主的民族国家。俄罗斯是强势的一方,通过这次事件,可以窥见普京恢复帝国的野心在膨胀,所以很多媒体以“苏联并没有死亡”为题做文章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俄罗斯在上一轮输掉冷战后,企图利用一切机会扳回一局,它自认为对前苏联国家仍然具有发号施令的权力。俄罗斯对乌克兰是一种非常规战争,既没有一定的战线,也没有前后方之分,他们没有权利并吞克里米亚,这对欧洲来说是一个危险的举动和信号。

   其他国家也有俄罗斯人居住,如果俄罗斯以此为借口,说为了保护本民族的人民,就可以策动那里的人反对政府,或者提供军事援助,或者干脆把一块领土吞并,恐怕没有哪个政府可以容忍这样的做法。在哈萨克斯坦、波罗的海有俄罗斯人,也有波兰人,难道可以以此为由挑起事端吗?本来这些问题都可以通过协商手段解决,而不是武力冲突。前提是俄罗斯要禁止支持分裂分子。马航飞机的调查还没有结束,一些飞机的残骸就被拿走,不见踪迹,给进一步调查造成很大的困难。不管是美国还是俄国人都知道是谁干的,使用的是俄罗斯的武器,他们说要打军用飞机,结果使民航那么多人死亡,这是人类文明的一大悲剧。

   秦晖:感谢您对贵所的说明,和你们一样,我们也是中国的独立学者。我们认为乌克兰局势是冷战以后很大的一个转折点,对未来的影响远远大于“9·11”,后冷战时代的一个转折点是“9·11”事件,但乌克兰事件的影响从长期看会超过“9·11”。在我们看来,之所以有顿涅茨克、卢甘斯克事件与克里米亚事件,与西方的态度有关,由于克里米亚很容易被俄罗斯得手,没有付出什么代价,助长了俄罗斯的气焰。

   这次普京在克里米亚问题上不是支持所谓“独立”,而是采取直接并吞的做法,这开了一个先例。我们看到世界上所有从一个国家闹分离的地区,哪怕是受外面“同胞”的鼓动,通常也不会公然“归并”过去。包括前苏联范围内的四个冲突热点:摩尔多瓦附近的德涅斯特河东岸地区、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争夺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俄罗斯和格鲁尼亚发生冲突的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这些地区的冲突都是俄罗斯在背后策动的,后两个地方还直接与俄罗斯接壤,但是都采取了闹“独立”,而不是所谓“回归”一个强国的做法。相反另一个例子是西方支持的科索沃,那是阿族人要脱离,但是它并没有归并到阿尔巴尼亚,也是宣布独立。在国际关系中,一个国家并吞另一个国家的领土,是要比让这个地方“独立”更过分、更严重的违反国际法的行为。俄罗斯也知道这一点,但是它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觉得主要就是想得到中国支持。要是克里米亚“独立”,中国断然不会支持,因为中国不可能赞成分离主义。现在俄罗斯不是让其“独立”,而是使其“回归”,这虽然在国际法上更唐突更惹众怒,但普京就是想中国更可能接受。

   欧洲国家在这次事件当中太多考虑自己的利益,这会让东欧国家感觉靠不住吧?东欧国家入盟的一个很重要考虑就是“安全保障”,而真到了紧要关头,老欧洲采取的“丢卒保车”策略让新欧洲心生疑虑,在“疑欧”的背景下又更容易产生恐俄情绪,对欧洲自身的军事力量不足以与俄抗衡表示担忧,似乎是东欧地区相当普遍的想法。这方面波兰如何体现自己的立场?如何克服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

   苏德里克·塔塔:7月22日这个地区八个总统开会,波兰会提出自己的主张,主要是要提高地区安全,加强协调性,让北约的军队在这个地区有更大的活动权利。已经有立陶宛和拉脱维亚表示支持波兰的立场,因为他们和我们同病相怜,对俄在乌克兰的所作所为很容易产生联想,这就使我们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当然他们更甚,因为他们国内的俄罗斯人不少,他们更害怕国内的俄罗斯族在普京策动下也闹将起来。

   至于在能源问题上,我们觉得不是我们依靠俄罗斯,而是俄罗斯依靠我们。谁都知道,俄罗斯是“石油天然气经济”,石油天然气的出口占出口总额的百分之六十五至百分之七十,没有了能源杠杆的支撑,它的经济马上就会往下掉。2009年的油价下降,俄的经济衰退就很明显。现在制裁俄罗斯的后果已经显现出来,俄国资本外逃现象严重,通胀率达到百分之九至百分之十,卢布已经跌到历史最低点。石油与天然气占俄产生总值的百分之五十,油价要到一百零四美元,俄国的收支才能平衡。2014年已经发展停滞,已经有人预测2015年俄罗斯经济将萎缩百分之一点五到百分之二,油价每下降一美元,俄罗斯就会减少收入十七亿美元。如果人们不买它的能源,俄罗斯的经济就会垮掉,所以俄通过能源杠杆来达到政治意图的做法最后吃亏的还是它自己。

   秦晖:俄罗斯现在想和中国联手就是想解决这个问题,你们可能也知道,原来中俄能源合作并不顺利,长期以来输油管道的铺设只停留在协议上,2014年却有了重大突破,5月普京访华签署了三十多项中俄合作项目,尤其是中石油和俄天然气公司签署了为期三十年、中俄四千亿美元的《中俄东线供气协议》。

苏德里克·塔塔:但是我们在欧洲也有其他办法,我们一直在为寻求能源供应多样化,减少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而努力。我们可以使用液体天然气,也可以提高核能的装机容量,还可以开采页岩气。另外也有挪威的天然气,如果使用挪威的天然气,一年内就可以完成设备建造。(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秦晖 的专栏 进入 金雁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波兰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1288.html
文章来源:东方早报-上海书评

2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