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学俊:改革的顶层设计,应该向西方学什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86 次 更新时间:2013-01-19 09:52:00

进入专题: 改革   顶层设计  

李学俊  

  

  核心提示:中国企业在国外进行资本重组等正常经营活动,累次被西方国家以国家安全为由所封杀。我们习惯解读为这是贸易保护主义作祟的结果。其实不仅仅是贸易保护主义,而是保护国家经济主权。中国改革的顶层设计不要学习西方所谓经济自由化与金融自由化,而应该向西方学习坚守国家的经济主权,确保中国国家的经济主权。

  

  最近,华为、中兴公司和不少其他中国公司一样,在美国再次遭到封杀。美国封杀的理由是威胁美国国家安全。中国企业到欧洲,澳大利亚也累次碰到这样的遭遇。对此类事件国内几乎毫无例外的解读为这是贸易保护主义的结果。

  

  仅仅是贸易保护主义吗?

  

  2012年10月初,奥巴马就阻止了一家中国公司收购四家美国农场,理由就是这些农场靠近美国无人机试验基地。

  

  奥巴马阻止的理由清清楚楚,就是为了保护国家的安全。我们为什么还要一再一厢情愿的将此类事件解读为是美国等西方国家贸易保护主义作祟呢?

  

  原因就是我们的西方老师在给我们传授西方经济学的时候,给我们讲了很动人很美好的自由贸易理论,因为我们接受了这个理论就会一切对他们开放,我们的经济就不会设防,他们的资本就可以长驱直入的进入我们的经济系统的每一个部分。

  

  但是,对于自由贸易理论下面深层次的秘密,西方却从没有在课堂上,教材中,论文专著、政策声明等等中予以任何说明,因为这不可告人。

  

  应该反思的是我们了:为什么?

  

  西方错了?

  

  不是。如果从国家立场考虑,美国或者西方其他国家的这些举措都是正确的,因为它不仅仅维护了国家安全,还有效维护了国家经济主权。

  

  对于国家主权,我们大多数时候都关注国家领土、政治独立等权力,而对于经济主权却常常忽略。而西方国家恰恰在维护自己的经济主权方面作得很好,所以,中国改革的顶层设计应该向西方学习,确保国家经济主权。

  

  一、霸权与资本流寇肆虐存在,不能弱化国家经济主权

  

  当今世界虽然正在积极的推进全球化,产生了无数国际组织,甚至有了世贸组织,有了联合国,但是,如果据此认为就应该弱化国家主权,甚至让渡国家主权就错了。因为国家仍然是构成世界的基本单位,发达国家并没有弱化自己的主权,而是在强化自己的主权。因此,国家的主权仍然是世界最重要的权力。对此,发达国家比中国认识更清楚。所以,美国等发达国家一边鼓吹让渡主权,弱化主权,人权高于主权的同时,却在强化自己的国家主权,特别是经济主权。所以才会有中国企业在欧美国累次被以威胁国家安全理由封杀。

  

  当发达国家出现严重的贸易逆差,本来可以通过出口高科技产品来平衡贸易,但是,仍然以不利于国家安全为理由,禁止向中国出口高科技产品。而他们唯一可以自由出口给中国的就是用廉价的白纸印刷的美元!欧元!

  

  由于经济全球化,金融自由化,资本流动自由化,海量的国际大资本已经从实体经济的投资者蜕变为金融投机者,他们已经发动过对英镑、日元、比索的攻击,绞杀了泰铢,围攻韩元、港币等等,他们发动的货币大战,都严重的侵犯了相关国家的金融主权,特别是对东南亚国家的绞杀,严重的打击了这些国家的经济。

  

  综上可见,经济全球化进程中,经济霸权主义还存在,金融资本流寇还在四处游荡,随时准备洗劫他国财富,所以,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改革的顶层设计不能弱化国家经济主权,而必须强化国家经济主权。

  

