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光:为公共知识分子正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83 次 更新时间:2014-04-16 17:02

进入专题: 公共知识分子  

杜光 (进入专栏)  

 

公共知识分子的概念在我国社会上出现不过十来年,却一直处于意识形态斗争的风口浪尖。2004年9月8日,《南方人物》周刊发表“影响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50人”,广东省社科院接着就在一次座谈会上提出“警惕公共知识分子思潮”。11月15日,上海《解放日报》发表吉方平的文章《透过表象看本质——析“公共知识分子”论》,声势汹汹地指责:“提出‘公共知识分子’的概念,其实质是离间知识分子与党的关系,和人民大众的关系。”并且断言“一些貌似独立的‘公共知识分子’,其实只要认真剖析一下,他们的身后无不隐藏着某些利益集团的背景”。这种无中生有、加过于人的手法,为后来所有反对公共知识分子的文章所继承。十年来,类似的毁谤和批判不断加码,但具有批判精神和道义担当,并且积极参与公共事务的公共知识分子队伍却愈见扩大,网上一次又一次地发布“公共知识分子100人”的年度名单。这是对公共知识分子的表彰,也是对毁谤公共知识分子的帮闲文人的蔑视和挑战。

公共知识分子是在新世纪新形势下应运而生的社会群体。八九大镇压摧毁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在解放思想和改革开放的宽松环境中发展起来的民主力量。经过十年反思,十年酝酿,进入新世纪后,在体制内外,逐渐出现了一批觉醒的知识分子。日益尖锐的社会矛盾和日益频繁的社会冲突,促使他们重新观察国家的前途和民族的命运,并且积极地投入改革、维权和启蒙的理论探讨与实践活动。在知识分子普遍犬儒化、庸俗化的大环境里,他们勇敢地挺身而出,承担起知识分子的传承民族精神和批判社会弊病的历史责任。十多年来,他们在网络上发表大量文章,强烈呼吁改革政治体制、落实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撰写了许多回忆录、访谈录和专著,介绍亲历亲为的历史过程,或经过大量的调查研究,揭示历史真相,帮助人们通过历史事实,重新认识社会。他们针对施政得失、体制痼疾、社会积弊和民生疾苦,提出许多尖锐而深刻的批判和建言;为维护失地、拆迁的农民和市民的权利依法抗争,为深受权力的刁难和垄断的排挤而挣扎的企业家仗义执言,为对城市建设作出极大贡献却备受歧视的农民工讨还公道,为身患艾滋、麻风等恶疾和贫困无依的弱势群体提供救助。他们是改革开放的拥护者、履践者,维权运动的参与者、指导者,启蒙运动的推动者、实行者。他们放眼天下,胸怀全局,忧国忧民,志在未来,在现阶段争取宪政民主的改革大潮里,他们扮演着引领者和宣导者的角色,成为在专制主义、拜金主义和奴隶主义混成的政治雾霾笼罩下的清醒而理智的思想者和呐喊者。这一切使他们不同于明哲保身的普通知识分子,被称为公共知识分子。

这是一些富有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的知识分子,在社会矛盾、体制矛盾日益尖锐、官民矛盾、贫富矛盾日益严重的环境里,他们的所言所行必然会触犯权贵集团的既得利益,也必然会遭到激烈的反抗和中伤。近几年来,抹黑公共知识分子的污名化活动愈演愈烈,谩骂、毁谤公共知识分子的文章、博客、微博不断出现,屡见不鲜。这些实际上都是权贵资产阶级御用文人开展的既得利益保卫战。就这些无聊文章的内容而言,离不开先栽赃加罪,再讨伐詈骂的两段法,只是语言更加鄙陋下流。这方面表现得最典型的是网名为“孤烟暮蝉”的文痞,他去年8月在《我们为什么要反对臭公知》一文里污蔑公共知识分子“全是一帮从私利出发的混蛋”,“寄生在民主身上的寄生虫,喝着民主的血,把民主当商品论斤贱卖”,“这一群人很爱国,但爱的是美国”。今年3月16日,他又在大众网上发表《你是一个中国人》,借着爱国的话题,诬称公共知识分子为了摧毁爱国主义,使全中国13亿同胞成为一盘散沙,“不遗余力地将民族自豪感培育成深厚的民族自卑感,使爱国变成一种可耻的行为表现。”接着,3月20日,他又发表《谣言与忽悠》,肆意散布谎言,污辱、毁谤公共知识分子,全文充满了“谣言与忽悠”。如:“公知们鼓吹自由民主,却容不得别人发出不同的声音,”“他们的民主就是你当民他作主,我想起来俄国民粹派当年有句名言:‘谁不和我们在一起,谁就是反对我们;谁反对我们,谁就是我们的敌人;而对敌人就应该用一切手段加以消灭,’这就是公知们的写照,所以民主以后杀全家,真不是句玩笑话。”他在这里说的俄国民粹派的名言,其实也就是“毛语录”里的“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把毛泽东思想加在公共知识分子的头上,多么滑稽!但他没有引用“毛语录”,却引用了俄国民粹派的名言,因为那名言里有一句“应该用一切手段加以消灭”,可以引申出“民主以后杀全家”的血腥结论,把公共知识分子宣扬的民主,归结为“杀全家”,其用心何等狠毒!

