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勇:慈禧太后归政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23 次 更新时间:2013-09-28 09:25:20

进入专题: 慈禧太后  

马勇 (进入专栏)  

  

   慈禧太后希望完全归政的决心是坚定不可动摇的,其诚意也是不必怀疑的。然而现在看来这个决定究竟是利是弊,却很难说。

   如果从1861年“祺祥政变”开始算起,到1886年,慈禧太后在大清王朝最高领导人的位置上已经呆了25年了,尽管这个位置只是“垂帘听政”,并不是名正言顺的最高领导人。然而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独子早丧的寡妇,不论她对权力是怎样地充满兴趣,25年的漫长岁月都会消磨掉这单调乏味的权力欲望。

   更何况,过去的25年,慈禧太后使大清发生了巨大变化。更准确地说,应该变的都变了:向西方学习,踏上近代化轨道,中国的发展大致上说来已经进入正轨;而不该变的都没变:大清王朝还是满洲人统治,不管汉人官僚拥有怎样的权力,满洲贵族集团的利益并没有因为中国的发展而动摇。一个时代就这样在历史上确立下来了,不管谁是名义上的皇帝,谁能不承认这其实是“慈禧太后时代”呢?一个年过半百的寡妇,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太后的想法

   1886年7月11日(清光绪十二年六月初十),51岁的慈禧太后似乎失去了对权力的兴致。这一天,她在宫中召见小皇帝的亲生父亲、醇亲王奕譞,还有领班军机大臣、礼亲王世铎等满洲贵族中的当家人;陪同慈禧太后召见的有年仅15岁的小皇帝光绪。会议主旨就是商量慈禧太后不再垂帘听政,将大清国日常事务处置权还给小皇帝。

   根据《光绪朝东华录》记载,当天会议之后发布的懿旨说,当年小皇帝即位时只有3岁,实在太小,无法亲政,大清王朝一切用人行政,王大臣等不能无所秉承,所以那时不得已允准廷臣之请,垂帘听政,并郑重约定一旦小皇帝典学有成,即行亲政。现在12年过去了,小皇帝德业日新,长大成人了,这当然是国家之福,所以慈禧太后在懿旨中表示,有意借此机会卸任息肩,颐养天年。她郑重且高兴地宣布,她将遵守当年的约定,于明年某时举行皇帝亲政典礼。

   如果我们不用“恶的历史观”去延续一百年来的史学话语,如果我们从日常情理层面去体察慈禧太后此时的心情,我们应该相信太后的真诚,应该相信,她的“退位”并不存在什么“微言大义”或矫情,更非虚情假意,而是其内心真实意思的表达。因为那时,正是大清国的鼎盛时代,近30年的洋务新政带来了新气象,先前经两次鸦片战争、太平天国运动所消耗的国力,大致恢复,大清王朝似乎重新回到了一个新的盛世时期。

   慈禧太后在这个时候提出由小皇帝亲政,其实就是功成身退,就是要在青史上留名,要用事实正告那些一直诋毁她政治人格的反对派:我那拉氏虽为女流,但绝不是权力贪婪者。

   我们之所以这样说,并不是刻意替慈禧太后翻案,因为历史事实俱在,当时大清王朝内部并没有谁对太后的权力提出过挑战,担负执政政治责任的满洲贵族集团,对太后过去若干年的操劳,大致还是满意的,所以也没有人对太后的权威提出异议。

   众臣吁请继续垂帘

   从太后的立场分析,她之所以提出让小皇帝亲政,主要还是为大清王朝的长治久安考虑,希望小皇帝在实际历练中提高能力,树立威望,并逐步建立自己的执政班底或团队。

   然而,从小皇帝的立场看,不论已经学到了多少知识,15岁就担负起大清王朝的政治责任,委实有点早,何况这个位置迟早都是自己的,有“亲爸爸”老佛爷在前面罩着,帝国一切用人行政,还是比较轻松愉快的。

   所以当太后的决定一宣布,小皇帝当即长跪恳辞,醇亲王奕譞及礼亲王世铎等亦以时事多艰,万几繁钜,恳请皇太后从缓归政,将小皇帝扶上马再送一程。

   奕譞是道光帝第七子,他的大福晋是慈禧太后的亲妹妹。奕譞和他的大福晋的第二子载湉,也就是现在的光绪帝。从亲情上说,奕譞是慈禧太后的妹夫,是当今皇上光绪帝的亲爹,因此不论从哪个角度说,他的陈情与呼吁,都是真诚的,都是为帝国、为小皇帝未来前途着想。何况,奕譞的学识才智不过中等,既无野心,更无锋芒,他之所以得到慈禧太后的信任,比较公平的说法就是他的平庸和谨慎。