  二、经济主权:最容易被偷换盗窃的主权

  

  国家主权包括对领土内的一切人(享有外交豁免权的人除外)和事物以及领土外的本国人实行管辖的权力,有权按照自己的国情确定自己的政治制度和社会经济制度等权利;对外具有不可让渡的独立权,即国家完全自主地行使权力,排除任何外来干涉。

  

  但是,事实上,在这些权力中,人们比较容易界定与划分政治主权、领土主权等等。所以,在领土争端中,每个国家都会为保卫国家的每一寸土地毫不犹豫的开战。因为任何政府都怕背上卖国贼的骂名。但是,对国家的经济主权的界定却比较模糊,使操作起来比较困难,而正因为如此,有的政府为了取得政绩,或赢得选民常常对此视而不见。即使自己的经济主权被严重的侵犯了,但是常常还不知道;或者知道了,却难以厘清主权边界;有时即使厘清了主权边界,却难以有效维护。

  

  例如,一个国家的货币主权是国家最重要的经济主权之一。但是,由于现今的国际贸易不是用黄金等贵金属货币交易结算,而是采用纸币美元交易结算,于是,每个国家之间的国际贸易都被美元所绑架。美联储为了转嫁国内的危机,通过一再量化宽松货币,将世界各国推入通货膨胀之中,绝大多数国家对此无能为力,因此,每个国家的金融主权已经程度不同的被美联储所操控。

  

  由此可见,几乎所有国家的货币主权都程度不同的被美元偷换与盗取。

  

  中国的改革一直伴随着对外开放,所以,中国的经济获得了海外大量的投资,并获得了先进的思想、技术与管理,使中国经济飞速发展。

  

  但是,毫无疑问,经济对外开放应该有一个合理的边界。这个边界就是以保证国家的经济主权为标准,而不是以经济自由化,金融自由化为标准,丧失国家经济主权。

  

  1997年亚洲货币危机爆发,东南亚国家被索罗斯们围攻就是由于金融自由化,丧失金融主权的结果。危机之下各国纷纷申请国际货币基金的援助,而马来西亚却坚持自己的货币主权,毅然将自由的市场的浮动汇率制改为固定汇率制,终于渡过了难关。中国应该牢牢记住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与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的深刻教训,中国当时没有金融自由化是万幸,但是不要因为幸免于难就没有切肤之痛,他国厄运应该引以为戒。

  

  改革顶层设计不要被所谓市场效率所忽悠而放弃国家经济主权。

  

  中国经济三十多年的高速增长本身说明,中国目前的市场经济模式是有效率的,虽然还存在资源消耗较大的问题(这也是西方经历过的,其他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金砖国家也同样存在的),但是总体上比西方任何市场经济模式相同发展阶段都更有效率。随着中国产业的转型升级与市场完善,将会更有效率,且更加公平。

  

  目前有的改革主张如果实施将危及国家的经济主权。这样的主张很多,例如政府退出经济,国有企业退出竞争性行业,放弃18亿亩耕地的红线等等。

  

  主张放弃18亿亩耕地红线,到国际市场上购买粮食的理论根据是自由贸易的比较优势理论。客观的说,许多商品都可以采用这样的办法。但是像粮食这样的商品就不仅仅是普通商品,它是战略物资。这也是奥巴马阻止中国企业收购美国农场的深层次原因。自古兵家都懂得,兵马未到,粮草先行的道理。如果中国13亿人口失去18亿亩耕地红线,粮食靠国际市场采购,一旦发生战争,中国就失去了掌控粮食,稳定社会的经济主权。中国大分裂、社会大乱,人民被外国大资本奴役的日子就不远了。

  

  牢牢掌握国家经济主权,这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一个遵守宪法的原则问题。改革的顶层设计如果不能确保国家的经济主权,就是对国家与全体人民的犯罪。如果借改革的顶层设计导致丧失国家的经济主权,就是中华民族的罪人。

  

  现在进行改革的顶层设计不仅应该关注如何使市场更加有效率,还应该对全国所有的产业进行普查与清理。现在所有产业中,有多少真正掌握在国家手里?关键产业、关键环节有多上实际掌握在国家手里?