《谣言与忽悠》还说:“公知们告诉你,自由就是你想干嘛就干”。这是对自由的老掉牙的攻击法。对自由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自由的基本特征就是以理性为基础,以法律为准绳,以不损害他人的自由为前提。而“想干嘛就干”,却完全违背了自由的这三大原则。改革开放以来,讨伐自由化的檄文铺天盖地,“你想干嘛就干嘛”一直是自由化的诸大罪状之一,但迄今为止,谁也举不出一个实例,说明是哪一个自由民主派人士说过这样的话。可见,这些批判者不过是玩弄贼喊做贼的伎俩,把自己对于自由的理解强加在公共知识分子的头上。

孤烟暮蝉在民主自由问题上对公共知识分子的攻击,充分暴露出这位作者毁谤公共知识分子的用意,主要在于反对民主自由。“他们的民主就是你当民他作主”,“民主以后杀全家”;“自由就是你想干嘛就干”,等等,危言耸听,就是为了挑动民众对自由民主的恐惧和对公共知识分子的不信任感。这才是真正的“谣言与忽悠”!

孤烟暮蝉还把所谓“制造热点的手段”强加于公共知识分子,并且归纳为:1、造谣;2、虚无化历史;3、污蔑英雄人物,摧毁国人信仰,达到新愚民目的;4、摧毁民族自信心与自豪感,贬低民族文化的竞争力,唯洋是尊唯利是图,教育你不爱国,从而达到瓦解人心涣散民族凝聚力的目的;5、利用时事热,大吃人血馒头;如此等等。一盆盆脏水泼向公共知识分子,处心积虑地抹黑他们。这些谰言恰好从反面证明了公共知识分子在社会上的影响和作用,说明公共知识分子鼓吹的改革政治体制、落实公民权利、公布官员财产等等,触到了权贵资产阶级的痛处,这才引起他们的忠仆的怒吼。

其实,目前应该是社会最需要公共知识分子的时候。中共十八大提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后,去年1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意见》,作出“培育和践行”这些价值观的具体部署。官方媒体随后纷纷展开宣传。但在迄今为止的大量宣传中,只见字里行间充满了教训的口吻,却又空洞无力。因为《意见》拒绝承认这些价值观的普世性,而且把它纳入社会主义的框架,这就使这些价值观陷于难以“培育和践行”的困境。因为这些价值观,多数是同被认为是社会主义特征的人民民主专政格格不入的,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即一党专政,就不可能“培育和践行”这些价值观,这是显而易见的。由于这些价值观多数属于普世价值,其中的民主、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等,都是公共知识分子多年来孜孜不倦地大力宣扬的主题,他们是这些核心价值观的最适宜的阐述者、宣传者。要培育和践行这些核心价值观,就应该发挥公共知识分子的作用,为他们创造条件,使他们可以自由地阐述这些价值观的内涵和意义。通过真正的百家争鸣,让这些普世性的价值观成为全国公民的常识,成为他们日常生活的指导原则。只有这样,才说得上是“培育和践行”。不知道当政者是否能懂得这个道理?

2014年4月6日改定


进入 杜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公共知识分子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爱思想综合 > 学术规范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74004.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