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阿伦特的政治理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66 次 更新时间:2008-07-23 16:35:12

进入专题: 阿伦特   政治  

陈伟 (进入专栏)  

  

  近年来,随着西方政治哲学在中国渐成显学,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的名字也越来越为大家所熟悉。阿伦特是西方思想史上为数不多的女性思想家之一,她也被称为20世纪最具原创性、最具个性、同时也是最具争议的政治思想家之一。今年恰好是阿伦特诞辰100周年纪念。世界各地研究阿伦特的协会以此为契机,掀起了关注阿伦特思想的一个热潮。国内一些报刊也曾组织纪念阿伦特的专栏文章。在今天的讲座中,我将就如何理解阿伦特的政治思想谈一点体会,希望能给大家阅读阿伦特的著作提供一个导读性的介绍。我的讲座主要分下面几个部分:一、阿伦特的生平及主要著作;二、阿伦特的极权主义研究;三、阿伦特的政治理想;四、阿伦特与古典共和主义;最后,我将对阿伦特的政治思想作一个小结。

  

  一、阿伦特其人其作

  

  正如剑桥学派所主张的那样,理解一个思想家的作品,就要理解当时的语境。阿伦特的作品大多是针对20世纪的具体事件立论,因此,了解阿伦特的人生经历和她所处时代的大背景,对于我们很好地理解阿伦特著述的意图颇为重要。

  阿伦特于1906年10月14日出生于德国汉诺威市郊,祖辈是来自俄国的犹太移民。阿伦特的犹太人身份对于理解阿伦特的思想来说十分重要。犹太人问题也是阿伦特一生十分关注的问题。阿伦特的父亲是个电气工程师,母亲有很好的文艺素养,并擅长社会活动。阿伦特在七岁时失去了父亲,和母亲相依为命。阿伦特小的时候就喜欢读书,是个才女。在中学时代,她就对康德的著作十分感兴趣。1924年,阿伦特完成中学课程的学习,进入马堡大学,师从海德格尔。她和海德格尔的师生关系很快演变为两情相悦的恋人关系,当时海德格尔已经结婚。阿伦特与海德格尔的恋人关系大概持续了一年,阿伦特觉得这样下去不好,于是毅然决定离开马堡大学,转学到海德堡大学。不过,她没有立刻去海德堡,而是先到弗莱堡大学听了胡塞尔的现象学课程。

  1926年,她来到著名的海德堡大学,师从著名存在主义哲学家卡尔·雅斯贝尔斯,继续攻读博士学位。雅斯贝尔斯是阿伦特一生中一位十分重要的良师益友。阿伦特曾说:雅斯贝尔斯一开口,一切问题都变得十分明澈!阿伦特和雅斯贝尔斯夫妇一直保持着很好的关系,她有时甚至把雅斯贝尔斯看作是自己的父亲。“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大概用在这里最为合适了。从雅斯贝尔斯那里,阿伦特学习了一些存在主义哲学,特别是接受了雅斯贝尔斯关于“沟通”的思想。雅斯贝尔斯也说他从阿伦特那里获得了对政治问题的新的理解。他们的交往可以从厚厚的《阿伦特、雅斯贝尔斯通信集》中看出。值得一题的是,雅斯贝尔斯在指导阿伦特学习时,特别强调要认真阅读马克斯·韦伯的著作。他们的通信中有一篇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雅斯贝尔斯写信给阿伦特,他说: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韦伯回来了,他从世界各地周游了一圈,带回许多重要的资料,其中有许多是关于政治的,这是你感兴趣的内容,我强烈建议你阅读韦伯。阿伦特的回信表示谨遵师命,认真阅读韦伯。不过,他们对韦伯的看法并不相同。雅斯贝尔斯是韦伯的朋友,韦伯去世时雅斯贝尔斯曾发表纪念韦伯的演说。在二战结束后,他为鼓舞德国人民的士气,出版论韦伯的著作,认为韦伯是最伟大的德国人,是伟大政治家、科学家、哲学家。而阿伦特则认为,韦伯的伟大,与其说体现了德国人的伟大,不如说体现了人的伟大。雅斯贝尔斯后来表示接受阿伦特的观点。名师出高徒,从这个故事我们可以看到伟大的思想家在学生时期是如何学习的。1928年阿伦特完成了博士论文《论奥古斯丁的“爱”的观念》。

  在海德堡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后,阿伦特准备在德国申请大学教职,主要从事讲师资格论文的写作。她做的是对19世纪上半期德国早期浪漫派的研究,这一研究促使她创作了《拉尔·凡哈根:一位犹太女性的生活》一书。写作这本书的一个缘起是,阿伦特的一个朋友从书商那里购得了颇为珍贵的拉尔·凡哈根日记手稿。阿伦特阅读后颇有感悟,于是决定以这些日记为材料展开研究。