  

  国家要掌握这些产业,并不是反对非公经济进入这些领域,而是说在保证各种性质企业同等国民待遇的条件下,国家要能够实际有效的掌控。因此,必然是有的产业,如军工就必须是国有企业是主力,民营企业可以进入,但不允许外资企业进入或变相进入。有的环节,如货币主权,就必须牢牢掌握的国家的手中,丝毫不能放松,豪不含糊,绝不允许任何外国资本染指国家的货币管理与变相染指。

  

  如果这些产业,这些环节没有被国家有效掌控,而我们却制定了一系列完善的产权保护制度,一旦发生社会动荡,发生敌对国家与中国的战争,那么,根据产权保护制度,国家对这些企业行为管理就会失控。有些国际资本为了获利就可能趁火打劫,操控市场;有些有某种背景的资本就可能制造市场混乱,推倒中国经济的防火墙。

  

  资本没有道德,所以资本为了获得暴利连上帝都可以踩在脚下。资本没有祖国,但是,某些资本的很难说清它真正的所有者是谁,有什么背景。全世界已经一再上演过国际资本为了私利对遭遇危机的国家与人民落井下石的大戏。

  

  如果人民的意志不能通过国家控制资本,让资本在正常增殖获利的同时促进经济的发展,满足民生,那么,资本利益最大化的意志就会在特定的条件下反过来控制国家的意志,无视全体人民的意志,掠夺人民的财富。中国三万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已经被美联储这个私人资本集团不断的货币量化宽松贬值稀释而大幅缩水,我们存进美国的是一头金牛,取出来的时候可能已经缩小为一个虱子!如此深刻的教训难道还不足以让我们警醒?

  

  三、国家牢牢掌握经济主权

  

  有的关于顶层设计的理论一方面承认中国政府调控的集中体制可作到举国一致的优点,但是认为那是计划经济下的体制,在遇到战争、危机或其他特殊情况下,可以采用这样的方式,但不是一种市场经济的常态。

  

  确实,按西方市场经济模式标准来判断,这不是市场经济的常态,甚至有的国家从来就没有过。

  

  问题的关键不是中国政府干预下的集中体制在西方市场经济模式中有没有,或者是不是常态,而是这种体制是否有利于中国经济的健康、持续与平稳的增长。

  

  如果这种体制不能能够实现经济健康、持续与平稳的增长,就必须立即改掉。

  

  如果这种体制能够实现经济健康、持续与平稳的增长,为什么不可以成为常态呢?难道非要像凯恩斯主义那样,等到经济危机爆发,火烧房子的时候再来作灭火挽救?或者像自由主义市场经济学家那样幻想着等市场自动的修复?人们无所作为,唯一的就是忍受经济危机的折磨?富人也许还能过日子,穷人长期失业怎么过日子?自由、民主、平等这些美好的理念,此时在人权,人的生存权这个最基本需求面前都是苍白无力。美国是全球最富裕的国家,弄到今天的地步,几十万人联名要求脱离美国联邦,这就是最好的说明。经济危机导致长久的高比例的失业等等必然引发社会动乱,严重的危机会引致暴力,无论何种性质的政府都难免倒台。

  

  中国政府从未间断国家发展的五年计划进行规划设计与实施,使中国迅速在上世纪就建立了独立完整的国民经济体系。60年代的三线建设,使中国内地的工业得到大发展,缩小了与东部沿海的差距,也使中国工业更加安全。

  

