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再复:莫言成功的三个密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10 次 更新时间:2015-01-06 17:52:27

进入专题: 莫言  

刘再复  

   2005年,香港公开大学授予莫言荣誉博士学位,七年之后,莫言荣获诺贝尔文学奖。时间很快就证明公开大学的慧眼。因为拥有这慧眼与情谊,所以才有今天莫言的还情之旅。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这种巨大荣誉的人,是非常辛苦的。整个世界都张着眼睛关注两样东西:一是看他还能不能继续创造;二是看他具有怎样的精神境界。莫言此次到公开大学,表现出一种重情义的品格与境界。

   两年前,瑞典学院授予莫言诺贝尔文学奖,这并不是给莫言“雪中送炭”,而只是给莫言“锦上添花”。因为莫言本来就是一个大作家。他早就是一个文学的天才和生命的伟大旗手。但他的获奖,又确实为中国文学争得更大的光荣,也促进我们思考:莫言为什么能如此成功,他的成功的密码是什么?今天,我想借助公开大学的校庆讲台说:莫言的密码有三个:一是大地的滋养;二是上帝心灵与魔鬼手法相结合的“神魔写作”;三是鲸鱼气象即鲸鱼胸怀与鲸鱼胆魄。

   第一点,许多大作家的成功都是靠天赋的才华与书本的泽溉。莫言也仰仗天生才情与书本泽溉,但他又明显地得益于大地的滋养。大地给他山光水色与钟灵毓秀等大自然气息固然赋予他想象力,但更为重要的是大地以不同寻常的苦难丰富他的人生,并给了他巨大的充满激情的良心。莫言从童年开始就在饥饿中滚爬,从懂事开始就知道民间的疾苦和底层人民的艰辛。他的故乡,山东高密东北乡和整个中国的动荡和中国人民不屈不挠的奋斗,给他刻苦铭心的记忆也给他提供了无穷无尽的精神资源。他作为大地的赤子得到这种大地养分,便无敌于天下。莫言的文学创作水平超过无数天下人,首先是因为他的饥饿体验、苦难体验超过无数天下人。

   莫言成功的第二个密码是他的“神魔结合”,首先是他的魔鬼写作。一百年前,中国现代最伟大的作家鲁迅就发表了《摩罗诗力说》,呼唤中国文学能出现密尔顿、拜伦、雪莱这种魔鬼似的天才诗人。这种摩罗诗人敢于打破常规,敢于打破旧套,敢于打破平庸,敢于打破一切教条,敢于独闯新写法新天地。一百年过去了,中国终于出了一个名字叫做莫言的“摩罗小说家”,出了一种敢于宣称“文学就是在上帝金杯里撒尿”的拜伦似的大浪漫。莫言的充满突破性与梦幻性的写作,莫言的魔术师似的变幻无穷的写作,莫言颠覆官修历史和颠覆平庸规则的鬼才似的写作,就是鲁迅百年前所期待的“魔鬼写作”。正因为是这种特殊写作,所以很多人看不懂。我还要说,莫言的魔鬼写作只是他的创作方式,而在这种创作法之中,他还有一颗上帝心灵,这就是“大悲悯”的心灵,他郑重地解释过什么叫做“大悲悯”的心灵。他说,所谓大悲悯,就是不仅要同情“好人”,也要同情“坏人”;不仅要悲悯“他人”,也要悲悯自己。在他的视野下,无论是“好人”或“恶人”,还是“他人”或“自己”,都是可怜的人。也就是说,文学境界,不仅要高于好坏判断的功利境界,还要高于善恶判断的道德境界,它属于慈无量心、悲无量心的天地境界。莫言的这种思想完全与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相通。这两位文学巨人之所以能走上文学巅峰,就因为他们抵达这一文学境界。所以他们不仅拷问世俗意义上的所谓“罪人”(坏),而且拷问罪恶掩盖下的“洁白”(好),从而显示出“灵魂的深”(鲁迅语)。莫言因为拥有大悲悯的心灵,所以才写出《丰乳肥臀》这种颠覆权力书写的历史而写出完全文学化也完全莫言化的中国百年史。这部长篇小说以母亲为核心,她的大悲悯的胸怀容纳20世纪中国的全部动荡,全部苦难,全部纷争,全部是非。母亲八个女儿和相关的生命,不管他们是属于军阀或土匪,共产党或国民党,“革命”或“反动”,左派或右派,母亲都展示出超党派、超善恶的胸脯,一律报予悲悯,一律报予眼泪和乳汁。《丰乳肥臀》里的母亲又是最伟大的母亲,又是最可怜的母亲。她承受一切屈辱,承受一切灾难,她是中华的伟大圣母,又是中华的可怜女人。她的胸脯是一片慈悲的大地,一片上帝的心灵。莫言的密码正是这种上帝之心和魔鬼之法相结合的文学思路。

   最后,我再讲一下莫言的鲸鱼气象。一九九六年,我曾对莫言表明过这一期待,希望他成为文学海洋里的一条鲸鱼。鲸鱼意象出自高尔基书写托尔斯泰的一篇散文里,高尔基说,托尔斯泰如果生活在海洋里一定是一条鲸鱼。我们今天最高兴的是,果然有一条大鲸鱼出现在中国方块字文学海洋和世界文学里。不过,他的名字不是维尔梅尔《白鲸记》里那个莫比·迪克,而是莫言,鲸鱼的特点是巨大,它吞吐的是大海大洋大波大浪,所以它总是展示着生命的大气派与大气象。莫言的文学创作,其特点正是容纳百川的大气和大手笔。有人嘲讽他只会讲故事,却不知道他讲出大格局、大文学、大艺术。高行健曾对我说,莫言笔下的故事是一种宏大叙事。即宏大的叙事艺术。在大海里,有两种最著名的大鱼,一种是鲸鱼,一种是鲨鱼。鲨鱼靠的是尖牙利齿,它是攻击型与破坏型的生命;而鲸鱼则是建设型与生产型的。还有一个不同,鲨鱼总是成群结队,而鲸鱼则是独行于大洋之中,靠的是自身的健康与强大。莫言在他的长篇小说序列的代序也是总序中曾如此描述鲸鱼,他说:“鲸鱼,在深海里,孤独地遨游着,响亮而沉重地呼吸着,波浪翻滚地交配着,血水浩荡地生产着,与成群结队的鲨鱼,保持着足够的距离。”莫言的创作,既像天马行空,又像鲸鱼跃海,这是充分个人化的大吞吐、大生产和大创造。他飞向世界心灵的高度,又迈进世界智慧海洋的深度。让我们祝贺他的辉煌成就并祝福他的一家幸福!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香港清水湾

  

    进入专题: 莫言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化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2234.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