   至于礼亲王世铎,虽然长期位居军机处领办大臣等显赫地位,但也属于那种比较平庸甚至无能的人,他对慈禧太后的忠诚亦不必怀疑,所以在慈禧太后当政期间,世铎的政治待遇一直保持不变,以满洲贵族掌门人的身份协助皇太后处理朝政。

  
慈禧主意已定

   醇亲王、礼亲王再三恳请,慈禧太后对此也有比较深的了解,但她主意已定,并不理会。她说:12年前“垂帘听政”乃非常之举,本属一时权宜。现在皇上既然典学有成,自应遵从同治十三年十二月初七懿旨约定,即行亲政,以慰深宫期望之意。她仍命各方面继续准备,并命钦天监于明年正月内选择吉期,举行亲政典礼。

   这是慈禧太后宣布归政当天的事情,所有细节在《清实录》、《翁同龢日记》等文献中都有详细的记载。后来的研究者对事实本身并没有提出多少不同看法,只是在对慈禧太后的心理动机分析上,大都遵循“恶的历史观”,揣测太后归政诚意并不可靠,认为慈禧太后对权力的贪婪使她不可能真的放弃已经获得的至上权力。这种分析不过是臆想罢了。

   根据翁同龢日记,奕譞在向慈禧太后当面请求从缓归政未准后,曾找帝师翁同龢等人商量对策,奕譞介绍了与皇太后面谈的情况,说皇上亦当面跪求,但仍然没有使太后回心转意。翁同龢说:此事至关重大,王爷宜率御前大臣、毓庆宫诸臣,一起请求皇太后接见讨论。奕譞对翁同龢的建议没有给予明确答复,只是表示待军机处开会商量后再作讨论。

   在稍后召开的军机处会议上,礼亲王世铎介绍了事情的经过,表示圣意难回,只好承旨去做。翁同龢依然建议醇亲王率枢臣继续面谏,争取慈禧太后收回成命。醇亲王表示今天时间来不及了,待第二天王公大臣会议会商后,再作表示。

   散会后,翁同龢往访同僚孙毓汶,告诉他如果请求慈禧太后继续训政,不如请缓归政为得体,而孙毓汶对翁同龢的建议唯唯否否,不知所云。是日夜,热情亢奋的翁同龢起草了一份奏折,准备明天商之同僚同仁。

   第二天(7月12日,六月十一),一切如常,翁同龢将他起草的奏折底稿交给同僚讨论,各位阅读后大致同意翁同龢的建议,遂定议联衔上奏,并以此请示奕譞,奕譞以为然。

  
众臣再作吁请

   7月15日(六月十四),奕譞先上了一个折子,折子的前半段吁请皇太后体念时艰,继续训政,即便要归政,也应该等皇上20岁时;后半段专言皇帝亲政后,宫廷一切事务仍请太后裁决,上不问,始可专心典学云。这个折子似乎已考虑接受皇帝亲政的意思,所以翁同龢对这个折子的评价并不高,以为“意甚远”。

   同一天,世铎等也奏请皇太后再训政数年;在大清王朝统治集团中拥有重要地位的蒙古亲王伯彦讷谟祜等,也专折奏请皇太后从缓归政。这些请求,可以说是帝国政治游戏,是政治粉饰,是对皇太后的拥戴。

   但是,慈禧太后并没有改变主意,她表示:垂帘听政之举,实在是出于万不得已。十余年来深宫训导,欣见皇帝典学有成,特命明年正月内举行亲政典礼。这个决定经过反复审慎权衡,是最后决定,不容再有游移。慈禧太后坚决否定了奕譞等人继续训政的建议,不愿就这个事情再作任何讨论。

   至于奕譞在奏折中提出的,希望皇太后在归政后参照现在规制,宫中事宜仍请太后裁决的建议,慈禧太后表示可以考虑,称皇帝很小的时候就被接到宫中,由她自己抚养教育,十余年如一日,感情至深。所以即便皇帝亲政后,她也不会将所有事务全部推开,一定会利用自己的经验,随时调护,随时提醒。皇太后表示,这是她的政治责任,不容推卸不容否认。平心而论,慈禧太后的这个心情放在任何一个母亲那里,都是可以理解的决定,不必赋予文献本身所没有的含义。