  阿伦特在德国的教学生涯未能如愿。1933年,希特勒攫取德国政权,欧洲犹太人的处境变得极其艰难。阿伦特于是放弃书斋生活,主动为犹太人和社会进步人士的逃亡提供帮助,也为犹太复国主义组织做了不少工作。她一度被纳粹组织抓获,被关了大概一周。阿伦特在回忆这段经历时颇为风趣地说,审讯她的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子,他们很快交上了朋友,审讯最后成了友好的交谈。不等阿伦特的朋友们援救,她就被无罪释放了。获释以后,阿伦特一家决定逃离德国,她们经布拉格流亡到了法国巴黎。1940年5月,德法进入战争状态,法国贝当政府配合希特勒的犹太人政策,在法国的德国犹太人被送到哥尔斯(Gurs)集中营,阿伦特也未能幸免,当她后来在《极权主义的起源》一书中描写集中营中的悲惨绝望的情况时,阿伦特是以她的切身体会为基础的;6月,巴黎沦陷,在混乱中阿伦特逃了出来。阿伦特逃出来不久,她获悉那些没有从哥尔斯集中营逃出的人最后被转交给希特勒政府,然后被送进了焚尸炉。

  阿伦特几经周折,最终在她的前任丈夫的帮助下于1941年5月到达了美国纽约。她的母亲随后也来到美国。在这里我要补充说明一下阿伦特的婚姻状况。阿伦特在德国曾与她大学时期的一位同学结婚,但一年后这段婚姻便结束了。她开始与一位德国共产党员海因里希·布留歇尔交往,并最终结婚,直到生命的尽头。阿伦特的丈夫是德国共产党员,阿伦特虽然对共产主义有激烈的批评,但她对共产主义同样也有着充分的同情,特别是她对共产党员在黑暗时代敢于行动的大无畏精神表示赞赏。布留歇尔后来也到美国纽约社会研究新学院任教。

  美国的宽松氛围和欧洲大陆的紧张局势形成鲜明的对比。到美国后,阿伦特先是在一个社团的资助下在美国某个小镇的农户家里住下。在那里,阿伦特对美国的地方自治留下深刻的印象。不过,她也感觉到当地人观念中有一些偏见,包括强烈的种族歧视,这让阿伦特觉得很不自在。不久,阿伦特回到了纽约。阿伦特到美国后开始在报纸和杂志上发表时事评论性文章,这些文章大多是关于犹太人问题的。1951年,阿伦特加入美国国籍。同年,她历时8年写成的《我们时代的重负》(即《极权主义的起源》)出版,该书使她一举成名,引起学界震撼,舆论称之为一代大师之杰作。此后,美国的一些著名大学如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和纽约社会研究新学院等相继邀请她去讲课,她还被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普林斯顿大学、哥伦比亚大学、芝加哥大学、纽约社会研究新学院聘为客座教授。

  1961年,阿伦特作为《纽约人》的特派记者赴耶路撒冷旁听对纳粹战犯艾希曼的审判。阿伦特对这次审判的评论性报道连载于《纽约人》,最终汇集成《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一书于1963年出版。60年代的阿伦特对当时美国的黑人公民权运动、越南战争、激进学生运动等政治事件予以了密切的关注,她针对这些事件发表了一系列引起争议乃至轰动的独特观点,这些论文后来结集成《共和的危机》,这本书出版于1972年。

  在阿伦特生命的最后几年里,她两次应邀赴英国阿伯丁大学主持吉福德讲座。这个讲座自1888年开始一直在英国开办,许多一流的学者都担任过它的主讲人,阿伦特这次讲座的主要内容后来汇成了她的《精神生活》一书。阿伦特喜欢抽烟,晚年身体欠佳时依然不顾医生的警告继续抽,这多少影响了她的健康。1975年12月4日,阿伦特在纽约寓所中和来访客人谈话时因心脏病突发与世长辞,终年69岁,这时《精神生活》一书尚未完稿。仅包括前两部分的《精神生活》由阿伦特的好友玛丽·麦卡锡整理于1978年出版。关于阿伦特的生平,最近出了不少阿伦特传记的中译本,大家翻阅任何一本都可作参考。阿伦特传记中最为权威、也是最早的一本是阿伦特的学生伊丽莎白·扬布鲁尔写的《阿伦特:为了世界的爱》。我正在和一位朋友进行翻译,估计不久能在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阿伦特的著作,除了上面提到的几部外,还包括她于1958年出版的《人的条件》、1961年出版的论文集《在过去和未来之间》、1963年出版的《论革命》,1968年出版的论文集《黑暗时代的人们》。她也编辑整理了她的导师雅斯贝尔斯所写的两卷本巨著《大哲学家》,《大哲学家》一书现在也有中译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阿伦特去世后,她的学生罗纳德·贝纳(Ronald Beiner)根据阿伦特1970年在纽约社会研究新学院的讲义,编辑成《康德政治哲学讲义》一书,于1982年出版。