  改革开放,发展市场经济,但是政府并没有无所作为,而是引导经济有序发展。从深圳、珠三角开始,然后是14个沿海城市,之后又是上海浦东新区,长三角有序的逐步开放。西部大开发,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中部崛起,北部湾经济区,环渤海经济圈等等,都是政府按市场需求与产业转移规律科学规划,有序引导的结果。所以,中国经济今天才能在世界经济低迷的时候一枝独秀。

  

  中医有一个很重要哲学思想就是上工(医生)治未病,中工治已病,下工治大病。就是说高明的医生总是善于防微杜渐,调理人体,使其健康,不要生病。

  

  经济运行与此一样。如果政府调控的集中体制能常态化的经济调控,建立抵御危机的防火墙,使经济稳定持续健康发展,用这样的体制与调控方式来代替等经济生病了,危机爆发以后的经济抢救难道不是更好吗?

  

  2005年,中国政府根据经济发展的需要,进行了一次重要的经济战略布局,即进行新农村建设,对95%的乡村实现通路、通电、通水、通电话、通网络的基础建设。

  

  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引发全球危机,中国大量出口企业倒闭,农民工失业返乡。但这时中国政府把原来用于补贴出口的13%退税,用消费折扣13%的形式转移支付,补贴农民购买彩电,冰箱、洗衣机、摩托车、客货汽车等等,既刺激了农村消费大幅增长,使国内的家电、电信、水泥、汽车等等相关产业活动足够的消费支持,抵消了相当部分出口倒闭形成的失业压力,又形成了遍布全国密致的乡村交通网、物流网与信息网,成为国家骨干交通网、物流网和信息网的次级网络与神经末梢。

  

  如果没有2005年国家的新农村产业布局,使95%以上的村通路、通电、通水、通网,农民怎么可能买彩电,洗衣机消费,买汽车搞物流,买电脑在网上销售农产品?

  

  如果这些交由所谓自由市场来作,谁愿意来作?谁能够作?

  

  所以,改革顶层设计中对政府调控的集中体制不是要不要淡出的问题,而是如何坚持发挥其独特优势,如何克服存在的毛病,通过改革来完善的问题:

  

  第一、坚守国家经济主权,坚持国家能够牢固控制经济主权的体制与方法,同时研究设计如何使之更贴近市场,按市场的需要与规律进行常态化调控,使其更加精准的微调,促进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

  

  第二、对政府与官员的权利进行明晰的法制界定,防止政府和官员作为国民财富的经理人违法,权力寻租,划公为私,使政府调控的集中体制,国家调控的市场经济模式变质为权贵资本主义。不仅没有发挥优势,反而成为抑制其他资本合法经营,促进经济发展的活力。

  

  中医认为人体生病有内邪与外邪两大方面。如果正气内守,身体强壮,那么体内的邪气就会被排除,外面的邪气就不能侵害身体,人就不会生病。

  

  经济运行和这也一样,要居安思危,未雨绸缪。

  

  中国经济的正气就是国家要牢牢掌握经济主权,将土地、资源、粮食、电信、铁路、交通、金融、信息、军工等关键产业、关键环节牢牢掌握在国家手中。否则,一旦发生社会动乱与战争,国家就会失去抵抗内邪与外邪的能力。清朝时候,中国GDP虽与欧洲相当,但是由于不能正气内守,牢牢掌握经济主权,从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总是被各国列强反复欺负与掠夺。1949年解放之后,虽然中国的经济还很落后,但是由于国家牢牢掌握主权,包括经济主权,所以,中国才赢得了世界的尊重。

  

  现在改革开放了,经济大大发展了,如果我们在改革顶层设计的开放中丢掉了经济主权,那么,丢掉国家主权的日子也就不远了。虽然GDP全球第二,甚至不远的将来成为世界第一,最后将不过被变成被资本与列强宰割肥羊。

  

  所以,中国改革的顶层设计不要学习西方所谓的经济自由化与金融自由化,而应该向西方学习坚守国家的经济主权,确保中国国家的经济主权。

  

  2013年1月17日

    进入专题: 改革   顶层设计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078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