   这一天,钦天监选择的黄道吉日提交上来了,小皇帝的亲政典礼定于明年正月十五、也就是1887年2月7日举行。

   皇太后稍作让步

   翁同龢是光绪帝的老师,两人关系很深,感情也好。如今皇上要亲政了,翁同龢也觉得自己的多年心血就要有结果了。7月16日,他在给皇上例行上课时,力陈时事艰难,总以精神气力为主,反复数百语,至于流涕,皇上颇为之感动。

   这一天,翁同龢还与各位王公大臣商量再上奏折,希望即便皇太后归政、皇上亲政了,海防及一切紧要事情仍应由慈禧太后做最后决定,并准许内外重要臣工封事直达储秀宫,像过去一样可以直接向皇太后请示汇报。对于翁同龢的这个建议,诸王以为然,但怎样建构这个新体制,诸位王公大臣以为还要与礼部商酌决定。

   慈禧太后归政,大概是没有办法转圜了,军机处和各位王公大臣现在能够做的,就是劝说皇太后放缓步子,或者答应在归政后仍然为帝国重大事务操劳。7月17日(十六),军机处拟就一份奏折,首言“垂帘听政”虽然是大清过去几十年的权宜之计(权),但并没有违背大清规矩(经);次颂过去二十年,皇太后在大清王朝政治发展中的功德;末言外国交涉各种事务及战守机宜等,期望未来还能仰承皇太后政治经验和政治智慧。这个奏折中甚至有“为亘古未有之创局,即系亘古未有之盛事”二语,被翁同龢在当天的日记中嘲讽,以为不甚妥当。

   翁同龢不仅忙着与诸位王公大臣商量怎样请求皇太后暂缓归政,而且利用他与光绪帝的特殊关系,当面劝说光绪帝一定要在皇太后面前诚恳请求,真诚希望皇太后能为大清王朝继续负责任。

   翁同龢等人的用意,究竟有多少发自内心真诚,有多少是官场规则和礼仪,我们并不太清楚。我们知道的是,在光绪帝、奕譞、世铎以及各位王公大臣一再呼吁奏请下,慈禧太后于7月19日(六月十八)不得已答应勉为其难,同意在光绪帝亲政后再行训政数年。

   慈禧太后在懿旨中重申:垂帘听政,历稽往代,皆出权宜之举,行之不慎,流弊滋多,史册昭垂,可为殷鉴。早些天因为皇帝典学有成,特降懿旨,及时归政。这是深宫十余年来殷殷盼望之苦衷,天下臣民自应共谅。所以当这个决定宣布后,王公大臣等合词吁陈,均未允准。只是最近几天,皇帝及各位王公大臣再四恳请,情真意切,力陈时事艰难,军国重要,提出了不少应对方案,读后令人深省。所以当皇帝初亲大政,决疑定策,实不能不遇事提撕,期臻周妥,何敢固持一己守经之义,致违天下众论之公?只好勉为其难,答应于皇帝亲政后再行训政数年。俟数年后斟酌情形,再行降旨。

   慈禧太后原本期待功成身退,为她的时代画上一个完美句号,最终因为这些原因没有成功。

   双轨体制

   在各方压力下,慈禧太后收回成命,答应在光绪帝亲政后再继续训政若干年。这个决定为后来的政治发展留下了非常大的变数,至少使皇权中心发生了偏移,使许多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难办。

   不过,可能发生的这些问题,皇太后和清廷高层并不是一点预感也没有,她在决定接受群臣呼吁收回成命时,就命令军机大臣世铎等专门研究在皇帝亲政后继续训政的制度安排,以免发生权力冲突贻误大事。

根据慈禧太后的指示,世铎等提交了一份建议方案,规定在皇帝亲政后,所有谒陵、祭祀等大典,均循旧制由皇帝出席,或循旧制由礼部提出具体方案;凡遇皇帝召见、引见事宜,建议参照礼臣会议规制,暂设纱屏为障,皇太后在幛后升座训政;凡中外臣工呈递皇太后、皇上的奏折,均按照通行的规制书写;凡须接见的各部臣工,仍按旧制一律带领引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马勇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慈禧太后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读史札记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8057.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