  阿伦特的著作不少已经被陆续翻译成中文。《极权主义的起源》、《共和的危机》在台湾都出了中译本。她的《人的条件》一书多年前就有中译本(上海人民出版社),不过,要比较清楚地理解阿伦特这本书的内容,最好还是直接去读英文原著。《黑暗时代的人们》、《精神生活》均由江苏教育出版社在2006年出版。《论革命》不久也将由译林出版社推出中译本。阿伦特著作的翻译无疑为大家了解阿伦特的思想提供了更为便捷的途径。

  关于阿伦特思想的研究状况,我只想做一个十分简单的描述。阿伦特在世时她的论文和著作便引起学界的强烈兴趣,堪称当红学者,研究阿伦特的论著一直不断。例如,玛格丽特·卡诺凡(Margaret Canovan)、塞拉·本哈碧(Seyla Benhabib)、丹纳·维拉(Dana R. Villa)等人都是优秀的阿伦特研究专家。国外有不少专门的阿伦特研究协会。阿伦特研究在西方成为学界研究的热点、形成“阿伦特产业”是在1989年苏联解体、东欧巨变之后,那时西方学界突然发现阿伦特关于极权主义的研究、关于革命的论述,竟具有惊人的预见性。阿伦特曾经在著作中提到极权政体的问题在于它会从内部崩溃、革命就是重新为自由奠定宪政基础。西方学者认为中东欧政治转型正是阿伦特意义上的“革命”。此外,当代共和主义政治理论家和审议民主理论家也都从阿伦特的著作中汲取营养。今年是阿伦特诞辰一百周年,人们再一次对阿伦特的政治思想予以极大的关注,美国阿伦特研究协会的一些学者甚至在纪念大会上援引阿伦特,批评小布什时期的美国政治有走向极权化的危险。

  汉语学界的阿伦特研究在台湾兴起较早,在大陆则稍晚一些。在台湾学界,政治思想研究颇为出色的蔡英文、江宜桦教授都是阿伦特研究方面的专家。江宜桦在耶鲁大学做的博士论文便是关于阿伦特的研究。蔡英文写的《政治实践与公共空间——阿伦特的政治思想》最近也由新星出版社在大陆推出。我在研究阿伦特时也曾向这两位先生请教过。大陆学界近年来对阿伦特的关注也越来越多,相关论文不断出现。我从前些年开始阅读阿伦特,并在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李强老师的指导下完成了关于阿伦特研究的博士论文。德国学者沃夫冈·霍尔(Wolfgang Heuer)是《国际阿伦特研究通讯》研究的主编,他曾来过中国,我在北大时曾经向他请教过。曾两次到北大作中短期讲学的德国教授于尔根·格布哈特(Jurgen Gebhardt)是著名政治哲学家艾里卡·沃格林为数不多的弟子之一,也是阿伦特生前的朋友。我也曾和他探讨过阿伦特的思想。在我的博士论文的基础上修改而成的书《阿伦特与政治的复归》,将在不久由法律出版社出版,届时欢迎朋友们提出批评意见。

  在做完这些背景性的介绍后,让我们看看阿伦特到底讲了些什么。我将大致按照阿伦特著作的顺序来介绍阿伦特的思想,同时我也试图简单地勾勒出阿伦特政治思想的脉络。我首先讲阿伦特关于极权主义的研究,这是阿伦特政治思想形成的缘起,然后再介绍阿伦特的政治理想。

  

  二、阿伦特的极权主义研究

  

  从阿伦特的求学经历可以看到,她最初打算做的是哲学、神学方面的研究,但是日益恶化的现实政治局势强烈地刺激了阿伦特,促使她转向对政治问题的关注。具体而言,她最初关注的是犹太人问题,是德国纳粹主义。从她关于犹太人问题的一系列论文特别是《极权主义的起源》一书中,我们可以看到阿伦特的政治思想是如何形成的。

  《极权主义的起源》是阿伦特的成名作。但以《极权主义的起源》命名的书最早是由后来的管理学家彼得·德鲁克在30年代写的。阿伦特的《极权主义的起源》一书初版名为《我们时代的重负》。这本书是我们了解阿伦特政治思想最重要的读本之一,也是比较政治学关于极权主义研究的必读书。它不是一本普通的关于极权主义的历史著作,而是一本政治理论著作。《极权主义的起源》分成三个部分:反犹主义、帝国主义、极权主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阿伦特   政治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982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